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病受不弱之容澜 作者:滴梦婆婆(上)

字体:[ ]

 
容澜意外被困耽美游戏《弱受升级》
此“弱”非彼“弱”,笔直的原则不能弯。
他受伤、中毒、又吐血,一身病弱还要帮人绸缪天下。
可他鞠躬尽瘁,临到游戏结尾……
系统君坑人没商量,任你再“强”也得“受”!
共度春宵?
“这人不行了,还是没有心跳,宣布死亡吧。”
容澜死后穿越,回想生前:敢不敢,不玩体弱多病的套路!
他没死成,却依旧半死不活。
被人捡走圈养,与世隔绝,没曾想,游戏里的故事竟还未完待续……
“皇上,容澜心里最重要的,从来都只有家人。”(某养他两年的人表示很受伤)
“哦,不对,可能还有朋友!”(更受伤,已扑街)
重翼理解力惊人:“所以,朕两种身份都不占,你是在说唯独朕是你爱的人?”
容澜放弃治疗,无力靠倒一人怀中,闭眼轻喃:“哥……我好累……带我走……”
本文爽虐x腻宠,爱情非主线,不走寻常1V1。
No[系统]!No[快穿]!入坑请注意。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澜 ┃ 配角:重翼,容烜,千羽辰 ┃ 其它:病弱受
 
☆、第1章 病弱养成(一)
 
“你果然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和我玩一场游戏!”
    “……重翼,你不废后,就上了我吧……我受了……我不想死……”
    “容澜!事到如今你竟还在骗朕!你以为你吃了假死的药打算脱身,朕不知道吗?!”
    “……重翼……我是真的会死……我把身体给你……我的心………”
    “好!既然朕无法得到你的心,那便要了你的身!”
    “……嗯…呕——!……”
    容澜没有等来预想的刺痛,更没有等来系统君给他通关的恭喜。
    血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得从他口中涌出,他等来的似乎只有死亡。
    彻底的死亡。
    “抱歉玩家,您在游戏中意外死亡……”
    “……肾上腺素两毫克……准备电除颤,二百二十……”
    “……您尚有任务未完,游戏不得退出……”
    “……二百二十焦,再试一次!……”
    “……游戏正在为您重启……”
    滴——————
    “……这人不行了,还是没有心跳,宣布死亡吧!死亡时间……”
    “……滴!滴!警告玩家,游戏重启故障,系统现已崩溃……”
    “……哎!真是可惜了这么年轻有为的人,若是能够移植心脏,也不会……”
    耳边,脑海,游戏与现实的声音交杂远去。
    容澜没想到自己还会醒来,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他不在游戏里了。
    当初游戏世界的感官虽然很真实地模仿了现实世界,可他却能很清楚地察觉出两者的不同。
    他四肢僵硬,费了很大力气才勉强从雪地里爬起来。
    一低头。
    他也没有回到现实。
    他仍旧穿着游戏里那古代的衣服,齐腰的长发散落在身前。
    容澜勾起嘴角,想自嘲一笑,最终也只淡然弯起一个弧度。他从不自怨自艾,即便他拼死,也没逃出这个轮回。
    他觉着,他大约是穿越了,穿越到与那个游戏相连的真实的时空。
    他如今是谁?身在哪里?
    不,或许如何活下去对此刻的他来说更加重要。
    眼前茫茫无际都是白雪,当他拖着被冻僵的身体重新倒下,村庄的点点星火已经近在眼前,然而他却是无力再往前了。
    容澜静静躺在雪地里,感受着刺骨的寒冷,他忽然怀念起容烜来,那个总是无微不至给他照顾,让他可以无所顾忌依靠的,游戏大哥。
    此时回忆,那个游戏就像一场梦,亦真似幻。
    时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流淌了许久,他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他是死了,不论是在游戏里,还是在他拼死拼活都想要回去的现实里。
    可游戏剧情还异常清晰得印在脑海。
    他躺了许久,觉得自己恐怕又要被冻死了,一双温暖的大手抱起他,他仿若坠身一个熟悉的怀抱。
    “大哥,是你吗?”容澜将身体往那个怀抱又蹭了蹭,抱住那人,“大哥,我想你。”然后便陷入长久的昏睡。
    睡梦里,他好像梦到游戏开始的那一天。
    …………
    “没我的签字,是谁允许你们继续开发这款游戏的?!”
    “总裁,耽美是时下的潮流,这款《弱受升级》必定会大卖,您为什么就不同意研发?”
    “我说了多少次了!不在乎游戏题材,而是不能采用这种危险的游戏模式!”他随手拿起还不完善的游戏设备,奇异的一幕就在这时发生。
    一道七彩光芒闪过!他便忽然脑中空白,意识飘远,身体毫无知觉,感官全无。
    许久之后,一个声音似是从远处传来,又像是就在他的脑海。
    “系统已经开启!”
    “尊敬的玩家,欢迎来到《弱受升级》,这是一款根据玩家特质量身为玩家打造剧情的新一代沉浸式游戏。”
    “您须完成终极任务,才能结束游戏,回到现实。”
    “终极任务当前不可解锁。初级任务001——跌倒一次,任务开始。”
    他一句话也没能插上嘴,那系统君已经走完流程,只冷冷冰冰地给他布置了任务就消失不见。
    …………
    随着“任务开始”四个字,视线恢复,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繁华的古代街道。
    容澜坐在一间茶楼雅阁,对面一位年约二十六、七,样貌俊朗,目光温柔的陌生男子正向他走来,语气担忧:“小澜,大哥看你脸色不好,可是等得久了?”
    “小,小——澜?”容澜还不能适应身份的突变,只觉得这称呼让他肉麻得不能接受,刚想说点什么讽刺回去,便觉得身体一阵虚软,匆忙扶住桌角。
    “怎么了,不舒服吗?”那男子话语更加关切。
    “没,没什么?”容澜发现自己认识这个陌生男子,他是自己的大哥,名叫容烜,而自己则是容将军容申的小儿子,名字竟然和原来的一样,没有变。
    “大哥,咱们走吧。”那阵虚软消失不见,容澜起身对自己莫名其妙多出的游戏大哥道。
    “小澜,你不等了?”容烜很是诧异,小澜从十岁起便日日来这里坐着等,一晃十年过去,如今更是闹得满城风雨,怎么突然不等了?
    “还有什么好等?不过是自寻烦恼。”容澜说着苦笑,怎么偏偏是个耽美游戏?他对男人可没兴趣,万一真的等到了,还不知要如何收场呢!
    那苦笑瞧在容烜眼里格外为疼爱的弟弟揪心,他起身:“那就走吧,也是该回去了,不然父亲又要责骂你。”
    容澜随着容烜下楼,着急和“断袖”撇清关系。
    “大哥,因为等人这事,父亲和你在朝中没少遭话柄,容家在京城更是被人耻笑。以前是我不懂事,我以后都不会再等了,流言总有过去的一天,大哥往后也别再提了。”
    “好!”容烜看着终于放下的弟弟,虽然欣慰,却又忍不住一阵心疼,他伸手拍拍容澜的肩头,“大哥都依你,走吧。”
    容澜一路走,一路想他那所谓的任务。不完成任务就不能回去,那就赶紧做完!他说做就做,故意身体一软就要倒下,却被一个有力臂膀接住。
    “小澜,怎么了?”容烜一脸焦急。
    “没,没什么,绊了一下而已。”容澜陪着笑。
    他牵强的笑意让容烜更加担忧,只听容烜对着一片空气淡声吩咐:“影一,抱小公子上马车。”
    容澜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影子闪出,他便被一双冰冷的手抱起,上了马车。然后再一闪,那影子又消失不见。容府的影子,容澜知道,可没想到会这么神奇。
    “有没有好一点?”马车里,容烜望着弟弟从刚才就一直不怎么好的脸色,温声询问。
    “好多了!”好的不能更好了!这下想摔跤也不能够了!容澜气馁地歪在车里的软塌上,困意渐浓,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容烜伸手替他盖上一件披风,望着车窗外繁华的京城暗暗叹息,大周如今边疆安稳,已有小二十年没有战乱,容家一直手握重兵,他可想而知父亲的压力,他曾力劝父亲交出兵权,退身朝堂、远离是非,却被父亲断然拒绝了。
    他当然知晓,父亲这是为了他们弟兄二人。没了兵权,容家恐怕会更早灭亡。可以他的了解,皇上虽然一向冷酷无情,息怒不行于色,却是难得的心怀宽广的君王。
    但他不能让父亲拿容家去赌一个可能。
    马车缓缓停下,容烜侧身就要去抱弟弟,容澜赶紧睁眼躲开,“大哥,我醒了,我自己走!”马车行了一半的时候他就醒了,不过虚眯着眼懒得起来,这边容烜伸手,他再懒也受不了被男人莫名其妙得抱来抱去!
    容烜的手有些僵住,之前在大街上碍于众目睽睽他才唤影一出来,现在到了自家门口,他如常要抱弟弟下马车,没想到小澜竟露出了防备的神情。
    “二位公子回来了。”管家容实老早就在府门前等着,老将军今日又发了火,想是小公子又跑去宫门大街等皇上出宫了。他也无奈,小公子怎的就,就看上皇上了呢。
    容澜跟在容烜身后跳下马车,往府里走。脚一着地,他就开始琢磨起假摔的任务,于是与容烜错开一定距离,迈过大门门槛的时候,故意在上面狠狠一绊。
    容烜还在想方才容澜防备的眼神,有些心不在焉,忽然听到身后管家大喊:“小公子!”他回头看去,就见容澜跌倒的身影,再奔上前却为时已晚。
    容澜结结实实从门槛儿的这一边直接摔到那一边,手肘膝盖着地,疼得嘶哑咧嘴!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高兴!终于完成一个任务,要赶快回到现实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