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炮灰才是真壕帅[穿书] 作者:令珑(上)

字体:[ ]

 
21世纪的宅男叶息在一场车祸之后意外穿越到一本名为《制霸修真界》的小说里,但他既没穿成主角,也没穿成反派boss,而是穿成小说前半部分就挂掉的炮灰!且该炮灰还性别不定、随时可能变女孩! 
这坑爹的穿越啊! 
苦逼叶息只能抱好师尊大腿,努力修行,开始在凶残修真界的传(鸡)奇(飞)冒(狗)险(跳)之旅,最后登上修行巅峰、找到高富帅(好像哪里不对)…… 
曾用名:《僵尸制霸修真界》、《论书穿的几种危险》、《师尊,到我碗里来》、《炮灰才是真绝色》 
扫雷: 
1 年上师徒,1V1,HE,双洁,有副cp。 
2 非典型修真(修真非主线)、非典型书穿(原书基本是摆设),非典型修魔恩怨(设置各种不科学),总之是锅大杂烩。 
3 受前期是个小孩,后期长大才开始谈恋爱,感情慢热。 
4 变女孩只是个噱头,非男穿女或女穿男,受是正常逗比男。 
5 外表冷清内心中二精分师父攻 & 扮猪吃老虎吐槽狂人徒弟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息,雪胤真人 ┃ 配角:各路修士、妖魔 ┃ 其它:
 第1章 坑爹的穿越1
 
    作为云云众*丝中的一员,叶息觉得自己很苦逼。
 
    从小父母感情就不好,到了小学三年级,他爸因为找小三跟他妈离了。打那儿以后,老妈就常年陷入苦情怨妇模式。
 
    小小的叶息自认有让母亲开心的责任,所以拼了小命学习,只为在拿到成绩通知单和三好学生奖状的时刻,可以看到母亲的笑容。可惜母亲的笑容从来不长久,很快愁云又会笼罩她的容颜,于是他又得更加努力、更加玩命儿。书山题海和破碎的家庭便他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学霸当到高中,他终于当不动了,伴随着母亲罹患癌症去世,支持他学习唯一的动力也消失了。他的成绩一落千丈,朝夕间由学霸变为学渣,速度之快,落得之彻底,也算是一段令众老师惋惜而费解的传奇——当然是反面的。
 
    丧母的打击固然沉痛,但他倒下去就没打算再起来。就好比上等的瓷器坏了一道小口,修补修补好歹也算二等品,可他不但不修补,还以此为借口直接把瓷器给摔成了渣渣。
 
    总之,母亲去世后,他开始沉溺游戏和网络小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爸作为他的监护人也没辄。或许是出于内疚,或许是因为赚了钱不需要前妻的儿子来光耀门楣,他爸索性拿出两万块钱把他塞进一所野鸡大学,让他混了个大学文凭,然后托关系再把他塞进某家效益很好的单位。
 
    做到这个份儿上,他爸觉得仁至义尽了,反正儿子已经成年了,又有个不错的工作,成龙成蛇就是他自个儿的事了。他爸再一次淡出了他的生活,而且这一次是走得心安理得。
 
    叶息跟他爸没多少感情,多了嫌烦,少了自在。拿着不低的薪水,他变本加厉地混日子,直混得周遭同事领导怨声载道。终于,在某次公司内部结构优化调整中,他被从干脑力劳动的白领调整成干体力劳动的蓝领,工资连降两级!
 
    在这当口,女票雪上加霜,把他给甩了!分手的理由正当得令他无法反驳——不嫌他穷,就嫌他不上进。
 
    他知道自己不上进,也知道自己的工作比同龄人好很多,之所以职场情场双失意,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虽然他生活得很简单,不抽不喝不赌不嫖,只喜欢打游戏看小说,但他的大部分精力跟时间都被虚拟世界占据了,匀出来给现实世界的只是自己的一个壳,试问有哪个姑娘受到了?哪个领导容得下?
 
    叶息觉得自己挺聪明,也不是没有能力,学习那么苦都能抗下,有几件事是比在□□当学生更苦?主要还是女票的那句评语,没有上进心。
 
    痛定思痛,他要雄起!他要奋斗!他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虽然他暂时不知道自己有神马梦想……
 
    就在他辞掉工作,满怀要为梦想重新开始的豪情时,他悲催地被车撞了,在空中翻滚之后后脑着地,哔——这么着就挂了?!
 
    叶息感觉自己的灵魂飘啊飘的荡到空中,俯视尖叫混乱中被摔成窝瓜的脑袋,还来不及哀悼一下,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到了一个黑洞中。
 
    在黑洞里飘了很久很久,他眼睛一亮,身体一重,好像做梦从高处掉落一样,猛地一蹬腿……等等,自己不是死了吗?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血淋淋的尸体,应该是灵魂出窍对吧?为毛他还可以感觉到手脚的存在?
 
    抬起类似上肢的东西仔细看了一眼,又抬起类似下肢的东西再仔细看了一眼,他冷静地想一定是在做梦,说不定是孟婆汤过期喝出幻觉了?什么牛头马面奈何桥他都没看到,只有一个人形球体不知从何处滚到面前,抱着他兴奋地乱摇,叽叽呱呱讲了一通好像是国语的话。
 
    当他琢磨出一点儿球体的意思,他斯巴达了!之后,脆弱的灵魂凌乱成渣渣!
 
    恶梦,这绝对是个恶梦!让哥再睡一会儿,醒过来好好地去投胎,重新做人orz。
 
    他闭上眼想继续入睡,努力忽视耳边球体的聒噪。迷迷糊糊中,耳畔陡然安静下来,一个清冷而醇厚的声音问了句话,可他昏然欲睡,没听清那人说了什么,只是感到被人抱到怀里。那个怀抱温暖而有力,不但抱住了那具恶梦中的身体,甚至透过皮肉骨骼拥抱住他的魂魄。
 
    他更困了,直接眼球一番,昏睡过去。
 
    又睡了不知多长时间,当他再睁开眼看清周围时,他绝望得要疯了。小小的房间木窗木门,摆放着木床木桌木柜,地上有几个彩色蒲团。这些简单的家具简单又古朴,是可以当古董卖的式样。
 
    他把目光从家具上挪开,颤巍巍地再次抬起四肢,出现在他眼里的是人类的手和脚,但是小巧得令叶息肝颤,根本就是四、五岁孩子的手脚嘛!
 
    试着双手杵榻,他用力撑起上半身,低头把此刻自己栖身的这具躯体仔仔细细看了个遍——小小的身体裹在一件略大衣袍里,顶着一头过肩的乱发,皮肤相当白,肉相当嫩,到处都软软的,是一个白嫩的孩子。因为没看到尾巴之类奇怪的东西,他稍稍松了口气,闭上眼回忆起那个恶梦。
 
    看来他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一个仙侠世界。而且是穿越到一本他生前正在追的网络小说里。他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啊!雪团子醒了!”伴随着一个惊喜交加的、公鸭似的声音,噩梦中那个人形球体再次转到了他面前。
 
    不等他做出反应,人形球体,其实是个年龄介于少年与儿童之间的小胖纸——因为太胖了,不小心就会被看成一个球——扑到他身上,双手揽着他的肩膀,涕泪交加道:“雪团子雪团子!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呜呜,师尊说你这次毒发十分凶险,很可能回不来……我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呜呜……”
 
    叶息觉得有十只鸭子在耳边叫唤,脑仁儿一跳一跳地疼。
 
    噩梦里小胖纸也是这么不停歇地哔哔哔,让他约略得到了一些信息。
 
    用力推了推小胖纸敦厚的身躯,叶息哑着嗓子说:“唉,你先放手,压着我了。”声音虽然有点哑,仍旧是软软糯懦的童音。
 
    小胖纸忙放开他,不好意思地说:“对不住,我太激动了,没把你压坏吧?”
 
    叶息摇摇头。难过地叹了口气,他指指脑袋,悲伤地道:“我现在好多事都想不起来了。”
 
    小胖纸同情地点头道:“你被腹眼毒蟆所伤,师尊发现你的时候,你只剩半口气、魂魄都要散了……师尊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如今尽管救回了你的性命,但魂魄就难说了,少一窍心眼也说不定。
 
    这熊孩子怎么说话的?!你才缺心眼!
 
    他将满嘴苦涩咽下肚,又道:“你,怎么称呼?”
 
    “你把我这个二师兄都忘了?”小胖纸不满地嘟起嘴道,下一刻又变了脸,羞涩地低下头对着手指道:“我叫白雪,你可以叫我雪哥。”
 
    要不是嘴里液体不足,叶息此刻能喷他一脸!
 
    “咳咳,谁给你起的名字?还真是、真是……特(奇)别(葩)……”叶息抚着胸口一面顺气,一面虚弱地问。
 
    “师尊取的呀!”白雪骄傲地说完,掰着手指开始唠叨:“师尊是雪胤真人,所以给大师兄取名雪鹏,我爹姓白所以叫我白雪,你呢,就叫雪团子。”
 
    我擦擦擦擦!那个什么师尊,您给人取名能不能不要这样敷衍,雪鹏也就罢了,白雪也能忍,雪团子是神马东西?您当养萌宠呢?!我要和您谈谈人生!
 
    “二师兄,麻烦你扶我一把,我想去给师尊问安。”小僵尸大概是昏迷的时间太久,腿软得跟面条似的,叶息扶着床头双脚划着圈地打颤。
 
    “不用,你快坐下。师尊这次救你耗费了很多灵力,要闭关一段时间。他闭关前吩咐过,让你醒来后只管休息,想修练的话也可以修练,有什么不懂的问我或者大师兄都可以……”
 
    “你怎么不告诉他,师尊为了救他元气大伤?!”一个冷冽的十分不友善的声音打断了白雪。
 
    不知什么时候,房门口站了一位少年,长得倒是挺周正,但一管鼻子鹰钩得厉害,显得双眸深凹,带着一股阴沉劲儿。少年左手握着一把剑,特别装b地将双手抱在胸前,做独行侠的孤高状,说出的话也不招人待见:“既然已经醒了就别再装可怜,赶快起来干活儿。”
 
    “大师兄,雪团子才醒呢,师尊吩咐过让他多休息。”小胖纸白雪护犊似的把叶息挡在身后,祭出师尊这杆大旗。
 
    师尊旗果然很好使,刚刚还理直气壮的雪鹏怔了怔,才气势不怎么足地开口:“那药田谁来打理?我这几天要下山一趟,没空帮他干活儿!”
 
    白雪拍了拍厚实的胸脯,豪气地说:“我来!”
 
    “我们三人的活儿可都是你干?”
 
    “嗯,没问题!”
 
    叶息旁听两人的对话到此,看白雪的眼神就有些改变了。小胖纸挺讲义气嘛,虽然说话难听点儿,心眼儿倒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