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神攻略(娱乐圈)+番外 作者:雨城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死于太子逼宫的七皇子殿下重生了,一觉醒来成戏子。
 
皇子殿下:……我可以不当演员吗?
 
众人:可以!先把欠我们的钱还了。
 
皇子殿下:……娱乐圈爽文,轻松无虐1VS1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娱乐圈 古穿今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泽 ┃ 配角:司亚宁 ┃ 其它:娱乐圈,古穿今,重生
==================
 
  ☆、第一章
 
  “叮铃……叮铃铃铃……叮铃铃……”一阵清脆铃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天际传来,朦朦胧胧的听不清楚。
  …………
  “啊——”
  “太子逼宫了!”
  “七殿下!”
  ……人声鼎沸,慌乱的宫人们冲进殿内,却被破门而入的东宫侍卫当场格杀。
  “殿下快逃!”
  一直伺候在身边的大宫女桃红抓住他的手臂想要逃入内室,却也被侍卫一刀毙命。温热的鲜血喷在他的衣摆上,桃红瞪大了双眼倒在地上,脸上还带的惊恐表情瞬间定格在了那里。
  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他被人挟持到了太极殿。
  太子一身金甲,在心腹的簇拥下站在太极殿内,脸上带着某种癫狂的神色。他的双目熠熠生辉,与殿内的皇帝两相对峙。
  “皇儿!”
  见他被挟持而来,太极殿内一位吓得花容失色的宫装丽人凄声叫道,几乎要挣脱皇帝冲入叛贼之中。
  “逆子!你这逆子!竟然敢造反!还挟持了你弟弟!你想干什么?你想杀弟弑君?天理难容的畜生!”皇帝气恨的瞪着眼前儿子。
  太子脸上带着一种扭曲的快意和憎恨。
  …………
  “叮铃铃……叮铃铃……”铃音从远处送来,耳边似乎还有哗哗的水流声。
  身上又湿又冷,冰入骨髓的寒意从心底蔓延全身——
  ——清脆的铃声停了下来,耳边却又传来“呯”的一声巨响和尖锐的女声。
  ……“啊——!”
  “郁泽!你醒醒!快醒醒!”
  “别吓我啊呜呜……”
  身体开始被人粗鲁的拖来拽去,耳边水声更大,他感到身体悬空,背部似乎贴到了一个冰凉的地方,令他觉得更冷了。
  …………
  太极殿。
  血流成河。
  他被按倒在众人之前,太子满脸狰狞的抽出配剑横在他颈间。
  “混账东西!快放了我的皇儿!”宫装丽人惊恐的尖叫起来。
  太子扯着他的头发,抬眼凝视高坐殿内,紧张的护着怀中女子的皇帝,脸上满是怨恨狠毒之色:“父皇,孩儿可不敢弑君。父皇年经也大了,何不退位让贤?也让孤好好的孝敬孝敬父皇,让父皇安度晚年!”
  皇帝气得浑身哆嗦:“你这不忠不孝的逆子!朕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忤逆的畜生!当初你一生下来朕就应该掐死你这狗东西!也免得你干出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来!”
  太子两眼腥红,疯狂的道:“我猪狗不如?!那你算什么?你不是天子吗?那你不如叫出□□皇帝问问他你是不是个昏君!是不是个慈父!你爱重那贱妇和她的野种,孤今日就送他们归西!看你能把孤怎么样!”
  锋利的剑刃割破喉管,鲜血喷溅出来。
  耳边凄厉的尖叫声和癫狂的大笑声都在逐一远去……
  他跌倒在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
  头很晕,很冷,浑身无力。
  郁天泽艰难的睁开眼睛,刺目的灯光让他险些流泪。等缓过一阵后再睁开,入目是一片冰冷的白色。
  这是一个四方小屋,屋内的陈列很奇怪。郁天泽头晕目眩的还未弄明白今夕何夕,手背上传来的尖锐刺痛却将他的吸引力全拉过去。
  郁天泽艰难的扭头,见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正拿着一根针往他手背上扎。
  “你做什么……”郁天泽有些惊慌,想躲开,身上却没有半分力气。
  那女子惊讶的抬头看着他,手脚麻利的把针刺进皮肤里,又往针上贴了两条东西:“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郁天泽浑身半点力气都使不上,觉得口渴得要命,两眼发花。
  那女子又扶起郁天泽,给他喂了两口水,劝道:“这位帅哥,看你长得那么帅,还有什么烦心事啊这么想不开?人活一辈子,遇到难题就要解决问题,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郁天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似乎这个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不过,他竟然还活着?他记得他不是刚刚被太子给一剑杀了吗?还有母妃……
  郁天泽心中一慌,两手一撑就要起来,被扎了一根针的手背传来刺痛,左手手腕也是一阵疼痛。
  “哎,你别动。”那女子两手一按,将郁天泽起身的动作压了回去,又调整了一下他手背上那个连着根管子的针头,责怪说,“别等会儿回血了。还有,你手腕上的伤口刚刚处理好,你再使劲伤口要裂开了。”
  被按回床上后,郁天泽也冷静了下来。
  他记得他被太子一剑抹了脖子,那定然是死了的。就算侥幸没死,那伤口也不应该在手腕上,眼下情况似乎不同寻常,还是按兵不动。
  那女子检查了一下郁天泽被包裹起来的手腕,见没有血迹渗出来,就放下心来:“伤口没有裂开。你抢救的及时,只是失血过多,再吊两天的水就能出院了,你先宽宽心,你朋友刚刚吃饭去了,估计马上就回来。”
  郁天泽冷眼看这女子言行,从她这半懂不懂的话里猜测自己应该是在医馆之中,那这衣着古怪的女子难道是大夫?这是什么医馆?竟允许女子抛头露面?
  还有这里的摆设也着实古怪,尽是些不识之物。那扎在他手背上的针身上还连着个软管,软管上面接着一瓶水,挂在一个金属架子上。那瓶子里面的水正通过这根软管,一滴滴的输进自己的身体。
  这莫不就是这古怪医馆的治病手段?这里是哪里?自己是不是到了什么蛮夷之地?
  郁天泽心里惊涛骇浪,面上却不显。
  女子离开后,郁天泽静静的躺在床上,沉默的打量着这个小房间。这房间内东西不多,但却是新奇,床头摆着个他看不太懂的方柜子,柜子上放着一只透明的水晶杯。如果仅仅只是一只水晶杯这也便罢了,虽然贵重,但也无甚新奇。但让郁天泽大感意外的是,这医馆内墙壁的窗户上,竟然也镶嵌着两大块透明水晶。而且看那水晶的完整程度,竟像是用两大块完整的水晶打磨而成的,整个浑然一体,看不出一丝拼接的痕迹。这两块水晶的成色极为透明,可以令阳光透过晶体照进屋里来,使得房间内显得明亮温暖,实在珍贵极了。
  郁天泽有点发怔,他虽然是从小见惯了好东西的皇子,但也没见过有哪户人家奢侈到用整块水晶封窗户的。
  房门这时被毫无预兆的推开了,郁天泽心里一惊,扭过头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不认识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门口。
  那女子见郁泽已经醒了,双眼一亮,小跑过来,叫道:“郁泽,你醒啦?你能没事真是太好了!”
  郁天泽咽下了要问“你是谁”的冲动,不动声色观察着面前的人。
  那女子见郁天泽没出声,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郁泽,你别难过了。公司也只是让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你休息好了,还是会安排工作的。将来你肯定会比林洋那个叛徒更红的。”
  郁天泽有点听不懂她的话,但为了套她的话,也不表现出来,只是紧紧的蹙着眉头。
  果然,那个女孩子为了安慰他,滔滔不绝的抖出了更多的信息。比如一天前,“他”因为自己“组合”里的成员解约去了另一个大“公司”,工作量一下子大减,最近更是连“通告”都没有了。他一时无法接受,就在家里割腕自杀了。
  郁天泽:“……”
  有些东西感觉还是不太懂啊。
  那个女孩子在跟他说他“组合”里另一位成员时,还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金属块,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点开了什么东西后送到郁天泽眼前。
  只见那长形的金属疙瘩上印着一张逼真得可怕的画像。画像上是两个年轻男孩,一个笑得阳光灿烂,一个目视前方一脸忧郁,真实得简直就像是把两个活人放进去一样。
  郁天泽吃惊的看着画像中那个一脸忧郁的男孩子,发现他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头发短了而已。
  女孩子哼了一声,不屑的指着笑得一脸阳光的男孩道:“这贱人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火了?就这长得歪瓜裂枣的比你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等着看吧他早晚被甩,认了个干爹不得了。”
  郁天泽看了女孩一眼,隐隐明白自己似乎是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甚至他现在用的这具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身体也有可能不是自己的。
  借尸还魂。
  郁天泽灵异怪谈看了不少,脑海中很快就浮现这四个字,心脏不由得砰砰直跳。
  女孩似乎对那个叫林洋的极为不爽,又骂了一阵,才把金属块收起来,转而继续安慰郁天泽。
  郁天泽在医院里躺了两天才出院,这两天里他旁敲侧击的从女孩那里了解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比如,他现在叫郁泽,与他原名只有一字之差。今年二十岁,现如今是一家娱乐公司的签约艺人,和一个叫林洋的男孩子组成了一个歌唱组合出道,只是一直火不起来。前段时间,组合里名气稍大一些的林洋和公司解约进了另一家较大的唱片公司,郁泽的工作也因此被公司搁置了。这两天一直在照顾他的女孩叫小柳,是他和林洋原来的助理,林洋走了之后,小柳就被调到了公司另一位艺人那里。如果不是因为她念着旧情,仍旧私下里照看郁泽,这具身体在一天前已经死了。
  艺人。
  伶人。戏子。
  这原本在郁泽的眼中属于下九流的贱籍,但现在居然是这具身体之前所做的营生,幸好现在因为他不“红”,公司也没给他再安排工作了。不然让他这个堂堂皇子去当伶人,真还不如死了算了。
  站在镜子前愣愣的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这正是郁天泽原本的样子,只是脸色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身体也罗为虚弱。
  郁天泽,郁泽。
  也许他能用这具身体获得重生并不是偶然,而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郁泽,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小柳因为要照顾郁泽跟公司请了几天的假,好在她现在跟的那个明星这段时间通告并不多,所以公司也就准了。
  郁泽应了一声,从洗手间出来。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亲戚和朋友,他在医院的这三天除了医生,就只见到小柳。原主似乎也不爱说话,他怕露馅话一直很少,但小柳却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小柳提着郁泽这两天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出门,郁泽两手空空的跟在后面。
  这两人一个是因为从小被伺候惯了,另一个则是因为之前是郁泽的助理,两人都丝毫没觉得他们此刻的表现有哪里不对。
  于是,他们在医院看病家属围观奇葩的目光中,淡定的走到街上。郁泽望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和满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路上那些快速飞驰而过的铁皮盒子,脸色有些发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