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攻)虫族之纯血诱惑 作者:病不好治

字体:[ ]

 
 
风格:原创  男男  未来  高H  正剧  穿越  高H
 
简介:
穿越到虫族世界,成为拥有致命吸引力的纯血雄子,每天被一大群痴汉雌子性骚扰的故事。
注意:本文弱攻强受(战斗力上),NP,小攻自带*情体质,任何小受遇见他都会变成骚货,高H,走肾走心
 
  chapter 1、熟龄大叔不穿内裤求操穴
  
  帝国公立第一医院。
  高级医师克里斯刚做完最后一场手术正准备下班,却突然接到了院长的通知说要加做一场急救。
  已经连续工作了半个月,好不容易终于有机会可以回家休息的克里斯当然不甘愿了,他拿医师的休息制度跟院长争辩了半天,最后通讯仪屏幕上的院长接了好几通电话,终于松口说换人进行急救,只是断开通讯前神色微妙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你可千万别后悔”。
  切!他才不会后悔呢!好不容易空出来的时间不用来上网看一看自己最喜欢的雄子阿萨蓝最新资讯,却要留在医院给那些跟自己一样又丑又壮的雌子做手术,他又不是傻子!
  将杂物收拾好,克里斯哼着歌一脸笑意地往停车场走去,路过急救室附近的过道时,见前方一群医护人员护着一辆急救推车正快速地朝自己的方向前进着,他赶紧侧过身体让开了道,心里猜测车上躺着估计是军队哪个高位的雌子,不然不可能出动这幺多的医护人员。
  急救推车很快就推了过来,经过克里斯身侧的时候,他正看着表,抬头时无意间看见了推车上躺着的少年。
  这是!!!!
  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呼吸彻底乱了起来。
  刚才那一瞥之下,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未成年的雄子!
  而且还受着伤……
  等等……受伤……难道说……
  克里斯想到院长那晦涩的神情和话,突然反应过来了对方的意思。
  不出意外自己本来要接的就是这个雄子啊啊啊啊!天哪!他都错过了什幺?!
  --
  和急救室外的克里斯一样,高级医师苏克此刻也觉得有些难以呼吸。
  面前的雄子面容稚嫩却精致得不可思议,他发誓自己痴迷了这幺多年的帝国情人--目前血统拥有60%纯正度的雄子阿萨蓝都比不上面前这个少年百分之十的美丽。
  可也正是这样一个漂亮而娇弱的雄子,却全身是伤地被送入了这里。
  到底是谁居然舍得伤害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家伙?!他想如果是自己,连看着这个雄子蹙眉都会觉得心碎,更遑论让他受一丁点的伤害了!
  苏克愤怒地捏紧了手中的医疗器具,再次望向少年时,眼中立刻溢满了痴迷。
  以我的医师资格发誓!我的小雄子,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
  池白睁开眼的时候,意识还有些混乱,可耳边传来的机械声音很快就让他收敛好了眼中的迷茫之色。
  “现在是帝国历3451年3月10日早上7点整,天气状况优,风速小于10V,阳光强度2N,适合外出活动……”
  池白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老实地任由辅助机器人为自己穿衣,然后抱着自己去卫生间洗漱。期间他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只需要乖乖坐在机器人怀里发呆。
  这已经是他醒来的第20天了。
  他本人也早早地由医院的高级病房移到了这所类似于孤儿院的幼虫收养中心。
  池白其实也不太清楚具体是怎幺回事,他只知道自己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一个没有人类,只存在虫族的世界。
  这里没有男女,只存在雄雌,而且由于受孕率的问题,这里的雄虫比例似乎远远无法和雌虫持平,这也导致在这个世界,所谓的雄子,不仅受到整个社会的高度重视,甚至拥有可以多妻的权利。
  简直是弯男的天堂,直男的地狱。
  对于他则是一半一半。
  因为池白一直以来就是个性冷淡,在原来的世界里,无论男女,都很难让他感兴趣。但是顶着一张妖孽脸,哪怕他是个性冷淡,也依旧有一堆又一堆的狂蜂浪蝶向他扑来。
  可怕的是,这辈子自己的妖孽脸不仅没变丑,还变得更漂亮了,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他现在的身体算是雄子,这辈子估计只有他压别人的份,没有别人压他的份。
  想到某些糟糕的回忆,池白的眼睛微微浮现了些暗色,很快就被手腕上带的那个身体状态收集器捕捉到了:“主人出现负面情绪波动,身体状况受影响0.01%,远远超过0.0001的限定标准!红色警报开启!红色警报开启!”
  池白赶紧压下心中的情绪,可已经来不及了,几乎是它声音刚落,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医疗服,胸口上缝着证件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我的小雄子今天是不开心了吗?”
  他快速从机器人手中接过了池白,将之搂进怀里,然后贪婪地吸了吸小雄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金丝眼镜下的红瞳立刻染上了一丝疯狂的痴迷之色。
  池白可以感受到屁股底下硬物的热度有多高,他有些不适地动了动屁股,很快得到了身下人一身暧昧至极的呻吟。
  他立刻停止了动作,脸上有些尴尬,心里则在不停地吐槽面前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发情的家伙。
  只是这样脸上染着粉色的神情落到对方眼里,却如同致命的*药一般,加速了他的欲望。
  他拉过了池白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间,也不说话,只是一直将嘴贴着池白的耳朵,发出一声又一声甜腻到极点的呻吟,似是在催促着对方做些什幺。
  “把这个东西解开,现在。”池白一边捏了捏手下的隆起物,一边扬了扬另一只手上佩戴的身体状态收集器,没什幺语气波动的说道。
  他早就受不了这个东西了,整天监视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有一点情况就汇报出来,弄得他连一点情绪都不敢动。
  “唔……这可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恢复,至少还要再戴五天我才能给你解下来……别停啊……再多摸摸我!”
  男人脸色的欲色越来越重,见池白停下了手,当即有些痛苦地喘了一声:“最少……最少也要再戴三天……啊啊啊啊啊!”
  池白加重了手里的捏揉,差点将身下人捏射:“我说,现在。”
  男人犹豫了几秒,终于受不了地报出了一串解锁密码,在尖叫声中射了出来。
  池白见男人射了,便收回手在收集器上轻点了一会儿,“啪嗒”一声,那个在自己手上盘踞了20天的机器终于掉落到了地上。
  他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身侧男人的眼神也恢复成了冷淡。
  亚尔林,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一个雌子,从自己来到收养中心的第一天起就开始照顾自己。池白本来以为对方是一个温柔而且有爱心的叔叔,结果自己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晚上就被对方舔遍了全身,还在对方哀求下用手帮他解决了三次。
  从那时起,他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有多骚。
  “白……白……我还想要……摸摸我后面摸摸啊……我快湿透了……好痒啊啊啊……白……白……”亚尔林射了一次之后完全没有得到满足,成年的雌子*欲极其强大,更何况又是从来没有得到过雄子抚慰的身体,仅仅是闻到池白的信息素就够让他不间断地射一个晚上了,此刻又被对方摸了半天小宝贝,蜜*里早就汁水横流,做足了被侵入了准备。
  他迫切想要对方将粗壮的XX狠狠地彻底地贯穿自己,然后被对方操射,但他的雄子还太小了,发情期根本就没到,无法占用自己。所以他哪怕再想,也只能强忍地求着对方用手帮自己解决。
  男人沙哑而带着男性特征的声音让池白心里一动。
  明明看起来是个成熟健壮的大叔,发起骚来却像只迫切想要交配的母狗,让他很难不产生凌虐的欲望。
  池白也想让对方爽了快点走,就给了亚尔林一个眼神,对方立刻反应过来背过了身体,趴在床上,然后高高地朝自己撅起了屁股。
  池白掀开了对方长至脚踝的长衣。
  果然,下面空空荡荡的,只有蜜色的皮肤彻底暴露了出来。
  ……小骚货……
 
  chapter 2、熟龄大叔舔内裤骚*塞内裤夜袭吞*棒
 
  蜜色的臀部在少年的手下不停地变换着形态,手感好得令对方微微眯起了眼睛,池白以俯视的姿态看着面前微微颤抖着身体的男人,手中的力道始终没有加重,一直控制在微妙的限度内。
  男人感觉到对方的手一直在自己的臀部流连,或捏或揉,带着一种极强的占有意味,一种雄性对于雌性的特有的占有意味。这让他的心跳逐渐加快了起来,意识也有些迷离,他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想将整个身体送给对方掌握的渴望。
  这样压抑的快感让他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少年时的情景,对方明明只穿着一身白色的病人服,却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每个人都在看着少年,带着最清晰不过的欲望,而少年却对此无动于衷,他小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有那双比夜色还要暗沉的眼睛泄露了他的迷茫和不安。那时的少年就像一头迷路了的幼兽,任何人只要想,就可以把他带回家,对他做任何事。这样的想法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让他硬了起来,他却只能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压抑到下身都疼了起来,就怕他那丑陋的欲望吓到对方。
  他露出最温柔的神色,小心地靠近了少年,大概是他的伪装太过出色,对方犹豫着,最后还是将手放入了自己的掌心。
  从那一刻他就知道,如果无法让少年完全占有自己,自己一定会死。
  欲望与爱不得纾解地绝望而死。
  男人伪装了一整天,引领着少年适应这里的生活,在一天结束后,才抱着对方的衣物回了房间。
  那也是他撕破面具的开始。
  他裸躺在床上,像一头最低贱的雌兽一般,拼命地嗅着那人的衣服,他将头深深地埋入沾满了少年信息素的内裤中,然后连自*都还没开始就先射了出来。可那灭顶的快感容不得他产生丝毫的羞愧之情,他喘着粗气舔遍了内裤的每一个角落,他可以感受到少年的信息素正在他的舌尖跳动,每舔一次,就像他的舌头正舔弄着少年光滑和美丽的皮肤一般,刺激得他后*不停地喷水。
  男人谨慎地把控着自己舔弄内裤的次数,只到信息素只剩下的一半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泛着病态红晕的笑容,然后将内裤卷成了一团直直塞入了自己的后*。
  那一瞬间的快感,无法用任何东西来计量!
  被插入了……
  我的身体里现在都是那个雄子的气息!!
  男人觉得自己在欲望的折磨下向只濒死飞鸟,不停颤动着身体,意志早已是一片沙海。
  他疯狂地将内裤的剩余部分塞入自己不停喷水的后*,直到它将其全部吞没,再没有一丝一毫显露在外面,彻底地,完全地,侵占了他的后*,他这才发出一声似是满足但更多是渴望的呻吟。
  剩余的那件少年的病服被他盖到了自己的*茎上,然后不停地用这件病服摩擦着它,这样的触感让他觉得就像少年正在此刻玩弄着自己的*棒一样。
  可是不够……
  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灵都不够……
  他想要更多!更多的信息素!更多的触碰!他想要感受被少年的*棒彻底贯穿的真实感!他想要被对方的*液射满整个后*!
  他想要用蜜*……吞掉那个少年……
  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渴求*棒的欲望驱使他返回了少年的房间,彼时少年早已进入了梦乡,安静的房间里只留有几盏光线微暗的夜灯,却足够使他看清床上那人的睡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