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幸福的原始生活 作者:东坡不肥

字体:[ ]

 
文案
 
感情有缺陷的淡漠青年徐飞,因为一次坑爹的出国旅游遇难了。穿越到了一片未知的原始大陆的他,遇到了强大又自卑的纳古。灾星?福星?被族人抛弃的纳古最终找到了他的福气!大个子单纯却又固执,即使被拒绝,也会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再次靠过来,捧出一颗心,任你揉圆搓扁。于是,水滴石穿,坚冰也会融化,最后两人当然幸福的蒸起了小包子。
 
徐飞再次看见堆在家门口的新鲜水果和嫩兔肉,无奈的撇了一眼躲在不远处树上的傻大个。
不知道已经被暴露的纳古则紧张的屏住呼吸,眼睛却盯着不远处的青年不放。
 
攻受属性:单纯害羞忠犬攻vs性格缺陷全能受
 
保证1v1,必须he,攻受双洁,不喜欢就只能点×啦。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呀,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内容标签:生子 种田文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飞,纳古 ┃ 配角:等等 ┃ 其它:等等
==================
 
  ☆、第1章 被救了?
 
徐飞看着外面突然下起的大雨,沉默的吃着手里的白色果子。已经被困在这里三天了,没有信号没有网络,连人都没有见到一个。他从最开始的惊慌无措到现在的默默接受,也没有花多长时间。
    不是没后悔过参加那个所谓的出国旅游团,结果就遇到了概率极小的飞机故障。在坠落的那瞬间徐飞想就算死了也没关系,反正一个人也挺没劲的。
    徐飞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惊讶,自己竟然还活着。他稍微活动了下手脚,发现还能动弹,除了腿有点疼外。坐起身,看了一眼四周,徐飞发现自己躺在一块草地上,周围都是苍天大树,宽阔的树叶看起来倒像是一片热带雨林。
    满目的绿色看久了让徐飞有点眼花,他趁着还有点力气动弹,检查了下自己疼痛的双腿。既然没死成,那就好好活着吧。
    左腿倒是没问题,右腿的伤有点严重,可能是骨折了。徐飞虽然不懂医,不过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一点的。他脱了身上的衬衫,撕了一条碎布,在旁边捡了根树枝,把受伤的小腿用树枝固定住。他多缠了几圈,捆得倒挺结实的,希望好了以后别瘸腿。
    四周安静的很,只偶尔听到几声鸟叫。刚刚撕布条费了不少劲,徐飞坐在地上歇了会,才捡起一根木棍子做拐杖,勉强可以撑着走。他想到四周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幸存者,人是群居动物,多个人一起、生存的几率也大些,毕竟徐飞也不知道他何时能获救。
    脚下的草地很绵软,草也不深,一眼就能看到草根下松软湿润的土壤。徐飞走的很慢,一是腿受伤了,二也是怕滑倒,他现在这种状况,再摔一次估计就爬不起来了。
    然而等他探查了一周后,不得不叹了口气。不仅没找到什么人,飞机的残骸都没看到。在飞机失事后还能幸存,却又掉到了一片荒无人迹的雨林,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徐飞走了一圈也有些累了,找了块平滑的石头坐了下来,总是坐在湿地上对身体不好。此时应该是中午,阳光透过宽厚的树叶,洒进这片密林中,看着倒像是霍比特人里的仙境,不过徐飞现在可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
    他不爱抽烟,身上连个打火机也没有,口袋里的手机也丢了,全身上下除了衣服以外就一只手表了。他现在宁愿用这只上千的手表换一把小刀,好歹还有点用。
    肚子适时地发出了一阵响声,就他一个人在倒也不会尴尬,只是饥饿逼迫他不得不再爬起来找点果腹的东西。他也不指望在身上有伤还没武器的情况下猎到什么动物,只想着找点野果吃也好。
    刚刚寻找其他人的时候,徐飞没发现什么看起来像是能吃的东西,除了树就是草。此时他只能选个方向,向更远的地方寻找。本来腿伤了,肚子还饿,徐飞也走不了多快。也亏的他好运,没走多长时间,就发现了一条小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小溪边。
    徐飞望着眼前清澈的小溪,并没有立刻取水来喝。他先趴在水边看了会儿,发现水里面有一些白色小虾,才高兴的捧着水喝了起来。水滋润了干燥的口腔和喉咙,徐飞发现这水竟比他喝过的饮料还要好喝,入口微凉,还带着点淡淡甜味。
    再好喝的水也不能填饱肚子,徐飞喝够了就打起了水里的小虾米的主意。那些小虾也不怕人,徐飞把手伸进水里的时候,它们还呆呆的在石缝里躲着,也不跑。徐飞先抓了只小虾上来,那虾子只有两三厘米长,他摘头去尾再剥了虾壳,也没剩下多少肉了。因为虾肉看着挺白嫩,徐飞没洗就直接塞嘴里。那虾肉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团,肉吃起来还挺有弹性的,不仅不腥还跟这水一样有点甜。徐飞又吃了十几只,就起身接着找食物了。虾肉虽好吃,终究是太少了,吃起来也麻烦,吃了十几只也就一口的量。徐飞决定还是再找点别的,要是实在没吃的再回来凑合凑合。
    他也不敢离溪流太远,就顺着溪流往下走,希望能找到点果子啥的。老天倒也没让他失望,走了一段之后还真让他发现了不少的果子。只是这些果子红的绿的啥颜色的都有,但没哪种是他认识的。徐飞看着果子咽了口口水,却不敢乱吃。他走近仔细瞅了瞅,那颜色鲜艳的果子闻起来很香,一个个长得差不多有小西瓜那么大。虽然肚子已经垒起了战鼓,徐飞也没被香味迷惑。他找了半天,才选中了一种不起眼的白色果实。那果子长在灌木丛里,一个个的只有葡糖那么大,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掉,闻起来也没什么味道,不过有好些都有被鸟雀啄过的小洞,而那些大个的果子表面却很光滑。连鸟雀都不肯吃的东西,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徐飞的想法。
    他先选了个没有洞眼的白果子,在身上擦了擦才塞进嘴里。吃到嘴里才发现,这果肉吃起来一点没味道,就跟喝白开水一样,就汁水多一点。他目前也找不到其他的食物能代替,只好尽可能多的把自己喂饱。吃完十几个果子后,徐飞又摘了一些兜在衣服里,才慢吞吞的往回走。他要回到之前待过的地方,这样搜救人员来了也比较容易找到他。那时徐飞对获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然而三天过去了,还是一个人也没有。外面下着大雨,徐飞吃完果子之后狠狠的把果核丢了出去。他找到的这颗树洞,刚好可以勉强容纳他的身躯。这天早上的大雨来的快而猛,等徐飞找到躲避的地方时,身上早已淋的湿透了。他抱着双臂缩在不大的树洞里,刚吃完的果子一点热量也没有,徐飞的身体渐渐开始冻得发抖,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让他十分不好受。断了的那只腿又开始疼起来,这几天他小心的尽量没用右腿,伤口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依旧恢复的很慢。没有生火的东西,他连取暖都办不到。
    低温在慢慢夺去他的知觉,阵阵困意向徐飞袭来。他不去想睡着之后会不会再醒来,也不去想雨什么时候停、会不会有野兽过来。刚刚吃完了最后一颗果子,在身体这么虚弱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再找到任何食物了,也许这就是他人生的终点了吧。徐飞感觉到额头很烫,意识渐渐模糊。
    再次醒来的时候,徐飞第一眼看到是一颗黑色的后脑勺,而他正伏在别人的背上。他先是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获救了?饶是徐飞这么个淡定的性子,这会儿也激动起来。
    背人的那个也发现背上的人醒了,感觉到他乱动的想下去,轻轻拍了拍小人儿的屁*股,“别乱动,会掉下来的。”直到那人出声,徐飞才想起来自己还被人背着,他倒没介意被拍了pp,只是不好意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说了声“谢谢。”自己现在这状况也下不了地,这雨林里面估计救护车也开不进来。那人见徐飞安分下来,也没在说话。只一步步的挑着好走的地方走,不想颠着身上的人儿。
    徐飞听他说话的时候就发现对方的发音有点奇怪,不过他勉强还是能听懂的。这会儿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才发现背着他的人上身居然是赤*裸的。看着眼前这片小麦色的结实后背,以及那人下半*身裹着的兽皮裙,徐飞觉得他的理解好像出了点偏差。他是获救了,不过貌似不是被国际救援队找到的,而是一个土著?
    认识到这点后的徐飞心情有点复杂,他对这种生活的很原生态的种群总有一丝丝的畏惧。彼此的世界观不同,沟通起来也很麻烦。他不知道自己是落到哪片雨林里,也猜不出这里大概在哪。两个人一路沉默的赶着路,谁也没说话。
    徐飞还在病中,不一会儿又累的趴在那人的肩膀上。那人只闷头赶路,背着他这么个大男人走了这么久,呼吸都没变过。徐飞迷迷糊糊的想这人还挺干净的,身上有股子草木的清香。
    在徐飞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那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到了。”耳边陌生的声音把半睡半醒的徐飞惊醒了,他看了眼前面,发现是一个山洞。他也没有吃惊,觉得对方住在山洞里也是正常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又想起来那人后面也没长眼睛,又答了声“嗯,谢谢,你可以放我下来了。”那人却没立刻放下他,而是问了句奇怪的话:“你愿意去我家吗?”说完还空出一只手指了指眼前的山洞。徐飞在心里腹诽了句:单手也能扶住我,力气还挺大的。口里也回了句“行啊。”现在不进去难不成还把自己扔外面?那人听他说完竟然抖了一下,声音里也带着一丝颤抖,“你真的愿意吗?如果不想的话,我可以把你送到前面的部落。”“去你家就可以了,如果你觉得麻烦,就把我送走吧。”徐飞觉得这人有点奇怪,不过他现在真的不想再面对另一批陌生人了。那人听完他的话,没再说什么,直接把他背回了家。
 
  ☆、第2章 纳古(捉虫)
 
山洞很简陋,只有一张铺着兽皮的石床。那人一直背着徐飞,直到走到石床边才把人慢慢放下来。
    当徐飞的屁(股落到兽皮上的那一刻,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老被人背着让他感到不自在。
    还没等徐飞缓过劲来,面前一片阴影压了下来。“我叫纳古。”那人低沉的嗓音还挺好听的。
    别人都先做了自我介绍,徐飞肯定也不能落后。“我叫徐飞,谢谢你救了我。”
    徐飞对纳古的第一印象就是大块,被他背着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这会儿正面对着纳古时才发现那人不仅身行高大,长得还很结实。徐飞一米七六,不算矮,但也只能到纳古的胸口,所以纳古至少有一米九以上了。
    纳古介绍完自己,就默默的转身生火,家里就自己一个人,除了煮东西外都不需要火。床上的人明显比自己瘦小很多,看着他抱着双臂,*的头发搭在额头上,纳古就想赶紧把火点燃,让他可以暖和暖和。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这是第一次有人坐在自己的床上。部落里的人认为自己不好,是灾星,不愿意和他来往。纳古借着火光偷偷看了眼坐在床边的人,心里既紧张又激动。他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人,白白嫩嫩的,身^子还软和,背在背上别提多舒服了。
    火堆散发的热量让徐飞不自觉的身体前倾,他现在虽然不用在淋雨了,可头脑还是依旧昏昏沉沉的,肚子也饿的不行。
    纳古看出了徐飞的疲惫,他捧着一碗刚烧好的热水走到徐飞跟前,“喝吧。”
    徐飞点了点头,眼前的热气熏得他的脸很舒服,他想抿了抿干巴的嘴唇,却抬不起手来。
    纳古看出了他的虚弱,他坐到徐飞的身边,让人靠在他身上,一点一点的把碗里的热水给喂完了。
    胃里被烫得很暖和,徐飞疲惫的闭了闭眼。纳古小心的把他徐飞放到兽皮上,那人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动作飞快的把徐飞身上的湿衣服脱了,再盖上一层厚厚的兽皮被子。
    纳古的目光不敢在徐飞身上多停留,不过他还是发现了那人腿上的伤口。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被挠了下,觉得那样狰狞的口子不应该出现在徐飞身上。
    山洞里还有些草药,是他前几次用剩下的。一个人在丛林里狩猎,身上的伤口不会少,这些治伤的草药自然也少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