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娱乐时代 作者:寡人吃辣

字体:[ ]

 
文案
 
好吧,老湿说写作文要有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和结果,so
主要人物:莫轻歌(莫渣)
大概时间:现代
案发地点:银河系→地球→华国→娱乐圈
起因:莫母莫渣被杀;莫渣恋母
经过:莫渣和系统君勾结,达成协议完成系统要求——成为娱乐圈超级大神后为母报仇,顺便发现该系统真正目的
结果:拒绝剧透!
1.本文主攻。
 
内容标签:系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轻歌(墨翟) ┃ 配角:(按出场顺序排列)系统,方华,许铮然…… ┃ 其它:娱乐圈+系统
==================
 
 
☆、第1章 死亡and系统
 
  莫轻歌在贫民窟的破窗旁直挺挺的站立着,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他双眼无神地看着房间内的情形,妈妈倒在了血泊之中,那温柔的双眼凝视着天空,那样温柔地一双眼,曾经自己就是在这双眼的鼓励下慢慢走出困境,自己在这双眼的安慰下度过每一天。
  他想要移动步子,奔向妈妈身边,但不知怎的,他似乎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脚下的大地似乎有一双手,将自己给拉住,他快要窒息了。
  就在十分钟之前,他还想要告诉妈妈一个好消息:他的公司与CA签了一份合约。
  他想看见妈妈为自己而骄傲的微笑。
  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差,甚至说得上是很好。可莫妈妈总是执意住在贫民窟,她总是慈爱的看着莫轻歌,并没有告诉莫轻歌她这样做的理由。
  他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总是要坚持住在贫民窟,他知道妈妈瞒着自己一些事,妈妈是有原因的,可他不愿逼问妈妈。不过即便是妈妈没有这样做的原因,他也不会反对,不会追问。
  他想着,总有一天妈妈会坦诚地告诉自己她所隐藏的秘密。他想听见妈妈亲口告诉自己,所以他没有去追查。
  可…可如今!
  他死死地盯着妈妈,那周身血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不再流动,他的妈妈,已经离开了人世。房子里菜的香味儿传了出来,萦绕在鼻尖,那是他最喜欢的菜肴,母亲一定是哼着轻快的歌,带着温婉的笑容在那一块小小的地方将对自己的爱全都融入菜当中,妈妈一定是想象着自己吃饭时餍足的笑脸。
  但现在,只能阴阳两隔。
  他突然像刚刚回过神儿一样,猛地冲了进去,紧紧地抱住已经冰凉的尸体。
  他将脸轻轻地搁在母亲的胸口,轻轻地,像是怕吵醒了母亲那般,心跳,真的没有了。
  “妈…”他无比眷恋地轻声呼唤,像是要把所有的悲恸寄托在上面。
  莫轻歌记得每一个和母亲相处的日子,每一天他都无比珍惜。他知道在大洋彼岸的祖国那里有一句话,叫做“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每一天他都努力让妈妈开心,不想以后留有遗憾。但他想的是在几十年以后,等母亲安静的合上眼,嘴角带着安详地笑容离开这世界的时候,而不是现在死!于!非!命!
  “妈妈…”他将头埋在母亲的肩窝,幻想着母亲还会用温暖粗粝的手掌,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会向自己取笑,“都这么大了还这么黏人。”
  脚步声渐近,可是莫轻歌还是没有理会,他像受伤了的小兽一样伏在母亲的跟前,想要寻求温暖。可温暖的炉火已经熄灭,现在只剩下最后的灰烬。
  “这里还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伦敦英语腔。
  “是你?”莫轻歌猛地抬起头来,无神的眼里迸发出野狼一样的凶光。他死盯着这个大汉,他要把这个人的面貌牢牢记下,永生永世,哪怕是下辈子也不要忘记,他要让这个人血债血还!
  大汉带着鄙视的眼神儿蹲下来,粗大的手使劲儿拍了拍莫轻歌,“伙计,是我干的。我好心地解答了你的疑惑,现在你该去见上帝了,慢走不送。”
  “任务完成。当然,老伙计,我出手怎么可能有漏网之鱼?”
  莫轻歌也倒下了,眼中还带着刻骨的恨意,他双目圆睁,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那个人远去的背影。他不甘心!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他从来没有这么不甘心过。
  他和母亲是华国人,在他五岁那年背井离乡,来到米国寻找失去音信多年的父亲,但是这片陌生的土地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惊喜,有的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失望,寻寻觅觅了四年,在他九岁那年身上的钱财也用的差不多了,最后只能够在贫民窟里度过。
  那时他没有不甘心,因为他还有母亲的陪伴,他的母亲很坚强,即便是在最糟糕的日子里都没有流过泪,总是温柔地充满笑意地给自己唱歌,母亲的声音很柔,很好听,在模糊的记忆里,母亲似乎还是有名的才女。
  母亲教给他许多才艺,教给他很多道理,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被命运折磨的妈妈却一直那么善良,总是对他说“轻歌,你以后要做一个善良的人,你一定要有信仰。”那时候母亲的目光悠长,看向远方。而他也总是在妈妈面前装作妈妈所期待的的模样。
  母亲的温柔让得他们的生活虽然简朴,但是却充满了诗意与阳光,在这幽暗的贫民窟里,他们是让其他人最为羡慕的母子。
  他们都努力着,努力向往更好的生活,尽管对于现在的生活也没有太大的不满。今天,他去CA这个在米国赫赫有名的企业进行最后的谈判,他在十个竞争公司面前脱颖而出,他这样做只是想令妈妈绽放笑颜。
  他恨!他恨!
  这一刻,他恨那个失踪多年的父亲,他恨杀死了妈妈和自己的人,他还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没有能力的话,母亲就不会有这个结局了!
  他知道,母亲的死大有蹊跷。母亲一向与人为善,没有结交仇怨。还有母亲一直守了将近二十年的秘密一定和这个有关系。
  不过……
  他苦笑了一下,他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尸体,以及现在这个透明的灵魂,现在它能够做些什么呢?什么都不能做吧。
  他透过那扇窗,看到了远方矗立的高楼,也许是成了鬼之后的福利,他竟然能够看清楚楼里人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那么闲适地享受着阳光,喝着咖啡,而自己和母亲却在这幽暗的贫民窟里死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他嘶吼着,可是任何人都听不见。
  他周身渐渐充满了黑色的雾气,黑雾将他笼罩在里面。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
  “叮!发现宿主……灵魂绑定中……百分之五十……百分之百……系统重启中……百分之五十……百分之百。宿主您好,系统2.0为您服务。”
  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道机械声。
  他怔愣了一会儿。
  “你是谁?”莫轻歌并不慌张,反正都死了,难道还能死得再死吗?
  “你好,我是系统。”那机械声音道。
  “……”莫轻歌。
  正当莫轻歌又准备发问的时候,冰冷的机械声再一次响起,如果不是机械声够冰冷,莫轻歌一定会以为这什么系统是在玩儿他。
  “本系统名为‘至高娱乐圈’,目的是为帮助宿主成为娱乐圈超级大神。可选择板块:
  A.超级天王,超级天王就是我,我就是超级天王,不服?打我呀打我呀!
  B.金牌经纪人,金牌经纪人就是我,我就是金牌经纪人,你?哼!小心点儿!
  C.最佳导演,最佳导演就是我,我就是最佳导演,嗯?你是哪个?想要角色?等着吧!
  D.投资霸主,投资霸主就是我,我就是投资霸主,想要我投资?嗯哼?你懂的~
  ……”
  莫轻歌打断了系统的脱线介绍,他冷笑道:“我现在不过是个野鬼,娱乐圈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叮!请宿主别灰心丧气,本系统可预支娱乐币,帮宿主寻得一躯体。”系统又停顿了一小会儿,“但请宿主一定要按时归还娱乐币,当所欠娱乐币值达到一定程度是本系统会与宿主脱离,并实施惩罚。”
  “重新成为孤魂野鬼?”这就是脱离的下场?
  “也许更糟。”系统沉默了一会儿。
  “好,既然你能帮我重新寻找一个躯体,那能不能让我重回到妈妈没有死去的时候!”莫轻歌激动了起来,包围着他的黑雾翻滚。
  “不行。”冰冷的声音浇熄了莫轻歌心中的火焰,“本系统能力有限,并且星际法不允许因除开宇宙存亡以及通过星级最高院长批准的科学实验而穿梭时空。”
  “……”莫轻歌苦笑,果然,自己是异想天开,能够再一次触摸世界就已经是奇迹了,自己哪能够这么贪心呢?贪心地想要更多?不过,妈妈,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叮!请宿主注意,本系统已经为宿主锁定最终目的——为母报仇。”
  莫轻歌一脸莫名,这是什么意思?
  “叮!为防止宿主报仇后丧失了求生意志,不完成相应任务,所以只能够宿主所获得物品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报仇。”
  “否则呢?”莫轻歌轻笑。
  “否则……堕入地狱……无法达到最终目的。”系统的声音似乎严厉了许多,但仍旧是冷冰冰的。
  “好!”莫轻歌笑着应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莫轻歌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自己应该是变了。
  “是否需要本系统继续介绍?”沉默后,系统首先发问。
  “继续介绍吧。”莫轻歌飘到了母亲身边,依恋着母亲。
  “宿主可从A、B、C、D四个板块中任选其一,达成目的。系统温馨提示,选择A板块更容易达成任务。”
  “为什么?”明星吗?那些光鲜艳丽背后又是怎样的脸,谁知道呢?
  “本系统目的之一是要获取信仰值,除A选项之外的其它选项都是幕后工作,其难度更大。”系统一板一眼地解释。
  “好吧,继续说。”莫轻歌的视线依旧在母亲身上流连。
  “本系统会发布一些任务,督促宿主达成最后要求。有些任务失败无惩罚,有些任务失败有惩罚,所有惩罚都不会使宿主受到不可挽救的重创。所有任务完成后都会有奖励。另,为了让宿主拥有新鲜感,并且能够明确自己在娱乐圈的地位,本系统开启等级制度。分为一到一百,一共一百级。”
  “还有吗?”莫轻歌问。
  “……有。”系统回答。
  “为什么不继续说?”仍旧漫不经心。
  “其余内容需要到了特殊事件才能触发。”系统最后又停顿了一会儿,“叮!温馨提示:
  1.强大的经济实力是最坚固的后盾,这比粉丝值更重要。
  2.坚定的目标、不动摇的信念是关键。
  3.不要付出真感情!”
 
☆、第2章 新生and墨翟
 
  系统似乎是特意强调了一下最后一项,这让莫轻歌有些莫名,感情么?他想他是不会碰的,他觉得那玩意儿和毒品差不多,活脱脱就是精神毒品!莫轻歌虽然在母亲面前很乖、很阳光,可事实上他的本性是很…怎么说呢?很渣.
  嗯,是的,的确很渣,还渣得无可救药。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能否帮我好好安葬母亲的遗体?”即便莫轻歌知道这会让那幕后黑手有所警觉,但他仍然要这样做。唯一能让他的情感战胜理智的,就是母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