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优景(重生) 作者:红茶很好喝(下)

字体:[ ]

 
    第59章 冬暖花开1
    
    顾优景怒瞪着姬景瑞,安、抚、吻?!当他老人家是三岁稚童啊!
    不行!不好好教训小瑞一顿,这小子以后一定会爬到他头上来!顾优景卷起袖子,刚想用“爱的暴力”让这面无表情的家伙知道什么叫非礼勿做,就听一声尖叫!
    顾优景唰的一下侧头看去,隔壁房间??宋志文?!
    顾优景猛然起身,瞬间一闪,身影就消失在客厅里,姬景瑞皱着眉头,漆黑的眼有一只又变成了紫红色,身遭的气息也隐隐的有了狂暴之感,他不喜欢小景这样,总是在意身边的人……
    ——小景只要在意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小景只要看着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狂暴的气息在渐渐的满溢出来前,又突然间消失了,姬景瑞闭着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紫红色的眼又恢复成了黑色,随后,姬景瑞的眼神突兀的诡异的平静着,脚下一转,身影也跟着消失在客厅里,接着,就出现在了宋志文的家。
    看着皱眉盘腿坐在沙发上的顾优景,姬景瑞诡异幽深的眼里浮现出了温柔,深深的,不参杂任何杂质的柔和。
    ——现在的小景还不属于自己,但,没关系,他会让小景的心里,眼里,身体,只有他,只看着他,只记着他一个人!
    “怎么了?”姬景瑞在顾优景的身边坐下,低声问着,一边皱眉看向在顾优景对面的双手捧着头的颤颤发抖的宋志文。
    “血咒消除了?”姬景瑞打量着宋志文,觉得奇怪,这宋志文的血咒消除了,怎么这一副快要死掉的绝望消沉是怎么回事?
    “他应该忘记的事情,却还记得。”顾优景一脸严肃,这很不寻常!那红衣女鬼用自己的魂灵的精魄消除血咒,那么,宋志文就应该忘记一切才对,但宋志文醒来后,却还记得,甚至还记得红衣女鬼和他顾优景说的话,这事非常奇怪。
    “我求你!求你让我再看看她!你是城隍爷啊!你有这个本事的对不对!”宋志文跪了下来,哀求着,那满脸的凄伤和红肿的眼睛,让顾优景叹了口气。
    顾优景挠挠头,看着宋志文,很无奈,“你知道的,她用她的精魄救你,如果没有进入聚魂池,她就会魂飞魄散,进入聚魂池的魂灵会忘记一切,她现在已经被黑白无常引领进入聚魂池了,按照地府的规矩,我不能带她出来,更不可能带你这个活人进去。你好好活着吧,她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救你,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你和她应该还有来世情缘,你就等着来世吧。”
    宋志文听了,难以置信也更加痛苦的捧着头,颤抖的更加厉害。
    他本该记得的,他本该记得的,那邻居的小小女孩,总是对着他害羞笑着的乖巧的女孩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忘记!
    姬景瑞静静的看着宋志文,幽深如墨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了然,如果他没有看错,刚刚,在宋志文身上的一丝波动,是属于……残留的仙者的气息。
    顾优景看着宋志文双手死死的捂着脸,而泪水从指缝间不断滚落,他叹了口气,虽然觉得很可惜很遗憾,但,两世为人,上辈子游走于人间地府,他所见过的悲伤的故事,只会多,不会少……
    顾优景站起身,顺势拉起姬景瑞,而姬景瑞趁机和顾优景五指交扣,顾优景对此早已习惯成自然了,也没有在意,两人就手牵手瞬间消失在宋志文的客厅里。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一个男人,双手捂脸,坐在寂寥空荡的客厅里,颤抖着,无声的泪流……
    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曾经是仙者。”回到家,姬景瑞就开口说道。
    顾优景诧异转头,看向姬景瑞,“小瑞,你怎么知道?”
    姬景瑞看着顾优景,“他身上有很淡的属于修仙人的气息。”虽然非常的细微,但是,还是存着的。
    顾优景摸着下巴,恍然,哦,所以这就是宋志文消除了血咒,但却依然还能保留记忆的原因了?
    ——不过,小瑞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连曾经是修仙的人都能看的出来?
    “小瑞,你现在的力量有多强大?”顾优景问着,神情很严肃。
    姬景瑞一愣,随即摇头,神情带着茫然,“我不知道。”
    并非他故作茫然,姬景瑞记得上辈子的事情,几乎全都记得,但是唯独没有那种亲身经历的感情,上辈子的事情对他来说,更像是看戏,他对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办法全部使用,他身上有锁神链,还有地狱的印记,可他却想不起来地府的事情。
    按照他上辈子所做的事情来说,下地狱也是情理之中,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下地府后的事情,而现在,他使用灵力的时候,感觉只能使用五成,如果,再使用的多一点,他就会遭受到锁神链的束缚。
    顾优景看着姬景瑞茫然的无措模样,心头紧了紧,想也不想的就抬手抱住高了他一个头的姬景瑞,安抚道,“没事,咱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我就是担心你力量太大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咱不图其他的,老人家就想身边的人平平安安的顺顺利利的。
    对顾优景的安抚,姬景瑞立即反手抱上,顺势低头,亲昵的蹭着,但深沉的眼里却是写着决意,他要弄清所有的一切!他绝不会让什么姬无道之类的泥泞之物来干扰他的生活,特别是那些妄图夺走小景的,他定会将他们挫骨扬灰!
    
    九月一日,正式开学的日子。
    顾优景打着呵欠,伸伸懒腰,从床上爬起,鼻子嗅了嗅,唔……空气里有他喜欢的皮蛋粥的味道……不错,不错,小瑞果然听话,做了他喜欢的皮蛋粥,顾优景心情好了,笑眯眯的钻进浴室里洗漱,洗漱完了,走出卧室,就看见姬景瑞已经端着一锅粥出来了。
    “景,吃饭了。”姬景瑞看着头发乱糟糟,脸色红润,笑眯眯的顾优景,面无表情的脸上柔和了下来。
    血咒的事情结束后,他和景回了一趟木棉镇,被顾家的家长们狠狠的责罚了一通,接着,就被顾优震接回了学校,参加军训了。
    军训结束后,就是九月开学的日子。
    顾优景扒拉了两碗皮蛋粥才幸福的揉着肚子打着饱嗝,看着姬景瑞收拾碗筷,顾优景懒懒的开口,“放那里就好了嘛,反正刘明和周城也没事做,让他们过来收拾家务好了。”
    姬景瑞只是摇头,这是他和景的屋子,他厌恶除了景之外的气息在这里存在。
    顾优景撇撇嘴,懒懒的趴在桌面上,看着姬景瑞洗碗,他真不明白,小瑞就那么讨厌其他人在这里出现?现在除了哥哥顾优震和大伯顾镇,连刘明和周城都跑到对面宋志文的家里住。
    “景,换校服。”姬景瑞将碗洗好,侧头就看见顾优景趴在桌上,一副无聊的样子,就开口说着。
    “哦,知道啦。”顾优景起身抓了抓头发,回到卧室去换了校服。
    姬景瑞摇了摇头,看着顾优景懒懒的走回卧室换校服,景明明对学校没啥兴趣,却非得坚持着要上,他知道,这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自己,景希望自己能够多和一些人来往,多交一些朋友。
    不过,只怕景会失望了,他不需要什么朋友,他需要的,只有景一个。
    小时候,他会听景的话,去做什么班长,但现在,不会了。
    空着双手的顾优景走出家门,就见对面门打开,周城探出头来,在灿烂的阳光下,投射在墙壁上却没有周城的影子,但人却是实实在在的,鬼修行到一段阶段,就可以这样直接在阳光下行走,周城是隶属于城隍庙的,算是公务员,想要在阳光下显出影子也可以,不过,这家伙常常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是这样就直接蹦出来。
    “两位少爷要去上学了?”周城笑着问,从背后拿出一个保温盒,晃了晃,带着一丝得意,“俺家阿明做的爱心午餐,给我上班吃的。”
    顾优景翻翻白眼,这家伙哪怕是忘记了前尘旧事,对刘明还是死缠得很,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特爱在他们跟前得瑟!
    顾优景懒得理会这个抽风的家伙,拉着姬景瑞就走下楼梯,他老人家才不稀罕!他家小瑞做的午餐才好吃!不过他心疼小瑞每天都做饭,就不让小瑞做了,反正金平实验也有食堂嘛。
    “景,我有做午饭。”姬景瑞看着顾优景气呼呼的脸,就低头再顾优景耳边低语着,他的书包里也有一个保温盒。
    顾优景侧头,刚好,嘴唇划过姬景瑞的脸颊,
    姬景瑞眼眸闪了闪,抬手扣住了顾优景的下巴,亲吻了上去,轻柔的触碰捻转,就慢慢的分开,他对什么时候可以狠狠的吮吸纠缠,什么时候就轻柔触碰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因为他知道,也深深的明白他的景有着怎样的底线和迷茫。
    顾优景在姬景瑞松开下巴后,皱皱眉,这种无意的亲吻,常常在两个人间发生,他早就麻木了。他知道不对,以前还可以说是小孩子不懂事,现在,却不能用这种借口了。
    最纠结的是——他竟然觉得不反感,不恶心??
    他可是爱好女呀!
    顾优景转过头,不自在的转开话题,“不是说不做午饭的吗?”
    姬景瑞牵住顾优景的手,看出身边人的不自在和隐藏着的羞恼,他的心情非常愉悦,眼里闪过笑意后,姬景瑞低声说着,“食堂的饭菜不好,景,做午饭不花什么时间。”
    顾优景想了想,好吧,那他以后也帮忙做饭好了,唔,得好好学学做饭了,他上辈子自从不小心烧掉厨房后,就彻底的远离厨房了。
    姬景瑞骑着顾妈妈买的单车,顾优景坐在他的身后,背靠背,抱着书包,当看见在他们身后慢悠悠的晃出来的周城,顾优景恶狠狠的瞪眼,这周城之前在楼梯上的时候看见他和小瑞亲吻了,竟然还揶揄的对他笑,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顾优景本来纠结的心更加恼怒。
    ——哼!他要让刘明回去给清秋帮忙,让周城一个人待在金平实验当老师好了!
    一路悠哉的晃过各种街景,然后,慢慢的就到了金平实验中学。
    他们都在同一个班级:一a,哥哥顾优震就在高中a班。
    按照金平实验的传统,一a在初中部教学楼1的三楼。之前军训的时候,大家就已经认识得差不多了,因此,当顾优景和姬景瑞走进教室的时候,就不断有人和他们打着招呼,顾优景一律笑眯眯的回应,姬景瑞就垂下眼,神情淡漠的走过,对姬景瑞的淡漠,其他同学都早就习惯了。
    没办法,人家不但学习好,又是练过的,连教官和他对打的时候都不是对手了,对这样的可以称之能文能武的偶像派+实力派的人物,他们只敢远观。
    “顾优景,入学测试的排名下来了,我们班包了前三甲!”顾优景的前桌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脸上有几颗青春痘,气息和眼神都很纯真,现在对顾优景说话带着与有荣焉的语气。
    姬景瑞抬头看了眼,没有生气也没有阻拦,因为这是只连自己是妖精都不知道的笨花精,对小景没有什么坏念头,如果连这个都要阻拦的话,景会非常生气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