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病受不弱之容澜 作者:滴梦婆婆(下)

字体:[ ]

 
☆、第60章 戳破真相(终)
 
千羽辰回到千羽庄也在除夕,可他不前往家宴与家人守岁团圆,却是悄悄潜进自家藏宝阁。
    不多时,他在藏宝阁内取得一只精致锦盒,然后又悄无声息越过庄中森严守卫,往城郊一处别庄策马奔驰。
    别庄里全无过年的欢愉气氛,他到时有小厮正从屋中端出一盆血水。
    “见过少庄主!”
    千羽辰见状大步走进屋内,直奔床榻。
    床榻上,容澜头歪向一侧,额上布满汗珠,面色透明,没有意识,却在不停咳血。
    夜无声拿着帕子为容澜擦拭嘴角,素白的绢帕没两下就被血浸透。
    小狐狸可怜兮兮立在主人枕边,也抬起爪子学着夜无声的动作,雪白的绒毛上沾的满是血污。
    “前辈,他怎么样?”
    仙人道长松开容澜的脉搏,对着风尘仆仆的千羽辰摇头叹息:“脉象沉缓,又时断时续。容公子的断骨虽已拔出重新接好,但他的身体太过羸弱,此番心肺遭受重创,不仅高热连日不退,更咳血不止,导致药也无法服用,怕是……熬不过这除夕夜了!”
    千羽辰闻言抬手在容澜胸前点过几处大穴。
    容澜不再咳血,仙人道长急道:“少庄主,您如此强行止血,只会令容公子更早……”
    他的话猛然顿住,却见千羽辰将一颗药丸含进嘴里,俯身对上容澜的唇,竟是以口渡药!
    这一幕太出乎众人预料,连一向淡定的夜无声也不由惊讶出声:“少庄主……?!”
    千物抢过那装药丸的锦盒就更加大惊小怪:“少庄主,您怎么能把还魂丹给别人吃了?!那可是庄主用了十年时间才集齐千种珍奇药草,特地命人为您和大小姐炼制的!世上仅有两颗!您把自己的给荣公子吃了,日后您遭遇危急,又该拿什么救命?!”
    千羽辰解开容澜穴道,语气淡淡:“我不会陷入危急。”
    仙人道长再次为容澜把脉,片刻后大喜:“还魂丹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还魂’二字不是虚言!只要内脏出血可止,老朽敢保容公子性命无碍!”
    千羽辰躬身一拜:“那就有劳前辈!家父早前急招辰归庄议事,如今已耽搁两日,辰先请辞,待事情处理完再来向前辈道谢赔罪!”
    仙人道长捋胡仰面:“治病救人是医者分内,老朽自当竭力,少庄主且放心离去!”
    那日,容澜惊闻容烜很可能战死沙场,匆匆与千羽辰辞别,要夜无声骑马带他去找大哥,而千羽辰收到千空传话,也连夜赶路回庄。
    千羽辰中途得知仙人道长恰在秋杭附近游医,便绕道去寻,紧接着就收到夜无声的飞鸽传书。
    容澜断骨刺入心肺,咳血昏迷,夜无声将他就近送到一间药铺,飞鸽传书仅一个时辰,千羽辰便与仙人道长一同出现。
    若不是千羽辰放心不下容澜身体,想亲自拜托仙人道长为容澜医治,恐怕容澜已然死在苗南。
    容澜伤情危急,更是不宜挪动,千羽辰却抱着他一路快马加鞭回到千羽庄主庄所在的冥山地界。
    原本众人以为千羽辰此举,是因为容澜说自己想被安葬在冥山,怎料竟是为了拿还魂丹救人!
    千物猜疑:“夜大哥,你说少庄主当真不喜欢荣公子吗?可少庄主已经知道荣公子不是大小姐的心上人,为何还对他这么好?”
    夜无声照旧摇头:“我不知道。”
    千羽辰再次回到庄内已是深夜,因着除夕,偌大的山庄依旧灯火辉煌,好不热闹。
    千羽泰听闻儿子回来,将其招致书房,语重心长:“辰儿,事情查到现在是时候收手了,再查下去只怕会节外生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千羽辰问:“爹,这么说您已经知道幕后主谋就是南王?”
    千羽泰点头:“不错,为父早就猜疑是他。另外,南王就是病死狱中的前户部尚书,这件事千空也已经告诉你了吧?”
    千羽辰迟疑:“但儿子觉得此事尚待核实。”
    千羽泰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函,沉声道:“不必核实了!南王一早派人来庄内提出与雪儿完婚,有意要千羽庄支持其复国,这是他的亲笔书信,你且看看吧!”
    千羽辰接过展开,面露惊讶!
    这字迹……
    ……
    “回少庄主,小姐的婚书找到了!只是……婚书上的字迹与荣公子所写并不相同。”
    ……
    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千羽辰压下心中疑惑,将信函递回:“那爹作何打算?可同意小雪与他完婚?”
    千羽泰摇头:“他此封书信的目的根本不在迎娶雪儿,而是威胁!若雪儿与他的婚约公诸于众,千羽庄便是被逼公然与朝廷为敌,卷进这天下王权的纷争。我已命人暗中和他达成协议,用千羽庄十分之一庄产换雪儿的婚约就此作罢!”
    千羽辰劝道:“爹,暗助他国,此非君子所为,皇帝不是单凭婚约就行捕风捉影之事的昏君,您何不将实情报给圣上?”
    千羽泰摇头叹气:“为父何尝不想行君子所为?但南王曾骗取皇帝信任做到一部尚书,私盐一案皇帝给一个名义上已死之人定罪,足见其对南王的愤恨!若不是为父早将雪儿的婚书烧毁以表忠心,千羽庄不会一直这么风平浪静。眼下南王又把皇帝的胞妹绑为人质,皇帝与南王之间的仇恨越加深刻,为父早前隐瞒,如今就更不能再开口。好在公主被救,如今苗南得回了全部疆土,为父拖到此时才将钱财送上,也不算真的相助他复国,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千羽辰道:“那爹要儿子回来是为了处理庄产的交接?”
    千羽泰道:“这件事确实需要你亲力而为,以免旁生枝节。但为父要你回来,是为了提醒你事情真相一定要对雪儿保密!你妹妹对南王一见钟情,至今仍旧念念不忘,如果被她知晓所爱之人还活着,必定远走苗南追寻,那是为父最不愿看到的事!”
    千羽辰皱眉:“爹,事关小雪婚事,她有权知晓真相。”
    千羽泰眉头紧锁,沉呵道:“辰儿,为父就知你会有此想法,是以才格外提醒你不要告诉你妹妹实情!你娘临终唯一放心不下就是雪儿,爹答应了你娘定给雪儿觅得如意郎君,要她一辈子不受委屈。且不说南王人品如何,他对雪儿利用之心昭昭,雪儿嫁给他岂能有幸福可言?雪儿迟早会忘了他的,到那时再告诉雪儿真相不迟!”
    千羽辰垂首:“爹的苦心儿子明白,儿子会命属下对小雪守口如瓶。”
    庄产的交接千羽辰亲自处理,正月元宵这日,他再次回到千羽庄:“爹,儿子已将十分之一商铺转入南王指定之人名下,这些商铺全部改头换面,再查不出曾与千羽庄有任何联系。爹若无其他吩咐,儿子告退!”
    千羽泰满意点头,略一迟疑,问道:“辰儿,为父听说,你在城郊别庄养了一个人,可有此事?”
    千羽辰闻言脸色略变,点头道:“是有此事。”
    千羽泰语气郑重:“你的年纪也早该成家立业,只要身家清白,凡是你看中的为父也不会过多妨碍,你又何必遮遮掩掩,委屈了人家。究竟是哪家小姐,不若接回庄里,让爹和你几位姨娘也都见见。”
    千羽辰的神色更加不自然:“爹,他不是哪家小姐,是公子。”
    千羽泰惊怒:“公子?!辰儿,你何时习得这等不良之风,竟搞起了龙阳断袖之癖?!”
    千羽辰慌忙解释:“爹请息怒!儿子对他不是那种感情!”
    “你还敢狡辩?!”千羽泰拍案而起:“既不是那种感情,你何故撤换了别庄奴仆,生怕旁人知晓里面住的什么人!”
    千羽辰皱眉,正是百口莫辩之时,夜无声忽然出现:“少庄主,公子醒了。”
    照理,庄主与少庄主密谈,若非万分重要之事,没人敢选在此时接近打扰。
    夜无声面露担忧,千羽辰道:“爹,有些事儿子还没查清,所以不方便让人知晓他的样貌身份,等日后时机成熟儿子再将他带来引荐给您!儿子告退!”
    千羽辰说完,转身脚步匆匆。
    夜无声的出现还有千羽辰的反应无疑令千羽泰“误会”更深!他一摔手边茶盏,气得咬牙!
    “你个逆子!”
    夫人留下的一双儿女,婚事皆如此令他费心!
    房内传出巨响,不多时,庄里几位侧夫人纷至沓来:“老爷何事动怒?”
    千羽泰有苦难言,甩袖道:“为夫要再生一个儿子,传宗接代!”
    被冷落多年的众位侧夫人一听,一个个容光焕发:“老爷老当益壮,今晚去妾身屋里可好?”
    这边,千羽泰慎重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再生一个儿子。
    那边,千羽辰与夜无声赶去安置容澜的别庄。
    路上,夜无声道:“少庄主,公子醒过来没多久便支开人,想要割腕自杀,是以小的才贸然来禀。”
    千羽辰握着缰绳的手一紧:“自杀?”
    那人的性格岂会做出自杀举动?难道是受了什么严重的打击?
    “你将那日苗营中的情形再与我说一遍!”
    “是,少庄主!那日小的带公子潜入军营,寻到容烜营帐时南王恰在帐内,我们便躲在帐外一处隐蔽角落,南王执意要杀了太长公主为父报仇,与容烜大起争执,却不知为何忽然昏迷,容烜抱着南王冲出营帐,随后公子便说找错了人,道容烜不是他的大哥,要小的尽快带他离开。小的功夫不济,行踪被巡逻的士兵发现遭遇追绞,再然后公子就……”
    千羽辰问:“南王长得什么样子你可看清?”
    夜无声之前一直挂心容澜,根本没在意其他,此刻千羽辰提醒,他将画面在脑中复现一遍,语带惊讶:“南王在容烜怀里虽只有小半张脸露出,但那侧面轮廓与公子颇为相似!而且他的声音与体形也都和公子很像!”
    千羽辰沉声:“长得一样,澜与南王莫不是孪生兄弟,就一定是有一人改面换容意欲李代桃僵!我原本猜测澜才是小雪的心上人,可澜的字迹却与婚书上的不一样,反倒是南王的字迹能够对上。澜见到南王就放弃找寻大哥,难道他真的不是?”
    夜无声建议:“少庄主不如当面与公子问个明白。”
    千羽辰点头:“或许是该当面问他!”
    别庄里,容澜躺在床上衣襟半敞,□□的胸前满是鲜血,小狐狸眼巴巴窝在主人枕边,容澜闭眼昏睡,一旁婢女正为他擦拭身体。
    殷红的血印在他格外苍白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千羽辰赶到时正瞧见这一幕,脸色骤沉:“不是说伤在手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