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流天师[重生] 作者:一袭白衣(下)

字体:[ ]

 
  第101章
  
  这些僵尸显然都是经过精心豢养的,不然的话,放这么大一片“鬼车引”在这儿,不可能还不被破坏一点,这个道理就如同一个重度毒瘾的瘾君子见着一大片放在他面前的毒品一样,怎么可能还保持着毒品完整无缺,一点都不动心思?如果说人类还有理智尚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可这些僵尸都是些依从本性行事的怪物,怎么可能不动这片花海,摆明了有人在养他们,定下了严格的规矩的同时也会拿鬼车引定期喂食他们。
  站在这些僵尸背后的,肯定是让他们打从本能上就畏惧的东西,以此掩盖住了鬼车引对他们的诱惑。
  不过,这些僵尸年岁都不长,还没什么太大的怨气,就是一个个扑过来让人烦,就好像是大夏天里的蚊子,不成什么大气候,但是就是架不住数量多,打死一只又会有第二只第三只前仆后继地涌上来。
  周通觉着有些纳闷,在这些僵尸看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限制作用,居然直接革了他们对鬼车引天生就无法抗拒的诱惑力?他都没什么很好的办法,想让一个吸了几十年毒的人忽然不吸毒,还愣看着毒品毒瘾不发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这么一想,周通的目光就落在花海上,刚才他一眼看过去并没有认出这就是鬼车引,是因为鬼车引的花朵跟其他的花朵很相似,尤其是和念书的时候经常在A大校园里看到的黄色波斯菊很相似,只不过,鬼车引是幽紫色的,花盘也偏大一些,只有暴露出根茎的部分才能让人看出来这种花的诡异所在,真正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等等……周通忽然想了起来,其实真正吸引僵尸的并不是鬼车引花朵的香味,而是根茎的香气。
  想到这里,周通忙向刚才冯山挖出来的根茎处看去,果然见那些个僵尸都似是有目的一般地冲向根茎处,周通斟酌了下,有几分怀疑,这些僵尸闻到他身上活人的气息,将他归为异类,所以才会对他有虎视眈眈的气势,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但是如果让他们意识到真正对他们有威胁跟他们产生竞争的对象不是自己呢?
  有了这个想法,周通立刻在手心盖上阳章,阳章落款处金光熠熠,周通一收手掌,将掌心雷向地面处挥去,掌心雷化作一道闪电落在地面,将地面炸开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坑不大,半平米都不到,坑附近的鬼车引都被周通的掌心雷炸开,暴露出了人脸一样的根茎,此时,那些扭曲的根茎上的人脸如同哭丧着脸一样,哀怨地看向周通,一个个幽怨似是冤魂在鸣冤哭号一般。
  鬼车引的根茎一旦暴露出来,在十分钟内就会逐渐枯萎,然而就这十分钟就足够周通“离间”这些僵尸了。
  僧多粥少这回事又不是只有人类才有,饥荒的时期,人都可以做出残杀同伴以其为食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别说压根就没有一点人性只跟随欲望行事的僵尸了。
  暴露在外的鬼车引在枯萎的过程中会散发出香气,只是三五棵香气便浓郁得好像直接打翻了一瓶香水,刺鼻且浓烈,周通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真不知道这儿养了多少僵尸,还好四周围有温泉罩着,这附近的原住僵尸也差不多都被叫醒带到这儿来了,不然的话,那些本该睡着的估计都得被熏醒过来。
  果然叫起床的最好方法是准备点香味逼人的好吃的啊……
  正如周通所料,当他把根茎挖出来之后,那些僵尸都红了眼睛,目光不再看向周通,反而看向那些根茎,当第一个僵尸违背了一致抗外的和平协议扑向鬼车引之后,就有第二只僵尸、第三只僵尸扑了过去。
  这一大群密密麻麻大概二三十只僵尸就分吃那么一点少得可怜的鬼车引,才是真正的僧多粥少啊……
  下一刻,僵尸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而对于他们来说,此时此刻大脑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他们有的只是本能与潜意识,他们清楚地认识到,眼前这几棵鬼车引压根就不!够!吃!
  于是,第一对僵尸开始互相撕斗让这些僵尸们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最笨的办法,那就是彼此竞争,打倒所有的竞争者!
  这一下子就给周通省了很多麻烦,周通也不会傻到再在这个时候出手,让那些僵尸意识到自己对他们的威胁转而攻击自己。
  说到底,还是一群没什么脑子的行尸走肉。
  让周通觉着十分有趣的是,在根茎暴露出来之后,这些僵尸明明可以闻到鬼车引的香气,却在隔了层泥土的时候像是一群家养的猴子一样任由别人摆布。
  他看着有些乐趣,当不宜一直在这里耗下去,温泉水的事情也好解决,并不需要什么木桶类的工具舀水灌溉,直接破了温泉池,将水导进花田就可以了。
  这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周通的目光越过那些僵尸,往远处落去,他与撕斗的僵尸擦肩而过,走向花丛中央。
  他先前就发现,在花丛中央似是有一口棺材摆在那儿,但是花丛开得太过茂盛,又有僵尸挡路,他看不清楚,现在却是能仔细去看一看了。
  周通从花丛里踏了进去,当他踏入花田的第一脚,脚底下的土壤里就像是生出来无数只极细微的手在抓挠着他一样,要将他体内的灵气全都抽干注入泥土之中,可偏偏就是被气挡住了。
  自从手掌触碰泥土之后,周通就知道这儿布下的特殊阵法,早有防备,他一步步往花田内走去,却发现,这中间一圈幽紫色的鬼车引居然开得比靠近温泉的那些还要好。
  周通头晕了下,他定了定神,感觉有些不对。
  这些花不是鬼车引。
  周通蹲下来,随便将一朵花挖开,土壤被破开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了来自地下的呻吟,等他彻彻底底地将根茎挖开暴露出来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个完整的婴儿。
  那小婴儿真的如同人类的婴儿一样,背部与根茎粘连着,乖巧地看着周通,随即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嘴巴一咧,当即哭天喊地地号哭起来,这一下,带动了地下这一圈的婴儿,闷闷的哭声从地底下传来,冲破泥土,直入云霄,凄惨无比,哀嚎声让人后背发麻。
  在下山路山跑到一半的冯山等人都听到了这凄厉的哭声,冯山紧紧抱着周通的天眼镇坛木,把它当做报名的东西,他回头望了一眼温泉上,喃喃道:“周大师不会有事吧……不会有事吧……”
  陈正信瞥了一眼被冯山抱在怀里的东西,总觉着有些眼熟,如同这等造型的法器很多,大多都是跟从张韩楚三大家共同保管的那个法宝那儿仿制而来的,外形相似的多了去了,但是真正有用的却是少之又少。
  但周通的本事陈正信见识过,他塞给自己的六丁六甲符也是真的,陈正信忽然起了歪心思。
  那年轻人一个人留在温泉上里还真是前途未卜,他虽然算不出来那附近到底有多少只僵尸,但是却清楚得知道数量肯定不会少,他师父传给他的守身玉符一直在剧烈摇晃,催促着他快些逃命。
  这些年来,有些生意他接,有些生意他不接,正是这枚玉符在指引着他,一旦遇到强大的对手,玉符就会一直不停震动,震动得越是厉害,就代表遇到的对手越是强大。
  这次震动的频率跟幅度是打从他出生以来见识过的最厉害的一次。
  那山里头恐怕还不只是僵尸这么简单。
  想起来这个,陈正信就一身冷汗。
  要是周通活不下去了呢?那他拿了冯山手里这东西就不过分吧?反正放在冯山这等庸人手里也是浪费!
  许飞阳忽然哀嚎,栽倒在一旁树下,许海见了,忙扶住许飞阳,关切地问道:“爸!爸!爸你没事吧?”许飞阳的母亲都已经是八十八岁高寿,许飞阳本人也不年轻已有六十多岁,刚才从温泉山上一路逃命下来,许飞阳已经是快到了极限,刚才被疑似婴儿的惨叫声震得浑身发抖,一不小心把脚给崴了!
  许海半蹲下来,对许飞阳说:“爸,你上来,我背你。”
  “小海,儿子……”许飞阳热泪盈眶,正要爬山许海的后背,谁料到,冯山忽然叫了一声,他手中的天眼镇坛木震动起来,上面的那一颗天眼石射出凌厉的光芒。
  自一旁草丛中猛地跳出来一只僵尸,向许飞阳父子俩冲了出来,那僵尸速度极快,肉眼不可捕捉,只见一道残影伴着劲风冲向许飞阳,直接将父子俩撞到在地。
  许飞阳一个不慎,被摔出好远,下一刻,僵尸就向许飞阳那儿冲了出去,许飞阳下意识地抬手一挡,那僵尸一口咬在许飞阳的胳膊肘上,痛得许飞阳惨叫出声,哀嚎连连。
  “爸!”许海叫了一声,正要冲过去救许飞阳,却见趴在许飞阳身上的僵尸僵硬地扭过了脖子,沾了泥土却因死后不久还保留人样的脸转向许海,那熟悉的面孔让许海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动也忘了动。
  那是许海的奶奶,许飞阳的母亲,不翼而飞的尸体。
  “还我的镯子……”老太太的灵魂半吊在尸体里,还有少许的自我意识,她目光沉沉,空而虚无,像是捕捉不到焦点,但是望在许飞阳眼里却能感觉到老太太阴沉沉的盯视。
  许飞阳方想起来,那镯子跑了!还没回来啊!这次是真的丢了,他上哪儿找去啊!
  “陈大师救我——救我啊——”走投无路的许飞阳方想起陈正信来,他扭头一看,却见陈正信跑得没影了!
  周通给了陈正信四五张六丁六甲符,陈正信拿去试验了一张真假其余的都被他卷进了袖子里,这许家父子俩明显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捞了就随他们的便吧,反正也是许飞阳欠老太太的债,是他活生生把老太太逼死的。
  除了许飞阳,他是最知道其中内情的人。
  老太太住在许飞阳家里这几天,没一天吃得饱睡得好过,许飞阳还把她最喜欢随嫁过来的金镯子给偷了去,谎骗老太太镯子丢了,老太太怒气攻心,本来送医院也能捡回一条人命,但是许飞阳要的就是老太太赶紧在八十八岁的时候死了,根本就不可能送她去就医。
  想到这儿,陈正信望着许飞阳冷哼一声,冷笑道:“这种人渣,死在老太太手里算是便宜他了。”
  老太太又一口咬在许正阳的胳膊上,顿时又是一口淋漓的血肉,许正阳惨叫连连,许海也反应过来,一咬牙扑上前去,拉住老太太,老太太瞪了许海一眼,却没有攻击他,许海拼命地拉着老太太的胳膊,哭号道:“奶奶,奶奶你别这样啊奶奶——”
  冯山看不下去了,他虽然也十分憎恶许正阳的作为,但是眼前的这幅画面实在是太凄惨了,他捧着天眼镇坛木问道:“大师给的宝物,你到底怎么用啊,你能不能帮帮许伯啊……”
  天眼镇坛木无动于衷躺在冯山手里装死。
  这冤有头债有主的,跟它一点儿关系没有。
  眼见着情况一片混乱,躲在一旁的陈正信渐渐有些心有不忍,到底都是同类,许正阳一条胳膊都快被老太太咬得只剩下骨头了,他攥了攥手里的六丁六甲符,掂量着自己跟那僵尸老太太的战斗力。
  不太行啊……
  “你哪儿来的六丁六甲符?”冰冷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身后,陈正信猛地一抖,回头一看,一脸阴沉的长发男子正冷冷地盯视着自己,那双沉如深渊的眸子里倒映出自己惊慌的面容,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双腿有不可控制的冲动,根本就站不住地发软!
  手里头跟兜里的六丁六甲符全都飞了出来,凌渊全都给抓在手里,辨认清楚了之后确定是周通的手笔,他踢了一脚陈正信,将陈正信从草堆里踢了出去。
  那老太太看到了陈正信,立马转移了目标,也不管许正阳了,突然向陈正信那儿冲了过去,冲到半路身体却被定住,抱了头的陈正信正惨叫到一半,预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传过来。
  他缓缓放下高抬着挡住自己的手,向前看去。
  凌渊走到僵尸老太太面前,上下打量着还有几分人样的老太太,似是在琢磨前因后果,要是放在以前,这些人斗到死凌渊都不会多看一眼,只不过,他们几人身上都有周通的气息,看在周通的份上,他才愿意管那么一管。
  装死的天眼镇坛木这时候活了,从冯山手里飞了出来,飘荡在凌渊身边,讨好地上下摆了摆,一脸狗腿相。
  凌渊不耐地问道:“他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