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流放 作者:易人北(四)

字体:[ ]

 
    第200章 精神控制
    
    严默走进洞口时略微停顿了下,如果他的蜂卫们在就好了,可冬天太冷,他没舍得带它们出来。
    手摸到腰间骨鼠,又放下。
    这次他不打算再放出骨鼠侦察,也许是他太过小心,但他和骨鼠之间的连接似乎也是某种精神力上的连接,他对这个不熟,也还没有掌握,每次接受骨鼠传递来的映像都会头疼一阵,严重还会脱力甚至昏厥。
    他前面那么容易被幻觉影响,连一点苗头都没发现,很可能就跟他使用了骨鼠,精神力受到一定影响有关。
    炼骨族的传承他一直在学,第四级的内容已经提到一点精神力操控方面,非常简单的内容,如果说之前一到三级是打基础,那么第四级则是在教怎么使用被炼制出来的简单骨器。
    其中不但提到精神力,还提到了元晶。
    原来炼骨族的骨器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利用元晶做能源,谁都可以使用的骨器;还有一种则一样是使用元晶做能源,但需要使用者用精神力操控。
    严默怀疑虞巫口中的骨宝就是需要使用者用精神力操控的那种,这就好比犀利的武器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而且还和使用者贴心贴意,这样的骨器又怎么能不厉害?
    话说回来,如果没有学习过怎么锻炼和保护自己精神力的人,一上来就使用需要精神力的骨宝,除非他原本精神力就不弱,否则无法使用也就算了,就算能勉强使用,精神上也肯定会受到很大伤害。
    如果不是他身体情况特殊恢复力较强,且因为血脉能力的缘故,本身精神力就很强大,就凭前面那次使用骨鼠的经历就足够让他变得精神衰弱,甚至变成白痴。
    骨承给了他骨鼠,却没有跟他提到这点。
    也许是他们觉得没必要提,毕竟能进入传承之地的都是族里的优秀子弟,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最基础的知识。
    还有种可能那就是骨承不愿炼骨族传承落入非己族血脉手上,而且他们给了他骨鼠,虽说会帮助他,也没说要给他用,是他自己硬要使用,如果出问题只能怪他自己。
    那传承声音可是说了一旦他死亡、或者无法再保护骨承,这骨鼠可是身负把骨承带回去的任务。
    一方面想要把炼骨族传承传下去,一方面又不愿承认他,真是够矛盾的。
    想到这里,严默也下定决心,今后在没有彻底了解和掌握炼骨族传承之前,他不准备再冒险使用骨鼠。
    洞内很暗,说这是山洞其实并不太恰当,这就是一堵开在石墙上的大洞,石墙相当厚,后面渐矮,与地面相接,这洞应该叫地穴入口。
    洞不高但面积大,约只有两米多高,能容纳四五十人,洞内有人工开凿痕迹,可能原本没有这么大,硬是被人工拓宽到这么大。
    严默猜想这个洞穴大概就是石林族平时居住的地方,夏天他们可能会住在外面,但雨天和冬天,他们大概都会转移到这里。
    洞内有个拐弯道口,就跟他之前在幻觉中见到的一样。这种拐弯道口有点像照壁,可以最大程度阻挡寒风侵袭,保护住在洞后的人。
    “阿战!”严默站在拐弯道口对洞内喊叫。
    声音传出去老远,没有明显回音,这说明里面的空间很幽深,岔道也不少。
    严默往前走了一步,脚尖碰到什么东西,骨碌碌,一块黑色石头滚到一旁。
    煤块!
    严默脑中有什么闪过。
    他伸手入腰包,腰包中并没有煤块,他前面捡起的煤块也是幻觉。
    煤块是重要,但是他为什么在幻觉中还念念不忘要把它捡起来?而且他为什么每次都会见到煤块?又不是真实的东西。那用幻觉迷惑他的人有必要给他每次都加一块煤吗?
    如果不是用幻觉迷惑他的人加了煤,那么就是他在自己意识中强行添加了这块煤,且重要到每重复一次幻觉就会出现煤块一次。
    为什么?
    怕忘记吗?不对,如果之前就见过煤块,等他清醒过来,他不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东西。
    有什么疏忽了,一定有什么疏忽了。
    好好想一想!再把整个过程整理一遍。
    骨鼠发现人质和敌人,原战去坑杀敌人,他……
    等等!在原战跑去坑杀敌人的时候,他在哪里?就等在外面?
    严默揉揉额头,他以为记忆是从原战回来后和他一起去救人这段开始出现问题,可现在想想,也许从他在外面等待的那段时间开始,他就遗失了真实的记忆。
    因为他后面的记忆并没有捡到煤块的相关过程。
    他必须要把这段缺失的记忆找回来,他总觉得从一脚踏空到被救上来乃至清醒的过程都太过简单。
    如果说让他产生幻觉的敌人已经死了,那么他怎么死的?
    幻觉中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杀死原战?而且每杀死他一次就会再经历幻觉一次,就好像操纵他看到幻觉的人知道他并没有真正杀死原战一般。
    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幻觉中原战会一次次出现在他身边?而且每次被他杀死后都好像会突然清醒过来一样?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严默脑中飞速转过,慢慢的,他脑中产生了一个模糊的念头。
    我知道原战在哪里!
    幻觉中,原战就在我附近!
    只要找到他幻觉中见到的那个山洞,他就能找到原战。
    可是刚才进来的洞口并没有看到原战,而这个拐弯道口也没有会让他掉下去的地下缝隙。
    为了确认,严默捡起地上那块原煤,往前面一滚,原煤骨碌碌地滚出老远。这还不够,他又从腰包里抽出长矛,在地上戳来戳去,都是实地。
    严默一拍脑袋,他被误导了。
    他看这个地穴入口熟悉,不是因为他从里面走出来,而是因为他经常站在洞口向外看,看到了它!试想,他如果一直待在洞里面,怎么会觉得洞外的入口看起来那么熟悉?
    位置没有反,他在那个幻觉山洞中向外看,看到了这个地穴入口。
    而他从幻觉山洞中向外走出,这才掉入地下洞穴。
    真正的幻觉山洞在那个让他掉下去的缝隙的后面!
    而从高度和位置来判断,如果他现在是清醒的,那么只有一个地点符合条件,他掉下去的缝隙就是他看到光亮、后被野人们拉出来的那个洞口!
    奇怪,他为什么会有被误导的想法?那些野人并没有主动让他走到这里,是他自己选择了……不,他的想法没错,是有人故意误导了他,那群野人在告诉他事情经过时,有人时不时地就指一下这个地穴入口,他又觉得这入口熟悉,就以为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精神暗示!
    严默露出讽刺的笑,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瞎眼睛,这种类似催眠的精神暗示可是他擅长的医术之一,如今倒被人弄出来对付他。
    那么那对他使用精神暗示的野人为什么非要他进入这个地穴入口,是这里有什么危险,还是……坏了!
    严默迅速往后退,一边大喊:“儿子,出来!有人攻击我就杀了他!”这时他也顾不得不能用太多血肉喂养巫运之果这个禁忌。
    原本只是黑暗毫无危险的洞内突然伸出数条带着锋利爪尖的长胳膊。
    “吼!”
    严默身后传来一股腥臭的味道。
    一转头就看到两个身高足有四米多的巨人堵住了洞口。
    你娘!他在进入这个地穴入口后看到的就全是幻觉!这个入口洞穴的高度根本不止两米多,两名四米多的巨人在里面也可以跑着玩。
    而原本他以为安全的拐弯道口也出现了数名蜥蜴人,“不要放过他,杀了他!”
    “吼!”
    蜥蜴人不明白这少年是怎么识破他们联手布下的精神幻觉,他脸上的刺青标记明明才只有四级!
    就连那个七级高阶神血战士都无法逃脱他们的幻觉,这名四级战士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本身也是精神力控制者?
    蜥蜴人这点倒猜对了,万能翻译机的严默可不就是另一种意义的精神力控制者?
    严默之前已经被骗过一次,且那时他刚使用过骨鼠,精神有一定空袭才会被钻了空子。这时他意志坚定,再加上他身体中融合了返魂树分枝,对有迷魂效用的药物和物品等本身就有一定抵抗力,一旦他有提防,蜥蜴人想要再迷惑他就不再那么容易。
    严默不放心,洒出木针攻击的同时,又从腰包里掏出自治清凉油往太阳穴和鼻下一抹,冰凉刺激的味道一嗅入鼻中,脑中更加清醒。
    洞中景色改变,眼前看到的才是真实!
    精神幻觉就是这样,一旦你发现破绽,坚决怀疑眼前一切,幻觉便无法支持。
    巫运之果被困多日,之前刚刚开了荤,可因为不能主动攻击,只能看着外面的血肉流口水,如今寄宿主同意它大开杀戒,它高兴坏了。
    巨人也好,蜥蜴人也好,那对它来说就是用来补充营养的血肉!
    蜥蜴人还想用精神幻觉来迷惑严默,可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布置,精神力控制可不是你想了就能做到,首先环境就要安静安全不能受一丁点影响。
    他们先没在意,心想不能用幻觉迷惑他、趁其不备杀死他,他们这么多人,又都是五级战士,加上两名力大无穷的巨人,杀死一个小小少年还不容易?
    可是!
    这名少年看着好欺负,凶残性却丝毫不输给那高阶神血战士!
    就见少年腹中突然伸出粗粗的枝蔓,就好像他们的胳膊一样可以伸出老远、攻击自如。
    就算少年转过身去对付巨人,那枝蔓还能拐弯到他身后来攻击他们!
    这些蜥蜴人并没有认出这就是他们在寻找的巫运之果,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巫运之果会寄生在一个人类身上。跟他们提到巫运之果的祭司也没告诉他们巫运之果长啥样,更没有说巫运之果能无视所有攻击、吸食活物血肉。
    “小心他身体中的怪物!”一名蜥蜴人大喊。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到底是不是人类?”另一名蜥蜴人也在怒吼。
    “他是神血战士!这可能是他的能力!”
    “咔啊!为什么这片蛮荒之地会有这么厉害的神血战士?竟然还有一名七级的高阶神血!这怎么可能?”他们这次被派出来的最高的才六阶!他们原以为两名六阶就已很夸张,加上其他五级战士,横扫蛮荒之地都完全不成问题,可谁想到……
    之前这少年和那高阶神血战士混在一起,他们就不好下手。也不知怎么回事,虽然那两人都陷在幻觉里,还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两名六级神血战士布下的精神幻觉,可就是没人能靠近那名高阶战士,除了那少年。
    他们一开始冒充那少年去接近高阶战士想要杀了他,结果被识破,差点让那高阶战士闯出幻境。
    无奈下,他们就又加强精神控制,试图让这两人把对方看成仇敌,可那高阶战士并没有上当,只那少年对高阶战士产生了恨意,并对他动手。
    可那高阶战士因为之前的刺杀已经有所提防,虽然那少年每次都能得手,但总不能真正杀死那高阶战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