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诱之系统+番外 作者:明酒酒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重生后,带着系统向着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伪)诱受君,自带金手指,虐渣男打败绿茶重生者,嫁给好老攻。总之,就是为了轻松愉快……或有苏苏苏情节,但是一切为了爽爽爽。文有点点慢热,无厘头,但绝对是亲妈!希望各位看官见谅~
 
好吧蠢酒文案渣……将就着先
 
内容标签:甜文 重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杪,古君冉 ┃ 配角:萧晓仁,白小沧,张子潋,君砚夜 ┃ 其它:系统
 
 
  ☆、身死
 
  苏杪看着这个自己曾经迷恋过的人,心里泛起了无数酸苦。
  眼前正喋喋不休数落自己一无是处的人,是自己付出近十年青春的打拼,毫无怨言地供着养着,他才有了如今的人模狗样。“看什么看,也不看看你自个,皮肤蜡黄毛孔粗糙到隔这么远都能看见,连头发又枯黄又稀疏,样子又丑到死,你以为顶着坨刘海就能遮住你的丑样?做个仆从都算抬举你了,还敢和别人说你是我朋友?”
  顿了顿没有收到回应,但萧晓仁能看见那低着头的人愈发苍白的脸色,有点犹豫要不要说完台词,但想到白小沧许诺得好处,立马接着喝道:“你这个瘸子!让你拿点钱来都做不到,这么没用怎么不去死?!”苏杪刷得一下抬起头,直直瞪向萧晓仁,那猩红的眼睛让萧晓仁不由胆怯得后退了一步,反而被激起了几分快感,鼓起胆量继续叫骂道:“还看,再看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快滚!快滚!”
  苏杪捏住拳头,再次看了眼萧晓仁,似乎想要把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刻入脑里,然后缓缓转身离开这令他无比窒息的地方,还没等他跨出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推力,使得苏杪踉跄了几步,几乎跌倒……没等他站稳,背后就传来甩门的声音。
  手扶着墙,慢慢稳住,苏杪拖着自己的瘸腿一直往前走,他不敢回头看,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天下之大好像瞬间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地——萧晓仁现在所在的房子是他忍住不舍贱价卖掉了自家父母留下的小楼房,再垫上父母留下的遗产,在萧晓仁喜欢的地段买下了这么一间商品房。当初关系亲密的时候,只哄得苏杪沉入蜜罐子中,甜言蜜语一担担灌进去,让苏杪有种错觉,萧晓仁最后还是会和自己在一起的。等到房产证改成了萧晓仁的名字后,萧晓仁的就经常把“这是我的房子,给你住着还不满足嘛。”再到后来,“你怎么老赖在这里,小沧看到你就跟我闹别扭。”到现在,自己被人赶了出来,自己竟然还有种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得感觉……
  苏杪一路浑浑噩噩地走出小区,不意外得看见新来保安鄙夷的目光,心里有些麻木,只是默默假装没有看见这刺目的眼神。但跨出小区门的那瞬间,苏杪清楚得听到保安的恶意:“这瘸子怎么还不去死,穿得跟个讨饭似的,害我老被业主骂……”苏杪咬了咬牙,不由加快脚步,一跳一跳地走出去。
  走出小区门的苏杪不知道,在原先属于苏杪的房子阳台上出现了两个人,而且还目送着他离开。只见萧晓仁拿着一方手帕,使劲得擦着自己脑门上的冷汗,对旁边身型纤细的人问道:“小沧,你说,苏杪他真的会去死吗?毕竟那么艰难的日子他都熬了过去了……”萧晓仁的声音越来越低,颇有几分不安。“没事。”白小沧看着那拐着脚走路的小人影笑道,“绝对没问题的呢。我请的催眠师可是世界级的……”
  白小沧转过头,看向旁边的萧晓仁,“重要的是,一路上给苏杪加强精神暗示的人你安排好了没?”再次拿手帕擦了擦汗的萧晓仁说道:“小沧你放心,小区出门后就只有那一条长街,我已经让那些人准备好了。”萧晓仁拉过白小沧的一条胳膊,“而且,他们只知道是骂一个瘸子罢了,不会知道任何精神暗示什么的。”“哼!”白小沧把自己的胳膊从萧晓仁那里扯回来,“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只要你不告诉他们。”接着就要转身进屋,“现在只等着看苏杪的自杀新闻好了。”听白小沧这般说法,萧晓仁也放下心来,“那我们可以?”说完□□得看了眼白小沧。白小沧皱了皱自己的鼻子,嫌弃地瞥了一眼萧晓仁,娇嗔道,“啧,你洗个澡,换身衣服,一身臭汗,不就骂个苏杪么。”萧晓仁对此似乎颇为受用,行了个别扭的弯腰礼,“遵命,我的沧主子。”
  离开小区的苏杪,茫然得沿着通向小区的唯一长街往外走去。突然几块小石子砸向苏杪。苏杪顿了顿脚步,继续往前走,几个小孩子的嬉闹声传了过来,“瘸子又来要饭啦!”、“瘸子长得那么丑,怎么不去死?”,苏杪再次握住拳头,停下脚步,看向那群小孩。“呀呀呀!瘸子要打人啦!快跑!”、“瘸子用他的丑脸看向我们啦!”苏杪缓缓收回看向那群顽劣小孩的眼神,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忍住眼中的酸涩,一直走,一直往前走,也许走到累到不能思考就不会伤心了,苏杪用力地说服自己。
  苏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这座工地最高的废楼。原想着一路走着能慢慢缓下那种心痛的感觉,没想到却感觉越来越糟。最后一次从一个女孩责怪自己男友“去死啦,这么没用!”的话语中逃离出来后,苏杪已经无法阻止自己不去想自杀的念头。那种自己“这么没用,不如真的去死。”的压抑心情让自己越来越难过,心脏绞痛到无法呼吸,以及像快要溺亡的人一样渐渐没法挣脱的绝望。苏杪坐在建筑天台的边沿,怔怔地看着自己刚刚握拳抠伤的掌心,除了干枯发黑的血痕,上面还布满了茧子已经刻入骨肉的黑色污迹。苏杪扬起头,闭上眼睛,眼泪慢慢得流了下来。年少失孤,高中退学,变卖家产,工作不顺,被伤致残,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是了,这样的人生,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不如,不如就那样死了算吧。
  苏杪慢慢得站了起来,即使跳楼自杀有点丑,苏杪还是想自己能死得整洁些。有些僵硬地抚平身上衣服的褶皱,苏杪活动了一下被风吹到发冷麻木的身子,张开双臂,闭着眼,以一个拥抱的姿势向前倒栽下去。“嘭”的一声闷响后,废弃的工地再次恢复了沉寂。
  苏杪有些无措得看着自己摔得血肉模糊的身体,徒劳得想用自己半透明的手去捂住身上不断涌出的血,死亡后灵魂被拉扯出来的感觉如冰水般浇醒了他刚刚的被绝望魇住的脑袋。苏杪并不想死,即使自家父母对自己的感情平平淡淡,但他们所教得一点被苏杪深深记着:“世上没有必死的困难,活着才有办法解决。”也正是如此,苏杪即使被工作无故辞退;即使找工作四处碰壁;即使意外被人敲断腿也不曾想过放弃生命。眼见似乎怎么也回不到自己身体,苏杪不再去捂自己身体上的伤口,而是愣愣地坐到了身体旁边,有些木然得看着越来越少的血从身体上渗出来,渐渐不再渗出,最后血泊不再鲜红变得发黑,还引来一些飞虫。
  直到第三天有个黑瘦老头看见苏杪破碎的身体吱哇乱叫地跑开后,并喊来殡仪馆的人给苏杪收起身体。苏杪跟着殡仪馆那辆破旧的面包车,看着焚化工人把自己破碎的身体放入焚化炉,从另一端化成黑灰出来,送到公共墓地里。“自己就这么死了?!”苏杪呆呆得想着,心下一阵酸涩,下意识去擦拭双眼,却什么都没有流下来。
  成为灵魂后的苏杪,显然比生时更没有目的了。看着自己的骨灰被安置好,心下更是一阵无措和失意,有点无法接受自己就这么离去。不知道萧晓仁知道自己死了吗,即使知道了又怎样,他甚至不会为自己感到难过。苏杪不由为自己的念头嗤笑了一下,明明是萧晓仁害自己到这般田地,却还惦念着他对自己的看法。但这想法像扎根似的赶不出自己的脑海,“就最后看一次吧,看完就可以到处飘荡了。”苏杪想着,不由飘向那曾经属于自己的房子。
  刚刚飘进玄关,就听到了能那能冻彻灵魂的话语,“小沧,苏杪他真的死了!”接着就是白小沧的惊呼,“萧晓仁,你快把我放下来!不就预料中的事么,值得抱着我发疯。”萧晓仁似乎心情更加愉快了,“哈哈哈哈!”这苏杪曾经颇喜欢的爽朗笑声,而如今就像钻子般钻痛着苏杪的灵魂,“小沧,我实在太高兴了,再也不用看着他那张丑脸了。”苏杪冷冷得站在玄关那里,仿佛能透过墙壁看见那对偎依在一起的身影,“嗤,好歹苏杪人家也对你死心塌地那么多年,怎么能这样嫌弃人家呢。”萧晓仁有些无所谓的声音答非所问道,“嘿嘿嘿,咱们小沧那么美……”白小沧无视萧晓仁痴汉话语,接着说道“也亏得他对你这么不设防,否则哪里那么容易催眠他去自杀,又哪里那么容易拿到那笔财产……”
  苏杪再也听不下去,飘出了那套房子,原本以为不会再有痛得感觉,却是心痛到无以复加,生生逼出了灵魂的眼泪。“你甘心就这么让这两个无耻的人如此用你的财产逍遥下去么?”“难道你甘心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么?”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呢喃般响起,咋因这惊天丑恶而混混沌沌的苏杪无从细思这声音的诡异,只顾用尽心力般地嘶吼:“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若能重来一回,你可愿?”
  “我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QWQ,滚动球各位赏脸
PS,已经小修
本文苏性质,主角自带隐性“正义的朋友我们一起玩吧”光环
排雷,慎入
 
  ☆、重生【修】
 
  “叮!关键词捕捉成功!开始绑定宿主。”
  “叮!恒星能充足,系统自主选择时光回溯技能。”
  “叮!技能充能完毕,技能成功开启。时光回溯目标锁定成功。”
  “叮!传送倒计时3,2,1——传送开始!时间点定位成功!”
  还没等苏杪从愤怒中回过神来,只听得耳边传来叮叮不绝的提示声,接着自己的整个魂体被扭转拉长,渐渐变成一条蒙蒙光线。剧痛之中,苏杪只来得及感受到自己通过了一个黑色发光的奇点,几乎昏死过去。
  等到苏杪识稍微回笼,等缓过身上的麻木后,便觉得四肢百骸都传来了一股连绵不断的剧痛,恨不得立马昏过去。但隐约感觉到身边有几个人影在晃动,苏杪只得强撑着不让自己陷入昏迷。“cao,这小子不会要死掉了吧?”其中一个人把缩成一团的苏杪踢开来,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苏杪想喊叫并打开那只手,但刚想抬起手,却从骨髓深处蔓延出更多的痛意,令他完全无法再动弹半分,跟别提喊叫出声了。
  苏杪呵呵地喘着气,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任由那几个人在他身上摸索翻找。“奶奶的,他身上真没有钱。”那人影转头看向身后的人,“老四,你真见着他取了钱吗?”“真的,老大!你知道,我那眼看见钱跟探测器似的,从来没错过啊!”说完那人似乎回忆了下,“老大,特么我们被别的老手劫半道了!我还想三眼豹怎么还跟我眯了眯眼……”
  立时苏杪头上方传来一声低骂,“那崽子,”为首那人把手从苏杪衣兜里抽出来,“呸!我还琢磨着是什么硬角色呢,原来是钱被偷了。怪道快打死了都说没有钱。”其中一个人忙说:“老大别气了,这人也打了半天,算是撒气了。”另一个人又问,“现在怎么办,这人就扔这了?”老四粗着嗓子,“那还能怎么,难道还抬出去让别人知道是我们打的么?只能算他倒霉,被人偷钱了还白白挨一顿揍。”过一会就听见那老大的声音说道,“我们撤吧!这小子拐进来的地方看着就晦气。”苏杪听着那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到最后消于无声。心下稍稍松了口气,神经一放松的结果,便是苏杪立即陷入昏黑之中。
  等苏杪再次苏醒过来时,天色已然昏暗下来,苏杪所躺的巷子早已是黑黢黢冷森森一片了。苏杪努力睁大双眼,看着小巷狭小缝隙中漏出的天色一角,感受着流窜在身体里的痛意和冷意。苏杪抬起自己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感受到掌心还没有茧子的细腻,眼泪从脸和手之间的缝隙中流下来。真好,自己活过来了,能感觉到痛了,有机会可以哭了,苏杪想着。正当苏杪沉浸在活过来的喜悦当中时,突然从脑中传来机械冰冷的声音,瞬间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