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仇人总是我的菜 作者:车前芒果

字体:[ ]

 
 
 
文案:
 
     司齐是海绵的第五十五个宿主,也是让海绵宝宝事务所的享誉业界的男人。无论是敌对绿茶婊拳打大种马笑斗心机婊,他家宿主总能圆满完成,面对同行们好奇的眼神,海绵总是风骚一笑:哥会告诉,让敌人们拜倒在宿主的西装裤下就是最好的选择吗!
 
本文又名:
 
#论报仇的正确打开方式#
 
#把敌人变成情人的可能性#
 
#恨我就会爱上我#
 
内容标签:快穿 相爱相杀 因缘邂逅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齐 ┃ 配角:眉艳许延钟云 ┃ 其它:海绵宝宝事务所
==================
 
  ☆、铁血将军一
 
  “本王还有多少时日?”池引端起一晚药,一饮而下,光是看到药乌黑的色泽就该知道那药定是极苦,可他却是眉头也不皱。
  “回王爷,约是半年。”王太医说完就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是老朽不中用,请王爷赎罪。”
  “同你无关,你下去罢。”众人惧怕的战神王爷只是垂着头,面容平静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本王早就料到。”
  王太医抖着身子准备离开,池引又道:“这事不许向外界透露。”
  王太医连忙点头,不敢有任何异议,面前的男人是钥国的神,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打败这个强大的男人,可自是一年前,一切都变了。
  门轻轻的被掩上,落日的余晖从这个男人的身子上移过,那张坚毅的面容显得十分寂寞,带着些脆弱,王太医身子一抖,连忙关好门。怎么可能,王爷是战神,光是听他的名字就可以喝退敌军,他怎么可能会脆弱。
  池引静默许久,蓦地轻轻一笑:“眉艳,你说本王是不是活该。”
  那个立于池引边上的侍妾咬着唇,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他离开了,本王会这么不开心。”池引的脸色带着苍白,他的身子坐的挺直,这个平素不苟言笑的男子,此时只是摸着胸口,脸上带着迷茫地问道:“为什么我的心会越来越痛。”
  泪水早就从眉艳的脸颊流下,她跪在池引的脚边,哭道:“艳儿不想与王爷演戏了,王爷就去找许公子回来吧,艳儿会告诉许公子,王爷从未背叛他,王爷一切都是为了他。”
  “这样也好,我不过是个将死之人,他还有大好人生,何必耽误他。”池引捂着嘴咳了咳,移开手时,满手的血迹,他带着些快意的笑道:“还好那时我把他推开,还好,我够狠心。”
  夕阳笼着战王王府,带着金色的余晖显得格外温暖,但是在这道温暖的光辉下,却是传来女子悲悲切切的哭泣声。
  许延坐在车上,捂着胸口咳了咳,车帘被掀开,一个身着蓝衣的青年钻了进来,赶紧为他倒了杯水。
  “瞧你穿的这么少,还嫌那一剑杀不死你。”蓝衣公子一挑眉,脸色颇为不满。
  “燕王,你何必这样挖苦我。”许延靠在软垫上,黯然道:“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该想开的,通通都想开了。”
  燕王面露喜色,一把握住许延的手,欣喜道:“你想开了,你真的愿意接受我了!”
  许延想着燕王这几个月来对他的照顾,想着池引的无情一剑,轻轻地点着头。
  燕王大喜,一把拥住许延,伸手立誓道:“我池时对天发誓,此生对许延不离不弃,若是有违此誓,必遭天打雷劈。”
  初夏带着些微热气,行人的脸上多少都带着红晕,集市也显得格外热闹。不过,此时再怎么热闹也比不上燕王府的喜庆。
  三日前,燕王早就求得圣旨,迎娶燕王妃,不过这燕王妃不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而是一年前,战王从沙场上救回的男子。消息一传出,京都一阵喧闹,纷纷讨论着这个男王妃,是如何迷住燕王以及战王的心。
  池引苍白着脸,看着许延被燕王拥入新房,他冷着脸,看着许延一脸娇羞的同燕王共饮交杯酒。他也倒了杯酒,只是看着许延,然后缓缓地饮下,仿佛同许延饮下交杯酒的就是他。
  过了今晚,他就真真正正的失去了他。
  眉艳拉过池引的手,池引的小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到手心里,她苦涩道:“王爷,咱们走吧。”
  池引深深地看了那个被众人调侃的男子一眼,似乎下来很大的勇气,终于是转身离开。
  在众人看来如钢铁般的男人是从来不会害怕,从来不会受伤,所以,当战王池引连续一个月都未上早朝时,皇帝只是打趣道:“果真是得了美人儿,竟是让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儿子沉溺于温柔乡。”
  当天,池引拖着病体,接受皇帝赏赐的八个美人,并且极其妥善的将她们安置在后院。偌大的战王府,知晓他如今状况的不过是眉艳一人,他是钥国的战神,若是战神不在了,这个富裕丰饶的国度会受到多少豺狼的垂涎,他连想都不敢想。
  “王爷,许公子吃了那颗长生果,或许他的心头血可以救您的命。”眉艳从前不敢提,可是见着王爷日渐消瘦的面庞,她已经忍不住了。
  果真,得到的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王爷,许公子不过是流些血受点伤,可是却能救您,眉艳求您了。”眉艳几乎是哭喊道,可回答的却是那个男人空洞的声音,那个男人道:“他最怕痛了,莫说是可能,即便是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是不愿他受伤。”
  眉艳看着那个目光呆滞,连呼吸都显得极轻的人,他曾经是那么耀眼,让人痴迷敬仰,可是如今却变成这副光景。她的眼中带着恨意,都是那个人,是他害的他的战王变得如此。
  夜渐渐地黑透了,燕王府中一派灯火辉煌,今日是燕王妃的生辰。燕王非常宠爱他的王妃,生辰宴办的是气派又弘大。
  正当歌舞升平,欢声笑语时,一个女子提着柄寒剑冲上前去,瞬间人群混乱不堪,数十个王府家丁一时竟是不能拦住那个女子。
  “许公子,求求你回去看看战王。”那个女子正是眉艳,通往日艳丽妩媚的模样不同,她的脸色憔悴,妆粉未施。
  燕王嗤笑道:“战王的爱妾,来找我王妃作甚,往*你欺凌我的妻子,我看中战王的面子放过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
  
 
  ☆、铁血将军二
 
  许延也是冷眼瞧着眉艳,一看到她,他就会想到那些痛苦的日子,想到那种被背叛的日子,那种孤立无援被排挤的痛苦,他带着些许刻薄道:“你真当我好拿捏,欺负到我家门口么!”
  眉艳垂着头,突然跪了下来,她重重的磕头道:“求公子回去看看战王。”
  往事如烟,那种苦楚的噩梦般的日子已经过去,许延心中哪一点郁结正在慢慢散去,他只是叹了口气道:“我同他没有关系了。”
  眉艳磕头的动作一顿,她抹了抹泪水道:“既然公子已经不念旧情,我也不再顾及。”她就地闪过,躲开捉拿她的家丁,身影竟如鬼魅般,眨眼就立于许延面前,只消一寸,那剑尖就会刺入许延的心口。
  “艳儿。”带着些威严的声音响起,许延的脸色刷的苍白,他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战王池引,又来了,那种如噩梦般的情景。
  平日脸带着煞气的战神正脸色温柔的望着眉艳,语气也是轻柔无比:“艳儿,不许胡闹,快到我身边来。”
  众人听在耳边,都道是战王果真如传言般疼爱这个侍妾,连说话的声音都舍不得大了。只有眉艳才晓得,她的战王,快要不行了,那句话的意思是:快到我身边来,我支撑不住了。
  眉艳丢下这大好机会,不就痕迹的扶住池引,将他放在座位上,她对自己的剑术自信的很,该刺入多少寸,会流出多少血,对许延会有多少影响,她可以拿捏的十分准确。可是战王宁愿是冒着病情暴露于众人眼下的危险,也要来阻止她。
  “你先退下,我休息一阵,就带我离开。”耳边传来那个男人虚弱的声音,眉艳恨恨的点着头,退在阴影之中。
  许延声音带着些许不自然道:“战王这般突兀造访,招呼不周,还请见谅。”那模样,完全是以主人的姿态会见陌生客人。
  池引只是微笑道:“当然是送你生辰礼物。”
  许延客气的道谢,此刻的战王就如被拔去刺的刺猬,温和无害,但没有人会这么想,战王向来都是危险的代名词。
  池引吹了声口哨,一顶顶孔明灯缓缓飘上天空,越飘越高,朝着燕王府摇曳而来,映着漫天星子,就如同红色的银河。
  众人的注意被这灯所吸引,均是不可思议的望着可在天空飞舞的奇灯,许延更是目不转睛的瞧着。
  池引笑道:“我说过要给你一个难忘的生辰,喜欢吗?”
  此时异变陡生,一波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闯入,眉艳连忙举剑防护在池引身边,燕王也是从惊异中恢复,想要护住许延,却是眼睁睁的看他被挟持。
  “你们快放开他。”燕王又惊又怒:“你们要是敢动他,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为首的黑衣人只道:“我等来此不过是为一人。”说罢,他将头转向池引,带着笃定道:“战王,你是要你的命,还是他的命。”
  池引撑着身子起来,一步一步的走来,声音莫名镇定人心:“当然是要他的命。”
  这场胁迫并没有让其他人感到害怕,因为有他们的战神在场,许多人在银剑刺向池引的身子时,还在等待着一场精彩的大逆转。
  不过当鲜血喷射而出,池引的身体缓缓落地时,人群中才传来尖叫声。
  许延呆滞望向池引,眼神一丝亮光都无,他只是道:“为什么,你会躲不开。”
  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只是在地上抽搐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鲜血从许延的脸庞滑落,他纵身扑到池引身边,压低声音道:“你快起来,莫再开玩笑了。”
  他颤抖着手摸上那个男人的脸庞,眉眼,待是摸到鼻息时,许延的身子重重一抖:“阿引,你醒过来啊,我求求你醒过来。”
  乌云遮住月亮,沉闷的空气中带着血的腥气,眉艳执剑走来,边哭边笑道:“他醒不过来,就算没有这一剑他也醒不过来。”
  “自是一年前他救起你,他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心,你现在终于害死他了,你开心了吗。”眉艳蹲在男人的身边,那张冷峭的脸色灰败,带着死气,眉艳痴迷的抚摸着:“ 他刺你一剑,现在已经还你,他不欠你什么了。”
  “怎么不欠,他欠我许多。”许延摇着头。
  “你中毒,他将世上唯一颗长生果给你解毒,你无聊抱怨,他整晚整晚熬夜批改公务,只为了白日能够陪你,你嫌他不懂风趣,他便四处找寻趣闻轶事,你不喜他手染血腥,他就真的放下护住性命的武器。”眉艳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将瓶子打开,倒出水来往脸上抹着。
  “他从来没有变心,不过是身染重病,舍不得你。”那张艳丽的脸在药水的涂抹中逐渐变形,连着清脆的嗓音也变得硬朗:“明明最后只需要你的心头血,只需要一点血,他就不用死,师兄,你知道吗?”那张脸抬起时,已经看不到从前的美艳女人,是个妖媚的男子。
  许延跪坐在地上,脸色没有血色,他身子发抖,压着声音问道:“你说谎,是你爱上了他,你在说假话。”
  “师兄,是我们爱上了他。”眉艳将脸挨着池引脸上,“你爱上他,舍不得杀他,他也爱上你,终究是为了你死,只有我爱上他对你的爱,只有我什么都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