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兽人世界+番外 作者:赤染歌

字体:[ ]

 
文案
 
一个除了修炼其他都挺靠谱的修士穿到陌生世界
额……变成小龙人?
其实……只是某天出去吃土吃多的怨念产生物……
皮埃斯:本文前期会有一个地图转换问题,前面几张觉得背景交代不全的亲们多看一点点就会明白咯~
个人觉得这个地图还是挺容易明白的……大概……
 
再皮革艾斯~谁能告诉我不会做封面要肿么破?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随身空间 异能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秋、杰拉德 ┃ 配角:唐席安修尔等…… ┃ 其它:
==================
 
  ☆、第一章  身(jin)处(wu)异(cang)境(jia
 
  当唐秋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觉得周围的光芒刺得他眼睛生疼,竟是要刺瞎了一双眼睛一般。
  什么地方?
  唐秋眯着眼睛,让眼睛渐渐的适应周围这不合常理的光线。他可以肯定这不是阳光,因为阳光不会这么锐利。
  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唐秋眯着眼睛过了半响再缓缓地睁开,周围的光线虽然依旧刺目但并不像之前那样难以接受。
  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唐秋彻底惊呆了!
  这是一间摆设很简单的房间。房间不大,仅仅只有自己身下正睡着的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桌。
  小桌不大,就像是一个床头柜的大小放不下什么东西。小桌也没有什么装饰品,光秃秃的只在下面有一个小抽屉。。
  真是个简单的房间,但是让唐秋惊呆的是,这到底是谁布置的洞府?怎么这么没有审美观!
  金色的单人床,自己盖着的被子也是灿金色的。灿金色的小桌上面嵌着一个同样灿金色的小抽屉。
  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这间屋子甚至连墙壁都是灿金色,就着不知道哪里发出来的光亮闪瞎人眼。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在浅水草地摘魔滕妖草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这地方……难道自己已经离开了浅水草地?
  浅水草地是处于魔物丛生的魔居峡中的一片湿气极大的草地,其中则有三成以上是沼泽,十分危险。
  那里终年魔气缭绕阴风阵阵,常年不见一丝亮光。在那里甚至是闪亮的物体都是不存在的。就比如他眼前这一间金灿灿的屋子,如果是在魔居峡中中不久都会被魔气感染渐渐失去原本的光泽,颜色暗沉,至有的直接演变成灰色或者墨黑色。
  那是一片容不下一丝光亮的巨大峡谷,魔物的乐土也是人族修士们望而却步的所在。但凡有胆子进入那片峡谷的无不是元婴期的老怪物。
  然而就是这些老怪物在进入这片峡谷的时候也会万分小心,生怕不小心被魔气入体从此堕入魔道。
  唐秋就是这么一个老怪物。
  乞儿出身的他机缘巧合得到机缘拜入修仙大派炼仙谷门下,后因被丹殿长老看中做了一名炼药童子,正式踏入修仙界。
  千百年的艰难险阻,唐秋终于成为了一名高高在上的元婴期修士,更因其善于炼丹炼器被称为炼仙人,在整个修仙界都是有着一席之地。
  只是他这千百年经历过许多却也想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是在和那条同魔滕妖草伴生的魔焰嗜血蛇交手的时候不小心落入了某个秘境之中?
  他警惕的观察四周,试图从这一片金色种找出一丝破绽。他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地方也许就是浅水草地的其中一处秘境,而这金色不过是一座换阵罢了。
  不过……
  这到底是谁设计的幻阵!在魔居峡弄这么一块地方但凡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是幻阵,缺心眼么不是!
  金色!只有金色!
  唐秋观察了片刻就觉得眼睛发酸,看什么都像是眼前有个白点似的难受极了。他死死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依旧被晃得难受。
  下意识的把手伸向袖子中,他想要找瓶药出来擦擦缓解一下被刺痛的眼睛。谁知这一伸让他整个身体僵在了当场。
  我的袖子呢!
  唐秋收回四处打量的视线,惊恐的发现那个装着他所有家当的乾坤袖和他的长袍一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灿金色的半袖小衫,长度直到腰臀。下面则是一条刚到膝盖的金色短裤!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衣服?是邪修?只有邪修才会穿着这露肉的衣服吧?可是这衣服虽然露肉,但和邪修的服装风格相去甚远啊!
  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自己的乾坤袖哪去了!那可是他攒了几百年的家当!
  唐秋有些沮丧,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但能从一个平凡的乞儿修炼到现在的地位他的心里承受能力必然不是一般的,打击虽然大了点,但还有命在就总会有希望。
  想他擅长炼丹炼器,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他还十分擅长阵法!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从现在的局面逃离出去,只要能逃离出去她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再次积累起相当的一笔财富!
  合上双眸,唐秋的心渐渐地沉淀下来。意识沉入体内他准备调动体内灵力赌一把,看看自己能不能直接用蛮力打破这个空间重新回到外界!
  如同往常一样运转体内的功法,然而,他刚闭上的双眸猛然睁开,双眸隐隐带了几分惊恐。
  灵力呢!没有灵力让他怎么活?这里可是魔居峡!
  唐秋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双手,一双白皙瘦弱的手掌并不大,骨节分明皮肤皙白剔透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血管。
  这不是我的手!唐秋心中一震身体下意识的从床上弹起来。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心情波动太大还是因为动作太快,一阵剧烈的晕眩感传来他一头重新砸回床上。
  唐秋没有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摔倒,他在摔倒的一瞬间从那灿金色的墙壁看见了自己这幅身体的倒影,心中的震撼加剧。
  与自己年过半百的样子不同,映射出的这幅身体不过少年模样,光洁白皙的额头上长着一对寸许长的小角。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像是含着水雾。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嘴唇,双颊没有几两肉。本该长着耳朵的地方则是长着一对尖尖的,覆盖着几片兰金色鳞片的耳朵。
  他惊恐地看着倒影中的瘦弱少年,在他扎眼的时候那少年也跟这眨眼,他触摸墙壁的时候那人影也和他手指相贴,他下意识摆动臀部的时候,那倒影中少年身后细长的兰金色尾巴也跟这一起摇晃。
  这分明就是他的倒影!
  为什么自己的灵魂会在一个龙族少年的身体里?难道是邪修的手段?自己被人抓了?
  是了,这样倒是解释得通了。不然自己明明在浅水草地为什么醒来却在这么一间金属笼子里!
  难怪自己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原来是打输了被人钻了空子吗?
  唐秋无力的趴在床上,看着面前金色墙壁中反射出来的那个陌生的自己,像是被人抓住了心脏一样难受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丝毫不怀疑有人会动他的脑筋,因为拥有他就等于拥有财富!
  冷笑着翻了个身,唐秋闭上眼不再看四周。着金色的屋子难道就是为了时刻提醒他创造财富么?
  
 
  ☆、第二章  自杀
 
  唐秋无力的闭上眼睛,饶是他心性过人也很难让心绪平复下来。他开始思考,思考怎么弄死这幅有龙的身躯。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作为一名努力苟延残喘,与其等着人来奚落他现在的样子不如彻底死亡,到时候元婴散了也能落一个安乐。
  龙族的防御极强,即使是幼龙也并不容易斩杀。他现在这幅幼龙的身体虽然羸弱,但手边没有趁手的兵器想要自我了断并不容。
  唐秋冷静下来那原本混沌的脑子也渐渐的清晰起来。
  古书记载,龙族的鳞片是其坚韧缩在也是其薄弱所在。其腹部与尾七寸处的彩鳞更是其致命之处。
  腹部应该是弱点!想着,唐秋一只手摸上自己的腹部,入手一片光滑细腻。
  没有鳞片!
  是了,他这幅身体可是人形,只有龙角和龙尾腹部怎么可能会有鳞片!反正他是自杀又不是屠龙,自己拔自己鳞片尾巴和腹部能有多大差别了?
  扫了眼四周发现没有趁手的物件,唐秋叹了口气细长的尾巴往前一甩放在腿上,一只细弱的手开始比量彩鳞的位置。
  自从意识到自己被邪修囚禁唐秋就没想过要活。他在这具身体里醒过来就证明他原来的身体已经毁掉了。现在的他连再次夺舍的能力都没有,法力也是全无根本无法逃跑!苟延残喘的给人做下金蛋的鸡怎么可能!
  兰金色的鳞片入手细腻冰凉,比量了下位置,果然在尾巴七寸的位置上找到了几片颜色略微艳丽一些的鳞片毫不犹豫的抓了上去。
  龙鳞的边缘锋锐无比,唐秋刚一使力手掌便被割破,眨眼间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掌落在尾巴上。
  他并没有在意那些鲜血,反正是自杀疼不疼的有什么差别?
  捏住鳞片,唐秋咬着牙微微转动,一片光泽耀眼的鳞片就这么硬生生的被他扭了下来。
  唔……
  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在鳞片被拔下来的同时唐秋整个身体团成一团,抱着尾巴疼的直打滚。而那片被拔下来的鳞片则血粼粼的黏在一旁的床褥上。
  难怪龙族都不让人碰它们的鳞片!太疼了!比当年自己洗筋伐髓都疼!随着唐秋的滚动,灿金色的床褥上渐渐沾染上了血红的颜色,异常的刺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幅身体的原因,当唐秋好不容易缓过来重新坐起身的时候他的一张脸上挂满了泪水,一张脸红彤彤的像是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孩子。
  还是个哭包的壳子!唐秋咬牙,手再次摸上一片彩鳞……
  唔……
  又是一声闷哼,唐秋整个人微微颤抖着抱着血红色的尾巴,趴在床上半响没有动作。只有他身边的两片血淋淋的鳞片显示着他刚才做了什么。
  已经露出足够多的肉了吧?那只要找个什么插进去就可以解脱了吧?
  就在唐秋决定要怎么解决自己的时候一阵叮铃铃的声音响起,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声传进他的耳朵。
  “小秋,你起来了没有?”
  小秋?唐秋的脑子因为疼痛变得有点混沌,想了半天才知道这是在叫自己。不过怎么这么亲密的叫自己小秋?真讨厌!
  不过……能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囚禁自己的人?唐秋心里一惊顾不得疼痛翻身坐起来随手抄起被他拔下来的一块彩鳞朝着尾巴上露出的肉就拍了下去。
  他没屠过龙,并不知道龙族真正的致命处到底是不是在这里。想到现在的人形,他另一只手同样捏着一片鳞片朝着胸口拍下去。
  “啊!”
  疼!真疼!以唐秋千百年来修炼出的心性也忍不住疼的叫出声来。原本就露出血肉的地方被鳞片锋利的边缘割破,整片鳞片深深的嵌入进去。心脏的位置也同样嵌着一个兰金色的细线,一道血液流了下来。
  正在门外敲门的斯温德一身亮银色的衣服悠哉哉的站在门口。他棕褐色的短发卷卷曲曲的贴在勃颈上,四肢纤细修长面容温和而无害。头上顶着的一对小角和唐秋的有些相似,只是更大一些。但他身后却看不到尾巴。他的耳朵尖尖的,带着黄褐色的短毛时不时的抖动一下,可爱极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叫门居然没有听到里面人的回音,而是一声惨叫!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不是说情况正常么?斯温德面上温和无害的表情猛然一变,暗暗的骂了一句‘该死’一手伸入口袋中摸出了一把乌漆墨黑的电子卡、
  躺在床上,唐秋双眼朦胧的看向闯进来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在陷入黑暗前他唯一的法就是,想要我炼仙人做奴隶?做梦!
  斯温德一进门就看见躺在床上一身鲜血的唐秋,看着他诡异的一笑,然后便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他心里猛然一跳几个大步窜到床边,大喊道,“小秋!唐秋!你怎么了!唐秋!唐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