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征帝国声途 作者:埃熵(下)

字体:[ ]

 
    第50章 矿区1
    
    小姑娘年纪小当然不懂的玉楼雪话中包含的大量信息,然而电视屏幕在切换成为动物世界的那一个瞬间,坐在黎亭旁边的任平声已经手快操纵遥控器将电视给彻底关闭了。
    任平声的动作有些突兀,而原本十分融洽的谈话,也因为他的动作而戛然而止、停顿下来。
    看着任平声的脸色突然十分不好,黎亭也忍不住伸出手去碰了碰任平声的肩膀:“平声?”
    任平声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在强压着一口怒气、隐忍不发,他勉强憋出了一个笑容对着黎亭笑了笑,摇摇头将手中的遥控器递给了小姑娘:“抱歉,不小心按错了,关掉了你的节目。”
    任平声的状态不对,这个谎撒得毫无水准,小姑娘没有敢伸出手去接。然而,任平声似乎没有在意,只是将遥控器放下来,轻声对黎亭说:“我去抽根烟。”
    黎亭虽然很想要站起来跟着任平声出去,可是眼下和灵智大师之间的事宜才谈了一半,只能点点头让任平声离开。不过黎亭还是有些担忧,让晋小江偷偷过去帮他盯着——算是一点点的私心罢了。
    在开封基地的阳台上,任平声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他倒没有立刻送入嘴中,只是放在指尖静静地任由它燃烧。
    烟,是他在大学的时候学会的。
    最厉害的时候,一天抽上一条都没有什么问题。
    后来,在北声军团最为巅峰、所向披靡的时候,他不幸患了声道癌,便逼迫着自己戒烟了。之后,辗转、放逐、流浪了十年,任平声便很少碰烟这种东西了。
    跟黎亭在一起之后,任平声更是洁身自好,能不碰就不碰。
    此刻,任平声却有些怀念那种浓烈呛人的气体充斥在口腔、肺叶当中的滋味,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卸下来,像是随着暗物质风暴聚拢过来的黑云一般,死死地压在任平声的胸口上,叫他透不过气。
    玉楼雪说得无心,可是息红泪的种种表情,却叫他看得真切。
    无论是不是一场局,任平声都知道了一个事实:当初,他寻寻觅觅找了多年,最后不得不逼迫着自己放下的那个“出卖者”,竟然是他的至交好友,竟然就是那个同他一起建立北声军团的息红泪。
    出神间,指尖传来一阵刺痛,任平声连忙掐灭了其实只燃烧了一半的烟卷,静静地看着远处被风暴卷起来的红土,气势恢宏、与众不同——像是最初息红泪给他留下的印象。
    智能兵刃刚刚普及的时候,在坎贝尔军事学院就读的任平声,想要改变联盟军队的组成方式。于是在学院里面借着创办社团的名义,创立了一个专门配音的社团——【北声】,而那个时候的息红泪,则是坎贝尔学院团学联的书记,所有社团的审核都要通过她之手。
    息红泪认为贵族军事学院不应该有这种“无用”的社团,当即拒绝了亦是行人的社团申请。
    没想,任平声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社团不通过一次之后,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找息红泪理论,两个人不打不相识,终归成就了【北声社】,以及坎贝尔军事学院历史上第一个贵族的配音社团。
    这个社团以配音为幌子,实际上就是网络各种各样的声线,然后用任平声当时的那套理论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松散同盟。当然,后来这种同盟成就了现在的侠客岛第一精锐军团——北声军团。
    当初,
    北声社建立的时候,只有三个人。除却了被亦是行人说服的息红泪,还有亦是行人自己,就是一个圆圆胖胖叫做杨大江的胖子。
    杨大江的声音虽然是普通的横刀,可是他在PNT技术的改进,还有反骇客攻击技术上有很大的造诣。坎贝尔军事学院的校董事会看中杨大江的才能,便破格让杨大江进入了这所非S级以上佣兵不能进入的学院。
    息红泪、杨大江还有亦是行人,凭借他们的努力,渐渐将北声社办成了坎贝尔学院的第一社团,之后更是成为了侠客岛的第一军团:亦是行人被东水阁的老阁主王中文看好,并且第一王权者王文刚也预备将亦是行人当做继承人来培养。
    息红泪也因此成为了联盟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亲王。
    当时,北声军团声望斐然,亦是行人、息红泪、杨大江更是传奇当中的传奇。很多贵族佣兵,都将他们三个人当做楷模来学习,更将能够进入北声军团当做是毕生的荣誉。
    年少的谢君怀,便是其中之一。
    加入北声军团的时候,谢君怀刚刚掌握最新型的翼刀。这个青年风趣随和,而且身为侠客岛第一家族谢家出身的贵族,不拘礼、又能够处理各种各样的兄弟关系,也因此受到亦是行人的器重,很快就加入了息红泪、杨大江和亦是行人组成的这个铁三角当中。
    如果,
    不是亦是行人突然被检查出来患有声道癌,原本接受治疗的信息只有息红泪、杨大江三人知情,却不知最后突然不胫而走,被沃福朔星系的人知晓,对着侠客岛发动了突如其来的空袭。
    而亦是行人患有声道癌的消息在北声军团、乃至整个侠客岛的佣兵当中引起了恐慌,毕竟,亦是行人当时已是所有贵族佣兵心中的战神,军心大乱之下,联盟的所有战场失利、北声军团更是损失惨重。
    亦是行人此刻更是不知所踪,像是临阵脱逃一般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谢君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临危受命,带领北声军团、甚至是侠客岛的所有佣兵,击退了沃福朔星系星望家族的攻击,走出困境,因此,年纪轻轻的谢君怀被封了亲王,在佣兵当中收获了最多的支持者。
    从此,北声军团易主,侠客岛进入了谢家一家独大的时代。
    十多年过去了,任平声一直没明白,当初他患病的消息明明只有三个人知晓,却会被沃福朔星系的人知晓,甚至造成了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们的惨死。
    后来,家中争吵已久的父母离异,他再也撑不住偌大的压力,自我放逐,没有同任何人说明原因,不负责任地丢下了整个侠客岛还有北声军团,想着飞船燃料用光之后就死去,却没有想到,遇见了解相逢。
    治愈声道癌之后,任平声的声音较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容貌上也因为十多年的岁月,改变了大半。
    亦是行人死去,任平声重新活了过来。
    在盗亦有道上,他重新执掌将军一职,却暗中打听着当年沃福朔星系的探子、还有北声军团的近况,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甚至寻求老杨的帮助,最终都是无迹可寻。
    随着老杨找到的资料,任平声没有找到自己要报仇的“告密者”,反而知道了不少关于谢君怀的秘密,甚至重新审视过去,他看出来了谢君怀的野心,也了解到谢君怀加入北声军团也是一场设计。
    为了谢家一统联盟的野心,还有谢君怀称王称霸的理想,北声军团只是一个踏板,谢君怀所谋者大,自然在军团时期,就有意无意地在排挤来自亦是行人的实力。
    只是,当初的亦是行人信任这个有志有为的年轻人,并没有看出来谢君怀那些现在看来很拙劣的小把戏。
    原来,联合解相逢,以及圆圆豆角对付谢君怀,不过是处于一种责任。亦是行人是北声军团的创始人,而且当初在战场上抛下兄弟的人是他,谢君怀反而是他们的救世主。
    对于谢君怀的那些手段,他也觉得无可厚非——人在政界、又是军中,就算不争,旁人也要想办法去争。尔虞我诈,自古使然。
    然而,
    如今知道了事情背后的真相,任平声忽然有些不能接受,还有些迷茫。
    若说,
    从前帮衬着黎亭复仇谢君怀,也有自己的私心,希望侠客岛能够重新回到当初。如今,谢君怀反而不知道自己要用怎么样的一副态度去面对息红泪了。
    “平声?”
    黎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任平声转过头去看见黎亭抱着小喵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看着黎亭担忧的眼睛,任平声笑了笑,走过去将黎亭整个人连人带喵地圈在怀里。
    “你,还好吧?”
    黎亭让任平声抱着,拍了拍任平声的后背,小声地问。
    “……”任平声犹豫再三,看着黎亭脑后翘起来的一小撮硬发,轻轻地用手指摸了摸,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默默开口岔开了话题,“大师答应了你的计划吗?”
    黎亭知道任平声顾左右而言他,但是看着他心情不好也没有追问,点点头答:“答应了,大师说过几天会派人过来看一看,合适的话就好好勘探、建立第一个矿区。”
    任平声“嗯”了一声,将头埋在黎亭的肩颈处,用只有黎亭才听得见的声音轻轻地说:“黎亭,我有点想吃你做的饭了。”
    “喵~”
    
    第51章 矿区2
    
    因为没有事先准备的缘故,黎亭就着冰箱里面有的东西简单做了三菜一汤。准备的过程当中,任平声整个人无尾熊一般跟在他的身后,搂着他的腰走来走去,黎亭赶了两次,任平声都不放开他,倒也随他去了。
    等最后煮汤的小锅冒出了腾腾热气,黎亭关闭了电源,端着锅将汤上了桌。
    任平声在他颈后蹭了蹭,放开了圈住黎亭的手,蹲下身去给小喵添上了牛奶和喵粮,小喵兴高采烈地喵了两声之后,就埋头啊呜啊呜吃得很是开心。
    任平声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发现他的饭碗面前多了一只盛满了酒的杯子,他指着杯子有些疑惑地看着黎亭。
    “这种时候,我觉得你需要酒,”黎亭自己反而是倒了一杯温水,笑眯眯地坐下来,“烟、酒、性,压力大的时候,谁都需要这些东西来麻痹自己。”
    任平声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黎亭说的没错,抽烟、喝酒、做-爱都是可以释放压力的好方式,而且痛快淋漓让人忘记一切的性-爱却是能够消弭内心的茫然和彷徨不安。
    但是,
    任平声抬头看了看黎亭,眼下黎亭的身体状况不容许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何况——”黎亭却话锋一转,挑起眉眼来笑得狡黠,给任平声添了一筷子菜,“我也想要听你酒后吐真言啊。”
    说完,黎亭甚至俏皮地冲着任平声眨了眨眼睛。
    被黎亭这么一系列的动作给逗乐了,刚才压抑在心底的抑郁也一扫而空,任平声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对着黎亭举杯。酒杯和水杯碰撞的一瞬间,任平声开口道:“想不想听听关于我大学时候的故事?”
    黎亭轻轻地端着水杯啜了一口,眯着眼睛透过玻璃杯子看着那个有些变形的人影,他弯了弯嘴角,眼神直视面前的饭菜道:“想听,当然,你也要把这些菜给我吃完。”
    饭菜可口,任平声的叙述也动人,但是知道了真相的黎亭也有一瞬间的迷茫——看着站在洗手池旁边洗碗的任平声,黎亭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解和宽慰这个男人:息红泪同亦是行人的要好关系,饶是他这样一个平民都知道的事实。然而当年北声军团的惨败、亦是行人被从侠客岛抹杀,这段过往的背后竟然有不为人知的一场出卖。
    任平声经历了些什么,又是怎么从那种巅峰坠落的绝望当中走出来的,黎亭忽然觉得现在让任平声知道这一切很残忍,他只怕前一刻还十分强大的任平声,下一刻就已然垮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