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做一个合格的反派监护人 作者:唐粥

字体:[ ]

 
 
文案
 
21世纪漫画家林清秋不停的穿拯救反派的故事
 
又一次穿越成监护人
 
【其实就是老妈子】
 
把反派拉扯大不算
 
还要为反叛挡刀子
 
林清秋想说: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奶妈吗?
(╯‵□′)╯︵┻━┻
 
众反派眨眨眼睛:爸爸/哥哥/师傅/兄弟/奴才你快过来啊
 
林清秋默默放下已经掀起的桌子
 
宽面条泪:这日子没法过了...
 
 
 
~★~☆~★~☆~★~☆~★~☆~★~☆~★~☆~★~☆~★~☆~★~☆~
 
 
:重要的事情:本文主受
作者新人,不喜勿喷
 
内容标签:年下 快穿 系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清秋 ┃ 配角:太多了,数不过来 ┃ 其它:总受
第1章 林清秋(一)
  落日带走了最后一丝余晖,温度以人们所能察觉到的速度降低了。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也很霸道,在无数人的抱怨中,直到昨天为止,天气一直是阴沉的,而且连续七天的降雨,并没有雨过天晴,反而让头顶的乌云更加厚重。
 
  这实在是令所有人费解的一件事情,不过人们毫无办法。
 
  难得的好天气,它来得有些晚,却并不影响它给人们带来的好心情。个子娇小,长着圆圆苹果脸的女孩子,从入冬之后,成为了富人家里的女佣,她勤快又能干,短短时间内就博得了管家的好感,所以她从最累的厨房区转到了花园区,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好差事,这里有专门的园丁照看,她的任务就是每天把最新鲜的花朵插/进雇主房间的花瓶里。
 
  这的确是个好差事,她格外感谢那个白发苍苍的老管家。
 
  不过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勤快能干,每天的工作完成之后,她也会帮园丁修修花枝,除除杂草,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她已经第八次看向二楼最里面那个房间了,早在入职之前,管家已经告诉他们不要靠近那个房间,那里每天有专人打扫,窗户用厚厚的窗帘挡着,密不透风,毫不见光。
 
  可从早上开始起,那个房间的窗帘就全部拉开了,她工作所致,起得很早,所以算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她年纪不算太大,刚刚从学校毕业,还是很有好奇心的时候,对那个房间有一种隐秘的向往,那里面住的是什么人?为什么从不出来?为什么从来不拉开窗帘?
 
  她工作一个月,的确没有见过里面的人,偶尔也会产生一些联想,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球已经停在有那个房间的地方,冬天的黑夜来的很早,太阳落山之后,能见度变得越来越低,当她第十次看向那个房间的时候,终于不再是绣着花纹的窗帘和漂亮窗棂了,一只手伸出来取下了固定窗户的横木。
 
  关窗户的时候有些费力气,裹着厚厚羊绒衫的小臂也伸出窗外,随后是一张侧脸,和剪得很短的头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夜幕已经快要降临,蓝黑色的薄纱笼罩在地表上,就算是她的视力很好,可离得这么远,也看不清那个人的五官,只能模糊的知道那是个男人。
 
  他的皮肤极白,甚至有些不自然,无论是那只手还是他的侧脸,虽然五官模糊着,可她还是模糊的感觉那必定是个容貌极出色的人,如果不是他的短发,被她错认成女人也是有可能的,窗户被关住前后不到十秒钟,却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一帧一帧的慢慢上演。
 
  年轻的姑娘脸蛋有些发红,她不自然的四处瞥了瞥,跺跺脚离开了后院。
 
  林清秋把窗帘拉好,这个在常人眼里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他做起来却一点也不轻松,长期不见光不仅让他的皮肤变的更加苍白,身体素质也下降得很厉害,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也让他出了一层虚汗。
 
  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他却围着厚重的围巾,过于削瘦的下巴埋在里面。一头放在背后,一头垂在厚重的毯子上,同样质感下包裹着的是一双没有知觉的腿,肌肉已经萎缩,干巴巴的像一块死皮。
 
  他已经残疾很多年了。
 
  林清秋的出身有些不大光彩,他名义上是林家的长子,实际上只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也不能说见不得光,因为除了林家一家人之外,他私生子的名义上流社会造就人人皆知了,算不得什么秘密。
 
  他的父亲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创业者眼里的典范,在外人看来是个挺成功的男人,可在家人的眼中,他却不是一个好女婿,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林博简是个凤凰男,从山沟沟里出来,无父无母,却励志的很,拼命学习考上了名牌大学,认识了真正的凤凰--向珊,并成功获取美人芳心,靠着岳父家的原始资金发了家。
 
  两人结婚之后,热情不减当初,恩爱非常,林博简也绝对忠心,他是真的爱着这个没有丝毫大小姐脾气,肯陪着他吃苦的温婉的女人,一直到三年之后,林博简靠着岳家的支持加上自己天生的经商资质,成了行业里的黑马。两人的感情也出现了危机,所谓七年之痒,那只是普通人的说法。
 
  向珊没能怀上孩子,于是这日期便缩短到了三年。
 
  林博简太想要个孩子了,也许是借口,不过当初海誓山盟的感情是真的变了质。刚刚毕业的江心柔粉墨登场了,她来的不早不晚,刚好在林博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郎有情妾有意,江心柔太过年轻,在林博简成熟的攻势下很快的沦陷了。
 
  她在向珊怀孕之前生下了林清秋,这也是她悲剧的开始,当初和林博简交往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遇上了白马王子,不过童话终究只是童话,她前前后后提出几次结婚的话题,都被林博简糊弄过去了,过来过去也不过一个说辞“这两天很忙”。
 
  她的性格是很平顺的,说到底也就是善良得过了头,有些懦弱了,她固执的守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假想自己是很幸福的,直到林博简对她摊牌,因为向珊怀孕了。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可现实太过沉重,她的性格又实在懦弱,没有那么坚强,她也想一走了之,可孩子却像一个重重的包袱,她不能那么自私,她也是个孤儿,能体会到那种平常孩子体会不到的酸楚,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变成那样。
 
  林君昊出生的时候,林清秋已经三岁了,纸终究包不住火,向珊的身体早在生产的时候就已经亏损了,这件事情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严重的产后忧郁症让她把刀片划向自己的手腕,雪把地毯都染红了。
 
  江心柔成功“上位”了,无名无实,也不是自己情愿,浓浓的负罪感让她过起了谨小慎微的生活,不敢造次,对原配向珊的孩子林君昊也是当成自己孩子疼,要什么给什么,从小教育林清秋要听哥哥的话,哥哥叫你干什么就要干什么,千万不要忤逆哥哥,别让哥哥不高兴之类的。
 
  林清秋也听话,从小对林君昊百依百顺,就算是被林君昊欺负,也不敢吭声。这都是林博简做的孽,身为“帮凶”他们总不能过的太舒坦了,谁都看不下去的。
 
  林清秋八岁那年。林家一家人在出游的路上遇到了车祸。江心柔下意识的护住了林君昊。林君昊被保护的好好的,而在林君昊旁边的林清秋却双腿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骨折。差点死在手术台上,最后命虽然保住了,双腿却截肢了,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只能坐在轮椅上,而且因为截肢引起的并发症,像器官衰竭,只有不到三十年可活,还是建立在林家庞大的资产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江心柔站在重症监护室前哭得几乎晕厥过去。
 
  对于没有双腿这件事八岁的林清秋没有什么感触,或许是因为当时太小,可能是母亲当时的眼神太过悲伤,他是个挺乖巧的孩子,只有很痛的时候才会哼唧两声。
 
  唯一让他有点难过的是他不能像以前一样在草地上奔跑了,老实说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家里的气氛太过压抑,以至于他只有八岁的年纪,也模糊的有些感觉,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比被称作父亲的人批评更让人难受。
 
  他从小也没什么朋友,因为车祸带来的身体原因不能上学之后,唯一了解外界的渠道就是网络,因为网络他爱上了漫画,也成了很有名的漫画家。也会用小说和电视剧来消磨时唯间,十几年来,各式各样的小说,名著在他的房间里占了一面墙的空间。
 
  他并不觉得无聊,他天生就是喜欢安静的人。
 
  后来他知道了当年车祸的真相,他也不怪他的妈妈,越长大越懂事,他知道她当年的苦衷,他知道她的痛苦,也能读懂她悲伤的眼神。
 
  他谁都不怪,他享受他生活过的每一天,就算那是常人觉得枯燥的生活,他也享受每一天每一秒,他的时间都是偷来的,要不是林家强大的物质能力的支撑,他不会有这像偷来的二十年。
 
  他谁都不怪。
 
  他甚至有些感谢上苍。
 
  只是近几年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堪忧,几乎是把医院当家住,各种治疗,透析让他痛苦不堪,他每次睁开眼睛都觉得是像上帝的恩赐,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脑子里越来越昏沉,多昂贵的补品都不能阻止他的消瘦,脸色白得像鬼,骨瘦如柴,黑色的头发变黄然后脱落,稀疏的头发一梳就掉,林清秋知道自己命不久已。
 
  江心柔今年只有40多岁,头发花白了一大片,看上去像60多岁,这些年悔恨和愧疚加上眼看着儿子越来越虚弱。她老的很快。早在几年前,她开了自己的公司,和林博简离了婚,她现在很有钱,可以独自养活儿子,虽然不知道还能照顾几年。
 
 “妈”又一次清醒过来,林清秋抬起皮包骨头的手,回握住了江心柔的手。
 
 “清秋,妈在这儿”江心柔把另一只手覆了上来。她其实知道林清秋没有几天了,这么多天来,林清秋只醒过来几次,时间也越来越短。
 
 “妈,我不怪你”林清秋知道江心柔的心结,他现在的状态很好,脑子里也很清明,不像以前一样一团乱麻。模模糊糊的像张网困住他。他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就像书上说的是回光返照,他对着江心柔笑了笑
 
 “真的,妈我不怪你,那不是你的错,我...不能陪着你了,我要先走一步,这是我不孝顺,你迟点再来找我,别着急。”说了一长串话,几乎费尽了林清秋的力气。
 
  眼睛越来越模糊,林清秋听见江心柔撕心裂肺的哭声,感受到了滴在他脸上的滚烫的泪水。他不禁有些悲从中来,他这一生也没有为江心柔做过什么,现在还要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被江心柔抓住的手也没了力气,他仍旧可以听见听见江心柔大声叫他的名字。
 
  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停止了呼吸,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像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
 
  再睁开眼睛,林清秋发现他竟然躺在一张大床上,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柔软无比。可是,这明显不是他的床。他所在的地方,最起码超过两百平,不能称之为房间。除了一张能睡五六个人的豪华大床,和他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