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我虐死的贱受重生了 作者:三唐海

字体:[ ]

 
    文案
    被我虐死的贱受重生回来报复我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QAQ
 
    PS:主角是受,重要的事情只要说一遍就够了。
 
    内容标签:重生 穿越时空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醒 ┃ 配角:方天晓 ┃ 其它:
    ==================
    
    第1章 好吃不过饺子
    
    进包间前,盛醒特意掏出了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机。
    十三个未接来电。
    二哥大概要气爆了。
    夺人妻室有如断人手足,如果夺妻的家伙刚好又是你的手足,那真是毁灭性的双重打击。
    接待他的服务生是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小伙子,说话轻声细语的,“先生,这边请。”
    盛醒心不在焉地搓了搓自己因为忘记戴手套而冻僵的掌心,低下头呵了一口气,“给我来一杯热咖啡。”
    这家餐厅的效率很快,他身上的寒气还没完全散去,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已经端了上来,他用指尖敲了敲瓷白的杯壁,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少年嘴里嚼着泡泡糖,一脸吊儿郎当地走进来跟他打招呼,“盛哥好。”
    盛醒微微点着头冲对方笑了一下,“嫂子好。”
    少年嘴里的泡泡糖“啵”的一下吹破了,“盛哥,您别这么叫我,我害怕……”
    盛醒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一摞照片,“江滨公园,游乐场,电影院,樱花树下……你跟我二哥在一起挺浪漫的样子。”
    “我这不是玩个新鲜嘛,二少一副禁欲工作狂的有为青年形象,攻陷起来太有挑战性了。”少年讨好地过来想捏捏他的肩背,“再说盛哥您不是一直都和二少不对付嘛,他要是没有心思工作了,以后盛家的家业还不是归您。”
    盛醒笑了一下,“你倒是用心良苦,不过他终究是我二哥,你说这件事怎么办?”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少年艳丽的唇贴近他的耳边,“话说回来,盛哥我们好久都没有……不如就今天晚上吧,全套的冰火毒龙红绳怎么样,嗯?”
    盛醒的脸冷了下来,“平常你爱怎么跟别人玩都没关系,不过这次你玩的人是我哥,我没有跟自己的亲兄弟共享的兴趣。”
    少年撒娇地用臂弯圈住他的脖颈,神态好像一只慵懒的布偶猫一样讨喜,“别这样嘛,要不,我马上打电话跟二少说分手?”
    盛醒沉吟着点了点头,少年立刻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喂,二少,我们分手吧……喂?靠,居然挂我电话!”
    盛醒喝了一口咖啡,“已经分了麽?”
    “分了。”少年低下头想亲亲他的侧脸,“二少谈起恋爱来是个非常体贴的男人呢,你要补偿我的损失……”
    盛醒皱了皱眉,“别碰我。”
    “你还在生气吗?明明以前就说过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少年无措地搓了搓手,神态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对不起,这次找上二少只是因为你不在的时候太寂寞了……”
    盛醒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我之前也有说过让你别随便招惹我身边的人。”
    少年委屈地“哦”了一声,“对不起。”
    “分了吧。”盛醒掏出一张支票,“你一共跟在我身边一年零三个月,这个价钱补偿你足够了吧?”
    少年瞪圆了一双眼睛,“盛哥,我……我不要分……”
    “那就再加一位数。”
    盛醒突然用指腹揉了揉太阳穴,“好像数额有点超支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盛醒,你混蛋!”
    少年没想到两个人交往了一年零三个月,对方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搞清楚,热血一时间涌上脑袋,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泼了对方一脸,“谁要你的破钱,小爷我这就找别人去!”
    盛醒摸了摸自己的脸,一手的咖啡色,“艹。”
    “那个……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服务生似乎是听到里面的动静了,踌躇着站在门口,手里正拿着一捆纸巾。
    盛醒苦笑了一下,“进来吧。”
    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有些糟糕,今天穿的外衣偏偏是浅色系的,一点点的污渍沾在上面都超显眼。
    服务生递过一叠纸巾给他,盛醒随意擦了擦自己的脸,被液体浸润过的唇角有些嫣红,“你们这边有换洗的衣服吗?”
    “啊——”
    服务生呆了一下,“我刚来不久,不大清楚,我去找经理问问。”
    “算了。”盛醒垂下眼眸,掏了掏口袋里的现金,“你们店里出门右转有一家服装店,随便帮我买一件衬衣和一件外套,剩下的钱就当是补偿你耽误的工时。”
    服务生的目光落在了盛醒湿透的衬衣领口上,白皙的脖颈上似乎还残留着暧昧的吻痕,大概是那种夜夜笙歌的花花公子哥,他不由得避开眼,声音有些没底气的干涩,“好的,请您稍等。”
    盛醒解开了自己的衣扣,走进里边的小型卫生间,拎开水龙头“哗哗”地洗手。
    很麻烦的情况,虽然餐厅里大概有更方便清理的设施,但他不想这么狼狈地走出去。
    幸好一旁的架子上摆放着几条干毛巾,他脱掉了自己的衬衣,把干毛巾放到水龙头下反复冲洗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清理自己身上被泼到的湿渍。
    “先生,我……我方便进去吗?……”
    门外似乎响起那服务生的声音,有点像小绵羊一样怯怯的,盛醒的心痒了一下,“嗯,你进来吧。”
    “我……我把您要换洗的衣服放在外面……”那服务生似乎意识到了他在卫生间里的事情,语气有些尴尬。
    “我说,让你进来,两个大男人怕什么?”
    盛醒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那边磨蹭了一会儿,一件崭新的衬衣被递了进来,盛醒满意地扣上扣子,“你倒是挺有品味,一共花了多少?”
    “一千八。”
    对方又把外衣递了过来,相当注重顾客隐私地始终低着头不敢看他,“还有两百,和服装店开的发票一起放在您的衣服口袋里。”
    盛醒愣了愣,“你倒是实诚,不收小费吗?”
    “不用。”
    对方摇了摇头,盛醒的目光落在了他清秀的脸庞上,并不能算得上是十分出众的美人,就是气质挺干净的,抿紧了唇的小模样让旁人有种想要调戏的冲动。
    “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秀气的唇动了动,盛醒的目光随着对方的喉结缓缓下移,停留在了他胸前挂着的铭牌上。
    规整的牌子上面印着三个字,方天晓。
    “有,你靠过来一下。”
    盛醒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自己的名片,放到了对方的上衣口袋里,“今天你帮了我,以后如果你有难处的话,可以找我。”
    
    第2章 兴起
    
    c城是座不会下雪的城市,十二月的冬天湿冷湿冷的,潮气见缝插针地钻入每一寸裸露出来的肌肤。
    盛醒顶着寒气回到家里的时候,玄关处正摆着一双做工考究的男士皮鞋,锃亮锃亮的,光滑得连一丝灰尘都沾不上去,干净得让人忍不住想上去踩一脚。
    他微微讶异了一下,问正在整理收纳柜的保姆李姨,“阿姨,我二哥他回家了?”
    “可不是,下午不到三点的时候就在客厅里坐着泡茶了,不过——”李姨犹豫地压低声音,“二少爷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坏了,坏了,这是找自己算账来了。
    盛醒从小到大都挺怕这个不苟言笑的二哥的,以至于现在自己的小情人红杏出墙搞了二哥,他还恍惚有种是自己给二哥戴了绿帽子的心虚感。
    可见男权害女不浅,父权害子不浅,兄权同样害弟不浅啊。
    他在心里呜呼了一声,认命地走进客厅里。
    他的二哥盛唯在茶桌前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盛醒试探地叫了一声,“二哥?”
    “小醒,你回来了?”
    盛唯睁开眼睛,漠然地捣弄着面前的茶具,“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盛醒看着自家二哥一脸“我失恋我被人欺骗我难过但我不说”的表情,尴尬地笑了一下,“二哥,你别太在意,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谈恋爱,这第一次嘛,难免识人不明,以后谈久了就火眼金睛了。”
    “哦?像你一样吗?”
    盛唯嗅了一下周围的气息,略微嫌弃地皱起了俊挺的眉峰,“一身的酒味……昨天晚上又去和你的那帮狐朋狗友去泡吧了吧?”
    靠,你属狗的啊!
    盛醒心虚地侧过头嗅了嗅自己的领口,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半个小时前刚从店里买来的新衣服,不由抿了抿唇,“二哥,你又耍我……”
    “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盛唯唇角的笑意一瞬即逝,立刻又收敛了目光,“你最近过得太逍遥了,这个月的一号你在dc车道撞坏了一辆限量版的赛车,五号那天市里大清扫,你在会所被逮了个正着,如果不是有人保你,恐怕早就上了各大花边报纸的头条,十二号那天又在拍卖行,为了一件破铜烂铁花了一百万……”
    “二哥,那不是破铜烂铁……”盛醒立刻反驳,“上个世纪的大师离世前留下的最后一件珍藏,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东西,那叫艺术你懂不懂?”
    “我不管什么艺术不艺术的,我只知道为了你惹的那些麻烦,我在工作忙得连节假日都没有的时候,还得在爸爸的授意下给你收拾这些烂摊子,就因为你是我弟弟。”
    盛唯拿出一张纸拍在他面前,“签了。”
    盛醒愣了愣接过来,“什么东西?”
    “入学证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