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丞受不起 作者:慕君倾(一)

字体:[ ]

 
文案:
     
 
南越国为防止外戚弄权,后宫烦乱,故皇帝须立有才学的男子为后,同皇帝共掌朝政。
北燕国有一族奇人,体质奇特,以男子之身可生育。
坊间谣传:北燕国丞相身为人质却嫁给南越国皇帝为后,好不要脸。
坊间谣传:南越国皇后身为男子却有个好肚子,可生包子,好生稀奇。
霸道忠犬攻X傲娇病弱受
标签:架空 宠文 纯爱 重生 宝宝 
==================
 
  ☆、第1章 重新来过
 
  “呵,说什么北燕国的丞相,还以为多了不起,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堪一击。”一个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踹了晕倒在地上的男人一脚。
  另一个人冷哼一声:“就是说,凭他这个身份竟然还想**皇上,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就连北燕国的小太子都被软禁了,他竟然还妄想着凭一己之力改变他们身为人质的事实,简直可笑!”
  “就把他扔在这吧,给他点教训就算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咱们可别惹祸,千万别让皇上知道了,不然咱们都得被罚。”
  “行吧,真是便宜他了。”
  叶皓晟恍恍惚惚中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就是一片安静,除了有风吹动着树叶哗啦哗啦的声音。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沉沉的,脑子里的记忆有点混乱。
  他记得自己刚和南越国的皇帝成亲拜堂,然后一杯合卺酒下肚,他就没有知觉了,只能听到皇上着急喊着他的名字,好像说什么酒里有毒,然后……然后他就连意识都没了。
  眼前是一片荒林,有那么几棵树,但是都秃了,地上铺满了落叶,看上去颇有几分秋季的萧瑟。
  他和皇上成亲的日子是在立春,这是当时钦天监测算了三天三夜才定下的日子,他不可能记错,可是春天怎么会有落叶?
  叶皓晟觉得自己浑身酸疼,挣扎了半天才站了起来,正疑惑着,就听到远处有小奶娃再叫他的声音,这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
  “丞相大人……丞相大人你在哪儿啊?”
  是小太子的声音。
  叶皓晟这才完全回过神来,忍着自己浑身被揍了的疼痛,踉跄着循着声音走过去。
  “丞相大人,你去哪儿了?”小太子的声音有些哽咽,“丞相大人你别丢下琼儿啊……”
  叶皓晟走了两步就看到远处蹲着哭鼻子的小太子,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太子殿下,臣在这呢。”
  小太子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叶皓晟,脸上还挂着泪呢,又换上了惊喜的表情。
  “太好了,琼儿终于找到丞相了。我……我还以为丞相你不要琼儿了呢,我还以为丞相和父皇一样,都不喜欢我了。”
  叶皓晟心疼地叹了口气,把小太子抱进怀里安慰着:“不会,臣当然不会离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要慌张害怕,臣在这呢。”
  小太子搂着叶皓晟的脖子,在他的身上蹭了蹭鼻涕:“那,那丞相昨天去哪儿了?为何一晚上都不见踪影?我原本还等着丞相讲故事,但是丞相都没来。”
  “昨天?我……”
  叶皓晟觉得自己的记忆有点错乱,好像出了什么问题,瞬间不知道从哪儿灵光一现,他脱口问道:“现在是几月份?”
  小太子傻了,伸出手摸了摸叶皓晟的额头:“丞相大人你可是病得糊涂了?今天是十月十五。”
  “十月十五?”叶皓晟一怔,“那是何年啊?”
  “是南越国的天瑞元年。”
  “天瑞元年……”
  他嫁给南越国皇帝是在天瑞二年。
  天瑞元年秋,他刚带着小太子从北燕国到这里不久,明明和北越国的皇帝没见上几面,结果就传出他以容貌迷惑北燕国皇帝的荒唐谣言,随后有不少爱慕凤霖钰的人明里暗里地找他麻烦,让他十分头疼。
  有一个念头迅速在叶廷云的脑袋里生成——他在与凤霖钰大婚当日饮了被下了毒的毒酒,即刻送命,随后他便重生到了他刚到南越国不久的日子。
  老天爷可真是厚待他,知道他这毒酒喝得不明不白,所以又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可是……可是既然都重新来过了,为何不让他重生到来南越国之前?若是重生到那个时候,他断然不会再头脑一热主动请缨带着小太子来这当人质了。
  叶皓晟可真是欲哭无泪,悔不当初。
  “丞相大人,您怎么了?”小太子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您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叶皓晟笑着用手揉了揉小太子的脑袋:“臣没事,就是刚才走神了,多谢太子殿下关心。依臣看,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回驿馆吧。”
  “丞相大人,我不想回驿馆,我想回家,我想见父皇。”
  叶皓晟叹了口气。
  他真是不想告诉小太子,他们是做人质来的,想回去几乎……不可能。
  虽然现在琼儿还是北燕国的太子,不过也只是名义上的太子,过一阵子北燕国还会立下新的太子,琼儿就只能是个人质的身份,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而他当初身为北燕国的丞相,自请带着小太子到南越国来做质子,本来也就没有抱着回去的打算。
  但是一想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他又有点后悔。
 
  ☆、第2章 选谁侍寝
 
  凤霖钰刚处理完一天的国事,坐在御书房疲惫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他才刚登基没多久,有很多事都亟需他处理,所以从他登基到现在都没轻松过一天。
  “陛下,今晚您要让哪位娘娘侍寝呢?”
  凤霖钰在登基之前,就只是个一直马上马下,四处征战的毛头小子,身边没有半个妃嫔。
  登基后,他便有了后宫,那些女人要不就是其他国家为了表示友好送来的,要不就是广纳的美女,现在算起来后宫约莫也有二三十人,但是他却从没动过一个。他现在是没时间,等将来有时间了就走动走动,算是繁衍子嗣,也是他的任务所在。
  最近朝堂上已经开始研究要让他封后的事情了,对此他倒没什么想法,只要那些大臣们觉得合适就行。
  南越国里来为防止外戚弄权,后宫烦乱,故皇帝须立有才学的男子为后,同皇帝共掌朝政,这也就是说他未来的皇后一定是个男人。他现在连女人都没时间应付,更何况男人呢?
  “朕今天累了,不需要侍寝了。”
  李公公的眉头皱了皱,劝谏道:“陛下,您已经登基数月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让哪个娘娘侍寝,这可不成啊。您以前是王爷的时候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您是一国之君,您有开枝散叶的重责大任。朝堂之事固然重要,但开枝散叶同样是大事。奴才觉得,您还是召哪个娘娘侍寝,尽早生个小皇子好稳定大家的心。若是您觉得现在后宫中没有您喜欢的,那便再选些合适的女子进宫,您待如何?”
  “今天在朝上几位大人就跟朕说要选皇后,现在你又和朕说侍寝,是不是朕登基之后不管功绩如何,都得先按照你们所有人的意思娶后纳妃?朕是一国之君,朕的责任是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不是成天到晚在后宫繁衍子嗣。”
  “陛下,这确实也是您的责任之一啊。”
  还未等凤霖钰再说话,外面就有人来求见。
  来的人是专门在驿馆盯着北燕国质子的都尉。
  “回禀皇上,今天北燕国丞相遭到袭击,受了轻伤。”
  “什么?”凤霖钰皱眉,“北燕国的质子不是都归你们看管吗?虽不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但也得有你们随从,为何会发生这种事?袭击北燕国丞相的是什么人?”
  “都是一群市井百姓……”都尉越说越心虚,“是,是臣等失职,那些百姓因觉北燕国丞相来此是为了蛊惑陛下,有竞争皇后之位的企图,故而下了手,是想警告北燕国丞相,让他不要对陛下动歪心思。”
  “蛊惑朕?”
  一张清秀灵动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凤霖钰的脑海。
  北燕国的丞相……他记得那人是叫叶皓晟,十七岁的年纪,孤身一人带着小太子前来做质子,面见他的时候态度不卑不亢,冷静从容、镇定自若,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只是……只是那人太瘦了,弱柳扶风一般,确实不像寻常男子那般……
  ‘陛下您想请哪位娘娘侍寝呢?’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冒了出来。
  侍寝……这两个字他至今都没有在谁身上联想过,没想到他联想到的不是哪个后宫美人,竟然是叶皓晟,一个男人?一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
  想想如果真的是让那人侍寝……
  一向镇定的凤霖钰,现在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窘迫。
  “这无非是民间百姓闲暇时间的议论罢了,毕竟那北燕丞相确实有堪比女人的容貌。”
  “他伤得如何?可有大碍?”
  “看似只是一些皮外伤,但……”
  “但什么?”
  “但不知是不是受了内伤,他的脸色非常不好,手臂上的伤口好似也还在流血。”
  “还在流血?”凤霖钰的眉头紧皱,“可找大夫给他看过?”
  “尚未。”
  “速去找太医去给他诊治,诊治后便带太医进宫来见朕。”
  “臣遵命。”
  都尉走了之后,凤霖钰还在走神。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叶皓晟的身影。明明自从那天叶皓晟带着北燕太子来觐见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结果万万没想到他对叶皓晟的印象还如此深刻。
  李公公张了张嘴,最终只得服从,道了声“奴才告退”,就出去了。
  李公公走了之后,凤霖钰又开始继续想那人,在想的同时还把“侍寝”二字也加进去了。
  叶皓晟……侍寝……那约莫是一副美景。
 
  ☆、第3章 亲嘴喂药
 
  “怎么还请太医来了?不用啊,这都是小伤,过两天就好了,不用那么麻烦。”
  都尉把太医带进来,严肃地说:“这是陛下的旨意。”
  叶皓晟的嘴角抽了抽:“我的意思是说,我这点小伤你根本就没必要向你们的陛下汇报。”
  “这是臣的职责。”
  叶皓晟觉得千万不要和这种耿直的武将辩驳什么,因为他们的脑子就只有一根筋,什么都说不通。
  太医给他把完脉之后,就写了个药方,看着药方他就能感觉到那股子浓郁的苦味儿。
  叶皓晟苦着脸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棉被里去,不愿意接受这一切,因为他重生之前就差点被这碗药给折磨疯了。
  事实上,折磨他的倒不是这碗药,而是喂药的人……
  凤霖钰在御书房里来来回回地踱步,脑子里想的都是叶皓晟的那张脸。
  自从听到叶皓晟受伤的消息之后,凤霖钰就没了干正事儿的心思,只是迫切地想知道他伤得严重不严重,有没有大碍,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了,觉得不亲眼去看看实在是不踏实,然后就去换了一身衣服,没带随从和侍卫,偷偷摸摸地出了宫。
  叶皓晟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知道凤霖钰要来了,躺也躺不住,只能翻来覆去的打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