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流放 作者:易人北(九)

字体:[ ]

 
    第501章 发飙的严默一
    
    下城城卫所。
    里面的头领听说有无角人跑来要人,当场大笑出声,“哪来的大胆无角人,走,出去看看。”
    该头领出来后,头一眼先看到衣饰华美气势逼人的严默和原战,愣了愣,刚要出口的呵斥也咽回了肚中,再等看到立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白角族神骨甲战士和高中级神侍,脸上的轻视鄙笑全部收了起来,能做到城卫所头领位置的人,只要不是关系户,都不是没眼力见的蠢货。
    “诸位,来我城卫所有什么事吗?”该头领决定先礼后兵,他没有选择和两名无角人对话,而是看向白角族战士中貌似领头的那一位。
    那位战士没做任何回复,苏门虽然命令他们来帮忙救人,但他们并不是心甘情愿,来的人都抱着不到必要不动手的意思,更不会插口多事。
    严默也没指望这些白角族,更不希望该头领找错人谈话,“听说你们派人抓了三个无角人,都在你们这里?”
    这时经过城卫所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胆小的人看这阵势全部加快了脚步,胆大的例如游勇一类的人则停下脚步想看个究竟。
    严默一回到下城神庙,消息就已被传出,路上盯梢他们的人不少,自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人汇报了上去。
    该头领转而看向严默,心中奇怪那些白角族最高级别的战士神侍和严默等无角人的关系,但看那些白角族似乎并无代替出头的意思,他的紧张也去除不少,虽然严默和原战衣饰和气势都很不凡,但城卫所的人就算对普通有角族都趾高气扬惯了,更何况对于低有角人一等的无角人。
    闻言,该头领嗤笑,“你是谁家的奴隶,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抓的无角人多了,谁知道你说的是……啊——!”
    原战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该头领给扇飞了出去。
    围观者傻眼!谁也没想到无角人竟然会先动手,还是这么不留情面地直接打了城卫所头领。
    人群骚动,害怕事情牵连到自己身上的人,尤其是无角人全都远远避开。
    城卫所门口的士兵们一愣之后全部紧张起来,副手大怒:“你们干什么?竟然敢在城卫所动手,把他们抓起来!”
    严默不耐烦,“阿战,外面交给我,你进去里面找人。”救人如救火,他没时间跟这些人慢慢磨。
    原战身影一闪,消失。
    九风飞起,小翅膀一扇就是一阵大风。
    城卫所的人也没有硬站着挨打,在副手和各小头领安排下,迅速排阵举起武器开始攻击严默和九风,同时还有人逼问他们的身份。
    严默护住自己和九风,两手轻轻一扬,“九风。”
    九风懂得,适时地吹出一口小风。
    “咕咚!咕咚!”第一个城卫所士兵掉下,接着就接二连三地听到倒地声。
    不一会儿,所有接到命令冲到门口的有角士兵全部倒下。
    围观众人、白角战士和神侍们骇然,互相对视。
    严默看门口已经没有敌人,立刻迈出脚步向城卫所里面走去。
    里面还有不少人醒着,可是严默和九风配合默契,室内刮起了一阵怪风,那风不但会对着人吹,还会拐弯,凡是感受到这股怪风的人,无一例外全部倒下。
    严默和九风一直找到地牢,在那里碰见原战。
    地牢里的味道很难闻,一股说不出的怪味直往人鼻孔里钻。
    严默嗅了嗅,脸色有点发暗。
    原战对严默摇摇头,“城卫所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包括地牢里都没有祈鸿志三人。无角人小孩倒是不少。”
    严默已经看到。
    那些无角人小孩被分别关在几间囚牢内,一个个互相抱成一团,这些小孩看到严默和原战进来也不知道求救,反而看到大人就害怕得瑟瑟发抖。
    有几个小孩甚至吓得大叫:“不要吃我!我父亲会来赎我的!吃他吃他!他肉多!”
    严默和原战诧异,后想起当初那位向导跟他们说的话,脸色都变了。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他们现在虽然没有看到某有角人吃无角小孩,但看这些孩子的惊恐就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甚至那些关押他们的有角人很可能就用这种事恐吓他们为乐。
    被推出的几个小孩或嚎啕大哭,或哭着往人群里面挤想要躲藏起来,还有的直接吓尿了。只一个大约十岁出头的孩子紧紧握着双拳,用仇恨的目光紧紧盯着严默和原战。
    这些被关押的小孩不少都已经超过十岁,明显不符合魔童外表条件,可城卫所的人大概想多从无角人身上压榨一点钱财,一开始还只是抓三到五岁之间的,到后来就慢慢变成六七岁以下、十岁以下,到现在只要没成年的,他们看到就会抓回来。
    而无角人们想要自己的孩子回去,就只能拿大量骨币来赎回。
    比起无角小孩,牢房中的有角人则兴奋多了,他们大声叫喊着让两人放他们出去,或是威胁或是许诺给他们骨币等。一些被关的无角成年人则麻木地瘫坐在囚牢里,有些囚犯都不知是死是活。
    严默懒得管这些大人,他也分不清这些人是好是坏,但那些孩子既然看到了,他就不能不管。
    “你把那些孩子弄出来,我去找人问。”
    原战没有二话,走过去就一掌劈开关押无角人小孩的牢门。
    严默转身外出,走到城卫所门口抓起那个昏迷的头领,啪啪两耳光把人打醒,不等对方怒骂吼叫,就往对方嘴里塞了一枚药丸,再往对方喉咙处一抹。
    该头领不由自主把那枚药丸吞下。
    “早上被你们抓来的三名无角人在哪里?”严默双眼冰冷。有角人既然敢动手抓人,他也不指望能和平解决此事。
    “你们是谁?你们给我吃了什么?”该头领想要吐出那枚药丸。
    “啪啪!”严默又是两个耳光甩出。
    那头领神色忽然恍惚起来,严默再次问他,声音中已经带了魅惑的魂力:“那三个无角人在哪里?”
    “我不……唔……城主府……城主府来人把他们都带走了……”
    严默得到答案,一把扔下那头领。
    随后原战带着一群无角人孩子出来,有远远围观的无角人发出哭叫声,可很快就被堵住嘴。
    原战轻轻一推最大的一名孩子,“去吧,回家去。”
    那孩子回头,满脸惊恐和不安,他还不敢逃。
    严默皱眉,放开声音,喝问:“有没有这些孩子的家人,过来把他们领走!”
    有人冲出几步又被人拉住。
    严默气笑,这些无角人真的是奴性深植,七千多年的调教、恐慑和洗脑,他们早就没有了平等这样的意识,有这种反抗意识的人也不可能生活在有角人的城镇里。
    今后,如没有大的天灾人祸,不逼到这些无角人完全活不下去,他们恐怕永远也不会主动去反抗有角人,哪怕有角人天天欺压他们、甚至以他们的孩子为食!
    孩子群中突然冲出一个小孩,那小孩冲到被严默丢开的首领头边,伸手就往他脸上抓,张嘴就往他脸上咬。
    严默回头,发现这小孩就是之前唯一用仇恨目光看他们的男孩。
    那有角头领被小孩抓挠、啃咬得血肉模糊,眼珠子都被那小孩抠出一颗。可他身体吸入迷药、又被严默用药物控制了大脑,一身武力不能使出分毫,竟只能躺在那里任小孩报复。
    人群发出惊呼声,似乎在惊讶那孩子的残忍和暴力。
    可那小孩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解恨,看地上有骨刀,抓起骨刀,疯了一样用力向那头领身上劈砍。
    原战和严默都没有阻止那小孩。
    其他小孩看他那疯狂劲,几个心中有鬼的,尖叫着就往外逃。
    小孩本来注意力都在这头领身上,听到尖叫声,猛地抬起头,竟是拖着骨刀就要去追砍那几个无角小孩。
    原战拉住了他,小孩砍有角人头领也就算了,砍无角人小孩就过了。
    小孩拼命挣扎,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
    “啪!”严默一个耳光让小孩安静下来。
    小孩凶狠且仇视地瞪向严默。
    “说,为什么杀他?为什么要杀你的伙伴?”
    “他们不是我的伙伴!”小孩先是发出低吼,后发泄一样的大叫,再次举起骨刀去砍那名头领。
    围观者有人想要过来阻止那孩子,可慑于严默和原战,无一人敢随便动弹。
    那个最大的小孩本来已经逃出几步又停住脚步,对严默和原战快速但结巴地说道:“这、这位大人喜欢吃小孩,尤其喜欢吃女孩,他他他让大家自己选,大定的妹妹上上上次被被被大家推出来,大定咬、咬了大人一口,这位大人就当着大家的面……把把大定的妹妹……”
    小孩说不下去了,眼泪流了满脸,他们亲眼看到了大定的妹妹被活生生吃掉的全部经过,自那以后,所有小孩都变得乖巧无比,没人敢再试着偷跑,更没人敢随便哭闹。每次有角大人来选小孩,大家都会“主动”推选出一到两个,大定是推选最积极的一个,其他小孩害怕他,每次也都推选他,可有角大人不知为什么每次都没有选大定,反而会选大定推选的人。
    小孩说的话,周围围观的人不少人听到了,有角人还或皱眉、或撇嘴,可无角人竟跟麻木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严默一直在注意观察那些无角人,渐渐的,他的眼中被失望布满。
    “都走吧。”严默对那些小孩说。
    一些小孩跑了,可有些年龄偏小的仍旧呆立在原地,或哭泣或不知所措。
    “你们过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给我这些孩子都送回去!”严默心中莫名生起一股怒火,一指跟来的一名白角神侍道。
    那神侍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又闭嘴,默默地示意同伴中出来两人带这些小孩去下城神庙安置。
    围观的无角人中有些人终于动了,他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跟着两名白角神侍和他们带着的孩子。
    严默几乎可以想象,等这些小孩被送到神庙,仲神侍出面让人把这些孩子领回去,那些无角人最后感谢的也是仲神侍和有角人的神庙。
    第一次,严默感到了无力。对一群根本不想自救的人,你就算再努力、再刺激他们,也只不过是做无用功。而且,他们还会反过来怪你破坏了他们的“美好安稳”生活,你对有角人的任何反抗在他们眼里都是“不好好过日子、不听话”的罪证。
    不是说这些无角人不想过好日子,他们也想,但一旦有人触犯了他们主人的利益,他们的主人开始惩罚他们了,他们便会和主人一起去对抗“敌人”,哪怕敌人的根本作为是为了他们好。
    很可怕的思想控制,哪怕他们身上连奴隶骨也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