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师弟你冷静一下 作者:王傻帅

字体:[ ]

 
 
文案:
     原家大少死于女人。这话流传虽广,却不全是真相。
 
原丰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种香艳的死法,而是被自己真心相待的女子设计推下悬崖。
 
醒来后,他穿越成了平行世界的湖麓派三弟子,丰神俊朗的花丛老手。
 
开什么玩笑,他原丰再也不要栽在女人上了!
 
一直看不惯他的叶锐发现,某人本质其实是个人傻钱多的傻大个儿?
 
人傻钱多三师兄x刻薄强势六师弟
 
初次写长文,讲真,开头力度不够,后面更精彩。
 
内容标签:年下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丰,叶锐 ┃ 配角: ┃ 其它:
 
==================
 
  ☆、什么三师弟?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害羞,嘿嘿嘿~~~开文是因为一念之间整个故事都想出来了,努力写,保证不坑。希望有人看,嗷嗷
  原家大少死于女人。这话流传虽广,却不全是真相。原丰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种香艳的死法,而是被自己真心相待的女子设计推下悬崖。“人傻钱多还好骗,活该如此!”娇嫩红唇吐出恶毒字眼,原丰怔怔地望着她,似是不敢相信面前这人天翻地覆的变化。女子纤手一挥,“还楞着干什么,弄死他咱们才能过好日子。”身旁男人唾了唾双手,拿起刀一步一步逼近原丰,原丰退无可退,脚下一松便跌入身后悬崖。
  意识一恢复清明,原丰就猛然坐起。“我没死!该不会落入他们手中了吧!”惊惶之下,原丰环视四周,却是古色古香,一尘不染。这倒不像是他猜想的情况,反倒叫他一头雾水。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稳步迈了进来。“三师弟!”对方深情的呼唤吓得原丰浑身一抖。What!他原丰从未拜过师,更遑论什么师兄弟了。此人有诈!原丰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既摸不清当下什么处境,也猜不透来人跟那女人的关系,只好屏息静气,不敢乱作反应。
  等那人绕过屏风,原丰更是吃惊,这人一身湖蓝衣衫,束腰佩剑,长发簪起,浑然古代装扮。而对方脸上的关切神情也不似作伪,更看不出丝毫背后有人指使作弄他的样子,见原丰不语,来人放下药,伸手便拍上他的肩:“叫你不要沾花惹草,那瑶芳姑娘模样已然甚好,你何必又去招惹她妹妹瑶香。幸好她们剑上无毒,你这伤养段时日就是了。”
  等等,这信息量有点大,我得先缓缓。原丰目瞪口呆,心里默念冷静,暗自梳理起来。他的意思是我招惹了两姐妹,惹来桃花债被剑所伤?原丰低头,果然见自己腰上缠着一道绷带,只是刚才未来得及注意。师兄弟,古装,可以用剑,这几点让原丰暗生一个几乎疯狂的猜测,他听见自己有点干涩的嗓子发出声音:“请问,我是谁?现在在哪里?是什么朝代?”那人哑然失笑,道“三师弟莫不是伤到头了,你是我湖麓派三弟子原丰啊,此处当然是我派居处,至于朝代嘛,当是□□六十七年。”原丰神情一震,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扒到窗口眼巴巴向外望:云雾缭绕的山间景色真真切切,散落其间的古式楼宇房屋无不迥异于现代,好莱坞特效也做不出来这般效果。原丰踉跄着退坐到床上,仰头问来人,“那你是我师兄?”
  高大的青年一脸正气,“对,我是你大师兄方立影,称呼我的字照鸿即可。”原丰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看来自己要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了。不过捡回一条命,这点代价也不算什么了。原家财力雄厚,他原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富二代,说的好听是安分守己,说的不好听就是不思进取,光顾着花费心力讨那女人欢心,红颜一笑千金掷,反倒引火烧身,被红颜谋财害命,不能说不讽刺。原丰心想,既然能活下去,这辈子当躲那些女人远远的,再也不能重蹈覆辙。至于人傻钱多还好骗,哼!那是她不识真心!
  方立影看着他喝完药,又嘱咐他一些话,便急匆匆地走了。原丰只道他身为一派的大师兄,门下必然事务繁杂。原丰这才有空仔细打量环境,陈设古朴大方,雕花一应木工精致,桌上竟还有朵小花堪堪直立,根茎外露,并无花瓶。原丰好奇地走过去拨弄了一下,小花晃了晃,倔强地不肯倒。“怪了,难道是粘上去的?”他正想着,转过身直面一尊镜子,心头一喜:他的面貌竟和原来一样。本以为只是恰巧重名,现在看来,可能这就是平行时空的自己。镜中人丰神俊朗,眉眼深邃,只是下巴没有方立影那般宽阔板正,偏尖的轮廓配上天生上扬的唇角,让他整个人带点轻浮之感。表里不一说的大概就是原丰自己,谁说富二代都是花花公子了,有他蜜里调油的老爸老妈以身作则,他可是从小到大都很纯很专情。只可惜看走了眼……往事已矣,隔着时空什么恩怨都了无意义。原丰暗忖自己还蛮适合古装,难怪招来桃花债(自动忽略从前的自己拈花惹草的行为),整了整衣冠,就出门了。
  
 
  ☆、师弟这真的是个误会
 
  原丰发觉自己住的这屋子是依山而建的一列屋子之一,中间有个高台,连着宽大的台阶通往山脚,山雾遮掩间远远可见湖光粼粼,景色优美。
  他向下走,碰到两位师弟。
  “三师兄。”二人齐道。
  果然衣服要看脸,同样是湖蓝衣衫,左边的就穿出一种沉静气质,右边的却怎么看怎么活泼跳脱。
  “听说你失忆了,没什么大碍吧?”左边的一脸关心道。
  “没事没事,休养一阵就好了。”原丰摆摆手。
  “那师兄还记得我吗,我是林跃然,排行老五。”右边的说着,一脸压不住的幸灾乐祸。
  “我是裴九思,四师弟。”左边的接道。
  “嗯,”原丰心想,排到第五个了,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弟子,便问道:“咱们湖麓派有多大?”
  裴九思指着山脚,道:“连这一片儿都是咱们的地盘。”
  林跃然跟着说:“对,咱们的地盘,吃穿用度都自便,不用放在心上。”
  原丰心道,这一路没碰到几个门派里的人,还以为清冷些,倒也是个大门派。
  他错过了裴九思和林跃然微妙的对视一笑。
  信步走进一个冒着炊烟的屋子,原丰望着大铁锅心想,这应该就是门派的灶房了。刚出锅的鸡肉又白又嫩,微微冒着热气。“伙食很不错嘛。”原丰乐呵呵地就要去拿,“啪”的一声手被一根棍子打开。原丰怒了,自己吃个肉碍着谁了,一夕之间命运如此逆转,想吃点东西压压惊还被打,转身扬起胳膊就要从对方身上找回来,惊讶地发现面前站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人矮拐杖却奇长,她一老人家举着拐杖对着自己竟毫不费力。
  原丰僵住了,正在这时,一道身影跨进来喝道:“住手!”
  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郎狠狠地瞪着他,像是瞪着什么恃强凌弱的恶霸,“你还想打人不成!”
  尴尬……
  真的好尴尬……
  原丰是想还手来着,在自己门派的厨房吃东西无缘无故被打能不生气吗更何况他压根就没吃到嘴里。没成想打自己的是个老人家,他也只能忍了。但这动作没收回来,想必对方必定是误会自己要打这老婆婆。他僵硬地放下胳膊,歉意道,“我没想到是位老人家。”
  少年闻言脸色更差了,“原丰!就算不是老人家,你就能随便抢别人家的东西了?师父说过我们修行之人最忌恃强凌弱,你倒是做得很顺手啊。”
  原丰挠挠耳朵,怎么听起来面前这小子跟自己很不对付。对方也穿着门派服饰,看起来应该也是个师弟。他不过是自己来灶房拿些吃的,没这么严重吧。这人真奇怪,眼下自己还没融入,不宜多生事端。原丰左眼眯了眯,修眉微蹙,转身就走。
  入夜,原丰还倚着厅前栏杆瞪着月亮,想着些前世有的没的。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台阶走上来。
  “大师兄,你回来了。”原丰看见方立影表情疲惫地回到大厅,顺口问道,“可是门派事务太多,过于忙累?”方立影一脸吃惊:“咱们师兄弟就七个人,怎么会事务多?”
  原丰比他更吃惊:“那咱们的地盘怎么从山腰到山脚?”
  方立影不得不窘迫地解释:“只有山腰这一列的房子是属于湖麓派的,咱们门派不大,山脚都是附近的村民。”
  什么!那今天他去的就是村民家的灶房?原丰听得脸色都变了,自己岂不是进别人家屋子拿别人家肉?难怪那少年看自己的眼神如此鄙夷。
  原丰想起裴九思那一本正经说这一片儿都是咱们的地盘的表情,敢情这位蔫儿坏,深藏不露啊。得,赶明儿给人家赔礼道歉去吧。
  原丰一会儿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一会又想着穿越前的一幕幕,一切颠覆的太快,他还有些做梦不真实般的感觉。越想越晕,他干脆回房躺下。
  只有这一列房子属于门派啊……真小。
  小门派好,小门派没有思过崖。原丰迷迷糊糊想着,就入睡了。皎洁的月光下,映着他屋门口一双明亮的眼睛。
  “看你还敢不敢再恃强凌弱。”叶锐暗想,攥紧了手间的绳索。
作者有话要说:  叶锐这时候还小,还嫩,但是我好希望赶快写到他变强然后扑倒原丰啊。养成小攻还要费些时日。我会多更的,嘿嘿~
 
  ☆、师父这是明目张胆地偏袒啊
 
  原丰睡得很沉,跌宕起伏的一天耗尽了他的精力。叶锐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到原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家伙,睡姿倒是一丝不苟,乖乖地侧卧着,中衣拢得很严实,脖颈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脆弱,没了白天的气势。
  原丰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外表自带飞扬跋扈气质。所以普通的面无表情,他做出来就是目中无人的感觉,而勾唇一笑,更是十足的撩妹加成。所以前世的那女人从一开始就没当他是真心,二世祖既然要寻个玩物困在眼前,她干脆将计就计逞凶杀人。
  因此白天的事在叶锐眼中,就是原丰嚣张地以我没想到是位老人家为由,轻描淡写拨过抢村民食物还想打人的恶迹,然后堂而皇之地留下一个背影面对他的质问。真可谓是原丰一贯的行径,叶锐心想,前一段时间瑶芳瑶香两姐妹的事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的纨绔本性。
  以前的原丰,是个风流倜傥的花丛老手,下山后遇到花间派瑶芳姑娘,见她芳龄二九又娇俏可人,忍不住就施展手段俘获芳心,结果没多久碰见瑶芳的妹妹——清纯可爱的瑶香,自然转头就去勾搭。原丰为了哄瑶香开心,带她逛市集买胭脂,怎料想被瑶芳姑娘撞见,一时怒极,拔剑就刺向原丰。还好原丰身手远在她之上,但他不忍错伤红颜,剑鞘相挡,终是被刺到腰侧,狼狈回山疗养。
  师兄弟们早已见怪不怪,毕竟他们的老三江湖号称缘分剑,俊朗多情身手好,动不动招来一堆桃花债,长此以往也就习惯了。可怜穿越过来的原丰并不知道自己以前干的好事,师兄弟们也没人嘴闲告诉他,呆在门派还好,一旦下山,也不知道要面对多少莺燕的怨念。
  叶锐就很看不惯原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纠葛,又觉得他行事太过嚣张自我,毫不收敛,一派纨绔行径,尽管是师兄却也不愿尊敬他。加上今天白天原丰还想对村民动手,更是让叶锐坚定了教训他一下的心思。不过说到底也是自己师兄,不能明着来,他就趁夜溜进原丰的屋子,想捆他一夜让他长长记性。
  叶锐在七个弟子之中最是天赋聪颖,又一心修习剑道,虽然年龄尚小,功力却略胜于原丰,再加上原丰睡得人事不省,捆住他只是分分钟的事。绑到一半,叶锐借着月光看到原丰耳后似乎有些花纹,有些好奇,凑近一看却是一个诡异的符号。仿佛被蛊惑一般,叶锐伸出手触及那个花纹,电光火石间,原本睡得死沉的原丰霎时睁开双眼,竟是带了一丝凶意。叶锐吃惊地退后一步,原丰已然恢复正常,朦胧神情里满是被人叫醒的不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