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驭蛊 作者:浅洛洳雪

字体:[ ]

 
    文案
    兄弟阋墙,继母相逼,十年美梦,一夕化为泡影。方池墨本以为再无转圜余地,然而血脉传承,诡秘蛊术在手,却令他得以力挽狂澜,睥睨天下。
    今君弃吾如敝履,来日,定叫尔等高攀不起!
 
    ◆主受,1V1
    防雷必看
    ◆主角苏苏苏,金手指粗壮。不虐受,阿洛是亲妈。
    ◇蛊术是结合作者认知中的蛊术自己设定的,与传统蛊术有区别。
    【考据党】【误入】,不能接受【设定】的亲莫要【误入】!!
    ◆本文主受,1V1
    ◆认真你就输了,请默念这是小说。恰当意见可以接受,望读者小天使们温柔以待。
 
    内容标签: 强强 宅斗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池墨 ┃ 配角:凤临澜 ┃ 其它:
 
    第1章 重伤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已经到了可以入梦的时辰。方府西边的偏院里,依旧是一副灯火通明的景象。
    家仆许海行色匆匆的出了院落,脚下的速度极快,隐约能让人察觉到灵力波动。
    “大夫请来了吗?”丫鬟问荷看着床·榻上那被血色染红了衣衫的少年,几次想要靠近都又退了下来。
    “许海已经去请了。”一旁的丫鬟灵翠面上同样带着几分急色。
    两人对视一眼,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明显的惊惧。大少爷午时与二少爷一起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甚至是有说有笑。谁知道,他这一回来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身上那看起来可怖的外伤在她们眼中倒是小事,甚至连那鲜红的血色都不能让她们过多注目。此时之所以惊疑不定,甚至是不敢靠近的原因是,她们从大少爷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大少爷的资质在方府的三位少爷之中是最好的,年龄不到十六岁,却已经在前几日突破了灵师。一个灵师怎么会没有任何灵气的波动?
    这时候察觉不到任何灵力波动,他们不得不怀疑,方池墨身体里面是否还有灵力。按理说在受伤时,灵气相对紊乱,应该是最容易让人察觉的时候!
    方池墨躺在床·榻上,他身上的血迹不仅染红了衣襟,就连被褥上都沾染了一些。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这样一个轻微的动作,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唇边不由的泄露出了一丝呻·吟。
    “大少爷,您感觉怎么样?”问荷连忙迎了上去,她却是在距离床·榻还有一个脚的距离时便止住了脚步。
    方池墨的眼眸之中罕见的带上了一丝脆弱,他的唇抿起。那苍白的唇·瓣,因为他的动作染上了血色。
    他这么多年并没有受过伤,却没有哪一次让他如同现在这般无措。丹田之中空空如也,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他尝试着运转灵气,也只是增加了经脉的疼痛感。周围的灵气,没有一丝一毫向他身边聚集的迹象。
    不仅是察觉不到灵气,他身体稍微移动都能感觉到疼痛。除了让手指微微颤动之外,其他动作现在根本无法做到。
    “我……”方池墨开口,想要询问自己的伤势如何。他的声音明显带着几分沙哑,喉间那本就压抑的鲜血,更是顺着他开口从唇边留出了些许。血腥气息,在唇齿间蔓延。
    “大少爷。”灵翠看到他这幅样子,不由的惊呼。
    方池墨闭上了唇,将那即将出口的血液咽了下去。他能感受到此时的身体十分虚弱,怕是和血液流出的太多也有几分关系。将血液咽下去不会改善任何状况,他依旧这般做了。至少,可以让两个丫鬟不必太过惊慌。
    “大少爷,您受了重伤!再坚持一下,大夫马上就到了。”问荷不由的向外眺望。
    方池墨想要点点头,但是这样的动作对他来说的有些困难,他干脆的闭上眼睛,等待大夫到来。
    今日午时,二弟方池延说要带他去好好玩玩,庆祝他突破灵师。方池墨原本并不愿前往,他突破没多久还需要稳固一下自己的境界。在方池延的百般劝说之下,他还是顺了他的意。
    方池延说是方池墨的二弟,事实上两人相差不过几个月。方池墨是方家正正经经的嫡长子,方池延却是父亲方睿与云寒姗母亲在外游历时捡到的弃儿。两人都是良善之人,便将孩子带回家来抚养。
    考虑到方池延身份特殊,唯恐他因为自己的身份太过敏感。方池墨很少拒绝方池延的要求。这次开始有拒绝的想法,最后还是如了方池延的意。
    两人离开方家之后,便去了这安阳城中有名的昌顺酒楼。在酒楼中碰到了李家三少爷,李家与方家本就不睦,两人一言不合便直接动了手。
    李家三少爷如今不过是个九品灵者的修为,虽然只是一级之差,但是一个一品灵师却可以面对三四个九品灵者而不落败。方池墨动手的时候,不觉得会出现任何意外。
    他没想到李家三少爷手上却是有一件爆炎弹,这种一次性的灵器,若是使用威力堪比三品灵师,自然有能力让他重伤。错估了对手的能力,自然要付出代价。那爆炎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爆裂,哪怕他已经是灵师,还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他再恢复意识,便是现在了。爆炎弹威力的确不错,竟然将他伤到如此地步。一个未稳固的一品灵师与三品灵师之间差距有那么大?方池墨刚突破灵师,往日·他却没少看了灵师之间的战斗,他隐约察觉到了有几分不对。
    思绪起伏之间,他再次察觉到了有血液涌到喉间。将血液咽了下去,那血腥的气息让他有些昏沉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
    “大夫请来了。”许海走进房间,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虽说满头白发,看上去精神却是十分不错。
    “莫大夫,快看看大少爷。”问荷连忙开口。对于方家的几个大夫,她还是比较熟悉的。
    莫大夫连忙伸手帮方池墨号脉,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号脉之后便退后一步。他伸手抬了抬方池墨的胳膊,又按了按膝盖。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方池墨面上那额头上因为疼痛渗出来的汗迹。方池墨倒也有的骨气,再怎么疼痛,他也没再发出一丝呻·吟。
    莫大夫向后退了一步,他对上方池墨的视线,良久都没有开口。
    “大夫你……直说无妨。”方池墨话语是有几分有气无力,但是他的视线却是十分坚定。
    “大少爷您应当已经有所察觉,您现在已经不是灵修者了。”莫大夫开口也不免有几分遗憾,这位大少爷天赋是有的,心性也算是不错。原以为他定然是下一任的方家家主。身为嫡长子的他,有这个身份也有这个能力。但是谁料到,居然会出现意外。
    方池墨低垂下眼帘,他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没有半分灵力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觉悟。没有灵师体内会没有灵力,只能说他在战斗之中,出现了不可弥补的损伤。甚至是伤到了经脉丹田。
    莫大夫说出这句话,房间之中显得有些寂静。方池墨不说话,一旁的丫鬟奴才也没有谁敢开口。
    “不仅如此,大少爷日后怕是也无法再修习灵气。”莫大夫虽然知道他口中的话十分残忍,但是这都是方池墨应该知道的。这些事情,就算是想瞒,也根本瞒不住。“您如今经脉寸断,除非有药圣为您开炉炼制‘玉髓丹’续接经脉。否则……”
    否则他方池墨就只能是个不通灵气的废人。在这个武力至尊的世界,若是不修习灵气,哪怕他是方家的嫡长子,也不会有人瞧得起。富贵荣华?那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都是笑话!身份权势?没有了实力又有几人心甘情愿的服从?
    从曾经的天之骄子,变成一个只能依靠家族的废人,甚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哪怕方池墨有再好的修养,他的眼眸也不由的有几分发红。他将手掌握成拳,最是难耐的疼痛,在此时反倒是能让他心下好受一些。
    还有一线生机?药圣炼丹?整个濂国能有几个圣级人物?更何况是极为罕见的药圣!
    方家与其他三个家族为濂国前三位的大家族,但是方家表面上也不过是有五位炼药师。这些炼药师几乎整日闭门不出,钻研炼药之术,又有方家全力的药材供给。如今,等级最高的也不过是九品药君,距离要药王尚有一线,更别说其上的药帝、药圣了。
    所谓的一线生机,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奢望而已。真正知道如今形式的人,都清楚,方池墨算是直接被判了死刑。
    莫大夫能够理解方池墨,他却不会因此再多做什么。哪怕是想做,他也没有那个气力。他只是个大夫,连炼药师都不是。“这经脉是没什么办法,但是外伤还是可以为大少爷好好处理一下的。也能让大少爷少受些苦痛。”
    这些外伤对于灵师来说不致命,方池墨如今是个普通人。如果不好好处理一下,指不定便因此丢了性命。
    莫大夫看了一旁的问荷、灵翠与那将他请来的许海一眼。这三个在方池墨身边服侍的奴才,当真是算不得忠心。
    这些外伤,他们是可以处理的。一直拖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敢碰触方池墨。只能说,他们猜测到了方池墨的病情,唯恐受到连累。
    莫大夫摇了摇头,他伸手开始为方池墨包扎伤口。这些豪门之中的的腌渍事,他们是懒得理会。哪怕是心下里心知肚明,却也不会参与。如若沾染一身荤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谢。”
    莫大夫包扎完之后,隐约听到了两个字。他下意识的看向方池墨的面庞,只见他眼眸紧闭,面色除了憔悴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刚刚的两个字只是他的错觉。
    他想到关于方池墨的传言,方家的大少爷不仅天赋过人,为人处事也是谦逊有礼。
    “职责所在。”莫大夫将自己的药箱重新背上,跟着许海走出了房间。
    “大少爷,您好好养伤。”问荷将床幔放下,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仿佛怕是惊扰了方池墨。说完带着灵翠出了内室,顺手将房门带上。
    
    【开文第一章~求看一眼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真相
    
    房间之中十分寂静,除了他略微粗重的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方池墨睁开了眼睛,他眼眸之中的血红色不仅没有随着他闭目消散,反倒充盈了整个瞳孔。眼白之处也带上了一些血丝,清晰地写着他的低落、悲伤、愤怒……掺杂在一起,就连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冷凝了许多。面上更是似笑似哭,显得有几分癫狂。
    “大少爷,您睡了么?二少爷求见。”问荷去而复返,她的声音依旧压得很低。她知晓大少爷不可能这么快便休息,依旧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进来。”方池墨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说话也是一种负担。他只是开口说了两个字,经脉之中的血腥气又有沸腾的迹象。他闭上眼眸,让那有几分扭曲的面庞也恢复了平静。
    外伤因为大夫的药已经止住了血,但是这腹内的血却很难止住。经脉寸断,稍微好一些的药材便会给他的身体带来负担。虽然是药,对他来说怕是比毒更恐怖。稍次一些的,对他此时的状况又没什么用处。他也就只能等着伤口慢慢愈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