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幽[重生] 作者:季惟苏

字体:[ ]

 
文案
 
原书名《有你我不做神仙》
 
原以为自己会死在九九重劫之下的陈曦又一次获得活下去的机遇,换来的是原主留下的三个愿望。
第一:再不要被人渣欺骗,让他的敌人血债血偿。
第二:让无原则爱护他的父皇不像前世那般因他成为一个昏君英年早逝。
第三:让那些被他错误的选择而牵连的朋友们都能幸福。
陈曦:“……”
愿望这么多,还让劳资背这么多黑锅,太子你这么坑爹,你爹造吗?!
——不论如何,陈曦还是得到了再次活下去的机会。
然后,他遇上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蛇精病。
“小王爷,你吃药了吗?”
“正在吃。”
“正在吃?你正在脱劳资衣服!滚粗——”
 
阅读指南
文主受,1V1,双洁,HE。主角陈曦,CP苏泽。
属性:蛇精病小王爷腹黑攻VS皇太子美人帝王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曦,苏泽 ┃ 配角:人物太多,省略…… ┃ 其它:皇太子,王爷,谋权,复仇
==================
 
  ☆、第001章
 
  大庆朝皇宫,东宫寝殿。
  明黄色便服的俊美青年面色阴寒的凝视着寝殿外跪着的少年,“你说,是瑾轩失足落水,你想拉没拉住?”
  少年跪在殿外,穿着单薄的衣衫,冷风袭来,身子抖了抖,“父皇,都是儿臣的错,儿臣不该带三弟出去,请父皇责罚。”
  “既然你自知有错,那就跪着,什么时候瑾轩醒了,你就可以起来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没有丝毫惊讶。
  当今对太子殿下当真是毫无底线的维护,那么多人为二殿下作证是太子殿下自己失足落水,也不能打消当今的怒火。
  在场不少人投向殿外跪着瑟瑟发抖的二殿下的眼神带上了怜悯。
  但宫里待久了的老人却一点都不怜悯二皇子,尤其是东宫伺候的宫人们。
  那些新进宫的新人们不清楚,他们这些在太子殿下身边近身伺候的还不清楚吗?
  自沈皇后被那几个狠毒的女人暗害故去之后,太子殿下就成了那些女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毕竟有太子殿下在一日,以当今对太子殿下无底线的维护,当今绝对不会废太子而选择其他人来做储君,哪怕那些皇子比殿下更合适做储君。
  正因如此,那些有子嗣的宫妃,谁不想弄死太子殿下让自己的儿子取而代之?
  前不久宫中夜宴,当今遇刺,是太子殿下奋不顾身以身挡剑,才让当今保住了性命,所幸那剑上没有淬毒,太子殿下也没有伤到致命的地方,才保住小命。
  离太子殿下为当今挡剑清醒过来还不足半个月,二殿下就挑唆单纯的太子殿下出来逛御花园。
  如今虽不是寒冬腊月,但如今初春正是最容易受寒的时候,太子殿下重伤未愈,就被二殿下怂恿出了东宫,又那么‘巧合’的失足落水,偏偏近侧有些远远路过的人‘看见’太子殿下失足落水,就成了证人。
  怎么就那么巧太子殿下落水的时候被他们路过看见了呢?
  二殿下的生母可是淑妃娘娘张氏,如今后位空悬,除了贵妃娘娘卢氏,那身份最高的可就是淑妃了。
  也就是说,太子殿下若真的因此去了,二殿下可是有可能成为太子的。
  明显,当今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那么一番话,简直给二殿下判了死刑。
  这么冷的天气,二殿下本就是为了施展苦肉计想博得当今的怜惜,才穿的那么轻薄。
  现在被当今这么冷酷的下了金口跪在寝殿外受罚,丢脸还是另一说,若跪的时间长了,怕是那双腿就废了。
  陈曦只觉得身体像被汽车碾压过一样,痛得他想死。
  “瑾轩,朕不允许你出事,听到没有?”
  一个夹杂着痛苦的低沉男音好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他找不到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将那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
  其实陈曦觉得自己挺悲剧的,身为华国陈氏财团的话事人,却被自己亲爹联合私生子弟弟给弄死了,还变成鬼亲眼看着渣爹带着两个私生子弟弟进了陈家祖宅,气死他亲生母亲,将整个陈氏财团分崩离析。
  后来他胎穿到修仙界,成为修仙界第一仙宗宗主的嫡长子,年仅百岁就修炼到渡劫期,都要飞升成仙了,却在临门一脚被九九重劫给劈死了,然后他看见了那个人——大庆朝最大的悲剧人物,皇太子陈曦。
  虽然是同名同姓,却是真真切切的两个人。
  但有一点,他们十分相似,他两世为人都是天之骄子,都不得好死。
  太子陈曦,他也是天之骄子,集万千宠爱一身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对他心怀恶意的诅咒,下场跟他一样不得好死。
  陈曦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却在得到太子陈曦的记忆之后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最惨的,还有人比自己更惨,比如太子陈曦。
  堂堂皇太子,竟然被扳弯了,扳弯就算了,还是下面那个,下面那个也算了,对方还是欺骗他的,还欺骗到他害死生父,害死所有帮助他的人之后,他才彻彻底底醒悟放下那个人。
  然而那个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个性子绵软,单纯善良的太子陈曦直到死,他都没有想过要复仇,他只是不甘心,强烈的不甘心,让他得到了重生的机会,但这位太子却将活下去的机会给了他。
  一开始他不懂,但接收了太子陈曦所有的记忆之后,他明白了。
  这个太子不过是又想当鸵鸟罢了。
  他不敢面对那些被他害得死无全尸的亲友们。
  不敢面对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敌人。
  陈曦对这位皇太子,只有同情。
  身在皇家却以为自己身在天堂,他敢说历数过往的皇太子,没有比他更单蠢的皇太子了。
  陈曦的知觉渐渐恢复,一道刺眼的光划破他眼前的黑暗,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殿下醒了,太子殿下醒了,李嬷嬷!李嬷嬷!!太子殿下醒了!!”
  女子惊喜的尖叫声混合着仓促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陈曦蹙眉,真吵!
  陈曦试图起身,才稍稍动了一下,就牵动心口的伤,痛得他脸色一白,身上刚提起的力气瞬间消失,整个人几乎是瘫在床上无法动弹。
  这种自己的身体都无法cao控的感觉,他很多年都没有感受过了。
  上一回还是胎穿到修仙界成了一个婴儿……
  没多久,一群人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陈曦看着一个三十几岁左右的女子领着一群宫人太监进来,见陈曦真的醒了,眼中立刻流露出惊喜,扭头就开始吩咐道,“云公公快去御书房将太子殿下已醒之事告诉皇上。快!”
  陈曦很快就从接收的记忆里调出这个女子的身份——太子名义上的奶嬷嬷,李氏。
  李嬷嬷当初是皇后身边的掌事宫女,是皇后沈氏最信任的陪嫁丫鬟,在临终前,李嬷嬷被皇后强硬的塞到了陈曦身边,为的就是担心她不在之后,年幼的陈曦会被人养歪。
  换了那个太子殿下,自然是不会明白李嬷嬷的苦心,还会像前世那样在那些‘好兄弟’挑拨离间之下,将忠心耿耿李嬷嬷当成居心叵测挑拨兄弟感情的刁奴给赶出东宫,最后下场凄凉。
  想到那位太子殿下留给他的三个心愿,陈曦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第一个愿望是再也不要被靖宁侯世子欺骗而丢了皇太子的尊严,并让他的敌人血债血偿。
  这个简单,他两世为人最拿手的就是让人生不如死了。
  第二个愿望,让无原则爱护他的父皇不像前世因他成为一个昏君英年早逝。
  这个也简单,因为他不是那个蠢太子陈曦。前世当今之所以会为了陈曦变成一个昏君,也是因为陈曦太单纯,而当今又太无原则的帮陈曦做任何事情,这样在单纯的陈曦被有心人蒙蔽的时候,当今自然而然就被带领着往昏君的大道上一路狂奔了。
  老实说陈曦还挺觉得奇怪的,当今身为皇帝居然那么儿控,连皇位都给控没了,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吧?
  第一个愿望和第二个愿望都简单,他不是那个蠢太子,既不会被欺骗也不会被蒙蔽,那自然就不会丢掉皇太子的尊严也不会让当今变成一个昏君。
  可是第三个愿望,让那些被蠢太子错误的选择而牵连的亲友们都能幸福,那就真是让陈曦头疼了。
  幸福这两个字的定义太广泛了,而且前世被蠢太子牵连的亲友那么多,每个人都要幸福,他还真是脑门疼的厉害。
  他有心不去管,但陈曦放弃重生的机会,而让他活下去,他就欠了蠢太子很大的因果。
  若他不尽心,虽然没有再修仙不会受到天道惩罚,可也会霉运不断。
  怎么天劫就没一下子把他给劈死呢?不是都说在九九重劫下,任何人都会魂飞魄散吗?怎么到他这儿就变了呢?
  靠在软枕上,一群人在身边伺候,陈曦原本不能动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李嬷嬷,我昏迷了多久?”
  “快小半月了,”李嬷嬷给陈曦掖好了被角,才道,“殿下,请恕奴婢多嘴,殿下也太不小心了,本就重伤未愈,怎么还听了二殿下的挑唆去逛御花园?现在刚开春,护城河都还没解冻呢,这回是上天保佑,才让殿下没能被鬼差给勾了魂去,再有下次,殿下就不一定有这次的好运保住性命了。不是奴婢多嘴,阖宫里,除了长公主与三公主,也就皇上和我们东宫里的人真心对待殿下了,殿下身份贵重,若有什么闪失,殿下让奴婢如何对故去的先皇后交代?”
  “好了,李嬷嬷,我知道了,往后我会注意的。”陈曦温声打断了李嬷嬷的忠心劝诫。
  李嬷嬷消音了,错愕的看着陈曦,然后红了眼眶,“殿下可是被二殿下推下去的?”否则今儿怎么这么反常不为二殿下辩解?
  “那倒是没有。”只不过偷偷拿小石子打他的腿,让他跌倒,刚好跌到湖里罢了。
  见陈曦脸色苍白,李嬷嬷原本要说的话,又咽了下去,叹道,“奴婢知道殿下不爱听奴婢说这些,但奴婢都是为了殿下好,殿下可千万记得,这阖宫里,你要看清楚谁能真正信任。”
  陈曦紧紧闭嘴,不搭腔,合上眼休息,装出一副很累的样子。
  李嬷嬷见状果然闭嘴了。
 
  ☆、第002章
 
  “瑾轩,瑾轩!”陈曦听到比先前更混乱的脚步声,夹杂着男人着急的声音。
  陈曦睁开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道修长的人影越过明黄色的帷幕,疾步来到榻前。
  “父皇……”陈曦发现自己越来越困,连说话的声音都软绵绵的。
  当今周身萦绕了小半个月的低气压在看见宝贝儿子清醒之后瞬间消散,整个人的气息都柔和下来,坐在榻边,伸手为陈曦整理鬓角的发丝,悬了小半月的心也放回了心底,“瑾轩,感觉身体如何?可有不适?”
  面对当今的嘘寒问暖,陈曦莫名觉得眼眶发热,半响后开口,才发觉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哽咽了,“儿臣没事,累父皇担忧了。”
  陈曦心里恶寒的同时也开始思考,难不成是因为那个蠢太子遗留下来的毛病?
  当今揉了揉陈曦的头,慈爱的笑道,“还不是你总不省心,从前朕只想留着你那份皇家找不到的纯善,但经过此次的事后,朕才发现皇家真正纯善的人是活不下去的,是朕想岔了,差点害了朕的瑾轩。”
  陈曦本来还在想怎么不动声色的改变才能不让当今起疑,听了这话之后,顿时有了主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