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炮灰心愿直通车(快穿)+番外 作者:江上有淮

字体:[ ]

 
文案:
     遭遇车祸的江渔醒来到了一个“炮灰心愿直通车”的系统里,还有一个自称咕叽的欢脱解说员。
 
  为了积攒十颗星的任务奖励换取现实世界里的一副健康身体,江渔从此走上了努力完成任务的道路。
 
   不过......
 
   江渔忍无可忍:“走开!你这个莫名其妙的病毒!”
 
   某病毒微微一笑:“我不。”
 
   霸道偏执深情攻×时而炸毛时而冷静受
 
   第一次写系统文,有BUG请指出~
 
   OvO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渔 ┃ 配角:漆目/祁牧 ┃ 其它:
 
==================
 
  ☆、我想看场流星雨(1)
 
  四周一片空白,像是隔离世界之外的另一个宇宙,无比寂静,无声无息。
  江渔低头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一向沉稳的他居然也迷惑了,他分明清楚地记得自己在雨夜里回头看着冲向自己的疾驰轿车时的骇然,也忘不了从体内响起的骨头粉碎的清脆声音,但如今的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脑海里嗡嗡作响,令人晕眩又极度清醒。
  【咕叽!~宿主你好哇~~( ⊙o⊙)】
  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出现,但又仿佛近在耳边。声音非常的可爱软嚅,像是两三岁的爱撒娇的小孩子。
  江渔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咕叽!~欢迎宿主来到“炮灰心愿直通车”系统~恭喜宿主成为第1001个来到本系统的幸运儿哦~~宿主可以叫我咕叽哟~~= v =】
  那声音笑嘻嘻的,若放在平常,江渔肯定会觉得十分可爱,甚至还会忍不住摸摸发出这个声音的小孩子。但在这个匪夷所思的时刻,他只是深呼吸了一下,努力接受当下的局面。
  “听不懂,说人话。”
  【呜……好冷酷无情的宿主!~T T 】咕叽委委屈屈地控诉,结果看江渔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慢吞吞地开始解释。
  【宿主由于生前执念太深,所以被我们的系统选中啦,完成任务就会得到奖励哦~~】
  “我没兴趣。”江渔揉了揉眉心平淡道。
  咕叽噎了一下,然后开始执着地诱惑。
  【=  = 奖励可是很丰厚的哦~宿主确定不要吗~~】
  江渔微启唇,刚打算说什么,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投影上是一个躺在病床上的穿着病号服的年轻男子,依稀可以看得出来他曾经很俊秀,但如今面色却极为苍白,两颊深深地凹陷,眉目间是病态的灰败之气,仿佛将死之人。
  江渔猛地一震,浑身都僵住了,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屏幕,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宿主的执念我们都收到了哟~~只要宿主完成了任务,就可以得到奖励哦~比如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什么的哟~~~O v O 】咕叽笑眯眯地作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江渔一动不动,眼眸里漫过湖水一般深沉的哀伤,迅疾而剜骨。
  半晌后他垂下头淡淡道:“我接受,现在解释地明白些。”
  【咕叽咕叽!~~= v =】
  原来这是个以完成各种小说里无辜死掉的炮灰们的心愿为任务的系统,宿主需要穿越到不同世界里改变炮灰们的结局,由于各个世界的任务等级不同,所得到的奖励也不同,而如果想要现实里一副健康的身体则需要积攒十颗星的奖励。
  “可以直接选最高级的任务吗?”江渔听完后问道。
  【考虑到宿主的接受能力,所以宿主会从等级较低的世界开始哟~~不过等宿主拥有五颗星后就可以自由选择任务难度啦~本系统很人性化的吧!~嘻嘻~~(*^__^*)~】
  江渔点点头,面容未动。
  【咕叽!~现在开始进入第一个世界哟~~~O – O~对了,方便起见,宿主附身的炮灰们的名字都和宿主原本名字一样哦~~~】
  江渔点点头,“谢谢。”
  【咕叽~~宿主都不夸夸人家呢嘤嘤嘤……】
  突然一阵眩晕感席卷而来,江渔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中,意识逐渐模糊。
  【炮灰心愿:“不想就这么快死掉!起码要看一次流星雨呢!~~~”
  任务等级:一颗星 】
  江渔安静地靠着墙,消化着咕叽传到脑海里的故事内容。
  故事的主角白挽是一个在酒吧里工作的服务生,因为某次被客人调戏而遇到了陆凡,陆凡对他一见钟情,百般宠爱。
  而江渔附身的原炮灰也是酒吧里的服务生,某次因为推辞不下客人的劝酒不下心喝多了,然后误打误撞走到了陆凡的专用包厢里,还好死不死地撒酒疯,被陆凡误以为是故意勾引他的,一怒之下就派手下处理了他。
  说白了就是冤,炮灰果然就是用来给主角当垫脚石的。
  江渔无奈地起床去洗漱,镜子里的脸勉强算得上清秀,一双眼却格外清亮。
  这个炮灰也是天真乐观的很,这么无辜地死掉了也不怨恨,心愿居然只是想看一次流星雨。江渔上网查了查最近的一次流星雨,时间是半年后,也就是说只要他能顺顺利利地活过这半年就好。
  江渔打定了主意后,换了衣服就出门了。此时已经是黄昏,正是酒吧开始热闹的时刻。远处的天边铺满落霞,像一颗饱满的蛋黄,溢出丝丝滑滑的柔软。
  如果那个人能看得到就好了。
  眼前闪过一张苍白昏迷的面容,江渔眼神黯淡。默默凝视了一会儿打起精神准备工作,他在酒吧里只是个普通的服务生,长得一般,不过因为性格率真可爱,人缘很好,只是白挽却不知为何总是不喜欢他。
  他走进酒吧换上自己的衣服,一边微笑着和旁边的服务生打招呼,一边想着原主一般是怎么工作的。
  “江渔,你今天看起来有一点不同呢。”一个人笑嘻嘻地开口。
  “嗯,是吗?”江渔挽着袖口笑道,平日里总是睁大了显得可爱的眼眸此时却显得沉稳,多了一些说不出来的气质。
  “嗯啊,感觉更好看了些呢!”那人伸出手想要捏捏他的脸,却被他不动声色地避开。
  他不是很喜欢和别人近距离的接触。
  “我先出去了。”江渔笑着走了出门,迎面就看见了白挽。
  身为主角,白挽的相貌是出众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皙的肌肤,粉嫩的唇,犹如一只无害的小白兔,让人第一眼便能生出怜惜之心。而因为生的好,他在酒吧里也是很受客人欢迎的,卖出的酒是最多的,拿到的提成也是最多的。
  江渔想了想自己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出租屋,不禁默默叹了一口气,看脸的时代真是残酷。
  看到江渔的时候,白挽冷哼一声昂着头不屑地开口:“看什么看!”
  江渔面不改色地从他身边径直走过,白挽一怔,随即恼羞成怒地回头大喊,“江渔!你居然敢无视我!”
  江渔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地温和笑道:“白挽,马上就开始工作了,你有什么事吗?”
  清瘦的背影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衣服,却仿佛一幅水墨山水画,尽显流畅的写意,在酒吧渐渐糜乱的氛围里显得格格不入,却又让人印象深刻。
  白挽愣在原地,眼里迅速地闪过一丝晦暗,扭头就走了。
  江渔没有在意,继续去做自己的工作。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音乐激烈,灯光迷乱,年轻的男女在舞池中央疯狂扭动,一派群魔乱舞的景象。
  穿梭在人群里端着盘子送酒的江渔微不可见地皱起眉,抿着唇面无表情。
  他向来不喜欢过于喧嚣的地方,实在太吵了。他微笑着把酒放到桌上然后退下去,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按照剧情的话,今晚应该就是陆凡与白挽一见钟情的时间了,而此时此刻的陆凡应该在他二楼的专用包厢里。
作者有话要说:  新的文出来啦~~第一个故事还在练笔中~请多多包涵啦
 
  ☆、我想看场流星雨(2)
 
  不同于一楼的喧嚣狂乱,二楼的某个包厢里极为安静惬意,立于窗边的男子长身玉立,面孔俊朗,带着一股天然儒雅的气质。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沉溺在欢乐里的人们,浅笑着饮了一口手中的高脚杯。
  “怎么约我来这里,太吵了。”说话的人声音低沉磁性,夹杂着一丝不耐。
  陆凡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巡视产业的时候当然是每个都要来看一看的。”他转过身来闲闲地靠在透明的单面墙上,下巴微扬,笑意浅浅。
  他目光注视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他面容深邃俊美,像个混血,神情极为冷淡,虽然只是在那里坐着,浑然天成的一股贵气却令人不敢忽视。
  “这里很无聊。”他皱眉简短道。
  陆凡耸耸肩,“好吧,再等半个小时我们就走,OK?”他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楼下,刚打算走开的脚步忽地停了下来。
  楼下似乎起了什么纠纷,一个服务生被一名醉酒的客人纠缠不休,这在酒吧里本来不过是寻常的事情,但那服务生的长相却让陆凡兴致盎然地眯起了眼。
  那人看起来还很年轻,肌肤雪白,发色漆黑,一双眼睛盈满水光,眼梢带着一丝媚意,柔弱惊慌,正咬着唇不安地努力摆脱眼前的客人。
  真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像让人抓起来好好宠爱。
  陆凡弯起嘴角,心情愉悦地转身对沙发上板着脸的男人道:“你先自己玩,我下去一趟。”
  人群里全程关注事态发展的江渔什么也不打算做,为了保证自己这半年的人身安全,他决定离这两个主角远远的,能避就避。
  念及此,他决定悄悄地走开,还没转过身来,忽然不知谁推搡了他一下,他措手不及直直就撞了出去。
  白挽正被客人缠的心烦,突然出现的江渔一下子撞上了他,他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却又冷下脸色瞪着他,“你干嘛撞我!”
  周围的目光霎时都聚集在他身上,江渔僵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诚恳道:“没事,你继续。”说罢转身就要离开,白挽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压低声音愤愤道:“江渔!你是不是故意的!”
  江渔深感无奈,“你真的想多了。”
  白挽气鼓鼓地瞪着他,不愧是主角,做这样凶狠的动作居然还让人觉得十分娇弱可怜。
  江渔一心想走,便拂开了他的手,他可不想抢了主角的戏份。
  “你!”白挽脸色大变,气得几乎要哭出来。
  被忽视的客人仍醉醺醺地不知嘟囔着什么,拽着白挽动手动脚。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一道温润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在乱糟糟的酒吧里轻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青年立在楼梯上,气质优雅,面孔英俊,微微一笑如同和煦春风。
  江渔趁着白挽愣神的时候迅速离开了现场,干净的白衬衫在一众五光十色的人群里显得格外亮眼,犹如一汪混浊的水,却有一条逆流而上的银鱼。
  江渔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楼上,在一瞬间仿佛被某道视线捕捉到。他微微蹙眉,但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
  事情果然按剧情发展的一样,当天晚上陆凡便带走了白挽。酒吧里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江渔估摸着短期内应该没有自己的事情了,便过得格外轻松。
  他这两天休息,上午在家里睡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觉,下午打算出门去商场买几件衣服。
  快要入秋了,天气有些寒凉,因为原主生活条件并不好,江渔柜子里的衣服都太廉价了,但想想只在这里呆半年多的时间,江渔也没打算亏待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