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钦差大人+番外 作者:江湖太妖生

字体:[ ]

 
文案:
重涛是一名刑警,在追缉罪犯的时候被杀,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了
穿成一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落魄秀才
然后遇到前来调查山匪一案的钦差大人
这名钦差大人长得好看,武功高强,但是就有一点儿不太好
喜欢装逼
每次看钦差大人装逼,他都忍不住想去打他
好吧,反正打不过,腹诽一下也可以
什么?腹诽也要扣工资?
还能不能让人活了!!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悬疑推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重之澜【重涛】,恒昱祺 ┃ 配角: ┃ 其它:全民BL,江湖太妖生
==================
 
    第一卷:平阳县案
  第1章 钦差大人
  
  “简直荒唐!”大耀年轻的帝王在朝堂之上雷霆震怒。
  “一个小小的平阳县,闹了山匪,居然在半年之内折损了朕三名县令!如今朕让你们想办法,什么易守难攻放火烧山都出来了!难不成那边是荒山,没有朕的子民在吗?若是烧山便能解决匪患,朕还要你们这些做什么?遇到匪患就去烧好了!只要会放火烧山就好了!”
  “皇上息怒!”一众大臣连忙跪下,表情惶恐。
  “息怒息怒,想让朕息怒,你们倒是拿出个办法来!”恒昱峥一摔袖子,把龙案之上的奏章都甩了下去,“明日若再不给朕个说法,那么朕就挨个让你们亲自去剿匪!都给朕退下!”
  那些大臣急忙跪送皇上离开,然后捡起地上的奏章,摇头叹气。
  吏部侍郎谭勇俊苦笑着道:“这可怎么办?你们兵部发兵就好了,说什么火烧,这,这……”
  兵部侍郎萧亮不干了,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发兵?你当兵就这么好发?平阳县本来就没有屯兵,发兵那不是钱啊?再说了,你重新推荐个人过去不就好了?一个县令而已!”
  “哎哎,我听说那边匪患十分严重啊,去年那任县令不是说自己剿匪不力,直接告老还乡了吗?第二任还没到地方就被人杀了,第三任还是从其他地方调动过去的,据说曾经剿匪有功,去了没一个月就急症暴毙而亡。这种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谁还敢去啊?”
  “问题不去不行啊,你没听皇上说,如果明天不给出个章程,就让我们都去剿匪……那,那我可不去,我哪里懂什么剿匪啊!”
  大臣们抱怨着走远了,一个个脸上充满哀怨的神色。
  恒昱峥气的在御花园里发脾气,“这可都是朕的肱骨之臣,遇到事儿就缩的跟什么一样。推荐一个不行,再推荐一个还是不行,难不成那个小小的平阳县还能反了天去?”
  “皇上息怒……”年轻的帝师,内阁大学士兼太傅元清潭安抚道:“若不查清那些县令出事的原委,怕是谁过去都有问题。您看,除了第一任,第二任在接近平阳县的时候被山匪所杀,按说山匪很少会去杀毫无利益相关的官员,臣以为……怕是因为走漏了风声,导致山匪得知这位官员的能力,所以不得不在上任之前就将其杀害。第三任说是急症暴毙,居臣所知,那可是大耀第一年您亲自点的榜眼,而且在去平阳县上任之前,在之前的沛云县做的有声有色,当地人人称赞,而且也是因为剿匪的功臣,为什么他去了一个月就急症了呢?”
  恒昱峥看着帝师,问道:“元爱卿的意思是……有人针对朝廷?”
  元清潭摇头笑道:“是不是针对朝廷臣并不知晓,但是他们却是针对朝廷派过去的官员的。为什么之前一直无事,却突然爆出有山匪了呢?臣以为,如果皇上您在让吏部调人过去的话,恐怕下场仍旧会……”他的声音沉了沉,“当然,这也只是臣的猜测而已……有的事,只能往坏处想,往好处做才行。”
  恒昱峥冷静下来,他瞬间就明白了元清潭的意思,匪患或许是假的,但是确实是有人在做一些不想让朝廷知道的事儿,但是又无法保证可以让上任的朝廷命官为他利用,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人杀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很有可能,他们在朝中也有眼线。
  其实这倒是很正常,朝堂之大,任谁也做不到铁桶般牢固,但是这未免也太嚣张了。
  “简直岂有此理!”恒昱峥脸色阴沉道:“爱卿可有什么办法?”
  “办法是有,但是却怕皇上您不应允。”元清潭露出一抹笑容。
  元清潭自幼聪慧,十三岁便中举,后被人举荐做当时还是太子的恒昱峥伴读,然后被先皇封了少傅之称。
  恒昱峥与他相识相熟已有十四年,如今看见元清潭的笑容便知道他心里已有人选了。
  “说来朕听听。”恒昱峥很感兴趣。
  “大运三十六年一次科考,曾有一人中了举,而后却不了了之了……皇上可还有印象?”元清潭问道。
  恒昱峥一愣,沉吟片刻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对啊,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他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皇上如果同意了,那就好办了……但是就怕太后那边……”元清潭有些疑虑。
  “无妨。”恒昱峥挥了挥袖子,“太后那边自有朕来去说,诶……我记得今天那小子就在宫中,走走走,随朕去找他。”
  逍遥王恒昱祺给母后请完安出来,远远儿的就看见他皇兄向这边走来,身后还带着那个满肚子馊主意的元清潭。
  一股子危机感油然而生,恒昱祺决定当没看见,扭头就要走。
  “阿福,阿福!”发现弟弟要溜,恒昱峥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提高声音喊了两声。
  恒昱祺涨红了脸,转身怒视耀帝,忍气吞声的行了个礼,“不知道皇兄这个时候来母后这里做什么?”
  “朕知道你来,想你了,来看看。”恒昱峥笑眯眯的看着他弟弟,悠悠道:“阿福啊……”
  “皇兄!”恒昱祺快被气死了,“不要叫我阿福!”他明明是个风流倜傥天下无双帅气逼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大耀国逍遥王,却总是被人喊阿福,这被人听去,岂不是要被笑死了!
  “叫阿福亲切嘛……好好好,不喊就不喊。”恒昱峥仍旧笑眯眯的,却跟元清潭成包围之势,俩人正好挡住两头,让恒昱祺走都没法走。
  恒昱祺只觉得脖颈子发冷,他叹气道:“皇兄来这里做什么?给母后请安?正好,母后还未歇息,刚炖了玉菌珍珠汤,皇兄去了正好能讨一碗喝。”
  “朕一会儿就去给母后请安,哎呀,这不是多日不见你,想你了么?想一想这皇宫里,只有你与朕是一奶同胞,兄弟二人最是亲密,知道你今天来给母后请安,朕这就连忙赶过来看看你。”恒昱峥说着,伸手就要去挽逍遥王的袖子。
  恒昱祺连忙后退道:“皇兄皇兄,哎呀呀,你现在也见到我了,其实也就是这样嘛。既然皇兄已经见到我了,就放我走吧,臣弟家中还有事儿呢。”
  “你家中能有什么事儿?二十四五的人了,内院连个妃子都没有,成天吊儿郎当的,皇兄我看着都心痛!”恒昱峥板起脸来,硬是拖住他弟弟的手,“走走走,去皇兄那里,皇兄找你有事相商。”
  恒昱祺不情不愿的被拖到御书房,听过恒昱峥的话,连忙摆手拒绝。
  恒昱峥威逼利诱,恒昱祺撒泼打滚。
  最后恒昱峥也没脾气了,只能道:“若是你替朕办好了这件事儿,朕以后再也不逼迫你成亲这件事儿了,不但不逼迫你,还在母后那里替你说话。让你这个逍遥王做的更加逍遥,如何?”
  恒昱祺仍旧闷闷不乐。
  元清潭笑道:“无忌这是闲散惯了,但是再怎么闲散,你也是皇上的胞弟,有人欺负皇上,你还能坐视不理吗?再说了,放眼看去除了皇上,你们兄弟几人,也只有无忌你能担此大任了。”
  “少给我灌迷魂汤!”恒昱祺嘟囔道:“当初忽悠我说如果我武功好就让我出去做大侠,又忽悠我说什么德艺双馨。真当本王是傻的吗?本王就是不愿意与你一般见识!”
  “是是是。”元清潭呵呵一笑,“逍遥王文韬武略无一不精通,如今正是皇上用人之际,还请逍遥王助皇上一臂之力。”
  若是其他人,恒昱峥和元清潭压根不会这么哄着,干不干一句话,赶鸭子上架谁不会啊?但是恒昱祺跟其他人不一样。
  先不说他跟恒昱峥一奶同胞这件事儿,因为从小恒昱祺就用极大的信念表达出他对皇位压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上课打盹,招猫逗狗,五岁的时候大病了一场,又被一名高人带出宫去教养了十多年,冷不丁的还让他化名考了个举人。若不是太后太想孩子了,估计他压根都没想回来过。
  恒昱峥一上位就给自己亲弟弟封了个逍遥王,同时逍遥王也把自己手中所有权利都交给了恒昱峥,坚持做那种没钱就找哥哥要的纨绔老弟。
  但是就算是这样,恒昱祺本身的能力也不会被埋没,当初恒昱峥上位,皇位不稳,还是恒昱祺与其尊师四处游说,出谋划策,最终稳定了皇位,所以逍遥王功不可没。
  功不可没的逍遥王正在闹小脾气,总觉得自己哥哥跟他的那个形影不离的年轻太傅想要算计自己。
  “真的真的,朕金口玉言,说什么是什么。不过这次是有些危险,但是凭弟弟你的聪明才智和你家养的那些侍卫影卫来说,应该也不算什么……吧?”恒昱峥哄劝道。
  恒昱祺大惊,怒道:“果然你这是又看上我家侍卫影卫了,说,你看上谁了?我把他给你还不行吗?”
  最后恒昱峥被气得哭笑不得,把自己老弟按在书桌上狂捶了一顿,逼得他不得不答应。
  “从今天起,你就是朕的钦差大臣,唐无忌了。”恒昱峥得逞的笑道:“朕,看好你哟。”
  
  第2章 变成了个小秀才
  
  唐是恒昱祺师傅的姓,无忌是他的字,当初他就顶着这个名字跑去参加科考,顺利的一路往下,到最后一关的时候谁知自己老爹心血来潮要来看看这些国家未来栋梁之才考试勤奋的样子,结果一眼瞅见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儿子,差点气死。
  恒昱祺倒是中了举,但是因为老爹的关系排名在最后面,然后直接被老爹喊去宫里面圣了。
  在宫里被皇帝老爹训了一顿不知所谓成何体统之后,便强行结束他十多年的自由之身,养在宫里开始学各种皇子应该知道的礼仪,差点把他憋疯了。
  满脸不情愿的恒昱祺一踏进自己的王府,瞬间雨过天晴春暖花开。
  “来人来人,快给本王收拾一下东西,本王要出远门!”
  侍卫唐一对自家主子这种变脸的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他跟在恒昱祺身后问道:“王爷,这次您要带着几个人?”
  恒昱祺掰掰手指头,算道:“明面上怎么也得有俩,你不行,你总是露脸,别人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人了。嗯,带小八小九跟着我,你再点十个人藏在暗处。哎呀,虽然这次是正大光明的出门,但是好歹也是给我皇兄办事,总不能不上心。”
  他回到自己的书房,从怀中摸出一枚镶金玉佩,翻来覆去的看,边看边笑,“瞅瞅,堪比尚方宝剑啊,看来皇兄这次是真的气坏了。”笑完了,恒昱祺渐渐地沉下脸色。
  平阳县那个地方,看来是真的需要整顿了。
  重涛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堆杂草中,茫然的看着自己头顶上的天空和郁郁葱葱的枝叶。
  他记得自己确实是死了,当了七年刑警,卧底五年,大获全胜的时候突然被匪首一枪击中前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