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你太丑了我拒绝+番外 作者:阿辞姑娘(下)

字体:[ ]

 
    第50章 鬼王秦卿1
    
    “一定要完全敛去身形才行吗?师尊。”听到云采夜的话,烛渊侧过头去问他道。
    云采夜低头沉吟了一会,道:“也不尽是……在行人攘攘之地只需遮去面容,让人不知晓你是谁就行。”
    烛渊闻言,登时拉住云采夜,朝人迹更稀的小巷深处走去:“师尊你跟我来。”
    “诶。你要去哪?”云采夜挣不过他,只能跟在烛渊身后,进了昏暗的死胡同里。
    一炷香的时间后。
    云采夜摸着身上艳如锦缎的缟红色的衣衫,愕然抬头望着小徒弟身上与自己同一款式的衣物问道:“云霞缎?这东西你哪来的?”
    云霞缎,夜间黯淡无光,摸上去光滑微凉,质地坚柔,与普通红锦无二;但白日里看上去却如天边的红霞一般,熠熠生辉,是天界双仙合籍时所着衣物。
    而他们两人现在身上穿的这一套,织工精细,袖边襟领处均有玄金暗纹,整个仙界能织出这样一套仙衣的地方唯有天衣坊。可他并未听说裳兰天女又为哪对仙侣织了套合籍喜衣,那小徒弟这套衣物是从哪得来的?
    “这是我从镇魔塔中带出来的。”烛渊垂首,凝视着一身红衣的青年,抬手摘下云采夜束发用的那根紫檀木簪,让青年一头青丝随意撒下后拿了根红绳将其绑于脑后,再从袖间掏出一个花纹繁复的木质狐狸来,套在云采夜头上,“这下就没人认得出师尊了。”
    说完,他也拿了个白兔子的面具套在自己头上。
    云采夜呆呆地任由小徒弟摆弄着一切,等他回过神来后烛渊已经拉着他,走出了长街,走到那个仍坐在地上哭泣的小男孩身旁。烛渊将他从地上抱起,低沉的声音竟有股说不出的温柔:“别哭了,让哥哥的小媳妇请你吃糖好不好?”
    小男孩听了烛渊的话,抽噎两声朝云采夜看去,吸着鼻子道:“骗人,你的小媳妇不是女孩子……”
    烛渊却满不在乎:“谁说一定小媳妇一定得是女孩子——”
    “你瞎说什么呢?”云采夜叱了烛渊一句,哪有人这样误导小孩子的?他伸手想要把那个小男孩抱过来,毕竟烛渊手劲大,弄伤他就不好了。
    但烛渊见云采夜伸手过来的动作后,却往侧边一闪,开口道:“圆圆,为夫来抱就好,你快把糖掏出来啊。”
    云采夜眼睛睁得更大了——小徒弟怎么越来越皮了?
    “小媳妇,我要吃糖。”那个小男孩瘪着嘴,眼睛含着两汪泪,馋巴巴地望着云采夜。
    烛渊却不满地喊起来了:“你喊谁小媳妇呢?那是我小媳妇。”
    “闭嘴。”云采夜轻声道,但他仍是从锦囊里掏出了他常备的点心软糖出来,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握着糖果,十分乖巧地道谢:“谢谢小媳妇。”
    烛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就不想再抱着他了,而是将那小孩放到地上,推搡着他的肩膀道:“糖也吃了,快去找你亲人去吧。”
    云采夜见烛渊难得亲近他人,还和那小孩玩得挺欢,就随意问了一句:“你喜欢小孩子吗?”然而话一问出口,他心下又生了几分犹疑和愧疚——烛渊和他在一起,是要绝后的。
    他是无法像普通女子那样,给烛渊一个完整的家的。而妖兽对于子嗣的传承一向看得很重,烛渊又是妖兽化形,不知道他心下是否甘心。
    烛渊转身,看到青年望着他的眼神,一下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便凑到他耳畔出声道:“当然不喜欢,但这小孩毕竟是仙界的人弄哭的,星宿门那群垃圾,竟然要我和圆圆给他们擦屁股。”呵呵,他就是试探一下云采夜还有没有多余的点心和糖,没想到还真有。肯定是为青莺青鸢准备的,他宁愿给这小男孩全部吃掉,也不想云采夜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给她们。
    “垃圾……擦……”云采夜无法将剩下的话说出口,小徒弟说话怎么如此粗俗?小时候那个胖胖软软,整日撒娇要抱抱的小徒弟如今到哪儿去了?
    但即使小徒弟长大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云采夜还是狠不下心骂他,只是轻轻训了一句:“没皮没脸。”
    烛渊嗤笑一声,就着云采夜话更加没皮没脸起来了:“师尊怎么忽然问起弟子这个问题来了?”他尾音一拖,伸手将云采夜揽进自己怀里,唇贴着青年耳侧道,“还是圆圆想给为夫生一个?”
    “你!”云采夜被小徒弟这流氓似的语气了个绝倒,立即撑手推开了烛渊,耳廓也紧跟着染上一层绯雾。
    烛渊被云采夜这一推,装模作样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捂着心口摆出伤心欲绝地表情,他正欲开口再逗逗他师尊呢,一个软趴趴的东西就抱住了他的大腿:“大哥哥,你说话好像我哥哥喔。”先前被烛渊推着离开了几步的小男孩不知为何忽然又折回来了,抱着烛渊的大腿软着声音道。
    这谎话说得一点水准都没有,他那身高摆哪都扎眼得狠,于是烛渊拎着小男孩的衣领将他提到一旁,完全忘了那个从小就在师父面前演戏撒谎的人是谁一般,一点也不脸红地对他说道:“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了?”
    小男孩见骗不到他,立即掉了个转奔到云采夜腿边,抱住青年的腿糯糯地说道:“大哥哥,你长得好像我哥哥喔。”
    云采夜听得也有些想笑,他抿起唇角,把小男孩从地上抱起来,掐掐他软软的肉脸:“你怎么又来了,没找到亲人吗?你哥哥呢?”
    小男孩瘪瘪嘴,红着眼眶:“我不知道,哥哥出去办事了,今天是元宵,是亲亲在陪我我,可是亲亲忽然就不见了,我怎么喊他都不出现。”
    烛渊闻言立即佯装善良地关心道:“那我们把你送去官府,等你哥哥来找你好不好?”
    “不要!”小男孩立刻就急了,一把箍住云采夜的脖颈,把脑袋埋进他的肩颈里,“我不要和你们分开,呜呜呜……”
    烛渊见有人学他小时候那样,吃云采夜豆腐,眼睛立刻就红了,压着嗓子伸手对云采夜说道:“我来抱着他吧。”
    小男孩的动作却比他还快,挥着手十分嫌弃地道:“我要小媳妇,不要你。”
    
    第51章 鬼王秦卿2
    
    云采夜见这小孩胖嘟嘟的挺好玩,人也十分聪慧,完全不似他方才被星宿门众人围辱时的可怜模样,心下也有些奇怪,不由开口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跟着那群哥哥?”
    小男孩闻言,转过头来看看他,又看看烛渊,说道:“是亲亲让我跟着他们的。亲亲刚才还在陪着我的,他给我买了一串糖葫芦,让我跟着那群穿蓝紫色衣服的哥哥们,然后亲亲就不见了。”
    随后,他又望望四周,见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才对烛渊勾勾手,让三个人凑到一块小声道:“我知道大哥哥你们和那几个哥哥一样,都是仙人喔。”
    云采夜微微一怔,完全没有料到这小孩居然知道他和烛渊,还有星宿门众人的真实身份。他和烛渊如今虽然直接在人间界行走,但仍是用了些许仙力不让凡人注意到他们,因此他们在这熙熙攘攘的长街上,才得了这一方清净的天地。而星宿门众人方才欺负这小孩时,也丝毫没有引起其他路人的注意,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些路人根本就没注意到他们。
    “你是怎么知道的?”烛渊也学着云采夜的动作,在这小孩脸上掐了一把。他手劲不小,手刚落下,就能看到那小孩脸上登时红了一片,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在伺机报复。
    “呜……”小孩子眼眶红红的,但又怕烛渊再掐他一次,便捂着腮帮子乖乖回答,“我看到的。你们身上都有金色的光,和其他人不一样。亲亲身上也有光,不过他的光是绿色的。”顿了顿,他又箍紧云采夜的脖颈,可怜巴巴说道:“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带我去找我哥哥和亲亲好不好?呜呜呜……”
    小孩这么一说,云采夜心底就有些了然了——这小孩是有天眼的人。
    但与相尚的那般“天眼”不同,相尚能看到的是世人的命运,而这小孩能看到的,却是六界六道人士气芒。
    他在古书中曾经看到过有关这类人的记载,但那书中记载的那人看到的仙芒,却是蓝色的,因此他一时也无法判断小孩口中那身负绿芒的亲亲就是是何人。
    云采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和那亲亲是何时分离的?”
    “我叫闻一行,亲亲已经不见了一个时辰了!”小孩睁大了眼睛,比出一根手指强调道,“哥哥不在的时候,亲亲从没和我分离过那么久!”
    云采夜抬手,握住他的手指:“那一行能说出亲亲长什么样吗?”
    闻一行听言,两只小手搭上云采夜的肩膀,眼睛亮晶晶地道:“亲亲长得和哥哥你一样美!”
    烛渊嗤笑一声:“你刚刚还说我家圆圆和你哥哥长得一样呢,怎么现在就变成亲亲了?”
    “是真的!”闻一行见烛渊不相信他的话,立即扯着脖子喊道,“亲亲长得特别美!所以哥哥从来不让一行和外人提起他,一行、一行觉得你们是好神仙,才告诉你们的……”说着,小孩声音弱了下去。“刚刚一行跟着的那几个神仙都好坏的,他们看上别人的东西,手指一勾就拿过来了,也不还回去。要不是亲亲走了,没人保护一行了,一行才不要跟着他们。”
    烛渊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们,还要人保护,难不成有人想要吃掉你?”
    小孩严肃地点点头:“好多和亲亲一样的人经常在哥哥和一行身边飘来飘去,想要吃掉一行和哥哥呢,不过他们最后都被亲亲吃掉了。”
    云采夜听到这,终于算是明白闻一行口中的亲亲是什么身份了——他应该是鬼修,修为还十分深厚。因为鬼修不入轮回,靠吸取天地精气修行成道,凡人若是和鬼魂长期待在一起,便会被吸去精气,长期以往则会面黄肌瘦,虚弱不堪;而据闻一行所言,他和这“亲亲”待的时日也不久了,可他却是面色红润,看上去十分健康,那亲亲定然已经入了鬼修的七绝之境,应是鬼修之中的大能。
    烛渊挑挑眉,他只是随口一说,哪想到这还是真的。张了张口,他上前一步正打算让这小男孩把那什么亲亲的相貌说得更准确一些,好让他赶紧找到亲人,离开他师尊的怀抱,毕竟他和云采夜下界是来玩耍的,又不是特地来替人奶孩子的。
    然而他才往前跨了一步,话还没说出口,便觉得眼前的景物一片扭曲,一阵强烈的金光猛地刺入他的眼睛里,逼得他闭眼化出竖瞳,但他再次睁开眼时,眼前已经没了云采夜和那小孩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群老熟人。
    他站在一个血构化出法阵中央,左边是他上次没弄死的人山子和栖元,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黑衣人;右边站的是上上次被他燎没了半截头发,又被云采夜剃光了头的骨墨;而他前面还站了个身穿黄色的道袍的凡人道士,他正拿着一张金色的黄符,嘴角渗血,狼狈不堪地半跪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