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丢个宝贝在古代+番外 作者:苏易尘

字体:[ ]

 
  第一章
 
  “蝶儿,蝶儿……”沈蝶依只觉浑身痛的不能呼吸了,然后她就听到了寥蓝的声音。沈蝶依心中苦笑,自己又幻听了呢,已经十五年过去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啊。
  “御风,你跟韧儿都没事吧。”沈蝶依想要睁开眼,却因为说了一句话用尽了全力,再次陷入无力的昏迷中去。
  沈蝶依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到处都是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扭头才发现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又熟悉,这里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现代?沈蝶依看了看自己却发现自己穿了一套条纹的病号服,一时间有些茫然的想着,但随即又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脑,发出一丝意味不明的低喃,“这是哪儿?”
  寥蓝推开门就看到躺在病床上发呆的沈蝶依,一时间激动的不能自抑,声音颤抖的开口,“蝶儿,你醒了?”只是,此刻的他有点不明白蝶儿眼中的痛苦又是为了什么?
  “寥蓝?”沈蝶依扭头睁大双眼瞧着向他走来的俊美男子,熟悉的眉眼,褐色却带点微紫的双瞳,时下男子惯理的碎发,一切是那么美好却又残酷。沈蝶依的心中想着,难道自己又回来现代了?随即心中一痛,难道就这样将韧儿留到天煜,再也不能回来了吗?可是她的韧儿要怎么办?
  “蝶儿,这一年你去了哪里?”寥蓝上前坐到病床边上,帮她掖好被角,理了理额前刘海,亲吻她的额头,声音是欣喜的,是重获至宝的激动,“我找了你整整一年都没有找到,你到底去了去了哪里?又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出现在南区焰帮的地盘?”
  “一年?”沈蝶依的脑袋立刻开始罢工,她怎么也想不通,是自己的记忆出现幻觉了,还是寥蓝的记忆出现了故障?自己明明在天煜呆了十五年啊,韧儿都已经十四岁了呢。
  “是啊,一年前你突然消失,”时至今日寥蓝想起沈蝶依刚刚失踪时的情景依然会激动异常,那时的他像发了疯般到处找她,T市几乎被他翻了个过,无论怎么找,他都找不到沈蝶依的踪迹。就连公司的事情都没心思去处理,最后还是他的父亲出动,找了以前在黑道的人脉帮着寻找,回想起来,寥蓝的声音中都透着一丝后怕,双眸闪着淡淡的紫色,沈蝶依知道,那是寥蓝害怕激动到极致的时候才会出色的眸色。寥蓝低头与沈蝶依以额相抵,声音低的让沈蝶依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害怕你再也回不来,黑白两道都在寻找,可是整整一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寥蓝觉得自己都快绝望之时,忽然接到焰帮楠哥的电话说,沈蝶依出现在他们的地盘上,寥蓝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但他没有想到迎接他的是沈蝶依遍布全身的伤口与昏迷不醒。
  他急急将人送往医院做全面检查,刚才去了主治医生那里,医生说受伤太过严重,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两回事。却没想到刚刚打开病房的门就看到清醒过来的沈蝶依。
  沈蝶依还在发呆中,她还是不能理解寥蓝的话,难道在天煜的十五年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韧儿也是活在自己的幻想当中,难道当初承受过的分娩之痛,差点一尸两命也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不知为何,或许是气急攻心,沈蝶依又晕了过去,心急如焚的寥蓝急忙按了呼救铃,刚才还好好的,此刻为何又晕了过去。
  沈蝶依又看到了宸御风,穿着身玄色绣着五爪金龙的冕服,此刻他坐在御座之上,她还看到自己的哥哥沈奕寒跪在大殿之上,也看到了跪在一旁的韧儿,两人异口同声道:“父皇(陛下)这不是您的错,是母后(皇后)自己的选择。”
  “朕知道,朕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也没想到朕会如此无能!”宸御风没有想到,在沈蝶依被刺客刺伤之后,还能拼劲全力扑到自己面前为自己和怀中的韧儿挡了一剑。
  “父皇,这是母后自己的选择!”小小年纪的韧儿身穿孝服跪在御前,与寥蓝如出一辙的丹凤眼此刻蓄满了眼泪。
  “韧儿!”宸御风步下丹陛,透过十二冕旒看着眼前跪着的小小人儿,而后扶起他,将他搂到怀中。虽然他不是自己的孩子,但这么多年下来,由一开始的因为他长相与奕寒相似才会那么喜欢这么孩子,直到后来慢慢的真的喜欢上了这么孩子本身。这个孩子被他的母亲教育的很好,此刻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让自己的心变得柔软起来。“你母亲她定不会有事,我们没有找到她的尸身,说不定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奕寒,你也起来吧,”宸御风将手递给沈奕寒,在帝王的注视下,沈奕寒将手附了上去,而后站起,三人一起走出大殿。
  沈蝶依的身份沈奕寒从未瞒过宸御风,尤其是当初她怀着身孕嫁给还是太子的宸御风时,沈奕寒就将所有一切托盘而出,但他还是为了她腹中孩子与自己妹妹的名节取了她。所以,此刻的他们全都坚信,凭空消失的沈蝶依定是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
  沈蝶依看着这一切,她大声呼叫三人的姓名,可是却无一人回应她。但是面前的这一切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两个平行的时空,两个时空的时间是不同的,她在天煜十五年,而这边才过了一年,就像刚才自己才回来几个小时,可是天煜已经过了几天了,自己的葬礼已经举行完了呢。
  慢慢的,沈蝶依又失去了意识,陷入黑暗之中。
  而病房中却上演着生死大劫,医生竭尽全力想要将她救醒。突然间进入无意识昏迷状态,如果醒不过来将会以植物人的形式生存。抢救至夜半,医生宣布除非奇迹发生,不然就只能这样了。
  寥蓝看着昏迷中的沈蝶依,眸中眷恋显而易见,可是想到医生的话,寥蓝就陷入痛苦之中,难道失而复得的宝贝就这样一直躺在床上,再也不能对自己笑,对自己闹了?寥蓝趴在床头抓着沈蝶依的手沉沉睡去。
  “咳咳,咳咳……”
  “蝶儿,你醒了?”在医生宣布为植物人后,沈蝶依再度从昏迷中转醒。寥蓝看着清醒的沈蝶依喜极而泣,虽然她还是一副苍白病弱的模样,但奇迹还是发生了,寥蓝在内心感谢老天。
  “寥蓝!”沈蝶依看着眼前因不修边幅而稍显邋遢的男人,微皱的黑色正装,黑色眼圈,青色胡茬越发显得他精神不佳,但眼神却亮的惊人。沈蝶依将手附上面前男子那稍显消瘦的脸庞,“你瘦了!”
  是的,寥蓝瘦了很多,这一年来因着沈蝶依失踪的原因,他从未按时吃过一顿饭,每日除了找沈蝶依就是用工作麻痹自己。听到哪里有疑似沈蝶依的人出现他都会看看,但都会扫兴而归;每次警方找到无名女尸他也会去认尸,每次都是胆战心惊而去,高兴而回,毕竟没有找到尸体,就说明蝶儿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活着。
  “没关系,等你好了多做些好吃的,我会努力将自己吃回来的!”寥蓝帮沈蝶依在身后垫了个软枕,体贴的将她的头发整理好,“饿了吧,我打电话给吴婶让她送点粥过来。”
  看到沈蝶依点头,寥蓝拿出电话打了回去,让吴婶送粥过来。虽然医生凌晨宣布沈蝶依为植物人,但寥蓝还是不死心,让家里佣人早上煲了补血养气的药粥,这下刚好,蝶儿醒来直接可以用了。
  寥蓝看着沈蝶依只是淡笑,现在能看到她活着在自己面前就好,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她恢复之后再问吧。
  这期间寥蓝将主治医师请了过来帮沈蝶依做了个全面检查,医生检查过后,告诉了他们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这完全就是一个奇迹,身体完全恢复了,只待伤口恢复后就与常人无异了!”
  寥蓝很开心,这份开心也影响了精神不佳思念儿子的沈蝶依,沈蝶依嘴角含笑靠在床头,看着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爱人,不由想到要是韧儿也在就好了,不知这一生他们一家三口还会有团聚的时候吗?
  不由她多想,很快,吴婶将粥送来了医院,早起就开始煲这个糯米红枣粥,现在刚刚好,软糯鲜香最适合病人吃了。
  寥蓝将隐退幕后的父亲推了出去,有父亲坐镇就不用他cao心了,最新开发的那款软件,他也交给了下属。他现在只想好好陪陪沈蝶依,细心的帮她喂了粥,取了纸巾帮她擦干净嘴,沈蝶依看着面前再无其他食物,便出言道:“你去吃点东西吧。”
  “没事,还剩了不少粥,我吃些就可以了!”寥蓝不想离开沈蝶依就想随便用点东西就好。
  “那怎么行,你应该吃点主食的。”沈蝶依看着开始吃粥的寥蓝心里泛着疼痛,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真不知自己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夫妻在一起尚有出轨的,何况分居两地的,而自己消失了一年,寥蓝会找了自己整整一年。
  “少夫人不用担心,我回去就做点饭赶快送过来。”吴婶在寥家干了大半辈子了,是看着寥蓝长大的,深知他说一不二的性格,也知两人刚刚团聚定有许多话想说,便出言相劝道。
  “那就麻烦吴婶了!”沈蝶依对着吴婶浅笑道谢,这样她就不怕待会寥蓝肚子饿了。专心看着用粥的寥蓝,沈蝶依觉得自己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呢,她就想这样看着寥蓝一辈子啊。
  很快的,寥蓝已经将余下的粥喝完了,将保温桶递给吴婶后就走到床头将软枕取出,让沈蝶依躺平,医生建议她多卧床休息。
  两人虽说着情话,但寥蓝还是感觉到沈蝶依的心不在焉,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为是她身体不适,所以让她闭上眼睛休息。沈蝶依看着寥蓝,想要诉说这十五年的事情,但一想到寥蓝说的“失踪一年”,她就不知该从何说起,只是让寥蓝找找她回来时随身携带的手机。那款手机是去年出的最新品,太阳能电池板,所以沈蝶依一直带在身上,但不知上次打斗有没有被摔坏。
 
  第二章
 
  果然,寥蓝找到手机后打不开了,手机上存了很多东西,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存在记忆卡中,沈蝶依表示,一定要将它修好,里面存了韧儿好多好多的照片呢。
  寥蓝应承下来,看着她沉沉睡去的模样,轻吻她的额头,唤来外面黑衣墨镜板寸头的保镖吩咐道,除了双方父母,任何人都不得入内。一直不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寥蓝只得去保镖公司雇了几个人来,而他自己则拿了手机去了工作室亲自修理,他要看看里面到底存了什么东西,让蝶儿如此的念念不忘。
  寥蓝刚走,沈蝶依的病房就迎来了寥母与沈家父母的探视,寥母已年过四十,但保养得当就像三十出头的妇人一般,浅紫的丝绒长裙衬得她的腰线曼妙,保养的白皙嫩滑的手中拎着配套的小手包,而反观沈家父母,沈父一套剪裁得体的暗色西装,沈母着浅色套裙,但都面色不佳,很明显因为女儿的失踪两人一直未曾休息好。保镖遵从吩咐,推开门请了三人入内。
  沈蝶依的母亲苏梦贞,看着病床上女儿,一副瘦弱苍白的模样,快步走到病床前,抚摸女儿的面容,笑中带泪轻声的道:“回来就好!”
  沈蝶依睁开眼便看到父母立于自己床前,泪就瞬间流了下来,看着父母已显苍老的面容,明明之前他们面容上都是一丝皱纹也无的,寥蓝说这里才过了一年啊,父母缘何会苍老至此啊。
  “爸、妈!”看着双亲,沈蝶依止不住的泪流满面,轻唤出声,她不敢大声,她怕这又是在做梦。在天煜的十五年,她几乎每个夜晚都会梦到父母与寥蓝,但当她大声呼唤的时候,他们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孩子!”苏梦贞再也忍受不住,扑倒床边抱着女儿,母女二人抱头痛哭,重逢与离别都是伴随着眼泪的,沈蝶依如今也是做了母亲的人,她深知父母对儿女的爱,她现在更能理解父母对她的爱。看着痛哭的母亲,沈蝶依擦干了泪,然后帮母亲拭去眼泪,“妈妈不哭,不孝女回来了!”然后看着沈父也是一副红了眼圈的样子,沈蝶依又挣扎着做起,抱着父亲的腰,“爸爸!”
  “哎!”沈明轩赶紧应了,然后让女儿躺平,他听女婿说女儿伤的颇重,还是让她平躺着就好。
  “回来就好,以后别出去招惹些不三不四的人!”寥母秦姝不善的出声道,她本就不喜这个媳妇,奈何儿子非卿不娶,无奈之下只得接受了她。好在这个媳妇还算知书达理,她也不是无事生非之人,婚后婆媳关系还处的不错。但这次明显是媳妇招惹了了不得的人物,黑白两道都找不到,可见是他们不能得罪的,所以秦姝就略有不高兴,如果因沈蝶依的关系影响了寥氏的运作,她不介意重新帮儿子找个好的助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