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作者:穆烟(上)

字体:[ ]

 
文案
 
在好友的背叛下,邵谦意外身亡,没想到醒来后竟出现在另一人身上,面对突然出现的位面交易系统,看到曾经的好友意气风发的模样,他决定与他曾经的好友进行友·好·交·谈,顺便让所有人看看,他的金手指可不是吃素的!
位面交易系统与原始社会、外星世界、修真时代、魔法大陆取得联系中,请稍等~~~~
 
邵谦:亲,需要来自地球的土特产吗?包邮哦~~~
元素:系统,金手指,1vs1,主受,甜文,苏~~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谦,池丰 
 
 
 
    
    第1章 位面系统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韶谦最后的记忆是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他从不知道原来记忆中活泼的好友竟然也有狰狞的一面,为什么,我们不是好朋友吗?究竟是什么让你对我下如此重的狠手!
  “嘀嘀……”伴随着刺眼的白光,尖锐的喇叭声在韶谦的耳边响起。
  寂静的马路上,银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路边,在它前方,一个人影平躺在马路上,声音响起,马路上的人也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韶谦眉头紧皱,脑袋中像是充斥着大量的玻璃碎片,它们激烈碰撞着,死死交缠,伴随着一阵爆裂般刺痛,不属于他的记忆一齐涌入他的脑袋。
  “滴——”绵长的喇叭声显示着车内人的烦躁,车窗摇下,一张稚嫩的脸从窗口探出。
  “死没死?没死就滚远点!”
  韶谦捂住耳朵,寻常的音调在他听来犹如尖锐的钻子狠狠钻入他的脑袋,将混乱不堪的记忆一次次打碎重组,新的困惑一个个喷涌而出,他是谁?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大量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一度致使他大脑运转瘫痪,好不容易撑过一波,又来新的一波,周而复始,令他疲惫不堪,直至晕厥。
  信息的整理在韶谦看来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然而在外人看来却仅仅只过了几秒。
  韶谦晕厥的那一刻,豪车内的少年狠狠排了一下方向盘,大量的国骂短语脱口而出,最终还是不甘不愿下车,拖着韶谦塞进了车后座。
  “我可不是同情你,只是你要是死在这里,我也会很惨的!”他愤然嘟囔着。
  再次醒来,韶谦看到了一屋子的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柜子,白色的被子,白色的枕头,即使对于身处的环境再迷茫,他也知道这是医院,只是到底是谁把他送到了医院?
  思绪到这,一声爆呵在他耳边响起。
  “醒了醒了!我就说他没事,堂哥,我真的还有事,你就先放我走吧。”少年声线凄婉,带着浓浓的哀求之意。
  顺着声音的方向,韶谦偏过头,看到了两人,其中一位是十来岁的少年,而另一位,则是看上去二十八九的男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他还见过几次。
  他的老东家,池氏国际的总经理——池丰。
  池丰像是没有注意到韶谦的目光,凝眉看着唯一的堂弟,伸手:“把钥匙给我。”
  池骋捂着衣服口袋,哀怨地看着池丰:“别啊,堂哥,不是说好借我一个礼拜吗?”
  池丰抬手看了看时间,认真道:“还剩二十分钟就到一个礼拜了,现在你可以把车开走,但如果二十分钟内你不能把钥匙送到我手上,以后你不必找我借车子。”
  池骋刷地掏出钥匙放在池丰手上,谄媚道:“俗话说的好,好借好还再借不难,那堂哥我就先走了。”
  池丰收好钥匙,仁慈地赏了池骋一个同意的眼神,池骋忙不迭点头,嗖地离开了病房。
  池丰回身,目光落在韶谦身上:“你认识我?”
  韶谦点头,然后很快摇头:“我听说过您,但是没有见过您。”他的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苦笑,就算认识,也只是曾经,而不是现在。
  池丰注视着韶谦,悄悄按下心里的一丝违和感:“不管你是不是认识我,我弟弟只是好心才会送你来医院,你的情况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不相信,我会找人调出监控录像。”
  “池总放心,我没有失忆,我的伤跟令弟没有任何关系。”
  韶谦认真回答池丰的问题,心里也暗暗吃惊,怪不得池丰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池氏国际总经理的位置,短时间内,他已然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面对初醒的他,也没忘记祭出碰瓷者的克星——监控录像。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年轻嫩白的手上没有记忆中的老茧,只有一道道细长的伤痕,若不是融合了记忆,或许他也会认为自己的伤跟送他来医院的少年脱不了关系。
  韶谦,不,或许他应该叫自己邵谦,在醒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跟自己同名的陌生人。
  池丰是接到池骋的电话匆忙赶到医院的,一眼就注意到了浑身伤痕的邵谦,他身上不仅有被车撞的痕迹,还有被人鞭打的迹象。
  见邵谦如此配合,池丰神色减缓,言语之间轻松了些许:“你醒来之前医生给你检查过,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一些外伤,但你身上只有一些证件,没有手机,因此我暂未联系上你的家人。”
  邵谦兀自扶额,刚刚从这具身体醒来,他脑海中的记忆还处于混乱状态,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自己并不愿联系这具身体所谓的亲人,想到那个充满着家庭暴力的环境,他大脑便一阵刺痛。
  随即,一阵阵晕眩从脑海深处盘旋而出,差点就撑不住再次昏过去。
  牙齿重重地在唇上咬下,身体的疼痛转移了一部分晕眩的注意力,他闭上眼睛,加重牙齿咬在嘴唇上的力道,直到一丝鲜血从牙缝中溢出,他才终于清醒。
  “池先生,我的钱包里应该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345264,里面的钱应该可以支付这一次住院就医的开销,另外,麻烦您替我感谢令弟,要不是他,我也不能及时得到治疗。”
  邵谦强忍着意志力说出长长的一段话,接下来已经再无力说些什么。
  所幸池丰并没有多加注意,既然邵谦的伤与池骋无关,他们做到如今的地步已经仁至义尽,只是这银行卡,他却不会直接拿走。
  “我会转告,至于医院的开销等你精神好了之后再说,这段时间的医药费我可以暂时替你垫上,你好好休息,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池丰就转身往门外走去,只是一会儿,他就听到身后传来倒在床上的声音,想到刚才提起对方家人时刻意转移话题的瞬间,池丰脑海中只是转了一圈便不再多想。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他与对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走到门口的时候,池丰却下意识转身,往床上去了一眼,但只是这一眼,便让他神色怔愣。
  原本苍白的双唇竟已被血红覆盖,与那苍白的脸色相映衬更显得触目惊心。
  想到刚才这人说话时虚弱的模样,一种诡异的情绪在池丰心间弥漫开来,这人为了与他完成对话,竟不惜将嘴唇咬破!
  池丰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这些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在他心中留下印象的寥寥无几,而这其中绝大部分是经过朝夕相处后的认同感,但邵谦却在短短几分钟内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
  他皱眉,目光落在那双殷红的唇上,红唇的主人在短时间内已经沉睡,并不知他的一个举动已经令某人对他加以关注。
  看了一会儿,池丰仍然选择转身离去,心中却盘旋几回,意志力坚强的人在事业上终将会有旁人无法企及的成就,邵谦这人或许可以结交。
  池丰迅速离开,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人唇上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仍然是苍白的双唇,但那双唇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得红润。
  【位面交易系统启动中……30%……70%……98%……资料不足,正在收集当前位面资料……资料收集完毕,判断宿主所在位面为三级位面……继续更新,更新成功,位面交易系统正式启动,请宿主在一月内成为一级商人】
  邵谦这一觉睡得可谓是十分舒服,深度睡眠将他的记忆慢慢融合,在邵谦的主观意识引导下更是将两份记忆分为主记忆和次记忆,以前世记忆为主,却也承认了这一世的身份。
  然而一大早,他却被一阵恼人的机械音吵醒。
  【系统能量不足,请及时补充能量!系统能量不足,请及时补充能量!系统能量不足,请及时补充能量!】
  他蓦然睁开眼睛,却没有在视线中看到任何人,但似梦似醒间的那个声音却还在继续。
  【系统能量不足,请及时补充能量!】
  邵谦垂眸,对系统的存在似有所觉,似乎昨晚睡梦中就出现过类似的声音。
  【什么能量?】
  他在脑海中问道。
  【系统以大自然的能量作为运行的必要条件,请宿主打开窗帘,吸收太阳能】
  重生一次,他难道变成了需要光合作用的人类……邵谦板着脸在默默在心里吐槽,唯恐系统继续吵闹出声,他掀开被子下床,走到这个房间内唯一的窗户前拉开了厚实的窗帘。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邵谦身上令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忍不住眯起眼睛,身子半倚在窗台前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宁静。
  大约一个小时后,系统再次出声:【恭喜宿主成功激活系统,奖励复元丹一枚,初始积分10,积分达到100便可成为一级商人,请宿主在一月内成为一级商人,任务成功奖励抽奖机会一次,失败扣除100积分,若宿主积分降到-500,系统将与宿主解除绑定】
  邵谦没有直接查看系统的情况,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每次吸收能量需要多久?】
  这次他站了一个小时才勉强激活系统,要是每次系统补充能量都需要他在阳光下站上一个小时,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平静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缝。
  【宿主成功激活系统后,系统便可以大自然的任何能量补充自身,所以宿主无需担心】
  那就好……邵谦凝眸望着窗口外的绿意,心情渐渐放松,至于系统的任务,他无论如何都会完成,突如其来的重生,莫名的系统,即使没有询问,他也知道任务失败与系统解除绑定意味着什么。
  这次,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人。
    
    第2章 初次交易
 
  “前日,出道两年的韶谦不幸在家中因疾病逝世,享年22岁,韶谦出道两年,出演了近五部电视作品和一张专辑,虽没有引起大的轰动,却也得到了一众粉丝的支持,无奈英年早逝。在韶谦的丧礼上,曾经与他合作的导演和演员纷纷到场,接下来是现场传来的画面,让我们一同为这位少年默哀。”
  “可惜了,还那么年轻。”
  “是啊,要是多奋斗几年没准也能成为娱乐圈的中流砥柱。”
  “之前看过他的电视剧,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走了。”
  街头,巨大的屏幕上正在播报实时娱乐新闻,才22岁便不幸逝世的韶谦成为来来往往的人群滞留的原因,这些来往的人中绝大部分都不认识韶谦,但因为心中那一丝同情心,他们在这里停驻,同时为屏幕上素不相识的年轻人默哀。
  人群中,还有一些人一直注视着那个巨大的屏幕,眼中饱满痛楚和难过,时不时抬手擦拭着眼眶中即将溢出的眼泪,那个人,曾经是她们喜欢过的偶像,就在不久前她们还在愉快地讨论韶谦接下来的行程,但如今,她们却只能默默站在这里,在遥远的角落为那个逝去的少年默哀。
  难受,伤心,一时间竟是无法相信这个人这么轻易离她们而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