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世界不对[重生] 作者:宁世久

字体:[ ]

 
文案
 
重生到五年前,大神写手赵映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上终点发表小说。
结果——
【恭喜,亲爱的终点用户,您已被中国超能力管理委员会录用。】
赵映:excuse me?终点网难道不是一个小说网站?!
【您的超能力检验报告:任何人阅读您所写作小说到达140字,都将立即向他人传播您的小说,作为代价,小说结局会被抹消。
此超能力名为:太监网文之愤怒。】
赵映:excuse me?这算啥超能力?!
——后来见识了诸多坑爹超能力,赵映只能表示,这世界,哪里都不对!
—————————
话唠歌手×哑巴写手
副标题:《重生只为爱上你》、《异能夫夫大战天下》、《写手拯救地球》
食用指南
1,本文所有设定都是瞎扯淡,扯淡,淡。
2,本文所有发展都是真套路,套路,路。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异能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映,唐宿  ┃ 其它:写手,歌星,异能夫夫大战天下!
 
第一卷:失业
    第1章 正经重生文都在第一章重生
    
    筒子楼四楼的某个房间,在三更半夜的时候传出了咚的一声。
    转椅倒了,三个轮子朝着天花板,将它和它的主人一起摔在地上。
    这一下子就让深陷似睡非睡中的赵映清醒过来,梦境中的甜美和悲伤远离了他,回到现实的赵映无声呻吟,觉得自己的尾脊骨可能裂开了。
    出租房里是一片黑暗,唯有电脑主机散发着一点聊胜于无的荧蓝光辉,赵映手撑在地面试图站起来。他还没成功,就听到楼下的住户在大声咒骂,同时用撑衣杆捅他们的天花板,也就是赵映房间的地面。
    咚咚咚的响声听得人心烦,站起来的赵映疼得咬牙切齿,扶起和他一起倒地的转椅,一屁股坐上去时,能听到转椅发出了吱吱呀呀的诅咒声。
    该换新椅子了,他想。
    是哪里不对?赵映一边揉太阳穴,一边迷迷糊糊地思考着,他刚才是坐着睡着了吗?
    如果他没有睡上几天几夜,那么赵映还记得,就在几个小时前,他终于写完了《贴身保镖在都市》的最后一章大结局,在先将章节发上存稿箱还是先睡一觉的两个选择中只犹豫了一秒,便抵抗不住如海浪般涌上的睡意。他模糊记忆里最后的印象,似乎是脑袋直接砸上了键盘。
    他下意识去揉了揉撞上键盘的额头。
    一点都不疼。
    赵映皱起眉,希望没有误按了什么键,删掉了文档。
    潜意识还是觉得很不安的赵映摸索到眼镜戴上,然后碰了碰鼠标,电脑显示器亮起,露出有色差的屏幕桌面。
    这个屏幕桌面不能说不熟悉,背景是Windows自带背景里那张假得不能再假的蓝天大草原,的确是赵映一直用的电脑桌面,而将软件按照属性整齐列成排也是他的习惯,最常用的资料、文件,则在桌面底部排成一行,还有左上角红色右下角黄色的屏幕色差……全部属于那台赵映三年前抛弃的二手旧电脑。
    赵映对着这屏幕着着实实愣上了一分钟。
    然后他转过身,借着屏幕的光亮,打量这个和旧电脑一样,曾经属于他,却是属于几年前他的出租屋。
    标准的一室无厅,狗窝般的小床和凌乱书桌隔着房间对角线对峙,在电脑屏幕光的照映下,显出几分鬼片氛围才有的影影绰绰来。
    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赵映头疼欲裂地想。
    ……他这种人竟然也能重生?
    赵映是终点小说网新生代大神。
    身为网文写手,赵映不可能对重生不了解。虽然没有写过重生类型的网文,但他对重生的套路也下过一番功夫,好好研究过。重生讲究的是主角深陷不可能挽救的逆境,获得重来一遍的机会,必备金手指是重生带来的先知,而市场之所以那么大,也是抓住大部分读者的心理——谁没有后悔过呢?
    赵映就没有。
    于是套路不对了,大神冷静地想。
    赵映从没后悔过,他相信就算是走上弯路,只要及时回头,那弯路的经历也是一段可用的经验。就像他一开始写小说,扑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但没有扑街经历作为基础,他也没有成为大神的可能。更别提如今已经是大神的他更没有什么重生的理由,至于重生带来的金手指……知道未来终点小说网哪种类型的文最赚算不算?
    投资不会,彩票号码没记,就连一般男性同胞喜欢的足球世界杯他也不关注,想赌球赚钱更不可能。
    这重生要来何用?如果他是某人笔下的主角,百分之五十的读者会在开头直接弃文吧。
    赵映靠着转椅神游半晌,无可奈何直起背,再一次唤醒陷入休眠的电脑屏幕,随意扫了一眼时间,对着2017年6月23日02:35的时间思忖片刻,确认自己是重生到五年前。
    五年前,他十八岁,没有上大学,是个扑街得再也不能更扑街的小写手。
    重来一次,如果说真的有金手指,那就是赵映这五年积攒下的写文经验。
    考虑到他十八岁时的贫困,事业必须尽快开始。
    赵映麻利地点开了桌面上一个文件夹。
    五年后,这个文件夹足有一个G大,里面密密麻麻,装的是赵映五年里搜集的各种资料、小说原稿、小说大纲人设、废稿。而如今,这个文档只有15KB大,里面也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文档,标题是《随身带着宇宙智能》。
    真是毫不出彩的文名,赵映看着自己的新手作想。
    他这样腹诽,手指则依照五年里日日夜夜养成的习惯,下意识指挥鼠标滑动到屏幕右上角,轻巧地点开企鹅音乐,对着空荡荡的音乐列表,在搜索框里打上了唐宿两个字。
    回车,等待。
    出现的依然是空荡荡的界面。
    ……对了,五年前唐宿还没出道呢。
    赵映茫然了片刻,沉默地扭开了台灯。他在这个万籁俱静的盛夏之夜,伴随着闷热和一个战斗连的蚊子,删除过去自己留下的几行字,开始又一轮的战斗。
    曾经的终点大神针对自己的新手作,写下过一个本子的分析,钻研自己为何扑街。因此哪怕过去了五年,那种无数次阅读、返稿、重修,简直像将呕吐物吃下去吐出来吃下去吐出来的恶心经历,让他牢记住如果重写,应该如何对《随身带着宇宙智能》进行开篇。
    根本是不假思索地,小台灯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瘦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如同钢琴家在奏响音符,以噼里啪啦配成极美的韵律。
    两只眼睛盯着屏幕的赵映并没有发现,随着噼里啪啦的节奏越来越鲜明,有怪异的蓝白色细小电流仿佛小蛇,开始在他手指间穿梭嬉戏,绕过他苍白颜色的手指,或是停留在磨掉漆的键盘按键上,或是钻入键盘里面,随着芯片电极游走。
    码完开篇第一章,检查错字,点开早早注册好的终点作者号,将标题、分类、文案一分钟搞定,然后是上传,发布。
    赵映呼出一口气,浑身虚脱,软趴趴地躺在转椅里。
    我现在已经是一只死猫了,他缓慢地想。
    然后他勉强推动转椅,从书桌边来到床边,直接一滚,滚到床上。
    哪怕是坚硬的木板床,这一刻给赵映带来感受,也美好甜蜜地如同蛋糕上柔软的奶油,几乎是瞬间,赵映就再一次陷入了梦乡。
    进入梦乡之前,他的意识挣扎清醒了一秒。
    三千字而已,写完有这么累吗?
    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这个念头只在他脑中浮起刹那,就被睡意给淹没了。凌晨四点半,天地间依然是万籁俱静,就连这间筒子楼里的小出租屋,也陷入了它该有的平静。
    但是网络上没有,无论什么时间,总有夜猫子,或是大洋另一边的时差党。
    终点小说网就和所有小说网一样,在频道最下方,有一个栏目叫做最新更新。在终点读书的app排行榜上,也有一个栏目,叫做最新更新排行。因为网站缓存的缘故,会出现在栏目上的小说其实并非是当时的最新更新,所以,当第一个读者瞄到《随身带着宇宙智能》这个名字时,已经是五点多。
    毫无吸引力的名字,读者想,鼠标直接从文名上滑了过去。
    第一个点开《随身带着宇宙智能》的读者,则是看到这个文名的第三十一个人了。
    “文案挺有趣的嘛?”屏幕对面的读者漫不经心地一瞥,进入章节列表后发现竟然是个只有一章的新坑,然后他直接滑动手机屏幕,关闭了网页。
    在他之后,是第八个进入章节列表的读者,没被浅坑吓退,点开了第一章。
    “卧槽!竟然是在抽水马桶里捡到了智能系统吗啊哈哈哈哈!作者脑洞清奇啊。”这个睡不着的读者在床上哈哈大笑,他没有发现,手机屏幕上突然窜出一道蓝白色的电流,顺着他的手指没入他身体。
    三秒后,这个读者抬起头。
    他的双瞳中有蓝白色的光晕流转,但是他浑然不觉。读者扑到桌边打开电脑,然后找到刚才自己看的小说,复制了第一段,粘贴在微博上的发布框里。
    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四十字。
    读者点击发布。
    微博上的夜猫子比终点小说网上的夜猫子多多了,读者的互粉里,大部分又是差不多年纪,喜欢熬夜的年轻人,十分钟后,看到三个转发的读者眨眨眼,眼睛中蓝白色的光晕褪去,他一头栽在床上,转头就睡着了。
    他睡着了,由他发表在微博上的一百四十字小说节选却开始了它的征程。
    所有看到小说节选的人,无论是普通网民、黄V、蓝V,无论是普通人的微博,还是明星的微博、网红的微博、营销号的微博、各种组织的公务微博,这些微博的皮下在看完一百四十字后,第一反应就是转发和艾特。
    转发,转发,转发。
    艾特,艾特,艾特。
    以六点九分二十五秒为起始点,这一百四十字的小说节选第一次出现在微博上,一直到七点,转发微博夹杂在早起人问好的微博中,它像是蚁群蚕食叶片一样,逐渐蚕食所有的正常微博,接着向脸书和推特蔓延,那来势仿佛是张牙舞爪的海啸,只是短短瞬间,就将所有的一切冲击覆盖。
    八点前一刻,所有成功向他人传播三次,然后清醒过来的网民们,都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微博界面。奇迹一般的,这一刻,整个微博上除了这条微博的转发,再没有其他东西在这前无古人的一刻,能拯救世界的就只有那些从未痴迷网络的人了。
    八点正,一个属于这类人的西装男推开自己位于帝都北平,超能力管理中央委员会大楼的办公室。他放下公文包,迈过一股股将地面绕成盘丝洞的红绿电线,绕过一台台塞满房间的电机,走到墙边,拉上电闸。
    电流通过,从休眠进入运转状态的电机嗡了一声,指示灯亮起来。
    苏醒的人工智能发出女性特有的甜美柔和嗓音,她说:“早上好,朋友。”
    “早上好,女娲。”这个男人为自己泡了一杯茶,“睡得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