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真是个阿汪(重生) 作者:月当窗

字体:[ ]

 
文案:
 
     林思然替萧路顶罪入狱,临死前才知道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阴谋;
 
萧路将林思然害得家破人亡,人死后才知道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当一切推倒重来,变成一条流浪狗的萧路,还能重新找回他错失的恋人吗?
 
三行文案:
 
萧路:我真是个畜生!
 
然后他真的变成了一只畜牲。
 
萧路:Excuse 汪?!! 
 
主受文,攻渣,虐渣攻,不换攻。
内容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思然;萧路 ┃ 配角:一群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下午两点,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滚滚热浪让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行道树上的知了疲倦得鸣叫着永远不变的曲调,路上的行人急匆匆地躲避着灼人的烈日,满脸不耐得抱怨这热得出奇的鬼天气。
  但其中一个穿着破旧工厂蓝制服,提着一篮子菜的中年妇女却与众不同的笑容满面,那正是林思然的母亲林美娟。
  工作十几年来,林美娟破天荒的请了半天假。一路上她都抑制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高兴得连心脏都砰砰跳的飞快:然然的班主任亲自给她打来恭贺电话,他家然然被B大录取了!那可是B大啊!全国最好的大学!
  为了犒劳儿子,林美娟特意请假赶去菜市场买了儿子最喜欢吃的大鸡腿,还买了平时不舍得买的新鲜鲳鱼、螃蟹和小白虾,迫不及待的想要早早回去给儿子一个惊喜!
  真是苦尽甘来啊,林美娟边走边感慨,她既为儿子感到欣慰,又忍不住抹着眼泪。她的日子真的过得太苦了,杀人犯的妻子和孩子,谁会愿意和这样的家庭有交情呢?亲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更何况其他普通朋友。
  自从丈夫入狱后,林美娟便开始打两份工,白天在纺织厂上班,晚上出去摆麻辣烫小摊,为了不影响儿子学习,她还坚决不许儿子做家务,包办了家里所有要干的事。就这样,起早贪黑了辛苦了整整六年,如今终于盼到儿子有出息了!
  好不容易赶到了家门口,她感到有些踹不上气来,胸口闷闷的,豆大的汗珠也不断从额头上冒出,她腾出手来擦了擦汗,想着等会进屋得吃片药,便掏出了钥匙,一边开门一边高兴得喊着:“然然,妈妈回来了!快来看妈妈给你买了什……”
  声音戛然而止。
  在倒地之时,林美娟还在想着:然然这是在做什么?!她是不是在做梦??她家然然,她引以为傲的儿子怎么会和一个男人搅和在一起,衣衫不整的被人压在沙发上!这一定是假的!她家然然是世上最好的孩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然而,她再也没有机会问出口了,心脏的绞痛让她两眼发黑,这个世界留给她的最后印象,便是最爱的儿子发出的惊恐而悲痛的呼喊。
  ————
  林美娟走了,突发心脏病。
  从家到医院,再从医院到殡仪馆、到墓地,林思然不知道这几天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当他捧着母亲的黑白遗照放在桌子上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他的母亲,真的走了。
  让他怎么相信呢?从听到自己被录取时的兴奋到与恋人缠绵时的幸福,再到母亲离去时的悲痛欲绝,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几个小时,他从大喜到大悲,从大起到大落。
  他呆呆得望着照片上母亲的笑脸,回忆起母亲倒地时散落在地的一篮子菜,泪水再次决堤。
  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又怎会离去?他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他该死他该死啊!
  林思然整个人都蜷缩在椅子上,用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似乎这样就能麻痹痛苦。可是母亲生前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每当他因忆起往事而情不自禁的想露出微笑,冰冷的现实又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那个温暖了他整个世界的人已经离他而去,他永远永远不能再吃到她烧的菜,她煮的汤,她温柔的叮咛,她的絮絮叨叨,他的妈妈抛弃他了,他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
  好难过啊,林思然木然的想,妈妈,然然好难过啊,为什么你不来接我?妈妈……
  ————
  三年后。
  清明。
  “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思然。”萧路看了看暗沉下来的天色,不得不打断还在对着母亲墓碑絮絮叨叨的林思然。
  林思然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了很多。身材高挑却显得有些瘦削,皮肤苍白,俊秀的脸上常年带着点忧郁,薄唇紧抿,平日里沉默寡言,只有每次给林母扫墓时才会多说些话。
  萧路则与他截然不同,三年的时光足以让他从一个有点幼稚的男生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深邃,面容俊朗,举手投足都显得冷静、坚定和沉稳。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那场变故。林思然在母亲死后便迅速消瘦下去,一刻都不能停止的自我谴责让他陷入了抑郁症的泥潭,厌食、厌世、自闭、自残,考上B大的高材生变成了一个时时刻刻都可能崩溃自杀的可怜虫。
  萧路不得不承担起一切责任,变得坚强起来。林思然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而萧路却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那天他去了林家,一切都不会发生。
  萧路家并不富裕,他便将课余时间都用来打工赚钱,尽己所能带思然去看最好的医生,白天请护工照顾他,晚上陪伴他,安抚他,保护他。就这样坚持了一年,林思然的病情终于有所缓解,他渐渐开始恢复正常的社交活动,像正常人一样能吃能睡,也开始看大学教科书,为重返校园做准备。终于在萧路大二时,林思然结束休学,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
  清明三天很快过去,林思然和萧路返校,投入了繁忙的学校生活。
  这一天中午,林思然穿过学校的小树林去找萧路一起回家的时候,却被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拦住了去路。
  “林思然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林思然停下了脚步。
  那女生抬头看了一眼他,又似乎因为害羞低下了脑袋,小声道:“我,我是和你同班的李欣欣。我来,就是想问一下,你有女朋友吗?!”
  林思然很惊讶,尤其在听清楚对方的来意之后,他开始感到手足无措起来。
  因为父亲是杀人犯的缘故,他的整个青少年时期都被同龄人所排斥和边缘化,唯一的朋友和恋人便是萧路,因此,他对于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一窍不通,平时也很内向。高中毕业后,原以为跳出小城市的圈子后他能重新交到好友,但抑郁症让他愈发沉默,在外租房子也让他接触不到集体宿舍这个培养友谊的大环境,因此即使上了大学他也独来独往,像是透明人一般,更不知道如何与他人相处。如今一向被人所厌恶的自己却被女生告白了,不知为何,他感到自己的脸也烧了起来。
  他一向是个心软的,担心自己伤了女孩子的心,只好结结巴巴的回复道:“对……对不起,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
  听到他说没有,李欣欣便开心的笑了起来,不等林思然说完,她便像找到了勇气一般大声问道:“那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林思然更加窘迫了,他白皙的脸越来越红,看着对面女生那期待的双眼,他开始绞尽脑汁的想,该用什么措辞才能更委婉的拒绝对方。
  当他组织好语言正要开口时,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呜,有没有小天使在呀?
 
  ☆、第二章
 
  林思然回头一看,果然是萧路。
  “思然,你在做什么?”看了一眼对面的女生,萧路不着痕迹的将手搭在了林思然的肩上,宣示着所有权。
  “我……”林思然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聪明如萧路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想听恋人对他说实话。看到林思然支支吾吾,他顿时不悦的收紧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或许是跟他童年的经历有关,萧路一向自负、固执、控制欲强大,看到有人觊觎自己的爱人,他心里早已充满了醋意。
  “哦——我知道了“,他拖长了音调,故作自然的拍了拍林思然的肩,充满恶意的笑道:“思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是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吗?不要因为担心伤害到这位同学而不说出口啊?”
  李欣欣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林思然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诚恳的看着对方说道:“李欣欣同学,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对方的拒绝,一向坚强的李欣欣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吸了吸鼻子,强忍住泪水道,“没关系,谢谢你,林思然。”
  “我也知道自己可能不会成功,但是我喜欢你就想让你知道”,她的泪水滚落了眼眶,但还是倔强的注视着林思然,神色坚定,“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请第一优先考虑我吧!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会等着你的!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李欣欣将一张写着自己号码的便利贴塞进林思然的手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看着李欣欣离去的背影,林思然忍不住向前迈出了一步,他有些茫然,对于从小就缺爱的他而言,这是一种弥足珍贵却也让他不知所措的体验。
  但在一旁的萧路看来,恋人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他心中的怒气愈发高涨。
  他粗暴的掰开林思然握成拳的左手,将手心的那张便利贴撕了个粉碎。
  “萧路!?”林思然不解,亦有些恼怒,他并不喜欢那个姑娘,可是萧路也不能这样践踏他人的好意。
  听到林思然话语里带着的不悦,萧路的脸色愈发沉郁,他猛然伸出双手狠狠抓住了林思然的双肩,眼神阴鸷的逼视着他:“思然,我知道自从那场意外之后,你再也不能接受我,但至少,也请不要接受其他人好吗?”
  那手指像是要扎进自己的皮肉里一样用力,林思然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萧路刺破了,他皱着眉不安的动了动,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嘘”,萧路捂住了他的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思然,我知道。但是,现在,请听我说完。”
  他的脸贴得更近,近到林思然能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感受到他双眸中隐藏的怒火,“你三年前叫我离开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做不到,永远也做不到!思然,我早就想对你说,你迈不过去那道坎,没关系,我们可以不再是恋人,但请不要接受他人的示好,那会让我失控。你,只能是我的!”
  这是林思然从未见过的萧路。他们认识九年来,萧路可以是林思然的挚友、恋人、亲人,他的角色在变化,但不变的却是他的温柔和稳重,可是这一次,萧路似乎变了。
  看到林思然愣愣的看着自己,萧路终于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过激了。一直以来他都为自己对情绪的掌控而自傲,不管内心如何波动,他也不会在外表上显露丝毫。但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原因,每每遇到和林思然相关的事情,他的情绪就很容易失控。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对恋人露出了充满歉意又无奈的笑容。
  “对不起,思然,我只是太不安了。”他温柔的将林思然拥在怀里,声音低沉却充满着惶恐,“原谅我好吗?思然?我只是太在乎你了,你不知道看到你被告白,我有多么害怕你会就此离开我!”
  靠在萧路的肩膀上,听着他有力而急促的心跳,充满不安的道歉声,林思然心中不愉快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了。他那么爱他,怎么会忍心怪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