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掌心月+番外 作者:多好运(下)

字体:[ ]

 ☆、遭威胁
 
  
  蓝辰辉带着一个很大的保温饭盒到了病房,没有着急让两个人吃饭,而是说道:“收拾一下东西,给元文武换病房吧!我找医院认识的人,给他换了个好点的病房。”
  苏枫没想到蓝辰辉会帮着换了病房,不过这会儿换病房对于元文武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元文武客气的说了两句感谢的话,显然也想到了这些。
  换病房很快,他们只不过是从这层换到了更高的一层,但是很明显这层更安静一些,病房也是两人间的,另外一张病床没人,靠墙放着一张双人的沙发,病房里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看起来就即干净又方便。 
  安顿好元文武,等帮着搬病房的护士离开,蓝辰辉对苏枫道:“这个病房不会再安排别的病人,另外一张床,你可以晚上睡一会儿。”
  苏枫真的很感激蓝辰辉做的这些,他知道,要是他不在这里蓝辰辉绝对不会做这些,说白了都是为了他。苏枫心里有些感动,接受了蓝辰辉的好意,笑着说道:“谢谢!”
  “不用跟我说谢谢,这是应该的。”蓝辰辉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但是苏枫知道,有什么是应该的呢?他是巫月,蓝辰辉是守护者这些就是应该的吗?不是的,即使他们是准情侣,他也不会把这些都当作理所应当的。
  苏枫觉得等这件事过后他有必要跟蓝辰辉谈一谈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了,总是这样不远不近的呆着,看着这样一个极品男神在他面前,只能干看着,简直是够了!
  收拾好新的地方,蓝辰辉把带来的饭拿出来。不得不说,真的很丰盛,有适合元文武这个病人吃的,也有苏枫喜欢吃的,一个大饭盒,四菜一汤,装的满满当当。
  对于蓝辰辉的这些帮助,元文武比苏枫还明白,这都是看在苏枫的面上,不过他还是非常感激的,毕竟他确实也受惠了。当然除了感谢之外,元文武还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蓝辰辉对苏枫这个表弟这么好,好到怕他在医院难受,专门找人安排了这间病房。
  从苏枫和蓝辰辉的的话里他听出来,这些饭菜也不是直接从饭店打包的,而是蓝辰辉自己做的,看着苏枫习以为常的样子,元文武能推测出两人相处的一些情况。他面前的蓝辰辉跟那个不沾烟火气息的月光男神称号,一点也不符合。
  除了感激,除了惊讶,元文武还很高兴,他觉得以蓝辰辉对苏枫的这种态度,他的事情如果苏枫肯定帮忙,蓝辰辉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个想法有些卑鄙毕竟是利用了自己的同学,可是他看看自己的腿,想想在家养伤的父亲,他真的是没办法了。
  吃完晚饭,蓝辰辉主动收拾好东西,苏枫让元文武休息一下,元文武摇了摇头,苏枫知道重要的事情来了。元文武先看了看病房四周,指了指耳朵,苏枫虽然惊讶病房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但看元文武这么谨慎,他也谨慎起来,指了指蓝辰辉,元文武点了点头。
  得到元文武的同意苏枫从他带来的背包里拿出纸和笔,一边跟元文武闲聊,一边写了几行字,写完就拿给蓝辰辉看。
  蓝辰辉接过纸条,上面写着:病房里会不会有窃听器之类的?有没有人偷听?看完蓝辰辉有些疑惑,不过没有多问,打了个电话。
  苏枫和元文武都好奇的看着蓝辰辉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来我这”就给挂了,不知道蓝辰辉要干什么,但出于对蓝辰辉的信任都没说什么。没一会儿,病房外就响起了敲门声,蓝辰辉打开门,让来人进来,重新关好门。
  苏枫观察着来人,那是一个开起来三十来岁的男人,呆着一副黑色的眼镜,头发梳得整齐,一丝不乱,身上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眼镜男进来之后,先是冲开门的蓝辰辉点了个头,然后很绅士很敬重的冲苏枫做了个鞠躬礼。这个礼节让苏枫知道这人是巫月族的,但是苏枫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对苏枫行完礼之后,眼镜男对着病床上的元文武道:“你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治医生了,我姓木。”简短的介绍之后,木医生一边问元文武身体的状况,一边从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绕着病房走了一圈,连卫生间也没有放过。
  走完一圈后,木医生对蓝辰辉摇了摇头,然后对元文武公式化的叮嘱了元文武几句,就离开了。
  蓝辰辉送走木医生关好门,说道:“病房里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有什么事就以说了。”
  元文武看着坐在床前等他说话的苏枫和坐在沙发上衣服一副置身事外的蓝辰辉,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平静。蓝辰辉帮他换病房他可以认为蓝辰辉家里挺有势力的,可是随后来的那个人,是个医生的样子,苏枫看不出来,他却能看出来,这个人随意的拿着一个东西在病房里走了一圈,其实就是在用最短的时间把病房里各个死角都检查了一遍。
  这样的医生还是普通的医生吗?并且这个医生对蓝辰辉都只是点头示意对苏枫却是鞠躬礼,元文武能确定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他原本认为是同学是好朋友,连家里都去过的哥们,到底哪里不一样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
  元文武心里有许多疑问只是转念之间,不过都没问出口,暂时这些疑问都压在了心底。耻笑了一下自己,他自己的事情都没有解决,还操心别人做什么,而且他现在完全是在从别人身上获利,有什么资格想这个想那个,于是他开始说自己的事情。
  “车祸不是一场意外。”元文武平静的说,看着苏枫整大了的双眼,他继续说道:“事情还要从刚开学时说起。” 接着他就诉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
  元文武开学后没天就被一个学妹堵住了路,那个学妹长得很漂亮,小家碧玉型,完全是元文武的菜。他以为这小学妹要跟他告白,当时还高兴了一下,可是后来学妹告诉他,她也是考古专业的,刚上大一的新生,对于易经八卦之类的很感兴趣,家里收藏了几枚很珍贵的铜钱,就差一个好的龟壳,上大学之后听有的同学说元文武这里淘到一个很好的龟壳,她就找上门来了,并说愿意出高价购买这个龟壳。
  元文武家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是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缺过钱花,别的同龄人有什么,他的父母都会尽量满足他,所以他还真没怎么把钱放在心上过,而且他淘到的这个龟壳,也是真的喜欢,不会为了一些钱就把龟壳卖出去。
  他拒绝了学妹的请求,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这个学妹开始隔三差五的出现,并且出的价格越来越高,就想把这个龟壳买回去,甚至还暗示说如果元文武把这个龟壳卖给她,她就做元文武的女朋友。
  如果那个学妹最开始就用这招美人计,不直接说龟壳的事,迷惑元文武一段时间,他一个坑跳下去,说不定真就答应了。但是学妹长时间的纠缠和给出的超出龟壳价值很多倍的金钱,让他起了疑心,他不敢也不想把这个龟壳就这样卖出去。
  经过许多次之后,学妹有几天没来着元文武,他以为学妹被打击了这么多次,放手了。谁知国庆节之前那个学妹又找上了他,利诱不成便开始威胁了,说什么如果不卖别怪她不客气了。
  元文武是什么人,他从小接触的成年男性都是警察占多数,他没有迷恋上易经八卦之前也是立志要做一个警察的人,怎么会被一个学妹的威胁给吓到,他只是有些愤怒,他不想卖就是不想卖怎么着吧!
  国庆节期间,元文武的父亲出事之后,虽然各种情况都表明那只是一场单纯的警察抓小偷的事情,但是元文武心里还是很不安。这种不安在他回到学校再次被那个学妹堵到的时候,被印证了。
  学妹见到他的时候很平静的跟他说他父亲这次只是皮外伤,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而且还威胁他最好不要想着报警或者是告诉别人,要不然意外会越来越多。最后还是告诉他最好乖乖地交出龟壳。元文武为了拖延时间只说让他考虑考虑,那个学妹估计也是不想把他逼急了,就同意了。
  这一拖就拖到了今天,当元文武从昏迷中醒来时,因为麻药过去,伤口很疼,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就开始开始考虑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考虑来考虑去,他觉还是觉得是人为的。
  于是元文武开始在心里自己一点点的抽丝拨茧,首先是那个学妹怎么知道他手里有龟壳的?这个查的话也查不到什么,毕竟当时龟壳的事情在他们学校这个专业闹的很大,几乎人尽皆知。
  再次学妹要这个龟壳做什么,还威逼利诱?他手里这个龟壳虽然有些年头了,但是价值并不是那么大,那么学妹要的原因就像他说的想要一个卜卦很好的龟壳?
  可是还是同样的原因那学妹买他龟壳的价钱完全可以买一个比他这个更好的龟壳,根本不值当的这样费尽心机。想来想去元文武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龟壳很不普通,至少对于那个学妹来说很不普通。不过遗憾的是之前元文武无论看了摸了多少遍都没发现龟壳不普通的地方。
  最后一个让元文武疑惑的地方就是学妹威胁他的话,学妹的原话是:“你最好不要报警,也不要告诉别人,不要以为你偷偷的告诉别人,别人私底下帮你我就不知道,你不要抱着这样的侥幸。”这话让别人听着肯定没什么问题,不就是威胁吗?但是元文武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他是从小就跟开始跟父亲玩警察抓坏蛋,还喜欢看各种侦探电影和书籍。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还很聪明,不聪明也看不懂对普通人来说晦涩难懂的易经八卦。他原以为学妹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他别告诉家里,可是他出车祸之后醒来再想一下这句话就感觉不对了,学妹既然能让他父亲受伤,那肯定是知道他父亲是警察,告诉他家里跟报警是一样的效果,为什么要说警察跟其他人都不要告诉呢?
 
  ☆、分析
 
  
  元文武醒来后,他虽然感觉很虚弱,但是麻药过后腿部的疼痛一直在折磨着他,他没法休息,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很安静的一直在想这件事。
  看似娇弱实则狠辣的学妹都调查了他的家人,那肯定也调查了他周围的朋友和同学。他周围的朋友,除了警察家的孩子,别的家庭都很普通,即使有一些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也都不是很厉害的富二代官二代,他想寻求别人的帮助也的看别人有没有这个能力啊!那么学妹的这番威胁的话就有了一个不一样的意义,她肯定在顾忌他身边的什么人。
  想通了这个之后,元文武就开始想他周围的这些人,想来想去他就想到了苏枫,或者是他通过苏枫想到了蓝辰辉。苏枫跟他说过,蓝辰辉家里有些背景,但没明说过到底有什么背景,在走投无路时,他决定赌一把,看看推测对不对。
  在苏枫问他车祸事情的时候,原本他可以敷衍过去的,但是他没有,他作出了一个手势,他知道苏枫会明白的。
  蓝辰辉不声不响的给他换病房,这让他知道蓝辰辉可能真的有些势力。医院从来都是人满为患,他现在所在的医院还是Q 市最好的医院,普通人家,没背景的能有个病床就不了,但是蓝辰辉愣是给他换了个双人间。
  元文武估计蓝辰辉不是不能给他换个单人间,而是故意换的双人间,因为双人间多了张床,苏枫也可以在这里休息。
  就是蓝辰辉的这个举动让元文武决定相信自己推断,他才让苏枫问蓝辰辉这房间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之后蓝辰辉的行动,告诉了元文武他的推测没错,普通人怎么能指使医院里的医生做出检查房间的事情?那个医生还不是普通的检查房间。
  听完元文武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苏枫没想到还能跟他扯上关系,他还是有几点觉得怪异的地方,不过看元文武讲完他的事情之后,精神实在不济,只好让元文武先休息。
  等元文武睡着之后,苏枫被蓝辰辉带出了病房,苏枫以为蓝辰辉只是在门口跟他说几句话,谁知蓝辰辉直接带他去了医生的值班室。
  “来这里干什么?想说什么还是回病房吧!元文武醒了没人在,有什么事情他自己弄不了。”
  “我让木森,也就是木医生看着,出不了事。这里暂时很安全,有些事我想跟你说。”
  “木森?这个名字很熟悉,木家的?”
  “他就是木青青的大哥。”
  好吧,一说木青青苏枫就知道木医生是谁了,不过现在不是说木医生的时候,苏枫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苏枫想到蓝辰辉不想当着元文武说的事情只有一个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