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前世今生之不息+番外 作者:琊嬷(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徐君这下感觉自己没有理了就不再说话,看着自己的奶奶与徐璟,跟着千水大妈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刘静盯向徐君,忍住气又道:“看看!这又是谁干的?怎么那么不省心呢?”
  “靖千,你知道什么告诉我?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徐璟半信半疑地看着叶靖千,此事他也不是不相信,而是根本就不敢想与自己有关罢了。
  叶靖千一下子懵了,其实自己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还可以说是完全不知情。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这一切,你看到的,都是真的存在过的,而那个人,就是你……”
  徐璟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看着叶靖千。
  徐君看到叶靖千这么说瞬间不满了,气得嚷嚷道:“臭老千!你干嘛没事骗我哥?是不是那个疯子给了你什么好处了?他把铃铛交给你了对吧?”
  刘静让徐君闭嘴别再说话了,在这里听着他们说已经气得头有些晕晕沉沉了,再听下去估计更是难受。
  “都出去让徐璟休息吧,这天都快黑了就去做饭了吧。怎么没有见着叶芸呢?你们小叔不是听说来这儿住了很久了吗?怎么我一来都看不见?”刘静问着叶靖千,可是叶靖千不可能从实回答。
  “他们都出去玩了,要好几天过才回来,姐她很早的时候就走了,小叔是刚刚走的。”叶靖千关了房间的门,千水大妈却被徐璟叫住留在了里头。
  千水大妈特喜欢徐璟现在的房间,因为够宽敞而且灯光看起来很柔和,跟寺庙里的灯色有点相似,装修得虽不豪华,却也很有文艺感。
  几十年前千水大妈在读书的时候有个梦想,就是以后读上大学再去当一位文艺青年在家中从事文艺,谁知天不随人愿,因为家中欠债,学业在途中因惹了人被开除,便以自己的身手成功且胜任了黑社会这条路。
  “千水,你能帮我打听一个人吗?我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这是你与我之间的约定。”徐璟很困,眼睛都半眯了起来。
  徐璟简单地和千水大妈述说了一下原由,再来便是那个人的体形与特点。好在那两个地方都是千水大妈很喜欢去的地方,所以,这次徐璟的托付,千水大妈很爽快地答应了。
  “好,我一定会守约的!这是江湖人的本,诚信为本!”千水大妈真诚地说着,又笑呵呵地问起了徐璟到底是怎么回事竟会哭。徐璟现在想告诉她也不知怎么说了,因为他现在是真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会那么伤心。
  “抱歉,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真的忘了……”
  千水大妈喊着“没事没事”便下楼去了,走下楼的路途中打电话给了家里人帮忙查找一人,而自己这几日当然还有事了,那就是执行任务。
  * * *
  晚上七、八点,健身房内的人流量开始多了起来,同时健身房内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人看起来身强体壮,从临近门口的健身器材上练到了健身房的底部,一台接着一台,而且还不是玩玩的那种心态在耍,是真的在健身,看得出来那人的健身时间不短,有点专业,应该算是老手了。
  有前辈在前,晚辈们自然是看着羡慕了起来,同时也是眼红着那人的身材。
  那人面容姣好,身材娇小玲珑、凹凸有致,让人看了以为只有二十几岁而已,实则人家已是位年过五十的大妈了……
  许久没有锻炼身体的千水大妈,这些年每日都在寺庙内念经打坐,今天这么一来,兴奋得都不知道累了,进冬的季节汗如雨下。
  “太爽快了,这里才是适合我的地方啊!”千水大妈穿着单薄的运动服,头上戴着保暖加厚的帽子就是怕人知道她是光头,在寺庙里她也一直都是戴着帽子不给人看。
  许荣耀在办公室内又再次听到铃铛的响动声,把手上的工作赶完了,之后快速走出办公室想去医院看看姞恁,因为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
  许荣耀人还没走出健身房就被员工歹住,顿时直嚷嚷。
  “哎呀,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你这是干嘛?”许荣耀不解地看着那位青年员工,而他没有回答自己,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人。
  许荣耀看去,一看不得了啊,因为见到多年不见的熟人了。
  * * *
  医院的普通病房内,姞恁终于把脚给放下来了,不过人还是不得见好,因为天气的缘故,悲催的他感冒了……
  “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姞恁吸了吸鼻子又说着,可是骆亦他根本就没有听自己说话,而是在笑。“我说你笑什么?荣耀待会要来了。”
  “我知道。姞恁,你为什么要哭?我听岳谨说你和他才在一起一天罢了,这情是有多深呐?”叶靖千知道了也不知会如何?呵……
  骆亦脸上不再笑了,内心深处却是在无止境的笑话他。
  “当初也不知是何人与我说,不能把不现实的人看太真,为何今日沦落于此?”
  姞恁被骆亦说了也不怕什么,还得瑟着脸儿道:“我当初跟你说的那个,是我另一个男神,这一个是我前男友,我又没跟你提过,你见都没有见过的。”
  “反正他现在已经结婚了,难不成,你还放不下?”骆亦觉得自己都快要放下了,想着姞恁他不可能不放下吧?
  姞恁点头,内心很是乐观的面对一切。
  “我知道他结婚了之后便把他给删了,连同一切的联系方式都除了,这下就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还有看到他的人了!”这下子,姞恁说这话都感觉自己好有气场啊!瞬间整个人呼吸都顺畅了。
  “那就好好养身子吧,就当这些日,是用来享受用的。”骆亦安慰着姞恁,他却苦着个脸了。
  “有我这么享受的吗?好吃的都不能吃!动也不能动!连上个厕所都不能一个人好好的上!”姞恁说得都快要哭了,感觉自己好惨。为此,姞恁立誓如果出院了一定找姜敏如算账。
  二人在聊天间,许荣耀突然闯了进来,二人好在没有被吓到,不过旁边的病友着实吓了一大跳。
  “跑那么急做什么?万一给护士看到你就惨了。”旁边的病友是一位大叔,人家大叔昨天才来的,因为这几天下雨,下班时被雨水打湿的地面给滑倒了,把骨头给摔断了。由于人家是外地来打工的,所以没有一个人陪在旁边。
  “对不起,对不起。”许荣耀笑嘻嘻地道着赚,就是怕人家怪罪自己,不过,还好大叔他人看起来挺好的,没有对他大呼小叫。
  “你是怎么了?”骆亦问着许荣耀,人家现在气都还喘不顺,话暂时说不了。
  姞恁叫着他赶紧去喝杯水,等待着他接下来会说什么话。
  待许荣耀安定下来,开始说起在自个办公室时看到的场景。许荣耀看着姞恁,眼睛就像是在说“饶了我吧”似的看着姞恁。
  “这可不是第一次了,这几天都是响着,你还是赶紧把那铃铛取回去吧,我害怕啊……钱你真的不用现在还。姞恁,可怜可怜我吧,取回去吧。”许荣耀一直以为姞恁不把铃铛取回去是不好意思取,因为他现在还没有钱。可是,姞恁这么可能是这样想的,之所以不取回,还不是因为怕给骆亦知道自己没有听命行事。
  呵……现在,骆亦他知道了……
  骆亦看了一眼姞恁,脸色正常,没有什么变化,之后,他再看向许荣耀,问:“那只铃铛什么时候开始响动的?之前有过吗?”
  许荣耀摇头,又喝了口水再道:“之前从来都没有,前几天响动了一次后,这两天都一直在吃饭的点儿前后响起,可吓死我了。”
  “回去的时候把铃铛给我吧,回头我把钱还给你。”骆亦这么一说许荣耀终于把心安放下了。
  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听到它的响声了。
  许荣耀握住了骆亦的手,感激地直对着他点头不停。就在这时,叶靖千来了,这一次来距离上次可是有三天之久了。
  叶靖千刚入病房内就看到许荣耀这模样,一头雾水但也不问他,免得许荣耀又絮絮叨叨个不停。
  “你怎么有空来?不是听说家里来人了吗?都好几天没有来我们健身房了,竟然还有空来看姞恁?”许荣耀一本正经地说着,话中也是有话。如果不是听岳谨说过,他也不会感觉到不对劲,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大晚上的你不回家陪人来这里找我有事吗?”姞恁知道肯定有事。岳谨没有跟着他来,那么他来些的目的肯定就和自己有关,而他们二人有关联的事也就只有关于徐璟与骆亦的事了。
  叶靖千点头。现在这里有人,当事人还在,要说也没有机会说。
  姞恁明白了什么,赶紧开始赶着人出去。
  “你们俩个人都回去,健身房没事吗?荣耀你看我有多少天没有拖地了,你还不赶紧和骆亦回去拖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健身房里只有我一个拖地的而已了!快走吧!”姞恁现在手可以动得十分灵活了,此时连叫带招手地赶着人走。
  “切……走就走,我怕你啊?”许荣耀拽拽地说着,脸上带着坏笑跟骆亦识相地走了。
  荣耀与骆亦走到医院外时才感觉到不对劲来。
  “这如果是他们要约会的话,他们旁边不是还有一个人吗?那叫我们走干嘛?”许荣耀不明白他们要怎么个约会,但人都出来了就不想回去了。
 
  ☆、第五十二章
 
  姞恁不怕人家大叔听到,因为他们决定要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那便是在部队时,二人同样学过的鸟语来沟通。
  是真的鸟语!
  大致意思如下翻译。
  “徐璟有可能会想起以前的事,你高兴吗?”叶靖千问。
  “高兴都来不及,你为什么不跟骆亦说,他刚才也在这儿?”姞恁回答,又反问着。
  “不能跟他说,万一想不起来又让他白高兴一场。现在徐璟以为自己得了精神病,我外婆现在下山来照顾他了,只希望他能接受一切事实。”
  “会的!”姞恁认真而又坚定的点头,好像是在说他自己似的。
  二人无意地对视了片刻,竟不知分开。叶靖千此时感觉这人好白痴。
  姞恁心中无话,他现在很替骆亦感到高兴,那可是骆亦的大好机会。
  旁边的大叔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这么不慎地看了一眼,还是不好意思了。
  “二位,我还没有睡……”大叔弱弱地说了这句话,二人才把视线移开。
  姞恁未反应过来说了句:“我知道你还没有睡啊。”片刻后才明白,大叔说这话何意。
  姞恁白了眼大叔,道:“大叔,你别误会了,他不是我谁……”
  虽然他们二人相处了有二十四个小时了,大叔知道他的爱好,也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这大叔四十岁的人了还单身就不能怪他会说这话,因为当时对他可是伤害。
  他身已伤,不得再伤他的心了……
  叶靖千给姞恁留了个电话便走了,走时还留言,说这几日有可能不方便出来,有话可以在电话里说。
  姞恁把电话号码收了起来,歹住大叔八卦。
  “看到了没?我们这才刚有联系电话,我们没有关系。”姞恁见大叔在最初认识自己的时候便很淡定,想着他应该不排斥多少便放心大胆地八卦。
  “大叔,我们来聊天吧,都认识有一天的时间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姞恁笑脸嘻嘻地看向大叔。
  大叔他也无所谓,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地休息了,该当是享受的人应该是自己才是。
  “黄勇于。护士来的时候你没有听到她在叫我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