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爱[重生] 作者:五军

字体:[ ]

 
    文案:
    陈楼其人牙尖嘴利小肚鸡肠,为了关豫拿他当别人的替身这事足足折腾了好几年,不得消停。
    忽然有一天,他们俩人一块重生了。
    关豫&陈楼:你TM离老子远点!
    →_→
    旧爱从此一拍两散,重生之后,大家各不相干。
    关豫是攻,依旧是狗血文,微微虐(渣作者觉得挺甜,认真脸(⊙v⊙)),1V1,HE 。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豫,陈楼 ┃ 配角:若干 ┃ 其它:
 
    金牌推荐:陈楼其人牙尖嘴利小肚鸡肠,为了关豫拿他当别人的替身这事足足折腾了好几年,不得消停。忽然有一天,他们俩人一块重生了。旧爱从此一拍两散,原本打算重生之后,大家各不相干。只是世事难料,当命运的绳索再次把俩人捆绑在一起的时候,这对上一世的怨偶又该何去何从?
    作者文笔流畅自然,设定较为新颖有趣,主角攻受被迫在一起的过程轻松搞笑,人物的内心活动又叫人感到心酸。一方得到的太容易,另一方又付出的太多,等这一世角色互换爱一场,只希望痛快之余,大家都更加懂得珍惜。
    ==================
    
    第1章
    
    春末夏初,无风无雨,天气闷的像是在憋着什么大招。
    陈楼垂着眼,捏着咖啡勺逛荡了两下杯子里的咖啡,又看了眼一旁低眉顺眼稚气未脱的美少年,半晌才扯了扯嘴角,呵了一声。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重重的鼻音喷出来,听起来有些嘲讽的意思。
    关豫皱了皱眉头,听不出这声嘲讽是对着他的,还是对着这个美少年的,只能继续说道:“这样,小鹿你先回去吧。有……”他本想说“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忽然意识到现在的场面似乎不太合适,于是改口道:“……有钱坐车吗?”
    小鹿如逢大赦地立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连忙说:“有的有的!”
    关豫点了点头,于是小鹿飞快地朝他鞠了个躬,又讪讪地朝陈楼挥了挥手,有些仓惶地跑了。
    咖啡厅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半小时前的浪漫旖旎都没了踪影,定制的双层蛋糕刚被切了一个角,上面的水果装饰件都挖没了,红色奶油裱的“小鹿”两个字还清晰可辨。陈楼除了进门的时候扫了那蛋糕一眼之外,至今都没往那边瞟,这会儿却突然问:“‘Leisure’家的蛋糕?”
    关豫挑了挑眉头,没说话。
    陈楼却啧了一声摇头叹道:“你真是……人家好好的一小孩,你就是玩玩,也不带这么抠门的吧?L家的奶油用的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垃圾食品吃多了对人体有害。”
    他一脸可惜地指指点点,关豫原本压下去的火气噌的一下就返了上来,冷声道:“我当然抠门了,谁能比得上你啊,一出手就是新款手机,好几千的东西都不眨眼的。”他越说越来气,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你挺能啊,陈楼,你说你们医院忙我还当真了,老母鸡汤也煮了两三回,敢情都用在小白脸身上了。”
    “彼此彼此啊,”陈楼却漫不经心地说:“你不也是一边跟我说出差,一边在家门口给小白脸过生日么。”
    关豫:“……”
    陈楼乘胜追击道:“吆,我倒忘了问问你,这次找了一个不光脸蛋像他,连小名都跟人一样的人,是不是干起来特别爽啊!”
    关豫气地说不出话,只觉得胸口有一撮闷火一拱一拱的难受。
    窗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鸣笛声——咖啡店开在了靠马路的居民楼一楼,这块地脚生活气息浓郁,到了下班点交通便也格外粘稠,非要用高低各异的鸣笛声给通一通才能痛快。而一般到了鸣笛的时候,也是他们要做饭的时候了。
    陈楼看了眼窗外,淡淡地说:“该回家了,今晚你做饭我做饭?”
    ——
    陈楼和关豫从认识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七年。如果不是今天关豫给那个小鹿过生日,陈楼还打算形式主义一下,搞个纪念日的。但是现在一闹,俩人都没了心思。
    其实这事算起来俩人都有份,小鹿是个酒吧的少爷,外形气质声音像极了关豫的初恋男同学。陈楼当时和关豫好上就是托了那位初恋的福,这次遇到几乎和本尊一模一样的极品,自然格外感兴趣。
    他虽然长了个正人君子样,但是年轻时也是个好玩的人,对付这样的男孩子完全是游刃有余——他高兴了就送小鹿东西,不高兴了就去小鹿的酒吧喝酒,分寸拿捏恰到好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是以关豫阴差阳错地认识了小鹿,并要给小鹿过生日时,后者还念念不忘,想要把自己的一位“医生朋友”请来。
    老两口在家门口的咖啡馆再次见面,彼此都难得的盛装打扮,气宇轩昂,有那么一瞬间,陈楼差点笑出来。
    只是他忍住了,不光忍了,还十分迅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公勾搭好朋友,自己伤心欲绝生不如死”狗血人设,有模有样的撑完了全场。
    ——
    关豫在厨房煮面,噗的一下把天然气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始终都有些心气不顺。陈楼则盘着腿窝在沙发里刷微博,听着厨房锅碗瓢盆的乒乓响,眼皮子都懒得掀一掀。
    二十分钟后关豫再次关火,没好气地把煮好的面搁在了餐桌上。
    清水下的挂面,没有卤也没有咸菜,陈楼瞥了一眼,扭了扭腰,趿拉着拖鞋去厨房拿了酱油香油,各自倒了一点到面里,胡乱的搅了搅,狼吞虎咽地跐溜了起来。
    关豫格外见不得他这种饿了八辈子的吃相,忍不住说:“你能不能慢点吃。”
    陈楼没理他,又跐溜了两口,面碗瞬间就空了。
    关豫才刚吃了个开头,终于忍不住啪地一下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哼道:“这日子过的这么没意思,还不如拆伙散了。”
    这事他提过好几次,陈楼也提过几次,只是每次都不了了之。
    陈楼啧了一声:“怎么拆?要能拆早拆了。”
    关豫道:“怎么就不能拆了?”
    “房子贷款没还完,算你的算我的?”陈楼懒洋洋地说:“当初这房子是咱俩人一起买的,现在也是一起还贷,如果拆伙,你说这房子怎么办?”
    关豫道:“房子写的你名字,当然算你的。”
    “但是你那一半呢,我总得折现给钱吧。”陈楼淡淡地说:“你说我给多少?楼市现在低谷期,卖房子跟赔钱没两样,但是不卖我也没有几十万的现金给你。打个欠条?哈,我自个都信不过自个,更何况你。”
    关豫拧着眉,眉心攒出了一个小疙瘩。
    陈楼无意中扭头,看着那个疙瘩愣了愣,随后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不然这样好了,我们去公证处改个名或加个名字,回头你折现了或者有钱了再给我。”
    关豫却像是听了一个笑话,冷冷道:“你当我傻吗?房贷没还完,公证处怎么给加名字。改名和卖给我有什么不一样吗?就是找人cao作一下,这房子没变,中间的税钱白交多少你没算算吗?”
    陈楼没说话,半晌后笑了笑:“无所谓啊,你肯定算过了。”他又笑笑:“你不光算过了,还提前去公证处问过了。”
    他的口气有一点难以察觉的落寞,关豫一怔,盯着他的脸看了片刻,却也看不出什么来。
    俩人都没再说话。
    马路上归家的车流越来越小,家家户户相继亮起了灯,随即飘出了饭菜的香味。依稀还能听到不远处的犬吠声,小孩的打闹玩笑声,还有不知道谁家的电视里,新闻联播的片头曲声。
    关豫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悲哀地看着窗外的住户楼,企图从别人家昏黄的窗口里,看出一点生活的味道来。
    陈楼也随着他的目光往对面的楼上看去,只是他有些近视,那昏黄的窗口到了他眼里,就成了豆大的光斑。
    陈楼盯着那光斑,低声道:“其实,挺没意思的,是吧。”
    关豫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们沉默着一起看了一会儿,陈楼却又突然冷笑道:“那能怪谁?只能怨你眼瞎呗!当时看我跟他像,就以为我哪都跟他一样了,谁知道弄回来一赝品,还是带刺儿的。”
    ___
    第二天陈楼一早就去上班了。
    他在离家不远的台山医院当个药剂师,每天就在调剂室发药,朝九晚五的,实际上并不能算是个医生。
    只是这个工作也来之不易,陈楼当年耽于美色,怕和关豫分开于是放弃了考研。等到了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医院里是博士遍地走,硕士不如狗。陈楼一边痛斥着当前社会制度的各种弊端,一边捏着鼻子去干了个医药代表。
    就在关豫以为他要眼黑心黑的捞一票的时候,陈楼却又奇迹般的进了台山医院,据说是和一位高层处的关系不错,人家给了门路。这中间有没有钱权交易关豫不得而知,只是陈楼满足得像个老干部,那几天走路恨不得都扭起来。
    这几年下来,他俩对彼此的了解程度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比如陈楼的双手卡在裤腰处皱眉头的时候,八成不是不耐烦,而是内裤边扎的慌了。
    又比如,陈楼心里一直过不去最初的那个坎儿。
    关豫不得不承认,当年他和陈楼的一夜情,的确是因为错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初恋。后来将错就错的时候,也多少有些拿他当寄托的意思。只是一相处,他才发现陈楼和那人也就脸有些像而已,其他方面简直天差地别。
    陈楼为人看似温和,实际却是尖酸刻薄,最吃不得一点亏。关豫当年和初恋一起三年,恩恩爱爱从没红过脸,和陈楼在一起却是吵吵闹闹不得安生。除此之外陈楼的时尚品味以及生活习惯更是让人难以接受,关豫最初的时候时常为此感到难堪,不得不从旁提醒他一二,等到同居两年之后才彻底放弃。
    ——那年他在酒醉后鬼使神差地对着给他口*的陈楼喊错了名。
    “小楼”跟“小路”的差别极其细微,然而关豫字正腔圆惯了,而陈楼又格外的耳聪目明,俩人当晚闹翻,陈楼差点一口把他的命根子给咬下来。
    自此陈楼的小性子完全发作了出来,对关豫的各种提醒要求反其道而行之,一切活动的前提就是让关豫不得安生。
    陈芝麻烂谷子,每次都被他珍而重之的翻出来给关豫闻闻,等那股经久不散的霉味恶心到对方之后,再小心翼翼的存起来。那股架势,几乎让关豫毫不怀疑将来万一自己死的早,陈楼哪天心气不顺了,照样能把他从地底下挖出来再抖搂一遍。
    可是关豫却又很难狠下心和陈楼彻底分手。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是因为陈楼那张脸还是其他。毕竟俩人也有过甜蜜的日子,他下班后开车去接陈楼,陈楼则早晚都要亲自下厨做两个菜,煎炒烹炸有滋有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