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太丑了我拒绝+番外 作者:阿辞姑娘(上)

字体:[ ]

 
文案:
仙界风华绝代的剑神云采夜在和好友酒神下凡寻找美酒的途中,意外捡到一枚奇怪的妖兽蛋,这枚蛋即使是剑可破山的云采夜也不能伤之分毫。
云采夜遂觉此蛋与他有缘,就把蛋带回了仙界,好生饲养起来。
十年后,蛋破。
出现了一只浮生六界从未有人见过的……丑陋生物。
 
云采夜却不嫌弃,收之为徒,细心教导,助它化形,一时成为一段佳话。
剑神日陪丑徒习剑修炼,夜伴灯烛闲谈下棋,生怕小徒弟因为外界所言而颓废。此举引其他弟子嫉妒不已。
再后来……据说两人日♂久生情,剑神云采夜被丑徒嘿嘿嘿了。
于是小师弟就变成了师娘。
众弟子:=口=!!!
 
丑徒:师尊来一起吃饭吧!
师尊:丑拒。
丑徒:师尊来一起睡觉吧!
师尊:丑拒。
 
醋坛流氓心机丑徒攻X风华绝代剑神师尊受 本文4月20号开始更新^ ^
 
>阅读指南:
11v1,主受,日更
2双向暗恋变互宠,徒弟其实不丑。
3依旧哲♂♂学,你们懂的。
4有问题可以留言问,作者会回复哒
5保证不坑。
 
内容标签:甜文 仙侠修真 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采夜烛渊 ┃ 配角:酒嶷布医青川 ┃ 其它:龙丑拒
 
【作品简评】
丑徒习剑修炼,夜伴灯烛闲谈下棋生,怕小徒弟因为外界所言而颓废,对其宠爱有加,溺爱至极,众仙对此褒贬不一,各执一词。然而没过多久,众仙就发现这师徒两人竟日久生情,缠到一块去了!本文全程轻松无虐,不同于普遍的仙侠文,而是重新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玄幻世界。作者以清丽精致的文笔,将文中跌宕起伏的故事娓娓道来,塑造了一个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角色,把六界九洲四海中人、魔、仙、鬼、妖、灵身上的故事化为笔下一段段文字,缓缓呈现在读者眼前,道出一个恢弘的玄幻世界。
                                                                                       
 
    第1章 冷不冷
    
    晚林风,簌簌作响在叶间。
    月华似锦,照亮汀上白沙,水波淼淼,滟滟万里,倒映着星月荧荧。
    一艘画舫飘荡在江面上,船角飞檐高翘,下坠琉璃宫灯,船柱雕梁画凤,几片柔纱随着夜风飘荡,画舫里笙吹瑟鼓,觥筹交错。
    “姐姐,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画舫里,一名正在拉二胡的红衣女子对她旁边弹奏琵琶的女子悄声说道。
    “你怕什么,安心拉你的二胡,当心姥姥发现你不认真后吃了你!”
    弹琵琶的女子怒瞪红衣女子一眼,小声骂道,红衣女子一怵,闭口不再言语,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转头打量着周围。
    此时虽是冬夜,但是画舫里的女子仅是身披薄纱,雪白的身体在近乎透明的薄纱下若影若现,与画舫里各个穿绒裹裘的公子哥形成鲜明的对比。
    画舫中央,一名容貌迭丽,百花髻间斜插着一支金玉梅花簪的红绫鸾衣的女子酥胸半露,一边眼神迷离地望着坐在高位上早已喝得面红耳赤的男子,一边扭动着腰肢踩着极其魅惑的舞步。
    她白皙脚踝上的银铃在冷风中叮叮作响,在回眸一瞬将脸上的红纱扯下,朝那名公子抛去。
    拉二胡的红衣女子见此打了一个颤,拉出了一个极其难听的错音——她被恶心到了。
    寒风呼啸着灌入画舫,红衣女子又打了个颤——这次是冷的。她吸吸鼻子,有些羞涩地对坐在她旁边弹奏琵琶的女子开口道:“姐姐,我灵力不够了,有些冷,你能给我套个隔风罩吗?”
    弹奏琵琶的女子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但仍是指尖微动,迅速掐个了隔风诀给身旁的红衣女子。
    “谢谢你啊,姐姐。”感觉不太冷了,红衣女子露出一个天真灿烂的笑颜,一抬头,却看见月娘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剥落——那位公子把热酒尽数倾倒在月娘身上,随后拥着月娘的身子,用舌苔刮尽了她身上的酒液。
    红衣女子看得是目瞪口呆,直到弹奏琵琶的女子踢了她一脚,才慌忙低下头。
    “你不要命了吗!竟然敢做出这样的表情看着姥姥,不怕姥姥挖了你的眼珠子?!”
    “我……我知错了。”红衣女子支支吾吾,半是胆怯半是疑惑地道,“我就是琢磨着姥姥穿得这么少,怎么就不冷呢?”
    “冷?”弹琵琶的女子哂笑一声,“我看她倒是热得很,倒是你,今日话怎么如此之多?”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闭嘴!”
    画舫之外,鹅毛大雪自墨云翻滚的夜空洒落,飘零满江,入水即化。
    夜风浮动,拂开江面薄雾,也吹起了江上一人的衣袂。
    那人黑发如墨,目如朗星,薄唇微抿,内着一袭白衣,外披一件紫衫,衣袂翻飞间缠绕着如瀑青丝,如那天人坠入尘间。他右手持剑负于背后,虽然身材消瘦,却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
    渡生剑出鞘,刹那间挥出一道白光,与江面上的凌凌波光相映。
    那人持剑向前一斩,冷冷的剑光仿佛黑夜中从云间忽然出现的银弯孤月,瞬间照亮了一方天地。
    江面被剑气劈开,分成两路沧浪,涨起惊天波涛!
    小小画舫在这滔天巨浪之中,像是沉浮不得自主,即将倾覆的水中蝼蚁摇摇欲沉。
    “啊——!”红衣女子扔掉二胡,躲进桌子底下抱着弹琵琶女子的大腿嘶声尖叫着,和画舫上其他女子的惊叫声混杂在一起,震耳欲聋,简直可以刺破云霄。
    剑气穿船而过,巨浪也随之落下。但落至一半,便四散为水花溅洒在江面上,仅荡起阵阵波纹。
    “咦?”红衣女子睁开紧闭的双目,觉得船好像不摇了。
    她松开搂抱着弹奏琵琶女子大腿的胳膊,从桌子底下钻出,口中嚷嚷:“天吶,姐姐这是怎么——唔唔!”
    琵琶女子捂住红衣女子的嘴巴,将她护在怀里,双目警惕地盯着船板上白衣紫衫青年的背影。
    那青年身着紫衣,像是笼罩着一波云烟,白色衣领用银线绣着繁复的花纹,像是缥缈在云海之巅的仙人。而此时,他的脚边躺着一枚巨大蚌壳,不知死活,约及人膝那么高,而甲板上更是零零散散地躺着几条死鱼,那些寻欢作乐的公子哥早已软倒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
    红衣女子见此倒抽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隔风诀被刚刚的剑气一震,已经失效了,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往薄纱衣襟里灌着,冻得红衣女子直打颤,浑身抖抖索索如同筛糠一般。
    黑发青年回过头,看了她们两人一眼,脸上平静无波,但红衣女子和琵琶女子却看得神魂一震。
    她们从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美的人。
    如瀑青丝垂落腰间,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清凌凌的桃花眼眼尾微微泛红,墨色的眼瞳灿若星辰,绯红的薄唇微微抿起,有着一副颠倒众生的容貌,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冷傲孤清,睥睨天地的气势,逼得两人不得不后退几步才能定住身姿。
    “这位公子……”琵琶女子向前一步,张口欲言,黑发青年却皱起眉头,大步走出画舫,化作一道白光划过天际,消失地无影无踪。
    “……”
    “姐、姐姐,姥姥死了吗?”红衣女子扯着琵琶女子的袖口,嗫嚅着问道。
    琵琶女子瞅了一眼船板上被打回原形,已经死去的河蚌淡淡开口:“死了。”
    “那我们为什么没死啊?”
    “……我怎么知道,赶紧走吧。”
    “喔……”
    两人手牵手走出画舫,齐齐往江中一跳,化为两条红鲤,摆动着艳红如丹的尾鳍隐入翠色江中。
    云采夜解决完那几条食人精魄的妖鱼蚌精之后,原本打算立即返回云剑门,余光一扫,却看到长安洲京城的东方天边有紫色云霞涌出,活似龙蛇,摇首摆尾自东边滚滚而来,势不可挡。
    紫气东来,原本是祥瑞之兆,但是云采夜却在这紫霞中看到了冲天的血色,恍若妖邪降世时身携的凶煞之气。云采夜御剑追着紫霞而去,但那片血色却在他刚到京城郊外时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迹,只余紫色祥云垂挂天穹。
    云采夜站在灯北街上,远处天色晦暗不明,街上也无多少行人,只有发着黄光的灯笼在寒风中微微摆动。此刻距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若不是京城天生异象,这灯北街怕是会更冷清。
    几位早起的居民看到紫色祥云,大声喧哗着,引得街上行人越来越多。云采夜细眉一蹙,挥袖隐去身影,在桥边一家早开的茶铺挑了张小桌坐下。他余光一扫,只见经营茶铺的老头身旁刚盛好的一壶豆浆便不见了踪影。眨眼却出现在云采夜的桌上,但那老头还在蒸糕点,没有察觉到他那失踪的一壶豆浆。
    云采夜倒出一杯温热的豆浆微抿一口,眉眼便舒缓了下来,不再那么冷峻。他轻叹一声,吐出满口白雾。仙界琼浆玉露的味道自然是比凡间谷物磨出的糖水要好得多,但是他却经常下凡来,到处品尝人间的食物。
    在云采夜看来,仙界的珍馐虽好,却比凡间的美食少了一番烟火的气味。
    大概……这就是他与他们的不同吧。
    仙界的仙人们,有些是修行千年渡劫成仙的,也有些是天生仙体,生来便是大罗金仙,享尽无数福缘。但云采夜却不是通过这两种方法成仙的,或许,这就是他一直对人间念念不忘的原因吧。
    想到此,云采夜轻笑一声,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眯起,眉目间尽是倾城的仙姿,只是此刻无人有缘得以相见。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两名早起做工的男子来到茶点铺,和老板买了一壶鲜豆浆和一笼甜饼,坐到云采夜旁边的椅子上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谈论着那天上的祥云——
    “诶,你看到今早天上那些紫色的云彩了吗?紫气东来啊,啧真是……”
    “看到了看到了!听说那是国师的小儿子出生时带来的,一出生就被紫气缠着呢,据说都看不着脸……”
    相氏小儿?
    云采夜放下杯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后,在桌上留下一块碎银,化为一道白光离开了茶点铺。他悄悄潜入国师相轲的府邸,跟随女婢找到了相氏二公子的房屋。
    小木床上的稚婴还在酣睡,云采夜凑近弯腰一看,也有些不懂了。
    这婴儿明明刚出生,却面容白皙红润,完全不似其他刚出生的婴儿红通通皱巴巴的那般丑陋,周身气息祥和,正撅着粉嘟嘟的小嘴睡觉,看其面相也不是会做出大恶之事的人,反而……会是那种烂好人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