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为虐渣狂[快穿] 作者:绿嬑

字体:[ ]

 
郁宁死得怨气冲天,机缘巧合之下他正好被系统选中,前往各个位面为那些死得凄惨的人报仇。只要他完成所有任务,就能赢得一次重生的机会,为自己复仇的机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宁,陆羲 ┃ 配角:人渣N ┃ 其它:系统,快穿
 
 第1章 号人渣(1〕
 
    第一幕
 
    郁宁捂着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头部的伤口一阵阵地钝痛,粘稠的血还在咕咕地冒出来。他从地上散乱的衣服中抓出一件衬衫捂住头,头抬起来向四周看。
 
    简单的小套间,掀翻的沙发,碎裂的玻璃——可想象得到刚刚是一番怎么的激烈冲突。
 
    确实是挺激烈的。
 
    郁宁勾唇冷笑,头发遮掩住的眼睛满是阴郁。他撑着沙发站起来,浑身赤条条的,淤青印记遍布简直惨不忍睹。
 
    郁宁忍着浑身的疼痛走近狭小的厕所,拧开热水器,水流由凉转温。热水滑过全身,痛得郁宁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洗完了,他走到唯一的卧室打开陈旧的衣橱,随便扒拉出睡衣穿好。
 
    “靠,要让我,我就一刀捅死他。”处理额头上的伤口的时候,郁宁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说不管在哪个地方,人渣就是人渣。
 
    【叮!一刀捅死违反了系统规定哟!如果宿主坚持执行的话系统将会对宿主进行强制制约!】
 
    白色的光球忽然从黑暗里窜出来,以一种机械音说着轻佻活泼的语调。
 
    【呀呀呀,伤得可真重,你老公真是如狼似虎~】
 
    “闭嘴!谁老公了?”郁宁呵斥,眉头紧锁,缠上纱布打结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伤口,嘴角就是一咧。“嗞,该死的……”
 
    【对就是这样!生气吧痛恨吧!然后再狠狠地虐渣吧!】
 
    郁宁睨了光球一眼,忽然就笑了:“喂,不是说有新手福利吗?拿来。”说着伸出手。
 
    上蹦下跳的光球顿时就卡机了。
 
    【这个,这个……你这么厉害肯定用不着的啦。】
 
    “拿来。”在他死后灵魂见到这个光球之后,他就从聊天之中认识到了这个球的铁公鸡属性。
 
    能够得到重生复仇的机会他肯定是欣喜若狂!就像溺水无望的人在弥留之际见到一丝亮光,即使是系统这种非科学的东西也不能浇灭那种热情激动一分一毫!
 
    不就是穿梭不同的位面帮助死去的人复仇嘛?就当自己复仇前的练习了,还能先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怨恨怒意,两全其美。
 
    只是他因为之前职业的原因,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技能,这个光球还以为自己不愿意,情急之下说出了任务很简单系统有新手礼包支持。
 
    郁宁双眸幽深地盯着它,似乎一切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光球有些害臊。
 
    这是它第一次出任务,组长大人看出它的所有可耻属性总是无法说服自己对它寄予厚望……拖啊拖,最后没办法了只好塞了这个任务给他。只要对宿主提供一定的帮助顺便监督宿主,成功之后就能升级,比起那些兄弟姐妹要去扶持宿主登上帝位或者实现女尊,这个任务简直简单到不行!
 
    只是这个宿主看起来好像很有城府,艾玛好害羞。
 
    【好嘛,给你。】这是它第一个任务绝对不能失败,即使它很哈这个新手大礼包也只能割爱了。
 
    【叮!新手礼包!剧情重来机会3次、生命药水超大瓶装一瓶、瞒天过海巅峰演技一套。】
 
    好、好丰盛,怪不得光球不愿意给。
 
    郁宁笑眯眯地把玩着手里的东西,这生命药水真的不愧是超大瓶装,估摸着有五斤重。
 
    他拿了一个杯子倒出半杯,用干毛巾沾湿了涂向额头的伤口,酥酥麻麻的感觉之后,触手一摸平滑如初,拿了镜子一看,哟!连块印子都看不出来。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一滴就够了你竟然倒了半杯!败家啊败家!】
 
    无视光球怒其不争的念叨,郁宁干脆地将全身地涂了一下,这下子身上的印记都消失了。
 
    “走开。”
 
    【干嘛?】
 
    郁宁拿着毛巾阴测测地开口:“洗菊花你要围观吗?”妈蛋后面痛得要死,有这样的好东西自然要用。
 
    【嗷!死相!】光球咻地就不见了。
 
    身体不痛心情美腻,郁宁这才有时间来打量这个身体。一米七多的个子,营养不良的瘦,面目清秀,不看那双阴郁的眼睛,就是一个操劳生活的普通瘦弱斯文男人。
 
    郁宁忽然微笑,眼角下弯掩住了眼中戾气显得温和无害,嘴角微翘看起来腼腆秀气。
 
    那套巅峰演技已经被他的灵魂吸收,加上他本来的底子,他相信他能好好演好这个角色。
 
    不能一刀子捅死那个人渣,那就慢慢磨吧,虐身又虐心,听起来就很让人愉悦。
 
 第1章 号人渣(2)
 
    郁宁来到的这个身体叫做林文,普通一本大学毕业生,普通公司小职员,这样的人在a市这样的黄金都市里一抓一大把,丢人海里就跟进海里一样,普通到你都不会看第二眼。而对林文来说,他最不普通的一点就是,他有男朋友。
 
    他的男朋友叫做展鹏,典型凤凰男代表,上面七个姐姐,加上他娘,哪家姑娘嫁给他头上就顶八座大山。他也孝顺,刚刚毕业那几年赚的钱少也死扛着将三分之二的工资寄回家里去,对家里那是千依百顺让拐弯不会直走让喝汤不会夹菜。他唯一忤逆家里的事情,也许就是找了林文这么一个男朋友吧。
 
    当时展鹏家里闹了个天翻地覆,跟城里人结婚时祖坟冒青烟的好事儿啊,可是找了个男媳妇,那可就挖了那八座山的底座是断子绝孙的缺德事了。
 
    林文这个人死心眼,自打被展鹏死缠烂打追上之后就不变心了。他是孤儿渴望家庭,自小照顾自己练就了一身绝活,把展鹏从头发丝照顾到脚尖,没有哪里不妥当的。他也不是一个绵软的人,只是顾忌着展鹏才对展鹏的家里人百般宽容。
 
    俗话说得好,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新,六年过去了,展鹏当年的尖锐也被家里日复一日的相劝、不厌其烦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给磨平了。再加上林文真的是一个人妻属性的好小受,日子久了啥激情都没有了。家里堂哥抱上了胖儿子,加上老娘七大姐的念叨,展鹏第一次抱那个孩子,心里的防线那就呼啦啦地瓦解了三千里。
 
    可是他到底还舍不得跟林文完全断了,于是老家一房妻子瞒了林文一年,直到前几天他儿子出生了。
 
    林文敏感,只是展鹏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回老家的次数多了。老人年纪大了有个小病小灾,做儿女的多孝顺是应该的。他还拖展鹏带了好几回礼品,每一回都花了大半工资。
 
    直到孩子出生,展鹏的老娘打电话过来耀武扬威,听着电话那头的孩子哭声,众人的笑,以及中间那道熟悉的男声:崽子?我是你老子哟!
 
    霎时间如坠冰窟。
 
    争吵不断。
 
    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展鹏打算给他的宝贝儿子一个好的环境,要在a市买房!
 
    林文和展鹏确实为了买房准备了多年,存了20w,里头有三分之二是林文存下来的。展鹏要全部拿走为他的小家买房,林文怎么可能答应?再糟践人也不能到这个份上!
 
    于是展鹏硬抢——初为人父激起了他无与伦比的勇气和力量。只是狗急了也会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呢,林文这一次坚决不同意,争吵升级两人动起手来了。
 
    展鹏狠狠折腾了林文几回,林文却不像往日挣扎得极其厉害,展鹏也没有了耐心,他儿子还等着他带奶粉回去呢。他随手抓起一个烟灰缸砸上林文的额头,拿了存折就走。
 
    而林文这阵子过得太差,身体素质烂成渣,就这么没命了。
 
    “真是人渣。”郁宁从脑海里搜刮出属于林文的记忆,即便自己不是当事人也觉得恨得牙痒。
 
    面对展鹏这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渣,最好的就是让他两头空,什么都摸不着!
 
    郁宁想了想,很快就有了主意。
 
    第二天,郁宁早早就起来了。林文因为这阵子心神不宁在工作上出了差错,恰逢新人进来,就被辞退了。要复仇也得先喂饱肚子吧?他得先找个工作。
 
    林文的衣服实在少,几件地摊货休闲套衫和两套普通黑色西服。西装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款式了老土得要死,黑沉沉的看起来跟黑云似的。二十六岁的林文穿起来跟四十六岁似的。
 
    郁宁皱着眉,拿针给西装坐了几个细节的修改,总算让那种古板死气淡掉,只剩严肃。
 
    站在镜子前,郁宁看着镜子前那个温和的青年微微一笑。镜子里面的男人身材瘦削,腰间微缩的西装巧妙地显出腰型,中分的头发全部捯饬到一边,显得人清秀年轻了几分。
 
    这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嘛。
 
    郁宁记得林文前天投的简历今天正好要面试,现在是早上七点,现在出发刚刚好。
 
    【啧啧啧,穿这么风骚要去哪儿呀~】光球又出来溜达。
 
    郁宁横了它一眼:“让你帮忙筛选出几只股你不肯,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咳咳,规定说不行我有什么办法?算啦算啦,在某一些方面比如说面试的时候我会帮助你的啦,别紧张啦干巴爹~】
 
    郁宁无语地移开视线,提起公文包就走。
 
    面试的时候,郁宁才知道什么叫做帮忙。
 
    【啧啧,左边那个,对就是秃头的那个,看起来很和蔼可亲对吧?可是你千万不要冲他的头看,多看一眼他分分钟会翻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