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你,无法无天+番外 作者:第三天堂

字体:[ ]

 
内容简介……
他,韩文夏
一个无忧无虑被宠的无法无天的豪门四少,在一场车祸中成了植物人。
然而再次睁眼,他却变成了另一个人,躺在自己养父的床上……
前世的死因,系统的任务,养父的纠缠,让他根本忙不过来。
当身份被识破,那无上的宠溺只对他一人!
韩云天: 整个燕京城,有我在,谁敢动你?!!!
若要想逃,打断你的腿也要把你困在我身边。
关键字:宠你,无法无天,第三天堂,宠溺,失而复得,复仇,金手指,爽文
第1章 哦,这不是真的!
 
轰隆隆!
轰!
哗哗哗!
一场暴雨毫无征兆的瓢泼而至,燕京城规格最高的酒店‘云天豪雅大酒店’的大门口站了很多明星在等司机来接。
而这部戏的总投资人韩云天,此时已经醉眼迷离的被一个三流小明星叶子安扶着去楼上的客房了。
雨越下越大,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趋势`````
韩文夏刚刚高考完,养父韩云天送了他一辆越野车,他和朋友王遥一起去自驾游了。
本来是看好了天气预报的,可是谁知道行至半路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他担心山体滑坡,所以就开快了点儿,想找个安全的位置,哪知道在遇到连续弯路的时候,车体打滑,整辆车都翻到了山下。
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似的,他有些头晕,但还是努力的睁开眼。
入目的是黑乎乎的一片,他什么也看不清,只感觉有人在自己身上动。
突然,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白色的光芒照射的整个房间亮堂堂的,虽然只持续了四五秒,但也足够他看清身上的人了。
他下意识的就喊出了一个称呼,哪知道出口的声音沙哑至极,那个称呼变成了呻吟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他最尊敬最崇拜的人拍了拍他的屁屁道:“功夫不错,你给我下药的事情就算了。不过我用过的东西不希望再被别人用,我明早会让李秘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韩文夏目瞪口呆的看着韩云天打开灯走进浴室,直到浴室里传出水声他才反应过来刚才韩云天那句话的意思。
这一认知差点儿把他吓晕,可是他又突然意识到他刚刚不是和王胖子一起滚下山坡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有一个想法突然的就从脑袋里冒了出来,他拿起手看了看,这双手修长白皙,好像是常常保养的样子。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不是他的手!!!
他猛的起床,想去照镜子,可他根本不知道现在的他的身体是那么的虚弱,那么的酸软无力,所以直接的就跌回了床上。
到了这时候,韩文夏才发现身体的异常,那种特别想上大号,又上不出来的感觉,让他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刚才进去的那人是他的养父韩云天,下个月三十岁,是燕京城乃至整个有吉国的首富。
做媒的倒贴的不计其数,但是他却公开说不会结婚,并且还在孤儿院领养了四个孩子,韩文夏就是其中最小的一个。
他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床,踩在地毯上走到不远处的那个镜子面前。
镜子里有一个皮肤白的不像话的桃花眼男人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他眨眼,镜子里的人也眨眼;他摸脸,镜子里的人也摸脸`````韩文夏想,这男人长的比女人还好看,以后怎么找老婆!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现在好像变成另一个人了!怎么办?!Daddy说好18岁生日的神秘礼物一定是拿不到了!
对了,他和王胖子一起滚下山的,不知道王胖子有没有事?!
韩文夏正烦乱着,就见到Daddy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他想,平时Daddy最疼他了,要是告诉Daddy真相,说不定自己还能再回韩家,继续做个无忧无虑的米虫。
“我--”韩文夏正寻思着开口,就听到一阵手机的震动声。
韩云天接起了手机,对面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见到韩云天面色大变,一句话也没说的挂了电话。
虽然韩云天的脸很快的恢复了镇定,但是那拿着电话一直发抖的手让韩文夏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第2章 天差地别的待遇!
 
韩文夏本来是想告诉韩云天真相的,但是却见到韩云天冲冲穿好衣服就出去了,一向一丝不苟的他,居然一边走一边扣衬衣的扣子,这是韩文夏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看到过的事情。
韩文夏有些惊讶,到底是什么事情让Daddy那么反常呢?
难道?该不会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韩文夏也赶紧的起来找衣服穿,可是谁能告诉他,除了裤子是完好的,为什么衣服都被扯烂了?!!!
虽然裤子皱的不行,但是房间里没见到别的衣服了,就只有将就穿了。
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看到了总统套房客厅里的手机和钱包。
打开钱包,里面有几千块的现金和几张卡,最最主要的是有一张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照片就是他现在的身份,本地人,叫叶子安,家庭住址的位置也是本地比较富裕的地方。
这手机目测五六千块,大屏的,还好是指纹解锁,否则就只有拿到修理店去了。
他拿出手机点了下定位,知道这里是云天豪雅酒店后,那种烦乱的心才平定了下来。
这里是他养父的产业之一,他以前经常带朋友来吃饭。
知道了具体位置后,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身上套了件浴袍就下楼去了,因为他知道楼下有一个法国的休闲品牌,他需要先穿好衣服再出去,否则会被当成耍流氓的抓起来的。
可是他的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韩文夏穿着浴袍刚下电梯,就被几名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先生对不起,酒店的浴袍是不能穿走的。”其中一名拿着对讲机的工作人员道。
这个人韩文夏很熟悉,以前他来的时候这人总在他面前点头哈腰的打理好一切,他一直以为这人是个哈巴狗呢,没想到这人却还有另一幅面孔。
“我不会穿出酒店的,就在楼下买一件衣服。”要是以前,哪儿还需要韩文夏来解释,这帮人自然是会察言观色的揣摩好他的意思。
最后,韩文夏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买了衣服换上,把浴袍还给了酒店,才离开的。
他叫了一辆车,去他们出事的地方,可是到了那里却发现只有警戒线和出事的那辆越野车,听旁边采集证据的警察说,两名伤者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第一时间,他就想看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完好的,所以他立马赶往了燕京医院。
来到自己的病房门口时,他看到门口站了四五个保镖,这些保镖他都认识,是经常跟在Daddy身旁的几个,所以他很自然的就要进去。
哪知道却被毫不客气的挡在了门外。
韩文夏这才想起,他早已不是以前那个韩家四少爷韩文夏了,他现在除了名字和年龄外,竟然对这个身份一无所知。
他无奈的走在走廊上,打算去看看王遥怎么样了。
还好王胖子的病房外没有保镖,他敲门进去,正看到王遥的一只脚打着石膏吊了起来,王妈妈正在喂他吃东西。
见到王胖子疑惑的眼神,韩文夏对王妈妈道:“阿姨,我是王遥的同学,能和他单独聊聊吗?”说完还给了王遥一个‘别插嘴’的眼神。
这个眼神王胖子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他一时间竟然没有反驳,只想知道这人到底是谁,要和他说什么。
 
第3章 我是韩文夏
 
“你是谁?”王遥的母亲离开后,韩文夏就听到王遥有些警惕的道。
“我是韩文夏!”韩文夏道。
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不会骗他。
韩文夏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一个两人相拥的美好画面,没想到王胖子却一脸看白痴的看着他道:“我伤的是腿,眼睛还是好好的,你长的这副小白脸的样子,能和我们家夏夏比吗?!”
韩文夏:“`````”
“好吧,你说你是韩文夏,那我到是要问问,我们怎么出车祸的,车上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你说出来我就信你是韩文夏。”王胖子道。
韩文夏一听王胖子这么说,一下眼睛就亮了,立即回忆了当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就连王胖子尿急在路边撒尿的事情都描述出来了。
说完后,他就见到王胖子瞪大双眼看着他,他想着,这下总该要相认了吧。
谁知道王胖子对他道:“你就是那个凶手吧,在夏夏的车上安了监控,又在刹车上动了手脚。”
“什么监控,你是说我那车刹车被人动了手脚?”韩文夏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当时情况比较紧急,路面全是雨水,他又有些慌忙的想开过那个危险路段。
现在细细想来,那刹车确实是有问题的,当时他只认为是轮胎打滑,没想到是被人做了手脚。
是谁要害他呢?
“呵呵,你入戏可真快。”王胖子说着,手便悄悄地往紧急呼叫铃那里按去。
这个小动作自然是被韩文夏看到了,韩文夏道:“王小二,你不是喜欢穆姗姗吗,我可以帮你追到她。”
穆姗姗是韩云天的侄女,校花级的人物,王胖子从小的暗恋对象。
这的确是个诱人的条件,王胖子有些心动了,伸向紧急呼叫铃的那只手也拿了回来。
“我还是不相信你,你再回答我几个问题。”能问出这句话,很显然,王胖子已经动摇了。
“好,你问。”
“上个月我生日的时候,你送了什么生日礼物。”王胖子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这个礼物十分特别,就连钱浩然他也没告诉。
听到这个问题,韩文夏笑道:“哟,你害羞什么,不就是AV么,你想要,我找人再给你弄点儿。
别忙着感谢我,你是不是还想问里面那张卡片写的什么啊,不就是一些壮阳的食谱么,不用谢我,我知道你需要。”
“我靠!夏夏,真的是你?!!!你现在算是人还是鬼?”王胖子问的时候,声音也是有些发抖的。
韩文夏想了想:“这件事情有些复杂,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出车祸后,我醒来就在这具身体里了,我只知道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做叶子安,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去楼上认亲吗?你那个养父可是无神论者,搞不好会把你当成骗钱的打断腿的。”王胖子担忧道。
听王胖子这么说,韩文夏有些庆幸刚才门口有保镖拦着了,不然他进去后一定会说出真相,而以他Daddy的作风,确实会把他扔出去的!
想想就有些后怕。
 
第4章 巧克力不见了
 
“算了,先不回韩家了,在没有找出谁是凶手前,我还是住酒店吧。”韩文夏有些泄气的道。
“对,有人想要你的命。这个人不找出来,你回去很危险。
据我分析,凶手可能是:送你车子的韩云天;嫉妒韩云天对你好的你那三个哥哥;嫉妒你有很多女生追的钱浩然;还有学校那些仇富的人````”
王胖子还没说完就被韩文夏打断了:“停停停,照你这么说,除了你,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了?”
王胖子一本正经的道:“差不多吧。”
“滚你的!不和你玩儿了,说正事。”韩文夏收起笑脸,严肃道。
“好你说。”
“你让钱浩然帮我查查我那车有谁动过,还有叶子安到底是做什么的。别走到路上就穿帮了,被人抓去做研究!”
王胖子听后,立即告诉了钱浩然这件事,钱浩然一听两人出事了,本想赶过来,但王胖子说,韩文夏让他把事情查清楚再过来。
钱浩然家里是有些背景的,为人十分冷漠,但是对朋友却好的没话说。
这次的事故韩云天是封锁了消息的,钱浩然不知道也正常,一听到这是韩文夏让他去做的,他便立即着手去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