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穿今明星男宠+番外 作者:香酉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小受幡然悔悟爱上小攻努力求包养成功后,小攻却没有安全感只包养不干的故事。
 
求问:金主大人不上我,咋办?在线等,急!
 
网友丁——可以加点情趣用品!淘宝店铺http://taobaoabcdefjhijklmn123456789.com
 
这是一个小攻小受总是上炕不成功,最后终于成功上炕的情射故事。
 
淡定优雅有气场上位者攻&漂亮二逼明骚三流演员受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前世今生 娱乐圈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镇南李彦青 ┃ 配角:程简沈熙 ┃ 其它:穿越重生包养娱乐圈
==================
 
  ☆、穿越了
 
  大旻承兴二十年,恭亲王出征西凉国,中流矢,伤重不治,薨!
  皇帝口谕:家奴李彦青陪葬。
  李彦青被关在赵镇南的墓室已经三天了,没有吃食没有水,整个人奄奄一息,临死回忆起自己和赵镇南的恩恩怨怨,其实哪有恩怨,分明只有爱呀,只可惜自己醒悟太晚了。
  家族被灭是父亲谋反引起的,自己十八岁那年就该死了,皇帝知道自己亲弟弟赵镇南的心思,于是留了他一命,把他阉了,送到恭亲王府为奴。
  赵镇南一生未娶,把他当王妃供着,千依百顺,疼宠有加。可是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就连相处二十年唯一的一次上床,也是赵镇南喝醉了,实在忍不住,强了他,事后自己绝食三天,从那以后两人再也没有亲热过。
  李彦青想到这里,露出一个缥缈的微笑,那个时候自己绝食,赵镇南紧张的模样,现在想起来实在暖心,可那时候自己却只觉厌恶。
  李彦青躺在赵镇南棺椁旁边,抬手轻轻抚摸着棺椁,慢慢合上了眼睛。
  李彦青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他下意识地抬手,摸到的不是赵镇南的棺椁,而是一把头发,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看到雪白的屋顶,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
  莫小雨被李彦青“摸”醒了,站起身凑过去,“阿青你怎么样了?身上还疼不疼?”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李彦青额头,“太好了,好像已经不烧了,你等着,我去叫医生来看看。”说完一溜烟儿跑出了病房。
  身边打点滴的大爷笑道:“小伙子不错呀!你女朋友对你真好。”
  李彦青愣住,张张嘴想说“她不是我女朋友。”话到嘴边又吞回去,呆呆躺在床上,不想说话不想动。这一切太神奇,太诡异了,李彦青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
  他拥有这具身体的记忆,知道自己来到了五百多年后的中国,大旻早在三百多年前就亡国了。自己会附身到这具身体上,可能是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李彦青并和自己长相相似的缘故吧。
  李彦青闭上眼睛,回忆着原主的记忆,突然,赵镇南三个字如一道惊雷般在李彦青头脑中炸出火花,李彦青顾不得手软脚软,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莫小雨带着护士过来,看李彦青那模样吓了一跳,“阿青你干嘛呀?”
  李彦青抬头直愣愣盯着莫小雨,“把赵镇南电话给我!”
  莫小雨呆住,结巴道:“赵镇南?赵总吗?”
  “对!就是那个提出要包养……”
  莫小雨尴尬地一把捂住李彦青嘴巴,“阿青你胡说什么!医生不好意思哈,你快给我朋友看看是不是退烧了呀。”
  护士先给李彦青拔了点滴针头,再拿额温计量了量,的确退烧了,叮嘱道:“已经退烧了,回家多喝水。”
  李彦青急急忙忙拿起外套拉住莫小雨就往停车场走,边走边道:“赵镇南的电话号码给我。”
  莫小雨为难道:“我没有赵总的电话。”
  李彦青一愣,挑眉道:“前一阵子你不是给我说他联系你要包我?”
  莫小雨笑道:“我当时就那么给你提一下,你不是一口否决了吗?怎么?现在想通了?其实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有靠山肯定方便得多,你看你毕业两年了,就演了那么两个小配角,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就是公司一个打杂的,帮不上你,你想通了也好。另外呀,你也太单纯了,赵总怎么可能亲自找我来谈什么包养,是他的私人助理联系了黄总,黄总本来恨不得把你剥光了送到赵先生床上,后来一想,万一你不是自愿的,但是又得宠了,反过来为难他,他不是自找罪受嘛,所以才传话给我,让我问你。不过赵先生真是好人,你不乐意,人家好像也没生气,反而还给黄总说好好关照你,多给你机会,要不然你觉得,这次《青葱岁月》男三号你能上?”
  李彦青听到这里,转过头揉了揉眼睛,忍住泪意,本来还觉得这个赵镇南不一定就是恭亲王,但是现在看来说不定还真是了,自己都能穿越过来,他也应该可以的吧。一样的叫赵镇南,一样的对李彦青义无反顾的好。
  莫小雨看李彦青不说话,顿了顿又道:“你如果想联系赵先生的话,我问一下黄总赵先生私人助理的号码?”
  李彦青点头,“有劳了。”
  莫小雨笑,“和我客气什么呀。”说完掏出手机给黄宗明打了过去。黄宗明在电话那头笑眯了眼,挂了电话就把赵镇南私人助理程简的电话发给了莫小雨。
  莫小雨把号码报给李彦青,叮嘱道:“赵先生的这个助理是专门的私人助理,饮食起居都是这个人负责,比起工作上的那些助理,这个人更是心腹中的心腹,打过去说话客气点,他叫程简,你叫他程特助吧。”
  李彦青一听程简的名字,血气直往头顶冲,握住手机的手不停发抖,绝对不会错了!身边仆人的名字都没换!李彦青深吸两口气,努力稳定情绪。
  两个人边说边走已经到了停车场,莫小雨开了车门,让李彦青坐上副驾,她本想绕过去驾驶座开车,后一想李彦青估计急着打电话,于是弯腰说道:“你先打电话吧,打完开门叫我,我去那边抽支烟。”
  听着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李彦青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手心都被汗湿了,心里一边祈祷着一定要是我的镇南,一边已经开始畅想以后和谐美满的幸福生活。
  电话通了,传来一声冷淡的“喂”。
  李彦青忙道:“我是李彦青。”
  程简顿了一下,“星海娱乐的李先生?”
  “是,我找镇南。你让他接电话。”李彦青语气急切,半命令式地要求道。
  星海娱乐的李彦青再不懂事,也不可能这样子咋呼呼地喊着赵镇南的名字,命令程简做事。
  程简心思一转,试探般开口:“李墨……?”
  李彦青心脏剧烈跳动,星海娱乐的演员李彦青可不叫李墨,他前世名墨字彦青,程简说出这两个字,试探了他,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知道此赵镇南的确是恭亲王了,李彦青着急得不行,再次说道:“我找镇南。你让他接电话。”
  程简握住手机的手青筋暴露,脸上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李先生你上次已经拒绝了我的提议,所以以你现在的身份,恕我实在不敢让你的电话打扰到七爷。”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李彦青看着无声的手机呆了半响,拉开车门喊道:“小雨!”
  莫小雨急忙跑过来,“怎么样?”
  李彦青不答,直接问道:“你知道赵镇南住哪里吗?”
  莫小雨呆住,摇摇头,小心道:“怎么了?不顺利?”
  李彦青呼出一口气,“程简说不敢让我打扰七爷。”
  莫小雨欲言又止。
  李彦青问道:“怎么了?”
  莫小雨语重心长道:“阿青,我说这话你不要生气,就看你现在和我说话的语气,是我,我也不会让你打扰赵先生的。”
  李彦青不解,皱眉道:“什么语气?”
  “你总是嚷嚷着赵先生的名字,说实在的,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讲人权了,也讲平等了,可这不是说给大家听听而已的吗?哪有真正的平等呀,你我小屁民一个,而且……你还算是有求于人家赵先生吧,恭敬点总是好的。就像我们这种在公司打工的吧,人前人后称呼黄总也是黄总不是黄宗明呀。”
  李彦青还真没注意这个问题,他虽然长于封建社会,可是前十八年他爹是承恩公,后二十年他相当于恭王妃,基本上除了皇帝他不怕任何人,而且知道赵镇南爱他至深,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还真的没引起重视。难怪程简对他不满。
  李彦青思索片刻又给程简拨了电话,这次说话客气多了,大意就是我现在碰到点事情,不敢自己做主,劳你给爷通禀一下,可否让他接听我的电话。
  果然这次程简应了,说了句“稍等”。
  赵镇南在A城城郊买了个湖,湖中心有个新月形小岛,取名月岛,岛上修了一片古建筑,整个建筑群错落有致,美轮美奂,基本上是复原了前世恭王府的格局,书房叫百书斋寝殿叫忘忧阁花厅叫东篱轩……所有建筑的名字都没有换,毕竟他在这世一出生就带着前世的记忆,所以整个生活习惯也比较“守旧”。只要在A城,基本都下榻在此。
  赵镇南洗完澡穿着白色睡袍靠在寝室侧殿的紫檀雕花软榻上闭眼休息,乌发如墨,五官如刻,整个人慵懒地躺在那里却无形中透出一股英气,屋内三脚香几上点着龙涎香,西北角用一紫檀雕花嵌玉石座屏风隔开,屏风后一人席地而坐弹着矮几上的七弦琴,琴声清雅悠然地回荡在室内,合着龙涎香绕梁不绝。
  程简拿着手机轻轻走进屋,到屏风处给弹琴人做了个手势,长发男子忙停了琴声出了门。
  琴声一停,赵镇南睁开眼,双目神采飞扬,微微转过头看着程简,程简忙走到软塌边上单膝跪地,轻声道:“爷,李先生的电话。”
  赵镇南面露疑惑。
  程简补充:“李彦青,李先生。”
  赵镇南坐起了身,“星海的那个?”
  “是。”
  赵镇南并不接电话。程简是从前世跟着过来的,自然知道赵镇南的心思,于是不敢隐瞒,忙补充道:“李墨先生他似乎……刚过来。现在和星海的李先生是同一个人。”
  赵镇南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似惊喜又似痛苦的表情来,摊开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掌。
  程简把手机放到他手上,恭敬地退了出去。
 
  ☆、想不明白
 
  李彦青在电话这头等的心急火燎,偏偏程简说话做事轻声轻手,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好半响之后终于听到一声——喂。
  李彦青嘴角泛起一个笑容,漂亮的脸上如春花盛开,急急忙忙应道:“是镇南吗!?”
  李彦青还从来没有如此亲密地称呼过赵镇南,赵镇南神色一怔之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也不否认李彦青的询问,淡淡地“嗯”了一声。
  李彦青倒没有注意赵镇南的反应,得到肯定回复后忙道:“镇南我想见你,我有话给你说,你在哪里呀?”
  赵镇南复又靠上软塌,望着香几上徐徐缥缈的青烟,停顿片刻才道:“正在国外,回来后再联系你可好?小彦。”
  李彦青一阵失望,忙道:“那你回来可一定赶快联系我。”声音中流露出的急切,赵镇南在话筒这边都感受得到,他说完又急忙补充:“阿镇你把你手机号码留给我吧。”
  这称呼是越来越亲密了,而且一副主动求交往的模样,赵镇南突然有一种推翻刚刚话语的冲动,恨不得现在就把李彦青压在这雕花软榻上蹂.躏过够。左手往软榻上用力一按压下心底涌现出的魔兽,赵镇南清雅的声音道:“你打这个号码就行,我没有手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