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世今生之不息+番外 作者:琊嬷(上)

字体:[ ]

 
 
文案:
 
     
当眼睛睁开之时,我所看到的周围,都是死灰阴沉的,触及之处皆为冰冷。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与任何的伤痕还有血腥味。我很高兴我还能再醒过来,我没有死,太好了……<br />
我身处的地方,待看清时才知道,这是临亥给我们于百年之后的地下墓穴。
==================
 
  ☆、第一章
 
  当眼睛睁开之时,我所看到的周围,都是死灰阴沉的,触及之处皆为冰冷。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与任何的伤痕还有血腥味。我很高兴我还能再醒过来,我没有死,太好了……
  我身处的地方,待看清时才知道,这是临亥给我们于百年之后的地下墓穴。
  原来,他也以为我死了……
  * * *
  早晨不过才七点而已,E市市中心便已人山人海,因为此时正开展一场二次元爱好者们的天堂,漫展。此时也有一行人,以冒险的名义来此探险报名了当地的旅行团。他们在休息的过程中看到了漫展便下车选购,虽只有几个人,但多为年轻人,没有经验的他们也只是单纯地想着玩乐罢了。
  “我的误工费不用你给就是你最大的恩赐了,你还想怎么样?趁现在还有网你也别废话了,我哥好不容易如此慷慨地让我出来旅游就已经得感谢上天了。你也别急,外面人多我才有的机会进来,等会就要上车出发去正地儿了,能拍多少就多少,看完漫展吃个饭就走的,再见!”
  穿着一身淡蓝运动服,手举着数码相机的年轻男子正对着漫展中的人流拍着照,后满意地赶紧收了起来放于手提袋内。手提袋是超市内送的绿色布袋,里头同时放着几本漫画与手办还有旅行所需的物品。
  年轻男子名唤姞恁是某家小饭馆老板的弟弟,兼饭馆内送外卖的伙计。
  此时能来旅行又凑巧遇上了漫展,倒是托了哥哥的福。在饭馆内送了那么多年的外卖,不然便是宅在家里的他,哥哥见着以为是苦了他,实则是享受于其中,便出资让其出门一趟,为了能尽显男子气概,所以哥哥为其报了旅行团。(某无名氏以冒险为主题的旅行团,实则其实是因为他们那儿的旅游业快不行了就用来吊胃口的幌子。)
  “聚集人数了啊!快!!!”年轻的男导游站在车上开始叫唤人了,一个个被点名叫上了车。
  当男导游喊到身边的一个男子的名字时,他回了一声到就走了,姞恁慢自己会被落下没念到他的名字就先行跟着那个陌生的男子上车。
  “岳谨,走后面的门。再来是姞恁……”
  那个叫岳谨的男子有气无力地回应,即使名字被点了过去有好几分钟了,嘴里还是一直喃喃说到。
  听到自个的名字众人也纷纷赶紧跟上第一个被念到名字的男子身后。司机开车去了一家小饭馆吃了饭之后,休息十几分钟就真正的启程了。
  经过一段漫长的车程后,‘七人团’的冒险旅行便开始了。一行人背着行程所需的东西入山。
  初秋之时,天儿还是不冷不热,但山里不同外头,所以要冷上几些。众人行走间纷纷添衣。
  “导游!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一肌肉大汉(年轻的汉子)问着导游,行走于山路间顺手拨了根草含于口中。
  “前面是山峡,你们好好看看风景,过去后就真正的入山内了,里头有不少的山洞,千万不得大声呼喊,因为那儿有很多的蝙蝠,扰了它们,万一被咬了那可不得了。记住了啊!”导游人未到所说之处,声音便略显低沉下音量了。
  “记住了!”姞恁当然记得住,此次冒险这路可是签了合同的,出了什么事那是无赔偿什么损失,谁白痴便自讨苦吃呗!只要不连累自个。
  “终于可以见到真东西了!”得意忘形的大汉最后被人嫌弃了。其余六人飞快地行走,只有他拖拉地欣赏着周围的‘好’风景。
  其实,也许大汉不是来冒险的,而是来送死的!姞恁如是想着。
  “忘了说了,这儿附近有很多的墓穴,都是我们的祖宗,千万不可扰了他们。还有的也是以前的一些先人们的墓穴,但是我们不可以进去,因为是被有关部门管制,如果进去了会被抓去警察局的!”导游这才想起提醒也是怕万一这六位心血来潮看到有陵墓之类的然后进去探险那便不妙。虽那处陵墓里头已被开发了一些,但多年在此地也是听老人们讲过那儿经常有地缝出现,一个不慎便被吞了,那可不知该找谁讨债是好。
  “什么?墓穴?!”姞恁一下子吓得冷汗冒起。
  我只是来观光的,不是真冒险!
  “你那么害怕做什么?我们又不是去那儿,难不成警察局比冒险还可怕不成?”旁边一年纪相仿的男子问着自个,有些取笑之意。
  “两种我都怕。”姞恁老实回答。
  “那你来这儿干嘛?”男子想笑不敢笑怕让姞恁误以为是看不起他就忍了下来。
  “是我哥他帮我报的名,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因为碰巧有漫展,我早就走了。”姞恁一副很是欠揍的样子说着,不过好在说话对象不在意。
  “我叫岳谨,很高兴认识你。我也是因为漫展才来的。不过为什么会来参加这旅行团,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报了名,反正我是有便宜便占的就来了。”岳谨像是寻到了知音,便开始叨叨。
  “咱等会再说吧,我看这路都开始变暗了,估计快有导游说的蝙蝠了。”姞恁胆子可没有岳谨那么大,声音压低了不少。
  “好吧……”岳谨无奈,同时也感叹。这大老爷们的怎么那么像姑娘呢?胆儿那么小……
  一行人陆续越过了一条条山道与黑洞,每个人手里举着一把手电筒。姞恁因为害怕,而又只认识岳谨而已,所以便紧跟在他旁边。
  “上面怎么吊了那么多老鼠?”城里的娃娃没头脑地问了一句,众人吓得睁大眼,加快了脚步。就在众人快出蝙蝠洞时,眼前出现了两条一大一小的山道,皆都布满了野草。眼前的两条道路就如同是阴阳之分般,只有朝上的那条道路被微弱的太阳照到,而向下的却没有,反而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终于看到太阳了。”其中一人感慨地说着,大力的松了口气。
  “走哪条路呢?这一大一小的,会不是有太阳的便是上去,而没太阳的便是往下更深的走去?”导游这么一说,众人顿时以为上了贼船。
  “你该不会是假的导游吧?”
  “你有导游证吗?”
  “怎么说这种话?你不会没来过吧?”众人也是纷纷质疑。
  “没事,我们人多不怕他,他也就一个人。”大汉瞪大双眼看着导游,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狰狞地笑着。
  导游这下可冤了,哭丧着脸道:“我也就说说,再说这道儿是你们选的冒险旅程我才来的。来是来过,可记得没两条道儿啊……”
  “那先走一道,不通的话再返回。”一人提议。
  “不行!我把路线拿来看看,万一去到了危险的地方怎么办?”导游赶紧翻找路线图。
  “我们本来就是来冒险的,按着什么路线下去,不就跟玩游戏没啥两样吗?走下面去吧,玩完了再走上面的。”大汉又道。
  这次一干人等倒是多为同意了。
  导游见此没有办法也只好妥协。
  众人开始往小道路而去,里头越走越显阴沉,不过缝多也有光照射入内,却无见太阳,温度也明显感到降低了。
  走了有十几分钟之后众人来到了一片类似山脚下的拐弯处,一人停了下来,其余人也就跟着没有走了。
  “这走对地儿了吧?导游,这写的啥?”其中一人看到了山壁上有字符,便招呼着导游上前一探究竟。
  “我看看。”导游一听顿时喜笑颜开,心想终于想到我了,还好我还是有用的。
  但不久后,导游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用得上,因为比他人知道的多,恐惧自然也比他人多了。
  “喔……这是古时少数民族的字,不过这太残缺了,我看得懂也看不清啊。”导游一时得意也没想太多。随后便又继续带领着众人前往更深远的地方而去。由于所处的环境有些阴暗,导游在头上戴起了头灯。
  “导游,这地方有什么故事吗?”行人走着路也实在太闲了,一点都不刺激。
  “故事……”导游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毕竟太久没人选冒险了,忘得也都差不多,记忆也只不过停留在蝙蝠洞那儿最为深刻。但是当时的没脑筋一言,让众人起了疑,就不再乱说话了,只好吹起了牛。
  “相传,这里可是有一位女子,为了她所心爱的恋人苦等了十年,只因他爱的男人当兵了。可是最后,男子回来了,但是……”导游见无人感兴趣,便更大声地吹嘘。
  “但是他却被将军看上了!女子受了刺激,跳入了此山中的河流中而亡……然后那个女的是……”
  “这是你编的吗?导游。”姞恁白了一眼导游,虽然这里没有想象中的恐怖,不过这导游确实做得太不称职了,连自己都开始不放在眼里。
  “这怎么可能是我编的……”导游心虚地看向他处,四周都是黑暗。“这儿有小道,大家快跟上啊。”
  “那这儿怎么没有山河呢?”姞恁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道问着。
  “还不是太暗你们才看不到!”等你们看得到的时候恐怕我早就出去了。算了反正只要不出事就行。
  “导游,你说这儿叫什么?”一瘦小的男子问着导游。
  “叫录山,我们录山这儿好山好水,全国各地的人们每年都有很多人来此参拜我们的神明。不过因为这里是农村,村里大多数人都走了……”导游得意地道着,心中也有遗憾之处。
  “神明在哪儿呢?”有人好奇地看着周围,毫无何神明之影。
  “在外头,这里边没有。待会出去以后再带你们去参拜我们的神明。我们这儿虽山水多,但同时禁地也多,如果人少的地方,以后你们独自来此千万不得去。也不是叫你们一定要来我们的旅行团,你们可以过问一下当地的人们,这样比较安全可不是?”导游可是一位良心的好导游,自然会照顾着众人了。
  “那还真是谢谢导游了~”众人听到导游这么说瞬间有些刮目相看,纷纷起了敬意。
  不过,众人恐怕同时也忘了,他们所在的地儿,也是人少的地方之一。
  行人走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路后,大致行路也不一致了,都是一个两个各走各走。导游看着时间也要到中午了,便招集众人吃午餐,休息一段时间。
  “你带吃的来了吗?”姞恁看着岳谨好像没有带东西来,一身空空无几,只有一个小钱袋。
  “我……哪里知道会来这种鬼地方。我还以为是去爬什么比较危险的山峡。看来还真是有钱也花不着了啊。”岳谨哀声叹气地说着,倒在地中望着尽是黑暗空间,手摸了摸地面感觉比别的地面平滑,有点像是人工制造的石板地那种错觉。
  “你还是快起来吧,我还有一些吃的。这儿看起来好像有蛇……”姞恁从手提袋内取出一个从店里带出来的干馒头,递给了岳谨。
  “谢谢!”岳谨感激地接过,大口咬了起来。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为了占那点便宜便没有吃饭,现在已经饿得将要虚脱的岳谨吃什么都觉得香啊。
  “那有光了,是不是到出口了?”有一个人闲来无事便去方便,结果看到了一丝久违了几个小时的光线。
  “真的耶!快快快!赶紧吃完了上路。”导游站起身看去果真是光,激动之下这么一说,众人差点痛凑其一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