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不负 作者:明冉

字体:[ ]

 
文案
←←首先看题目,你可以根据题目脑补出一场大戏,没错,你脑补的肯定没错,这是一个烂俗梗,灰常烂俗,烂到爆的梗。
然后,是小说的主旨↓↓↓
我如果爱你,就千方百计地去靠近你。
我如果爱你,就心甘情愿地宠着你。
我如果爱你,就和你并肩前行,生死相依。
#论如何虐死单身狗#
#啊,本攻没力气了,要你亲亲才能继续杀丧尸!#
#谈着恋爱拯救世界的一本渣作#
#小说人设不崩,只是作者人设一直在崩|(*′口`)#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末世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临清、许赫 ┃ 配角:余茂、钟耀、张琪、韩智…… ┃ 其它:美强、温馨、无虐~~
==================
 
  ☆、第1章 末路
 
临清踉踉跄跄地往外冲,长时间的奔波与躲藏让他急速消瘦下来,基地外面的丧尸时时威胁着他的生命,休息不足,饥饿还有疲惫,开出基地的车早已经没有汽油了,临清咬着牙,他不想死……
    可是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个地方人烟稀少,游荡的丧尸也那么少,他一弃车,就选了个方向,开始行进,他怀里揣着许赫的晶核,许赫已经是三阶的强者,末世才开始不到半年,他的进阶速度如此之快,大部分丧尸和人类异能者还是一和二阶,还是据说四阶的丧尸已经出现,临清的食物和水都已经告罄,他紧紧握着铁棍,看到一个废旧厂房,看起来是在末世之前就被废弃的,他警惕着周围,仓库的门没有锁,好像有人进去过。
    他用铁棍捅开门,“吼!”一个浑身腐烂,口中流着黄色涎水的丧尸冲了过来,临清下意识一棍子抡在在丧尸头上,丧尸还只是一阶,若是二阶临清必死无疑,他的气力毕竟是成年男人的力气,但是丧尸只是踉跄几下,丧尸的韧带和关节都十分僵硬,但是还保持着为人时的惯性,临清沉着地又冲过去,趁丧尸还没稳,使劲全身力气敲在丧尸的膝关节上,丧尸倒下,临清跑到丧尸的头顶,提防不要被他的爪子抓到,然后狠狠敲着他的脑子,动作又快又狠。丧尸的脑浆喷出,渐渐停止了动作,丧尸的声音很大,他怕不一会儿又有其他丧尸跑来,他现在只能对付一个丧尸,杀死一个丧尸后,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再来一个,恐怕性命堪忧。
    临清闪进仓库,反锁住仓库的门,然后软倒在地上,愣愣看着虚空的某一点,呼了口气,他明白,他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他已经没有食物了,他逃不出丧尸的包围,也逃不出那些人类的追杀……
    临清站起身,仓库中空空的,里面只有一个大的纸箱,临清走过去,靠在纸箱上,拿出许赫的晶石,紧攥在手心,就仿佛许赫还活着,他还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被临清体温温暖起来的晶石的棱角,那么扎人,□□裸地打破临清的幻想,他死了,许赫死了,临清的守护神为了守护临清死掉了……
    临清轻轻摩挲着晶石:“很快,我就去陪你,对不起,我答应你,要活下去的,但是,我恐怕做不到了”
    临清太累了,心累,身体也累,短短几个月,天堂到地狱的转变,让临清措手不及,他还记得,就在许赫去完成最后一个任务之前,他还冷着脸坐在自己面前,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些说过一百遍的话:
    “你要按时吃饭睡觉,我很快就回来,完成了最后这个任务,我可以有一年的时间安心呆在基地里。”
    自己当时没搭理他,甚至在心里想着,直接死掉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摆脱你了。
    然后许赫站起身,想抚摸临清的脸,临清一把甩开他的手:“变态,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许赫抿了抿唇,强迫地一把拉过临清,吻上他的唇,临清死命挣扎,踹他踢他,把他的嘴唇咬得鲜血淋漓,许赫却不管不顾,也好像感知不到疼痛。
    吻毕,临清在心底暗骂,犯什么神经病,以前不都直接离开,许赫一般从来不怎么碰他,因为知道临清有多厌恶他的触碰,这样强迫的吻几乎从未有过,当然这也是他们最为亲密的触碰了。
    许赫的目光没有波澜,看着临清冲进洗手间,里面传来呸呸的声音还有水声,临清出来时,看见许赫还在,直接皱眉道:“你怎么还在!”
    临清的目光冰冷:“怎么,还想把老子睡了再走?我宁愿去死,你也别想让我躺在你的身下,当然,就算你跪着求我□□,我也不会答应!”
    许赫神色没有波动,临清却能感觉到,许赫伤心了,临清心底划过一丝快感,坐下,看着窗外,许赫掏出一个链子,递给临清:“戴上”
    “狗链?”
    许赫皱了皱眉头,解释道:“项链”
    临清不接,许赫固执举着那个项链,银色的链子,下面坠着一个黑色的晶石,黑幽幽的颜色,仿佛可以吸取光芒,临清知道,自己不接受,许赫可以举到天黑。
    “好了,滚吧!”许赫一把扯过链子,淡淡道。
    许赫不动,直到临清戴在脖子上,许赫才转身离开。
    后来回来的那群人里,大群人死掉,许赫还活着,却被丧尸划伤了,那是一个四级丧尸,因为许赫是最强的异能者,首当其冲,承担了大部分攻击,他丧尸化的速度因为异能阶比较高,没有那么快。
    他原本应该饮弹自杀,却固执要回来,所有人都知道他为什么要回来,为了那个他深爱的男人。
    他们成功带回大批物资,基地的人们在欢呼,得到这些东西的代价对他们不值一提,非亲非故的人的性命,与他们无关,那个四阶丧尸也成功地被杀死,基地可以安稳好一段时间,临清的门很快被敲响。
    一个人举着枪,抵着许赫的头,许赫看见临清的那一刻,狠狠地把他抱进怀里,对着那人说道:“我不会舍得伤害他的,让我和他待十分钟,你知道我离丧尸化最少还有半个小时。”
    临清有些傻:“发生什么了?”什么丧尸化,许赫要变成丧尸了,怎么可能,这个男人,不是无坚不摧吗?
    他在他饿的时候,可以给他猎到变异兽给他吃,可以在他冷的时候,孤身闯入超市,给他拿干净温暖的外套,可以在他渴的时候,把自己所有的饮用水都给他喝。
    许赫什么都没说,狠狠吸了一口气,待到门关上,千言万语,他有多舍不得和担心这个男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临清回神,下意识一把推开他,冷笑:“苍天有眼,被丧尸抓伤了?”
    临清看着许赫,说实话,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他还有些懵,却下意识说出这些在脑海中过了无数遍的话。
    许赫的目光不再是毫无波澜,他温柔地看向他,素来有些冷厉优雅的眉眼柔和下来,声音干涩的令人心疼:“临清,我真的爱你”
    临清往后退了几步,恶心得直皱眉头:“谁稀罕你的爱!“
    许赫没说什么,仿佛释然,还好这个男人没爱上自己,反而对自己的恨意深刻入骨,这样自己的离开,他反而会开心吧。
    “你要小心靠近你的人,我死后,你把我尸体脑袋里面的晶核挖出来,不要试图去搞明白什么,把我的晶核交给掌权者,异能者的晶核可以被吸收,冲阶的风险几近于无,让他护你无忧,他的品行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还有那条项链,不是性命有忧,不要拿出来,我的队伍里的人除了我的几个发小,其余的人不要靠近不要相信,若是有一天,项链被迫被交出,你要告诉他们,这个东西有使用的禁忌,他们会对你有忌惮……“
    临清抬头,冷冷说道:“十分钟早就过了!“
    许赫点点头,安静点点头,轻轻问道:“临清,你便真的不曾对我有半分的心动?“
    “我对你唯一的兄弟情谊,也被你磨光了,现在,只有恨……“临清语气淡淡。
    “转过身吧,临清,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活下去,我说的话你别忘了“
    “当然“临清的神色凉薄的让人浑身冰冷,拳头无意识地攥紧。
    一声枪响,血的气息遍布了鼻腔,临清颤了下眼睫,猛然睁眼,仓库外的人声嘈杂,他缓缓勾起唇,低头亲吻晶核,刚才又做梦了,现在他们追来了……
    此时天幕低垂,周遭都是粘稠的黑暗,许赫这个人,明明是被人害死的,却不肯告诉自己,他总是这样,把自己保护好,远离阴谋,远离杀戮,因为自己无能没有异能,他们拿自己去威胁他,他一个人,终究不能让自己万无一失,抱着那微弱的生还希望,毅然去完成那个任务,临清是许赫最致命的弱点,然后他真的为了这个不知好歹的人,丢了命。
    他那么厉害,明明可以站在高高的位置,俯视所有人,却因为临清,卑微到了尘埃里,却也没开出花朵,然后遍体鳞伤,最后默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换不来临清的一点温柔的语气,挽不回临清对他仅有的一丁点疼惜,祈求不了临清近乎于无的感情。
    直到那些知道临清失去许赫庇护的人的嘴脸□□裸地显现出来,那些肮脏和*,那些贪婪和冷血,那些本应该属于他这样普通人的挣扎与渴望,出卖和乞讨……
    临清才知道,他的骄傲和光鲜,保暖和安宁都是许赫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给他获得的,可是,他从来不说自己有多不容易,固执地把临清留在自己身边,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
    冲撞仓库大门的声音响起,临清闭起眼睛,想起许赫,手指下意识摸索胸前的链子。
 
  ☆、第2章 重生
 
“临清,我劝你交出能量石还有晶核,我保你后半辈子无忧,你的时间有限,反正那两块石头,对你来说毫无用处!“
    临清充耳不闻,一遍遍摩挲着晶核,拿出包里的小型炸弹,听说普通人强行摄取晶核能量,会暴体而亡。
    “呵“根本不可能,说得好听,他们设计许赫,除掉这个他们权势路上的绊脚石,想把自己送给那个异能者变态,那个还算讲信用的基地掌权者早就变成了傀儡,自己早就走投无路了。
    自己听见了他们的企图,连夜从许赫给他留下的密道中逃走,一路上普通人的生活了解了个透,世态炎凉看了个遍,那些长得好看又没有异能的人,都选择了出卖身体……
    现在还干净的自己,所有的天真都磨灭得干干净净,越是对比,越是知道,自己什么都没付出,却索取了多少东西,因为最先爱上的是许赫,所以临清有了肆无忌惮的权力,然后现在,报应来到……
    自己曾把许赫豁出命来猎到的异兽肉,拍在地上,许赫将干净的肉给他,自己吃掉了沾满了尘土的肉……
    自己曾在许赫情不自禁的时候,想要拥抱自己的时候,冷嘲道:“我在你眼里就跟鸭子一样吧,想抱就抱!“
    然后,他再也没有碰过自己,所有的触碰都小心翼翼……
    自己曾把许赫舍不喝的纯净水,倒出来洗手,因为受不了手上黏腻的感觉。
    许赫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不让别人多说一句,所有人表面上热络,暗地里鄙夷,自己只要告诉许赫,以后那个人对自己一定绕道走。
    许赫把自己宠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却对一个假惺惺的女人念念不忘,拿着刀子,沾上辣椒油,往许赫心尖上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