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院一枝花 作者:有神经过

字体:[ ]

 
文案:
     顾鸢这辈子,其实就准备在修真院混吃混喝,偶尔跑出去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一下广大修真界的妹子,作为修真院一枝花把修真人的闷骚发扬光大。
 
  多活一次,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然而,然而。
 
  这莫名其妙出来的秘境好眼熟——不是我老家吗。
 
  什么,前世的基友把我老家改造了,改造成——我的墓穴?
 
  你们作为我的徒子徒孙竟然想要盗我的墓,岂有此理!
 
  可惜悲催的顾鸢作为修真院弟子,要服从命令——挖自己的墓。
 
  呵呵,你们这样对待自己的老祖宗,我告诉你,吃枣药丸。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乔装改扮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鸢(璋华) ┃ 配角:姜眠,白枕,江茗,崔率,苏笑笑,柳柳青,邢远山,青蒿,施文, ┃ 其它:
 
 
  ☆、我是顾鸢
 
  一位穿赭红色云格暗纹衣裳的男子呈打坐姿势端坐在房间。
  这房间金碧辉煌烟雾缭绕,蓬蓬勃勃地散发着一种贵气。打坐的男子眉目端正,说不上多好看,但气质超凡脱俗,虽穿了赭红大衣满是俗世人的贵气,却不沾染俗世人的俗气,依旧一派飘飘欲去的样子,让人看了折服钦慕。
  突然男子睁眼,功法顿悟,厚重房门两边一开,那身影倏忽到了门外。足尖一点,人又窜到了天上。不过弹指之间已飞过了百十里路,天蓝云白,脚下绿水青山转瞬即过,风吹到脸上,有一种恣意的爽快之感。
  顾鸢感受着这久违的豪情,不禁要脱口大笑三声。
  一卷书丢过来,那唯我独尊的场景烟消云散。
  顾鸢揉着脑袋直起身子,周围少年们都偷偷笑起来。讲台上的白胡子老道士眼睛一瞪,冷哼一声,喊道:“顾鸢你站起来。”同时勾勾手指,那卷掉到地上的书就腾空飞起,又在讲台上落下。
  “顾鸢,你既有闲情睡觉,想必对六荒大陆史是很了解了。那你就来给我们讲讲,青松修真院的前身是什么。”
  顾鸢知道自己上课睡觉不给这老道士面子,难免要被为难一下,也不害怕难堪,清清嗓子,开口讲说:“青松修真院的前身是芙蓉修真院,芙蓉修真院在人仙三百零三年解体而成青松修真院,绿竹修真院和白梅修真院。而青松修真院为三院中实力最强。”
  “哦?何以见得青松修真院实力最强?”白胡子老道眉毛一挑,脸上怒气稍散。
  何以见得?我坐在青松修真院的课堂上,难道要夸死对头厉害吗?
  顾鸢抖抖袖子,将白皙修长的手露出来,一副慷慨激昂的热血表情:“青松修真院秉持芙蓉修真院的学风传承,乃是当之无愧的仙门正统。掌院风来真人为分神后期的大能,六荒大陆谁能出其左右。更别提青松修真院的四大长老,” 顾鸢双手抱拳,两眼放光的对着讲台上的白胡子老道说,“月到长老修为深厚,已是分神前期大能,平方长老道法通彻,其下弟子乃三大修真院实力最强,立方长老炼丹妙手,乃是当今世上唯一能练得出三品回还丹的人物,开方长老学识渊博,通读古经,世间大法,任什么也能知晓二三。”
  这讲课的便是开方长老。
  开方道长听得直点头,心想这孩子虽为人略显浮夸,但这几天观察下来学识丰富、天资聪颖、心性坚韧,是个好苗子,也不要太过针对苛求。就抬手放他一马吧。
  顾鸢又抱拳作了个揖,一撩衣摆坐下了。
  前排几个学生回头看他,他只对着其中几个水灵灵的小女生笑了笑。
  那几个女生跟顾鸢对了一眼,又赶忙红着脸回头。
  顾鸢看着窗外的春光,感受着暖阳,重又回到了这所处的现实之中,上辈子就如一场梦一样。
  自己是另投了胎吗?想也不可能,上辈子自己的死法决计没有可能入轮回了,更何况就算投了胎,怎么没喝所谓的孟婆汤,还把上辈子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
  顾鸢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他这样算白捡了一回性命,得好好珍惜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一切都会明了。
  “今天我们就来讲,芙蓉修真院的创始人,璋华老祖。璋华老祖与其他两位玄阳、秉微老祖并称人仙三杰,三人在修真界的崛起标志着上仙时代的结束,人仙时代的开始。
  璋华老祖少年奇遇,习古仙典籍,破天魔阵法,一生功名赫赫,乃修真人之楷模榜样……”
  顾鸢托腮听了一会儿,没什么兴趣。这些内容他早就在俗世的家里熟读了,虽说一般人家拿不到什么正经完全的大陆史,但是凭着自家在当地的势力和从小就显露出来的修仙兴趣,疼儿子的爹娘早就把一套完整大陆史拿来了。
  哈,修真人之榜样,他怎么不说璋华老祖在世时极尽奢华,鼎铛玉石胡乱丢弃,金块珠玉弃之如履,最后还因为强行装x死在伏魔战中呢。
  任谁想到自己的死亡场景都开心不起来,顾鸢重重叹了口气。连自己一点点创立起来、付诸了万般心血的芙蓉修真院,到后来都分裂成了什么青松绿竹白梅。
  多么寡淡的名字啊!无趣!刻板!
  更别提现在的校服都是这样白惨惨的,哪像当初艳光四射的芙蓉校服。
  顾鸢一时无法苟同现在修真界的眼光,各个认为修真之人就要勤俭律己,白得了那么多年寿命不好好享受,偏要过得跟个和尚一样,无聊之至。 
  顾鸢暗搓搓的想,等自己混成了内门弟子,一定要在这白衣服上绣牡丹花。
  大陆史对于这课堂里的大多数少年少女都是极其新奇的,他们津津有味地听着那百年风云,不时发出惊叹声,不过其中并不包括顾鸢。
  顾鸢靠窗歪着头,看见远处那棵歪脖子树下走过去一个白衣内门弟子。他似乎感觉有人注视,回了一下头,上课开小差的顾鸢就跟他对了个正着。那内门弟子面孔立体五官深邃,长得极美极冷极傲,不带什么表情的瞥了顾鸢一眼。一滩烂泥似的顾鸢一下子就端正了坐姿,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莫名其妙,那弟子又走远了。
  顾鸢暗骂了一声自己上辈子的王霸之气呢,心里却也不禁赞叹,好一个标致的美人。
  顾鸢从小,哦不,从上辈子起,就特别喜欢漂亮的东西。
  这样轻松惬意的小日子过了个把月,某天早上顾鸢在众弟子面前练了百花剑法的前十二招,收获了一大把崇拜的目光。
  百花剑法乃是璋华老祖根据古剑仙留下来的招式,自创的修真院基础剑法,共有三十六招,至今仍为三院共同的必修剑法。外门弟子修炼前十二招,内门弟子修炼前二十四招,听说后十二招修炼要求极高,一般不做共同要求。
  而根据璋华老祖的尿性,百花剑法华丽又低调,耍起来真的很好看,尤其是顾鸢作为原创者,深谙百花剑法的精髓。
  看着那些小弟子们发直的眼睛,顾鸢内心满足但面上不露的收回剑,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抬眼看到晨练场边站着一个约莫四十出头的蓝衣中年人,顾鸢看他气质凛然却又不高傲孤僻,心想肯定是个什么长老,就冲那儿行了个礼,中年人显然是站那儿看了好一会儿了,竟然也没人发现,看见顾鸢行礼,点了点头,身影却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顾鸢是活了两次的人,上辈子还是鼎鼎大名的璋华老祖,一下子就感觉出了那蓝衣人的道法精深。此人来去无一点痕迹,顾鸢眼看着他施法走开,竟也觉察不出什么法力波动,这辈子顾鸢的天资还算出众,再加上他从小就修炼上辈子的一些心法,对他人动用法力很是敏感,现下却也察觉不出什么来,这说明那人修为高于此刻的顾鸢太多,他推算了一下,恐怕得是分神期。
  青松修真院分神期的长老只有月到长老,可听说月到长老一直在闭关,那……
  就是掌院风来真人了。
  顾鸢一笑。
  姜眠正在自己房间里读一本前人写的道法感悟,突然听到师父传他过去的密音。
  “师父。”姜眠行了个礼。
  风来真人问了几句修行怎样,发现自己外出的几个月弟子修为大进,竟已到达金丹,大感欣慰,拿了几样法宝丹药作奖励。姜眠谢过风来真人。
  “这次学院招收弟子,我恰巧不在院内,你帮着师叔们处理事务,可上手?”
  姜眠交代了一些学院招生的事务,风来听了,赞赏的点了点头。
  “现在距招生也过了两个月多了,半个月后的考核过后,我决定再收一个弟子。”
  姜眠抬头看了风来一眼,风来笑眯眯的也看他:“你到了金丹期,按理说也可以收徒了,你可有意向?”
  三大修真院都是一个掌院加若干个长老的阵容,掌院和长老们底下又有若干亲传弟子,长老加其亲传弟子作为修真院的老师阵容,负责指导外门弟子的日常修炼和新生的修真知识普及。
  而亲传弟子又可称内门弟子,内门弟子够格后也可以收徒,其徒弟也称内门弟子,为不混淆,亲传弟子一般只称亲传弟子,不称内门弟子。
  掌院风来真人较为挑剔,多年来只有姜眠一个徒弟,亲手□□至16岁,之前已有融合修为,现在已是金丹,当真是修真界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现如今风来见大弟子学有所成,想着再收一个弟子玩玩,可多年来熟知师傅秉性的姜眠明白,自己师父为人轻松写意,喜好云游,常年不在院内,不论作为掌院还是师父都是极为不合格的,自己这么多年来几乎就是独自打拼,如果要添个师弟,毫无疑问指导的责任会落在谁身上。所以也就有了之前姜眠抬头那深深的一眼。
  “姜眠你天赋极高,然而很多道法不是自己弄懂就算懂的,还要让别人也懂,你给别人讲道指点时,与自己修为也是大有益处的。”风来摸了摸自己几缕长胡须,“但是你年纪尚轻,收徒恐不能使得他人信服,不如我挑选个师弟,你便带他吧。”说完略带期盼的看着姜眠。
  姜眠偏过头,不想理会。
  师父这个老无赖。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会有很多处理不恰当的地方,但是真的有很用心在写,这篇文不会坑,大纲什么都列好了,求看到的不弃文……
 
  ☆、我是修真院
 
  又是一天清晨,因夜里对百花剑法有新的感悟,顾鸢寻了个清净的地方练剑。他在整个修真院找了半天,才找到这么个地方空旷,幽静偏僻的好地方。
  这百花剑法是根据当初幸运得到的古剑法改编的,当时创立修真院,顾鸢想留几套剑法给后世弟子傍身,想着上古剑法总是好的,也没多想就改了几招换了个名字,其余几套剑法过于高深,一般作为师门绝学,但这百花剑法却是难得地容易上手,就做了基础剑法。
  不过因为招式基础,顾鸢当初也不经常使它,现在没办法只能露这个本领,仔细琢磨,觉得前十二招也甚是不简单。只是这其中涉及上古心法和法力运转路径一些较为高深的感悟,如今许多后世子弟怕是明白不了。
  一句话概括就是:顾鸢现在没什么玩的,只能好好玩玩这个百花剑法。
  第一招是百花迎春,使出来极尽绚丽,本来招式是很平平的,顾鸢当初改的时候,觉得第一招非得华丽不可,加了很多噱头进去,其实撇去那多余的剑花什么,是及其简单的一招。
  练到第十二招月满星河,顾鸢反身一转,淡淡的紫色剑气从剑身上倾泻出去,初时潺潺如小溪流,离开剑身便如星辰大海一样磅礴而出。
  只是没想到身后竟然有人,但剑气已出,顾鸢也唤不回来,愣神之际,那人拔剑一挡,顾鸢还正惊叹那人出剑之利索,他又是长剑一转,使第七招临江水仙,竟将紫色剑气都化了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