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穿今之公子远道而来 作者:暮寒公子

字体:[ ]

 
文案
燕国公子楚子沉用自己十七岁的身体穿越到现代,一睁眼就是光怪陆离。
幸有君子,不动声色关照点点滴滴。
会阵法,懂掐算,看天象,即使身在千年后,也过得风生水起。
 
傅致远“据说你能夜观天象?”
楚子沉“四九城高楼林立,你以为晚上能看到星星?”
傅致远“传说你精通阵法?”
楚子沉“今天沙尘暴太大,想布阵眼也看不清。”
傅致远“听说你能掐会算?”
楚子沉“恩,先生近日红鸢星动,桃花一打拿好不谢。”
简单来说,这就是燕国公子穿越现代,慢慢适应现代生活的故事。
 
阅文须知:
1.本文古穿今
2.本文是架空(此条重点强调= =)
3.文中涉及到的阵法、掐算都是作者瞎掰的,大家不要当真。
4.作者经常忘记吃药,然后感觉自己萌哒哒
 
内容标签:平步青云 现代架空 穿越时空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子沉、傅致远 ┃ 配角:谭磊、傅瑾瑜 ┃ 其它:古穿今
    
    第一章 穿越
    
    有些地方,是被默认的玩的出格的;有些地方,是被默认吃喝玩乐的。天海丽都会所,正是集以上两者大成之所在。
    论起吃喝玩乐,从普通级别到禁忌级,这里都算是龙头。
    正因如此,它常被商贾名流所青睐。
    ————————————————
    游泳池里,仿佛凭空就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身染了血污的长衫,脸面都被长长的黑发糊住,看不清楚。整个人仿佛气息微弱,奄奄一息,在游泳池中人事不省的沉沉浮浮。
    很快,水面就被染上了暗红色的血污。
    与此同时,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向着游泳池走来。
    两个人都搭着浴巾,穿着泳裤,标准的消夏清凉装扮,刚刚要躺上躺椅的功夫,就都目光奇异的投向游泳池,动作也都顿住了。
    其中一个反应过来,跳下游泳池,趟了几步,把那个软绵无力泡在水里的家伙给捞起拖了上来。
    他救人从背后出手,动作十分标准。然而出乎此人意料,水里的人好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识,一点点挣扎的自救动作都没有。
    原本看着一头长发,应该是个女人。谁知道他的手挽过这个溺水者胸膛的时候,只接触到了一片平板——竟然是个男性。
    除了结实的胸膛,傅致远还接触到了一手的温热黏腻。
    是血。
    人被带上了池边,还是昏迷不醒的样子,仿佛柔弱而无害,任人摆布。
    另外一个青年骂了一声见鬼,把身上碍事的浴巾一扔,草草检查了溺水者的状态,先进行了几次人工呼吸,等溺水者状态稍好后,又开始做胸外按压。
    傅致远半蹲在一旁看着。谭磊的一系列人工营救做完,还是骂骂咧咧了几声“出来玩也有这破事,幸好我那点急救课没还给我大学老师。”
    傅致远没有理会谭磊的抱怨。他伸手拨开谭磊,拉开溺水者深蓝色湿漉漉的衣服,被水泡得泛白的鞭打伤口就展现在两个人的眼前。
    两个人的眉头都厌恶的皱了起来。
    “S.M那个区逃过来的?那些人迟早玩出事。”谭磊压下嗓子,伸手抚开溺水者脸上湿哒哒的乱发,果然露出了一张不俗的脸。
    傅致远摇了摇头“我看不太像。据我所知,S.M区今天的主题可不是回溯返古。这个人,他的头发不是假发。”
    谭磊嗤笑了一声“他们那儿哪天不是乱玩?玩HIGH了谁顾着主题那档子事。”他一边说着一边褪下溺水者的衣物。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痕迹,他的目光胶住了“傅哥,你可能说对了,这好像不是玩S,M。”
    傅致远手中握着这个溺水者的一条手臂,听到这句话也没什么意外,只是把这个青年的五指在谭磊面前亮了亮“恰巧我也这么想。”
    这个溺水者,他不但胸前有鞭伤,十指里都插.着细细的竹针,腋下还有焦黑的烙烫痕迹——这可不是那群家伙玩个滴蜡什么能搞出来的!
    傅致远和谭磊对视一眼,默契的把少年浸了水而沉甸甸的衣服全部褪下来,又把少年翻过去。果不其然,他虽然背上也有鞭伤,但是后面却是没有一点伤痕的。
    如果是玩S,M,怎么可能放过那里。
    谭磊呸呸了几口,还是认命的起身去找医疗箱。傅致远没有动手,这种事情还是让谭磊这个外科主任处理更专业。他只是眸色深沉的看着这个溺水昏迷的少年。
    因为玩的过激,天海丽都这地方,是没有监控录像的。只有在进出时把守的非常严密的保安,和卡的很紧的员工通道以及员工来源,确保这里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人打扰了这些公子哥儿的兴致。
    所以就连这个少年是怎么出现在游泳池里,都不容易查出来。
    鞭痕很浅,也很少,好像只是最原始的一种意思意思的手段。反而是指甲里的竹针又深又多,这已经不算是情趣,而是一种刑讯方式。
    这个少年腋下的烙痕,更是加深了这一点的怀疑。
    他也许并不是从S,M现场逃出来的,他逃脱的应该是一场刑讯。
    但是现代刑讯,又很少有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据他所知,大多数都是用药剂和强光,断水断粮,使人长时间的疲惫来造成一种精神上压力,才能快准狠的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算是局子里拷问,打人的时候至少也会在身上绑几本书的。
    谭磊拎着医疗箱回来了,开始给这个少年的伤口做基本的处理。傅致远给谭磊打着下手,却总是不自觉地想到一些别的东西。
    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喜欢看一些历史性的东西,得到很多启迪。而这段时间他翻阅华国通史,恰巧正看到这样一段——
    “当年的春秋战国史记载,燕国倾覆之际,公子沉为楚将杨澜所掳。杨澜使人审讯公子沉,先鞭笞,后来又命人用竹签插.入他的十指,到最后用烙得通红的斧子去烫公子沉的腋下脚心。公子沉当年只有十七岁,巍然不惧,对燕国的兵力分布半个字也不吐露。”
    谭磊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傅致远“傅哥,你怎么说这种话。这个孩子身上的伤是不怎么像S,M,但你也不能这么掰。”
    “因为我想起,现代审讯很少有这种手段。”傅致远把消毒的纱布递过去“也许是我糊涂了,但是据我所知,燕国当时是‘燕临北海,天赋水德’,服饰尚黑色。而这个孩子的衣服……”
    哪怕被浸了水,颜色变深,那也是货真价实的黑色。
    谭磊叹了口气“那我一会儿把他的衣服送过去化验化验——其实傅哥,你真不能看人家孩子头发长穿古装就说是穿越回来的。现在那些孩子玩什么……COSPLAY对吧,要是这孩子特别痴迷所以蓄个头发呢?”
    傅致远笑了几声。
    谭磊继续嘚嘚“更何况,公子沉那是什么人啊,你可真敢猜。章国统一天下,成就千古一帝,最得力的能臣就是这位公子沉。你这一猜不要紧,要是说准了,那咱们华国五千年历史就要重写啊!”
    傅致远忍俊不禁“这孩子还昏着呢,你别贫嘴,有点同情心吧。”
    “我一年看多少伤口,更出格的有的是。这跟同情心没关系,我是心态好得不得了。”谭磊把少年胸前背后的伤口包扎完毕,抬起头依旧是嬉皮笑脸“傅总你有同情心,我们医院的床位不够了,你把这孩子抱家里去啊。”
    “嗯。”傅致远嗯了一声,又笑了笑。
    能身份不明的出现在这里,这个人当然是要好好查查的。
    谭磊也算是名流,只不过他从医,家族势力也不算太强,平时性格嬉笑怒骂,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他是不会沾身的。
    这里一共只有两个人,谭磊推卸了,沾身的人就只好是傅致远。只是查一个人而已。对于傅致远来说,这并不是多麻烦的事。
    低头,傅致远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心里浮上一声喟叹。
    ……公子沉?自己真是想多了。
    公子沉在历史上原本声名不显,还是因为《千家讲坛》里一位教授把他推到台前。
    那位教授主打一统天下的章国史,语言诙谐幽默,见解真实独特。正是他把公子沉这样一个原本寂寂于史书,只在特定圈子里有一定声名的人物提了出来。
    总而言之,两三年过去,公子沉的知名度已经成了一种必然,在前两年的畅销书里还有一堆《千年风流——公子沉》、《仁心辣手之楚相》之类的东西。
    到了现在,楚子沉的粉丝不少,事迹也广为人知,傅致远对这位公子的生平事迹还知道的挺清楚。
    武御,章国公子,曾经在燕国做过质子,以质子之身同公子沉行生死之交。
    公子沉,幼聪慧,容美气华,仁厚爱人,折交下士,门客三千。燕国破,公子沉被掳,削发刺面送到边疆做苦役,筑城墙,受折辱。
    燕国被楚国灭亡,是一个按捺不住的信号。春秋自此而毕,四方战火烽烟起。武御回国继位后,用三千两黄金赎出公子沉。
    燕国已破,公子沉就随武御回了章国。自此,改新法,施新政,借地利之便,远交近攻,兴农兴商,为日后章国的一统天下献出了巨大力量。
    传说当时楚国已有霸主之相。公子沉立祭坛请神灵,点八十一盏长明灯招出龙之九子,破天下气运,自己则辅助章国在大乱的星盘局势下杀出一条血路。
    史书也记载,公子沉立八十一盏长明灯,从此后身体每况愈下。据说他夜半夢醒,吐血半升不止。于是如此人才,二十六岁就英年早逝。
    对于历史来说,公子沉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子开创了变法成功的先河,而且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星象家、发明家……
    野史传说他掌四十八命星,看天象而知天下事,更是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玄学家和数学家。他提出了五行衍生说、掐算术、精通阵法、打出了以少胜多的长陵之战,然后在冬日翩然长逝。
    他没有一直走到武御称帝的时刻,但他却成了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
    这是一颗天生就该流光溢彩的星星。
    那个百家争鸣的年代,那个遵守道义慈悲又冷酷的年代,那个形式还没有脱离淳朴,带着点贵族气的年代,天生就该养育出一批这样令人崇敬的精彩。
    
    第二章 患病
    
    少年以一种昏迷不醒的姿态,在傅致远的一处别墅下安顿了下来。
    谭磊来了几次,给少年检查伤口,挂个葡萄糖什么的。大概是底子好,他的恢复很喜人。而他一直昏迷不醒也不是因为伤口,而是体力透支的缘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