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认妻 作者:千面骨

字体:[ ]

 
文案
 
周鹤轩眼睁睁看着那人在自己坟前死去。那个自己认为自私势利的男子,贪图金钱利诱的人。那一刻,他明白了。
周鹤轩他怨他恨,恨自己瞎了一双眼。恨自己愚了一颗脑。他恨,恨自己为何会将人认错。认错了人,爱错了人。最终还害得他失去了性命,死后就连葬身之地都无。暴尸荒野。
那时生生体会到何是切肤之痛,剜心之苦。
还有那被自己视为良人的男子却是在自己头七之日于竟与自己视为亲弟的人在自己的灵堂行他苟且之事。这双眼当真是瞎了彻底。
幸而老天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回到四年之前。这一次定是不会有眼无珠,让恶人当道。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鹤轩】【钟毓】 ┃ 配角:周瑾瑜 ┃ 其它:杜若,煜祺,大渊
==================
 
  ☆、第1章 离世
 
大渊国,两千五百一十七年,国号渊。年末。
    年关将近,然而周家大府毫无喜意。笼罩着重重哀伤。下人们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浓重的哀伤将着整个周府拉入凄哀的气氛中。
    杜若伤心欲绝,温婉的眸子的戚戚,泪水不断的涌出,扇羽一般的睫毛挂着泪珠儿。荏弱凄婉让人看着不舍心疼。不枉自己费尽辛苦,排除万难将他升为正妻。唯一的妻子。
    杜若,抓住周鹤轩垂在床榻上的手腕,神色悲戚:“鹤轩…”周鹤轩已是不复当初意气风,丰神俊朗。如今病态入体,双加凹陷,脸色泛着不健康的灰青死态。墨瞳里眼神涣散,呼吸气若游丝。他深情款款的望向杜若,嘴角无力的浮起一抹安抚的弧度。嘶哑的声音响起:“若儿…今生……得你……相伴……已是无…憾。”
    杜若声色悲切:“不,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杜若捂住耳朵,不忍在听下去。
    鹤轩不忍,他这幅悲切的样子,都是为了自己。的这般真情,真真乃自己之大幸。忍不住说道:“若儿,你…莫要这般伤心,世间、多少人…都无法……无你我这般……两情相悦我……已是……别无所求……只愿你能……好好活着。已是…我最后心愿……”
    杜若泣不成声,一把抱住周鹤轩,哭的肝肠寸断,语不成句:“轩,你待我如珍…如宝……我又怎能不倾心悦之。你我同寝同食七年有余。如今…你却要……弃我而去……你何其忍心。”
    鹤轩心如刀绞,猛地咳嗽起来。屋里一干人等几乎同时呼吸停滞单场。杜若,连忙离开鹤轩的胸膛,痛苦的喊道:“轩……”纤细的手指,拍打这鹤轩骨瘦的胸膛。
    片刻,咳嗽生渐渐停息。意识逐渐模糊。时辰不多,鹤轩连忙道:“若儿,日后、、我不在了,莫要糟……蹋了身……子,好好照……顾自己。愿来生还能与你厮守。”
    “哥,我会好好照看杜若的。你安心便可。”
    鹤轩努力看向说话那人。笑了。那男子眼眶微红。抿着嘴。像是忍着泫然欲泣的泪水。此生有记挂着自己的兄弟,也有自己倾心的爱人。足以。有煜祺在,若儿定是不会被人欺辱了吧。突然房里一阵悲痛声响起。
    意识抽离,沉重感消散。突然鹤轩感觉有所不对。睁开眼看见自己浑身散发着白色光雾。毫无重量悬在空中,震惊的发现自己一灵魂的状态目视着一切。
    杜若已经昏死过去,鹤轩心疼想去抱抱他。可灵魂状态的他,根本克制不了自己。被定住般看着为自己伤心欲绝的可人儿,看着煜祺将他安放好。
    他是多么痛恨自己的无能,眼睁睁看着被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因为自己遭受离别之苦,让他一人在这世上独活。没有自己的陪伴,那是的多孤寂。
    突然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着往一个方向走。心中一惊,难道是勾魂使者将自己的灵魂收回去吗。看向杜若的位置,心中悲痛难鸣。此次当真是离别。
    “守门大哥,开开门好吗,让我见见少爷最后一面,求你了。”那人泣如雨下,绝望又坚韧的一遍遍拍打着门板,细白的手掌肌肤渗出点点猩红。昏暗的屋里鹤轩却是看的出奇的清楚。清楚的看见那人的侧脸。散发乱哄哄的耷拉着,眉眼精致,侧面看着那人的睫羽颤抖的不停。
    鹤轩认出来的,他对这人吗,没什么好感,贪慕虚荣的人他见的多了,倒也无妨,只不过,却是偏偏对这人一开始便是厌烦到极致。缘由无他。这人与杜若是双生,名钟毓,与杜若是同胞兄弟,两人样貌极相似。性子却是大相径庭。而这人恶劣的令人恶寒。与杜若初识那时,这钟毓仗着与杜若相同的样貌妄想顶帽杜若眩视惑听。但却有一点的是,钟毓左脸颊上有一道被划破的伤疤,而杜若却是无任何瑕疵。真假立辨。
    这等势利小人,任鹤轩如今只一介孤魂,也断然瞧不上。
    如今他这幅作为,又不知是要博取谁的同情。惹人怜悯罢了。
    钟毓,颓败的滑做在地,无声的哭泣。
    鹤轩嘲讽的想到,真是没耐性,就这一回功夫便就作不下去了。可恨这灵体只能在着定定的看着这人的跳梁小丑的把戏。他才不想与这人独处。简直是对他的折磨。而自己心心念念的若儿正因为自己的离世伤心欲绝,自己却是被迫与这斯捆绑在一起。怎叫他不仇视这人。
    鹤轩猛地震惊的看向钟毓,不可置信,犹如晴天霹雳。黑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钟毓,小心翼翼的抚摸手中的刀鞘。那是一把匕首的刀鞘。小巧,精致。钟毓贪婪的看着刀鞘上每一条纹理。眼泪不受控制源源不断的落下。仿佛得到什么必须不可的理由,钟毓再次疯狂的敲打着门板。嘶哑着声,冲门外叫到:“来人呀,开门。我要出去,放我出去。门外的大哥求求你,将门开开。”一遍一遍的恳求着,嘶叫着。
    而鹤轩久久不能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那刀鞘是自己赠与杜若的信物,如今却却在钟毓手上。片刻有震怒的看向他,定是这厮趁杜若不慎将着信物偷走。鹤轩此刻无比憎恨的盯着他。
    “不用叫了,少爷已经死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
    钟毓不可置信的呆滞当场,随后向后倒去。一双星眸空洞无神。此时外来传来两人的谈话声。
    一人道:“可怜,同人不同命。”
    有人应道:“可不是吗,这两人还是同胞兄弟。这命差点可不是一星半点。”
    那人又道:“怪自己生的丑,没有前面那位主俊美。”
    “算了,别说了,同的娘胎里出来的又怎呀,还不是不同命,只怪着里面那位运气背。”两人离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鹤轩,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竟是有些许不忍。
    三天内,不断有人将食物于水送入屋中。小小的房屋一如既往的昏暗。钟毓身侧房中昨日送来的饭食。颗粒未动。鹤轩见这人还保持着三天前一模一样的动作。失了魂一般,无知觉。鹤轩却是在想生前是否对他过于冷漠。见他这般,鹤轩不知为何心中隐隐作痛。他不在是实体,却是能体会涩涩的痛楚。
    房门打开,鹤轩眼里的光彩瞬间亮了起来。杜若,开门的是杜若。只可惜他无法动作,只得痴迷的看着。只是此时的杜若有些怪异。
    杜若婉转的声音响起:“钟毓,你该死心了吧,如今那人已死,这里没什么是你可以留恋,你也可以尽早离开周府。”
    钟毓机械性抬起头,眨眨苦涩的双眼,呆滞的问道:“弟弟?”
    杜若挑眉:“弟弟,亏你好意思叫的出口。你如今什么身份,我又是何等身份。这声称呼传了出去,莫不是要人笑掉大牙。”
    钟毓清醒几分,恳求的说道:“杜若少爷,你让我见见少爷最后一面。好不好。我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
    杜若不耐烦的说道:“人已经入土了。最后一面是不可能了。”突然杜若阴森森的说道:“哥哥,当真是那般想他,何不下去与他作伴。”
    鹤轩在空中不可置信的看着杜若,杜若言语未免太过刻薄,尖酸。
    钟毓从呆滞立马惊恐了起来:“杜若,你要杀我?”钟毓这话说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鹤轩嗤笑他的大惊小怪,可杜若下一句话却是生生惊到了他。
    杜若恶毒的看着他,说出的话令人生寒:“有了我何必要有你,我这般白玉无瑕,容颜俊美。而你,却是毁了容的劣质品。所以,你就下去陪你心爱的少爷,不需在这伤春悲秋。做出一副你深爱他的模样给谁看。”
    说着将袖子中的匕首掏出,狠狠刺向钟毓。鹤轩惊恐的道:“不要。”可惜没人听得见。
    钟毓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匕首连根没入腹部。血不断的往外冒。他却是道:“少爷葬在何处?”
    “到现在你还想着他,周鹤轩喜欢的是我,深爱的还是我。你可真是痴心妄想。”杜若双眼通红。恶狠狠的说道。
    “哟,谁惹我的心尖尖发怒了?”杜若被人从背后抱住。
    “还能有谁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鹤轩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景象。煜祺和杜若,他们?怎么是这样,一个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一个是自己肝胆相照的兄弟。他们怎么这样。
    “少爷葬在哪里?”
    煜祺看了看血泊中的人,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又看看怀中的杜若。亲亲他的额角,柔声说道:“宝贝,你先回去,这里你男人来处理,着血腥的场面不适合你哦。”
    杜若羞红了脸,娇嗔骂道:“别乱说话。你处理好了,就过来,我等你。”说着厌恶的看了看地上的人,转身离去。
    “少爷葬在何处?”钟毓第三次问。
    鹤轩,复杂心痛看着他,为何自己视若珍宝的杜若会这样对他,而他自己都不屑给他任何一个眼神,如今却是在生命之际苦苦寻问一个墓地所在。
    煜祺,邪笑起来,反手将门关上。鹤轩心中暗叫不好。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分辨不出着笑容背后的含义。
    “不是想知道,周鹤轩葬在哪吗?我就告诉你。他就在东郊的哪儿。”说着又邪恶的笑了起来:“你知道了又如何,怕是如今你只能祈祷下去之后能见到那人的面。”说着向钟毓走前两步:“在此之前,我先尝尝你的味道再说。”说着向钟毓扑去,猛烈的撕扯身上的衣物。
    鹤轩宛如被剜了心肺。
    突然煜祺吃痛一声,跌倒在地,钟毓爬起踉跄几步,死命的逃离房门。
 
  ☆、第2章 坟前
 
鹤轩身体不受控制的跟着钟毓在跑。鹤轩心痛难忍,几乎泫然欲泣。那方向,那是自己的墓地。钟毓腹部在流血,染红了白色素袍。身后是血红的脚印,突然,钟毓惨白的脸上心满意足的笑了。鹤轩看去,不远处静静立着崭新的墓碑,墓碑上写的正是自己的名字。
    钟毓踉跄的跑到墓碑处。中间几次跌倒在地,还是坚韧,不顾一切的爬起,到最后实在爬不起,一步一步爬向墓碑。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显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