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不坏,主角难爱 作者:书白虚玉

字体:[ ]

 
文案:
 
     初云景偶尔写写小说,玩到了一个职业写手的称号。
 
掌握着笔下的世界,大人物、小人物、主角、反派、炮灰……
 
他执笔,所以他是神。
 
他恣意,所以他无畏。
 
直到有一天,他穿了。
 
穿入了笔下的世界。
 
一个修□□。
 
有个系统告诉他,他只有一个任务——使主角成长。这是一场背叛。就像大丽花的花语。
 
身为主角前期师叔后期宿敌的初大大表示,毫无压力。
 
但主角大人温和一笑,也不是简单的主儿。
 
主角大人叫白休,我们通常喊他休哥。
 
——系统完全打酱油,出场次数等于零。
内容标签:强强 阴差阳错 相爱相杀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云景 ┃ 配角:白休,幽水,木槿,双岚 ┃ 其它:反派,小术和,墨殇,伪系统
 
==================
 
  ☆、疑梦
 
  “尘空,今日是宗门大选,不要分心。”上清长老侧脸看了一眼落后自己半步,身着白衣底打青色流云的俊逸少年,见他有些出神,提醒道。
  也不怪上请长老担心,只是自从上次少年受伤后,最近几日总是恍恍惚惚,虽然不甚明显,可上清这般成精的人又怎会未发现?
  初云景眼神一凝,收回思绪,尘空是他的道号,空,一念皆空。他听言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情绪淡的就像是风,无痕无依。
  今日是霄玄宗十年一度的宗门大选,是为宗门吸收新鲜血液,也是初云景……与主角初见之时。
  又一次提醒他,不是梦。
  这是他笔下的世界,九州。
  天下九分,州州隔海相望,边缘地带齐险无比,除大宗门利用空间传送外,少有人能跨越州与州之间。
  而他现在所处的便是苍澜州,九州中,各种门派层出不穷,而霄玄宗更是九大门派之首。是主角开始成长的一个起点。
  初云景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说,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神。
  他曾经突发奇想,便开始在一个网站写一本关于成长的修真小说,他走的是剧情流,升级流。有很多读者都弃了这本小说,毕竟他们更想看种马升级爽文,但留下的都是真爱粉。
  小说名字被他定为《问道》,那本小说的成绩其实不错,但和以前写的小说相比,却可以说上惨淡,不过是他最喜欢的一本,而且看到后来的读者被虐的又哭又笑,最后成为这本小说的死忠粉,不过感到遗憾的是,《问道》还未完结。
  其实这本小说亮点很大,有火的潜质,剧情不落俗套,情节标新立异,人物性格如有实现,代入感极强。
  当初他将反派大Boss的名字定为初云景,道号尘空,并且将其表现出来的性格也与自己设定的差不多,也是想将自己代入这个世界,不过……他微微失笑,还真被代入了。
  定了定神,初云景依旧落后上清半步,跟着上清缓缓往测试地点走去,不过一会儿,便到了问道阁。
  问道阁便是测试地点,分为七层,所测试的弟子需一层一层突破到达七层,才算通过了第一关。
  心境测试。初云景垂下眼睫,若有所思,其实他和上清长老并不是主持宗门大选之人,而是被掌门派来,看看那些弟子比较有潜力,好成为日后宗门内的中流砥柱。
  他记得可是很清楚,主角,可是差点就没通过第一关的测试。
  也不是主角心智不坚,只是因为懂太多,知太多,而被乱了心智。心境测试对于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也可以说是简单的一关,于主角而言,却不一样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主角还没有出来,初云景皱了皱眉,虽然明知最后会无事,可真当身临其境时,一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过了许久,主角才从问道阁中出来。
  这是初云景第一次看到自己笔下的主角,逆在一片光明中,犹如神临,墨黑的瞳仁里是不属于十岁少年的坚韧与倔强。
  许是察觉到了初云景的目光,少年敏锐的抬头,刚好与之坐在楼阁中的初云景对上。
  视线在空中交汇,初云景见此,也无慌乱,对着少年轻轻地笑了笑,便收回了目光。
  白休,也就是主角,察觉到此人并无恶意,也收回了探究的目光,提步离开。
  书中,这一次目光的交汇,是所有信任与背叛的开始。
  初云景深吸一口气,“长老,我想我已经看到了比较好的苗子,那就先行离开。”
  上清长老虽有些疑惑初云景才过一半就要离开,但还是点了点头。
  初云景起身出了楼阁,御剑离开。
  回到居所的时候,已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的住所在一片青青竹林中,毕竟书中对初云景的一开始的设定便是知世而出世。
  初云景无论是根骨、资质、悟性都是极佳,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不染红尘的心,被宗门的太上长老破格收为关门弟子,尘字辈,同掌门同辈,年纪虽不大,却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已然筑基七层。
  在竹林中坐下,静谧的过分,他没有要一位仆人,竹林小筑也简陋的过分,却静谧的超脱世外。
  灵气,倒是充裕。
  他随意地拍落肩上的竹叶,又觉得一切是在做梦。
  亦或,前世才是梦?做了一个绵长而荒诞的梦?
  这样想着,竟不知不觉运转起了周身灵力,思绪一乱,复而又平静了下来,陷入顿悟之中。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这一悟,便是半年。
  初云景睁开眼的时候,竹林外被覆了一层结界,根据灵力波动,是他师傅太上长老寂无所设。
  顿悟是修心境,全心境,一闭一睁,瞬息之间,领悟道意,虽在实力方面没有提升,不过日后修道将会事半功倍。他的师傅……倒是有心了。
  半年的时间,白休应该已经按照剧情通过了宗门测试,拜执剑长老为师,等等……半年……
  初云景一惊,暗道一声糟糕,错过了半年,剧情不知道没有他的参与有没有发生变化,思及此,他起身站立,回小筑用灵力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换了件青衫白底的衣服便御剑往执剑长老所在的山峰而去。
  执剑长老道号尘凌,从辈分上来说是初云景的师兄,一心一剑,为人冷淡孤傲,却是个极为护短的人物。
  初云景到的时候,尘凌负剑站在涯端,风吹过,一袭白衣翻飞,容颜俊美,神情冷淡,颇有一骨仙气。
  尘凌感觉到初云景的气息,并未回头看他,只是冷漠地开口:“尘空师弟来此何事?”
  尘凌是化神期的高手,更是出了名的战神,武力值爆棚,一根手指都可以碾转一百个初云景,不过初云景却知道,其实尘凌对他并无恶意,只是为人太过冷淡罢了。
  “半年前宗门大选,我看到过一个好苗子,听说是拜入了师兄门下,特意来看看。”初云景走上前,如是说道。
  尘凌静默了一瞬,似乎是在思考,“你说术和?”术和是白休的道号,尘凌见初云景点头,看向那茫茫云海,“他不久前才筑基,去执行他的宗门任务去了。”
  每一位宗门弟子,在筑基后,都会领取各自的宗门任务,半年筑基,白休的资质自是不用说,不过,白休的宗门任务……恐怕九死一生。
  在原书中,初云景曾赠送给白休一个隐息法器,使得白休在宗门任务中才躲过一劫,不过现在……初云景暗叹一声,只好与尘凌告辞往西南方向赶去。
  西南方,是惘生林的方向,里面危险与机遇并存,大量珍奇异果,凶兽横生,而白休的任务,便是采取千年一生的玄冰心草。
  藏书阁中记载:玄冰心草,千年一生,形如枯藤,色如冰雪,乃至纯之物,可解心魔,所生之处,千里冰封成雪,有伴生凶兽玄冰蟒,可媲美婴变期人类修士。
  霄玄宗的宗门任务花样百出,有的就连斩杀下了诛杀令的魔修的都有,而简单的,或许就是喂养一些高阶修士的灵宠,亦或是去药田拔草。
  而白休好巧不巧,领了个如此棘手的任务,不过,他也从未畏惧过。
  白休已经采得了玄冰心草放在乾坤袋中,不过也是彻底惹上了玄冰蟒,玄冰蟒吐着红色的蛇信子,暗红色的竖瞳里怒意冲天,冷冷地看着蜷缩在地上的白休,周身的威压压得他几乎喘不过起来。
  他并未想过将玄冰心草拿出来还回去,毕竟就算将其给了玄冰蟒,凶兽毕竟是凶兽,不通人性,又怎会放过他,而且,他拿到手的东西,就算是以死为代价,也不会放手!
  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冰雪,白休咬着下唇,呼吸微弱,却依旧保持着清醒,按照现在的时间与玄冰蟒的凶残程度计算的话,估计不到几个瞬息,他就可以去见他死去的爹娘了。
  初云景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明明他应该很着急,可他却冷静的过分,右手快速的扔了个五星的烈焰符过去。
  符纸的等级从一星到八星,可符师却是个珍稀的职业,五星的烈焰符相当于婴变期高手的一击,而如今能练出五星的符师更是少之又少。
  上清长老给他的唯一一张五星符纸……初云景眉心一跳,手上动作却不闲,快速抱起白休,隐息法器自动屏蔽两人的气息,趁乱御剑离开。
  主角后来可是要成为七星符师的人,想到这些,初云景才平复了使用唯一一张五星符纸的肉痛心情。
  寻了个山洞,架起火堆,初云景给昏迷过去的白休喂了几颗丹药,才坐在火堆边开始恢复灵力。
  良久,初云景运转了一小周天后,隐隐有突破的迹象,但他并未着急全力冲击筑基,一朝结丹,在这地方结丹,除非他疯了。
  闲心之余,他开始打量起白休来,初云景应该是属于外貌协会的,毕竟他本人在现实社会中就有一副不错的皮囊,而他笔下的每一个主角,或者男配,都没有一个是丑的,每个人容貌气质皆是不俗,所以他的读者总是调侃初大笔下出美人,白休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说白休是他笔下外貌最完美的人物。
  不浓不淡的眉下,是那一双眼,此时虽然闭着,可根据那眼角的线形,便知是怎样一双绝艳的眼,挺直秀美的鼻梁下薄唇轻抿,是刚刚好的弧度,似笑非笑,有情无情。
  白休一开始的设定便是薄情,一心问道,薄情却有情,而初云景却是无情,无情似有情,所以在受到初云景背叛的时候,白休一夜成长。
  自己最后的结局……肯定很惨吧。初云景想着,虽然《问道》还未完结,但反派Boss的结局,没见几个是好的。
  不过,只要任务完成,他就可以回去了。
  看了看天色,再回身看了看白休,他在少年身边放下一瓶丹药,布了个简单的守护结界,又觉不妥,便在白休身上留了他的一部分神识在,便出了山洞。
  白休需要成长,他还是不要插足过多的好。而且在惘生林中,白休会得到陪伴他一生的芦蔻剑,这样想着,御剑出了惘生林。
  他这一天,御剑的本领倒是增加了不少,初云景暗自调侃着自己。
  初云景离开后不久,山洞之中的少年便苏醒了过来,白休神色一凝,看见玉白色的药瓶,拿了过来,轻轻放在手中摩擦,便已知晓是有人救了他。
  突然他摩擦的动作一滞,对着一个同样的地方来回磨蹭……是两个字,虽然不是很明显,可白休是何等敏锐,连这些细节都能发现。
  尘空……应该也是霄玄宗的人,辈分与师傅同辈,想起他迷迷糊糊时,那个温暖的怀抱,带着一股竹香,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