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永世相随 作者:橘色鸟

字体:[ ]

 
文案
 
快/慢穿文,小受破坏剧情,得能量,复自由,获原记忆,记起前尘往事,与每世追随而来的攻君相爱相杀(雾)。
攻一直是同一个人,1V1坚定不动摇!HE!
甜文少虐,苏又雷,攻就认定受,宠爱受,就这么无理取闹!
 
 
下面排雷
故事一:现代商战,一见钟情,节奏很快,受不圣父,结局两章暗黑系,不喜欢的亲们可直接跳过。
故事二:古代官场+后宫,美人蛇受vs将军攻,正常偏暖向,小攻死缠烂打,强取豪夺,终于吃到肉的故事。
故事三:现代娱乐圈,爱作死明星弱受vs年下攻。
 
 
内容标签:快穿 情有独钟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阳,纪晗 ┃ 配角: ┃ 其它:快穿,情有独钟,甜文
==================
 
☆、第1章 楔子
 
1
    白中泛蓝的粗壮雷电狠狠击打在道袍早已破烂,披头散发的男子身上,一道接一道,男子眼神溃散,已无焦距,唇间却似有若无地挂着一丝丝轻蔑而无奈笑容,最终身体缓缓倒下。
    一次又一次被迫死亡,让他身心俱疲,忘记自己的姓名,忘记自己是怎么进入到这个奇怪的死循环,忘记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这是第几世了?或者说这是第几个故事或游戏了?
    他呆在这空无一物一片白茫茫的休息空间,暂且称之为休息室吧,只有这个安静的空间能让他略略喘息。然而,每次故事结束,他被遣返后,最多在这里呆一天,24小时,之后他就会被强迫送到不知名空间,继续下一个故事。
    平静无波的眼眸中,逐渐泛起不耐烦,他想摆脱这一切,即便从此消失,即便连灵魂都不复存在!疯狂的念头在脑中翻滚,想毁灭一切的冲动不可抑止。
    他厌恶每个故事的自己,那根本不是他自己,即便有他的想法,却终究被故事强制了剧本,每次反抗,大脑都如遭电击,仿佛灵魂都忍不住疼痛到颤抖,同时身体不再受控制,继续演绎那可笑的故事。
    一开始他被电怕了,那种无法思考任何事情,满脑只有疼痛的感觉实在太可怕,渐渐地,他不反抗了,不再勇气可嘉,不再奋勇向前,那就不再疼痛了。
    大脑越来越麻木,他想结束了,结束这一切,疼痛吧,只要这一切能结束。看着一个个与己无关的故事在演绎,过着别人的生活,爱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走着别人的人生,死在自己的愚蠢中,一切身不由己,活得憋屈,还不如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些不是吗?
    发了半天呆,想明白后他就离开这个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空间,毅然决然,没有一丝留恋。只因他不再打算回来了。
 
☆、第2章 巨鳄攻富二代受2
 
睁开双眼,他第一时间就是查阅故事提纲。
    故事讲述了一个单纯的女大学生和一个霸道总裁的美好恋情,杨艺不过是他们增进感情的踏脚石。
    原主是女主郑倩倩的学长,又是个顽劣的富二代,喜欢貌美如花的校花郑倩倩同学,从而进行疯狂追逐。郑倩倩为了摆脱原主的追求,大四时实习选择了原主父亲的对手公司,公司老板正是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甚至为了躲避原主,她搬进公司员工宿舍,而老板是个工作狂,经常加班,有时候太晚的话就会在员工宿舍休息。经过日益相处,男女主角感情从见面点头到情愫暗生。这时,原主成为他们感情爆发的引火线。
    原主作死地在自己生日当天想把女主给办了,就在衣服都脱了的关头,天降神兵般,霸道总裁一脚踹开门把原主痛揍一顿。把女主带回家后,两人如同疯狂的野兽纠缠起来,这样那样以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原主当然气不过来,于是找人把霸道总裁闷头打了一顿,还把女主给绑走了,神经质地质问女主:我追了你三年都没舍得碰你一根手指头,你tm转头和你老板上床?还是我的敌对公司!你是爱钱还是欠cao!
    为了报复女主和霸道总裁,原主狗血地把女主x后,又让一群猪朋狗友把女主轮x。霸道总裁气得七窍生烟,不计代价地报复原主,原主的结局可想而知的悲惨,先是父亲破产欠下巨款,跳楼自杀,母亲受不住打击跟着割脉。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原主从此落魄,由于之前得罪人多,处处遭嫌弃,受打击,在霸道总裁暗中派人引导下犯上毒瘾。为了吸毒,不惜贩卖毒品,最终锒铛入狱,毒品数量足以让他被判死刑。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霸道总裁不断安抚女主,持之以恒,终于有情眷属,两人又复合了。到此结束,霸道总裁事业爱情双丰收。
    搜索原主记忆,现在的进度是女主进入男主公司实习前的半年,也就是说故事开端之前,原主还在对女主进行疯狂的追求。
    今个晚上,原主就约了女主去看电影约会,可是被女主拒绝了,于是无聊地和父亲去参加某巨商的商业聚会,简单来说就是某巨商兴致一起,想邀请各位大商小商前来,探讨探讨一起挣钱之道。
    杨艺看着总是被人群束拥,却手撑拐杖的某巨商,不禁想起到他一个月后的遭遇。如果说自己是一个悲催男2号的话,那么对方无疑就是一个炮灰中的战斗机,完全是为男主成为霸道总裁而生的踏脚石。
    论实力,现在杨艺父亲的公司比男主公司还要强劲一些,可是由于这位巨商忽然被刺杀,死的莫名其妙,其后所有产业和资产都被各个势力瓜分,而男主正是其中较幸运的一个,本就有具体计划收购其相关产业市场,没想到正好遇到这么一遭,结果毫不费力地以超低价成功收购,从此实力大增,逐渐也攀上了巨商之列,甩了杨父几条街。
    想到此处,杨艺不禁同情起这位高大的男子,果真是悲催中的悲催啊!管你长得多英俊多成熟多有魅力,也不管你是经历了多少苦难与挫折,即便付出了跛脚的代价才终于得到今天的成果,命运都能让你呕心沥血得来的成果拱手让人,而自己死得渣都不剩。
    哎哟,越看越可惜呀,瞧瞧那浓密的剑眉,那双深邃的眼眸,包管瞪谁谁怀孕…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
    其实杨艺挺羡慕这类人的,有肌肉,但不会显得太突兀,长得又壮又高大,将近1米9的身高,而自己好像真的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这几十世,从来都没有…莫非是因为本来就长得比较瘦弱,所以不管怎么变换,也不会有这么高大?
    手持拐杖的莫成渊感觉有人一直注视着自己,不仅转头一看,正好对上杨艺那双同情的眼眸,眼角忍不住微微眯了一下。这种眼神,他以前经常见,熟悉无比,直到他从落魄的少年成长为现在成功到需要别人仰望的地步,才逐渐没人再敢用这样的目光看他。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的小伙子。
    以莫成渊这样的身高,绝大部分人,他只需要俯视,平视的非常少见。其实杨艺的身高是非常标准的1米78。莫成渊这样头也不转,只眼角轻轻一瞥的眼神动作,仿佛充满了不屑。
    被莫成渊那犀利的眼神撇了一下,杨艺便收起自己探究的目光,走向自助餐桌,挑了几件食物,顺便从服务员那里,又取走了一杯红酒,一口闷。
    回想今天早上他邀请女主去约会的时候,其实他是抗拒的,抗拒得非常厉害,以至于身体又一次失去了控制。他感觉自己灵魂出窍,从第一人称变为第三人称,俗称上帝视角。看着另一个“他”从容镇定地拿起电话,用腻死人的语气向女主祈求约会。
    没有用,反抗一点作用都没有,该怎么办?满脑子都是问题,杨艺随手又拿了一杯白酒走出室内。这已经是第五杯了,白酒红酒鸡尾酒,混着喝个不停。他一点都停不下来,他想麻醉自我。不知道,一直喝一直喝会不会酒精中毒,然后就挂了呢!他倒真的希望就这么一了了之。
    杨艺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在一张庭院小石凳上发呆。他一直盯着地上那片枯黄的叶子,盯着盯着,总觉得叶片就该是充满生机,翠绿翠绿的才好看。然后它就变绿了。
    杨艺觉得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是这里光线不好呢?还是自己真的出现幻觉了?这片绿得发亮的叶子,总不可能是风吹下来的,可自己是真的没有摘叶子。真的是自己把它变绿的吗?
    以这个世界的设定而言,那是不太可能的,这里的人是没有超能力的。可是要换作是修仙玄幻之类的背景的话,那就挺正常的。莫非自己又穿越了,不可能啊,才刚来这个世界。不过自己有那么多世的记忆,有没有可能是过去的能力还是遗留在自己的灵魂之中,也就是说,自己是有精神力。
    联想到这一点,杨艺兴奋地拿起一片枯叶,继续实验,发现成功了,这片枯黄到发棕的叶子马上变得油光水亮绿油油。
    这么多世界下来,自己的精神力恐怕已经达到很大的一个阀值…如果眼神真的可以杀人的话,杨艺敢肯定自己是可以成功的,他无论由来的就是有这种自信。
    如果…如果他用爆发的精神力秒杀男主的话,不知道这个世界会如何呢!
    杨艺想一想就浑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他知道男主也有参加这一次派对!杨艺立马站了起来,开始四处寻找男主的影踪。
    霸道男主的名字叫周世凯,杨艺抓了几个人问了一通之后,没多久就找到了男主的身影。他正在与周边的三人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留意到杨艺古怪的目光。
    杨艺小心翼翼的向男主靠近,在距离两米多的时候,停住了脚步,他并不需要面对面的面向男主,只要cao控得住精神力就可以了。尝试着凝聚精神力,狠狠向男主一刺。
    那瞬间,杨艺感觉有什么东西像剑一般向自己迅速射来,身子和脸颊微微一偏,转睛一看,隐约中看见,男主身上放起道道金色光罩,如同金钟一样,将男主紧紧包住。
    杨艺身后轰隆一声墙上是出一个大洞,可惜他没有看见,因为此时的他眼中,只朦胧中看见男主身上那一阵阵的金光。他在脑袋剧烈疼痛中,简直可以说是万箭穿脑,两眼一黑,昏迷了过去。
    周围的人吓人呼啦啦散了,几位胆小的女士还发出了锐利的尖叫声。十几个高壮的黑衣保镖闻声赶忙赶了过来,急忙四处勘察搜索,发现墙上除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以外,根本没有子弹或者武器留下。
    其中一个黑衣保镖扶起了昏睡在地上的杨艺,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外伤,拍了拍他的脸蛋,想要唤醒这个胆小到已经晕倒的小伙子,想问问他知道什么情况。
    莫成渊看到这个场景也顿觉奇怪,挂着礼貌的微笑,对各位来宾说:“非常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墙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装修了,想来墙面的装饰不太牢固,有点儿脱皮,不好意思,来来来,各位请到另外一个厅堂来继续。要是觉得时间晚了想要回去的,我也可以安排车辆接送。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各位。”
    各位商人看着主人家都这样说了,也不好怪罪,大部分人还是聊起了兴致,于是纷纷移到另一个厅堂去继续聚会。
    服务员们训练有素般的带领客人们移到了另一个厅堂继续他们的宴会。
    保镖则留在现场,既要保护主人又要保护现场,避免受到破坏。
    大概5分钟后,带头的保镖转头,向莫成渊说:“没有发现任何武器,观察摄像头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这个痕迹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而这一个昏倒的青年,是在这个痕迹出现之前一两秒就两眼涣散,一副要昏倒的样子。”
    莫成渊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昏倒的青年,感觉有些眼熟,哟,这不就是那个同情他的小伙子吗?
    他昏倒了,墙体就塌了一个洞,这怎么都让人觉得内有蹊跷。
    “把他抬上3楼的客房吧,顺便叫李医生过来看一下他。他应该是跟着他父母来的吧?也通知他父母一下,说他儿子喝多了,今晚留在我们莫家休息一晚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