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殿下又在撩我 作者:泫鱼

字体:[ ]

 
 
文案:
 
     我是个倒霉少师,还有一个暗藏在太子身边的间谍身份,但我只想好好辅助太子殿下登基,甩脱以色侍人的锅,摆脱间谍的身份,然后告老还乡深藏功与名,没想到太子殿下总是勾|引我?
 
怎么办,居然有那么一咪咪心动了!药丸……
 
忠犬冷清攻x痴汉温柔受 
 
太子殿下x间谍少师
 
又名【重生之所有人都在搞基】Σ( ° △ °|||)︴
 
扫雷:
 
本文为重生甜文,轻虐,全民搞基吧大概(脑瘫作)剧情流非复仇向,复仇不如谈恋爱!!【贵略乱】1v1,不虐!甜文!每日更新~这里嗷嗷待哺的渣作者,求夶夶们包养!收我!快收了我!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棠(莫轩,唐墨轩),萧清(萧思齐) ┃ 配角:冷清秋,萧澈,傅瑾,萧泠,莫昕,温衍,阮明玉,柳情 ┃ 其它:渣受贱攻,贵略乱,全世界都在搞基系列,吃回头草,霸道太子放过我系列
 
==================
 
  ☆、重生第一 1
 
  佛道世间有七苦,谓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
  深情苦,痴情总为无情误;求不得苦,舍不得硬要舍去亦苦。入俗世,染红尘,情爱是搅乱世间的至毒,许多人却饮鸩止渴,明知是毒,明知会痛,却抵挡不住诱惑,奋不顾身地去求取真情,顾影自怜自欺欺人亦有之。
  世间至上无情道,若无情……最是无情亦有情。
  耳边尽是嘈杂,似有无数人在说话,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语调似怨似怒,有忧有喜,唾骂声说话声,越来越激动的语调,细细碎碎,密密麻麻,无法听清。风雨声糅杂其中,混乱不已,且声声不止,吵得脑仁疼……
  他想抬手捂住耳朵,却无法控制身体……他只觉得头痛欲裂,思绪混乱,视线模糊。
  眼前似乎有个佝偻的身影,深灰的衣裳,戴着高高的帽子,提着一盏刺眼的灯……他看不清是谁,也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声音尖细难听。
  唐大人,王爷说你这次做的很好,等东宫那位倒台了,少不得你的功劳……
  隐约听到了几个字,唐大人?好像在叫自己,什么东宫……什么王爷……他无法发出声音,却感觉到身体在那个佝偻的身影离开后一步步走向另一个方向……红墙朱门,穿过重重深院,宫灯明亮耀眼。
  他走近一间屋子,门口有人阻止了他。
  唐大人,殿下还没有回来……
  殿下?他苦思冥想,愣是越发迷糊,却意外的听到自己发声,声音平静镇定,他说,知道了,你下去吧……
  唐棠有些惊讶,他这是……一体双魂?
  他好像倒在床榻之上,视线更加模糊,直至眼前一片黑暗。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感觉疼痛俞烈,头脑快要炸开一般,倏地,说话声缓缓变小,风声,雨声,轰轰雷声,戛然而止……
  竟然传来仙乐缥缈,使得他的头疼得到缓解……忽然有人在说话,他神智不清,却清晰听到了,那个好听的声音说,你可有不舍……
  不舍?不知……
  那声音似乎喟叹一声,你之所念如何,却不自知……回去吧……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
  猛的睁开眼,唐棠有些适应不了眼前的烛光,伸手遮住了眼睛,突然坐了起来,惊愕地看着四周。
  眼前是净是奢靡华贵,抬眼处殿内右侧檀木收藏架上,琳琅珠玉点饰,珊瑚珍宝在下。白玉阶,青玉案,金镶玉嵌的铺设,在明亮宫灯的照耀下光芒四射。唐棠揉着额角,晃了晃脑袋,有些昏沉,左侧是一面山河图锦绣屏风,精致大气。
  手下触感丝滑,叠整铺好的云被,黄粱玉枕,笼月纱帘微微挽起,一排烛火跳跃不止,恍惚间,与记忆中的某一个地方重合……熟悉,太熟悉了,这里是——
  “太子寝宫!”
  唐棠惊道。多少年没有回到这里了!不对,他不是已经作古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会是还没死透吧?还是一场梦?!
  嘶呀一声大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唐棠听到脚步声一点点逼近,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将层层珠帘撩开,唐棠紧张而又期待的等待着那人从珠帘后走过来……
  当萧清进来后第一眼就看到唐棠愣愣地坐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幅不同于往常的无辜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是一顿。半晌沉寂,开口打破了流转在对视的两人之间诡异的氛围。
  “你来了。”
  “嗯。”唐棠条件反射的习惯性应了一声,忽然瞪大眼睛指着萧清惊愕道:“你是太子殿下?!”可若他还是太子,如今又是什么年份?恍惚中,又想起那个好听的声音,重来?这便是,重生吗?
  萧清似乎没反应过来,旋即打量了一周唐棠,语气依然没有调子,反问道:“你,怎么了?”
  好像,真的,重生了!
  唐棠很激动,这才想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脸,是热乎的!唐棠惊喜的抬头,竟然大着胆子摸向萧清的脸,喜道:“太子殿下,你还是太子吗?真的是你吗!”
  萧清也感觉唐棠有点怪,唐棠还捧着自己的脸在发呆,不太正常……萧清略尴尬地伸出手拉下唐棠,手背摸了摸唐棠的额头,怪道:“你哪里不舒服?”
  “啊?”唐棠回神,不太自然地解释道:“没,没事,我很好。”
  萧清怀疑的看着他,唐棠又道:“我没事,就是刚才做了个噩梦。”
  看这状况,萧清还是太子,自己应该还是少师,还没有被萧清发现他是萧澈派来的细作,也还没有扳倒太子。
  萧清似乎放心了,道:“你久等了,最近朝事繁忙,也是很多天没去看你了。”
  唐棠脑内混乱,扯出个笑,摆手道:“没事,以后唐棠多去看看太子殿下就行了……”
  话音刚落,唐棠就感觉不对劲,太久没见萧清,连规矩都忘了,低垂着眉眼想着补救的法子。
  萧清却点头道:“好!”
  “嗯?”唐棠惊讶抬头,萧清依旧平静的看着他,眼中隐隐有火光跳跃的倒影,对视良久。
  萧清的目光深邃,眸色清澈,眼中确实没有一点要生气的样子,唐棠痴迷的看着萧清的眼睛,竟然失神了。直到密密麻麻的啄吻落在唇边,萧清的呼吸打在脸上,渐渐发热,唐棠才反应过来,被迫承受萧清突如其来的亲吻。
  唐棠心中着急,虽然他曾经就和萧清有过无数次亲密接触,比亲吻更加深入,但是他也是为了得到萧清的信任,套取他的线报。目的就是为了弄垮他,废掉太子。
  这时候唐棠的少师之位乃是鸡肋的存在,无实权无事务,师之名义,教导的也不止于书面上的知识,若是主子喜欢,还有解决身理上的需求。偶尔太子想起来了,还经常需要……侍寝!
  说得好听,是侍寝,难听一点,不就是发泄的工具?尚且无名无分的。但是现在的唐棠刚死过一回,心里还没做好准备呢!
  萧清没管他的细微挣扎,只当是往日一般的欲拒还迎,将唐棠轻柔推在床上就开始扒他的衣裳,唐棠喘着气揪着衣领急道:“唔……等等!我,我有话要说!”
  萧清蹙着眉头,问:“什么事?”
  唐棠想了好久都没想出什么事,脑子一片混乱,什么主意也想不出来,看着萧清的眸子越发火热,唐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只能老实的婉拒了。湿润的眼睛里有些许委屈,“我,我不想要了……”
  说到最后因为心虚声音越来越低,唐棠突然想起来,第一次的时候,就是他用药骗萧清上床的……不过当时是为了获取信任啊!脸颊一片绯红,大概是把自己给气的,心说自作孽不可活啊!
  萧清闻言,停下动作,但手掌还握在唐棠腰间细细摩挲。看着萧清的眼睛,唐棠一阵心慌喘气,这样深邃的目光,曾多次让他险些溃不成军,要说出实话。得以重生是很好,但是重生后马上就和大债主碰面。且做出这等事来,唐棠快要崩溃了!
  “为什么?”
  萧清看着他问,在这种事情上似乎是第一次从唐棠口中听到拒绝,且每次都是唐棠自己过来。
  “啊?”突然等到了这么一句话,唐棠也没找着理由,突然就脱口而出,“那个,唔……我怕疼……”
  话音刚落,唐棠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话,有几个男人爱听?果然萧清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唐棠又开始踹踹不安了。唐棠看萧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唐棠以为他要发作时,缓缓坐直,拢了拢袖子,冷淡道:“你回去吧。”
  唐棠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这样吗……太可怕了!呆呆的坐了好一会,又听到萧清气定神闲道:“你回去吧,去召李妃来侍寝,孤要就寝了。”
  合着我在这打扰您作乐了是吗?唐棠还头疼着,莫名的就上来火气,到底还是忍住了,扯出一抹笑容道:“是,臣这就走!”
  立马爬起身穿好外衣靴子,脚步匆匆地离开,关上门时还闷闷地嘟囔道:“想睡我也不知道对我好点……还勾三搭四,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哼!”
  却不知萧清看向重新合上的朱红殿门,扯了扯嘴角,眼神很是奇怪。唐棠大概是忘了萧清也是练武的好手,听力很好。揉着酸疼的脖子,回忆着当年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半点也没有想起来让人去召李侧妃。
  细雨纷飞,微风吹起的夜里有几分薄凉。
  唐棠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竟是重生了,莫名其妙的重生了……真是意外!惊喜?
  唐棠摸到几年前的房间后,看了桌面上自己的字帖后,才幡然醒悟今夕是何年,刚醒来时的头疼感越发强烈,烛火也未曾吹灭,便倒头躺在床上。
  昏昏沉沉的入睡,梦中似乎,又回到了前世。
  ——————前世的分界线——————
  宣明三年,皇帝萧澈登基已久,继承先帝贤德,四海升平,民间亦常有贤名远扬。
  而这位皇帝也是一个传说,既不是皇帝最宠爱的皇子,也没有废太子的自小聪慧,却在废太子后,平庸的他在众皇子中一跃登上储君之位。然而民间流传更盛更感兴趣的,却是宣明帝的男皇后,当朝太师之子,傅白雪。
  阳春三月,桃李纷飞,正是江南好风景。
  湖光山色,青山绿水,难得的美景,宁静美好。雾隐深山,流水潺潺,诺大的江上,泊一小船。自远处便闻见琴音渺渺,一白衣公子于船头负手而立,身姿翩然。
  初春的天,江上风大,吹得白衣公子的披风猎猎作响,男子却不觉冷,遥遥望向琴声传来的地方,轻声道:“靠岸吧。”
  身着蓑衣的船夫应声靠岸。眼前是一片桃林,粉白的桃瓣飘飘摇摇落下,布满地面。
  迷雾重重,船夫亦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好心提醒白衣公子小心迷路,白衣公子拒绝了船夫同行的好意,只身走近了宛若人间仙境一般的桃林。循着琴音而去,白衣公子穿过层层白雾,肩上扑簌簌落下不少桃瓣,他没去理会这些。
  桃林深处,一架七弦琴,如玉素手优雅而灵巧地拨动琴弦,视线向上游移,那双手的主人,一张绝世美颜,冰肌雪肤,明眸绛唇,倾城绝色。三千青丝未束起,几缕发丝垂落至额前,俏皮而不失妩媚。那人一身绯色华袍,倨傲美颜,一眼望过去,便移不开眼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