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男友是怪物+番外 作者:月下金狐

字体:[ ]

 
 
  文案
  吴擎苍是个怪物。在他扭曲的人生观中,世人的仁义道德皆是狗屁,人命如同蝼蚁。
  他忍耐着日趋膨胀的屠戮欲望,手握着尖锐的匕首却迟迟没给人以致命一击。
  其原因要追溯到多年前那个闯进他世界里的男人。
  无论以后将变的如何强大,这个男人始终会是他致命的弱点。
  其实说到底,他只是不愿意,也不想看到那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落下眼泪罢了。
 
  内容标签:重生 年下青梅竹马
 
  主角:杜修然,吴擎苍 ┃ 配角:杜何,宁小胖 ┃ 其它:耽美,重生,BL
 
  编辑评价:
  前世的周末把自己的食物让给共同生活在731部队下作为实验品的“怪物”,以盼它有天能够反抗从而使自己脱离苦海。然而没想到暴动开始后自己成为了牺牲品,并在机缘巧合下穿越成了一名生活在现代的孩童杜修然。正当他享受美好安逸的生活时却意外遇到了上一世的“怪物”吴擎苍。面对重生的“怪物”,杜修然这次不仅变成了喂养他的饲主,同时也担当了教育他生活技能与心里辅导的双重责任。在这过程中杜修然在吴擎苍心中的地位却渐渐发生了改变…… 文章设定新颖,背景选择上别出心裁,以二战时期731部队这一特殊部门为依托。不同于一般穿越文的单一主角的死而复生,本文设定俩主角同时穿越,继续了上一世的纠葛。作者将重点放在“怪物”吴擎苍在杜修然照顾下养成为“强攻”的历程。通过他们在困难中的相互依存,生活中的点滴记事。表现了两人感情的慢慢成长。作者文风细腻,剧情描写到位。随着情节的发展,可谓是引人入胜。
  
 
第1章
  一九四四年六月,七三一秘密军事基地里,活体及死体解剖部门发生了一件怪事,有一个中国人在打入不明血清及细菌后,身体突然间发生激烈的反应,随即产生了变异,造成研案室技术人员八人被碎尸,五人四肢俱断流血身亡,屋内情景惨不忍睹,血腥扑鼻,令人作呕。
  陆军中将将此事暗地压了下来,他预感到日本将败,已回天乏术,恐怕此事传开造成影响,后果堪重,思考数日,决定先调遣一支分队,秘密将变异人种带入深山里严加关押察看,并派病理技术人员跟随其后,做详细研究及记录。
  时至今日,杜修然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件事的每一个细节,因为,那件事及那个男人,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那段记忆仿佛是一颗连着神经的毒瘤,已然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永远存在,无法摘除。
  即使日后相隔着一个时代的距离,它仍然像颗种子一样埋藏在他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悄然的破土而出,重现天日!
  
  当时杜修然的名子并不叫杜修然,而是叫周未。
  因为时间仓促,派遣进山的日军只在山里盖了座临时住所,并将那个变异人暂时关押在一处天然的山洞里,
  天气临近深秋,山里树木枯黄,气温逐冷,周未走出简陋的草屋,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用手裹了裹身上有些单薄的棉袄,闷头往外走,任外头冰冷的秋雨滴在他脖子上,起着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
  路上他拾起了一张大点的树叶子,小心的盖在剩饭的小木桶上,这样能防止雨水再落进去。
  桶里面其实只有很少的一点玉米粥,被雨水一兑更显的清汤沥沥,低头可以照见人影。
  走到山洞前,负责看守的日军看守上下看了看周未,然后讥笑的用刺枪尖挑开桶上的树叶,往里望了望。
  “八嘎雅鲁,这粥皇军不允许滴嘎活。”日军看守说完,便一脚将桶内的粥踹翻,顿时桶里的玉米粥大半流了出来,散落在地上,被雨水一浇,更显的玉米颗粒少的可怜。
  周未一直低着头没有作声,那个日军看守动手往桶里又灌了些雨水后,桀桀笑了两声,便从裤兜掏出白色药瓶,拧开后往桶里倒了半瓶类似石灰粉的东西,有一些撒在了桶边,他见状直接拿刺枪在桶里搅了几下,见粉末溶入了汤水中,才满意的收回枪,一挥手道:“好,拿进去滴嘎活,快点!”
  周未忙点头弯腰提起木桶,低着头走进山洞。
  山洞的环境非常潮湿,光线很暗,手臂粗的实心铁柱捍成的笼子,岩石上不断的有渗出的雨水滴落,在寂静的洞内显得特别刺耳。
  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带着干涸的血迹,他佝偻的躺在石壁一角,进山后他曾经发狂过三次,把铁柱差点拧断,靠近他的几根柱子上还有坑坑洼洼被人扭曲的痕迹,日军技术人员至今仍查不出他的变异原因,只是发现,给过少的食物会削弱他的力量,在饭里加入一种化学剂会让他精神迷糊,有助于日军技员更好的取血研究。
  即使很虚弱,最后一次爆发,他仍然将正在用刀片取他血肉的技术人员当场撕裂致死,所以已经很多天没人敢进洞再去骚扰他。
  周未在铁柱旁停下脚,那个男人大概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头微微抬起,上面凌乱的头发还沾着枯草叶,通红的眼瞪向他,带着一种野兽般的血腥。
  周未不敢再看,忙低头用瓢崴粥,其实他曾经见识过这个人的诡异,指甲能瞬间窜出半尺来长,通体乌黑亮泽,坚硬无比,可以轻易间将石头划烂,对于这种人,他内心还是充满着惧怕的。
  给这个人喂食用的并不是正常人的碗筷,而是一种专门为他特制的器具,一把长柄铁勺,柄有两米多长,直径正好能伸进铁笼的两根柱子内。
  周未给他喂食已半月有余,这个人认识他,所以,当勺子递到他面前,他便立即伸出比普通人指甲微长的手开始抓着吃,甚至头拱在勺子里吸着清汤清水,仿佛饿了很久。
  周未喂了他三勺,桶便见了底,那个人似乎不满的低吼,周未犹豫着谨慎的回头看了看洞口,见那个日本守卫没有再往洞内探头,便小心冀冀的从杯里拿出橙黄的两块玉米饼子,这是他一天的口粮,是他一天饿着肚子节省下来的。
  他把玉米饼掰开几块和着雨水放进勺子里,再将手柄慢慢的往里推,直到送到那个人的面前,那个人眼中带着对食物的贪婪,一爪上去便把硬玉米饼抓碎了,然后狂塞进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似乎吃的很香甜。
  周未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食物了。
  见两个玉米面饼子很快进入了那个人的嘴里,他暗咽了下口水,手捂着自己饿得咕噜响的胃扭开了脸。
  虽然这个男人发起狂来行为像个野兽,但周未对他更多的是怜悯,他原本便是中国人,被日本人整成这个模样,这回又落到日本人的手里,下场不知道会有多惨。
  对于这个男人发狂杀死日本人的举动,周未没有害怕,反而是心底觉得痛快,他恨日本人,他恨不得那群日本鬼子全死干净了,把他们碎尸万段。
  他亲二叔是活生生的死在日本人的手里,被日本人拿去做了什么注射病菌的试验,结果就再也没爬起来,死的时候,身上的肉烂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是活生生的被疼死的,这群狗*的小日本,真的就连禽兽都不如!
  喂食的这半个月以来,周未弄清楚了,日军守卫每次往桶里撒的白粉,其实是日本技员研究出来,对付这个男人变异体质的特殊药剂,每次吃完后那个男人都会有两个小时的虚弱状态,并陷入沉睡中,在这段时间内,日本人可以对他身体展开解剖研究,他没有意识且无力反抗。
  所以周未每次只会给这个男人喝一小半的粥,剩下的他会偷倒掉,并暗自从自己口粮里省下一小半玉米饼扔给他。
  之前那个男人三次发狂杀人,他怀疑跟自己喂的玉米饼有关,因为很巧的是,那三次前一顿饭他给了男人整块玉米饼。
  那是二叔的口粮,病重的那几天,他把二叔没吃的玉米饼给了这个男人。
  所以他猜想,这个男人应该是吃饱了,所以才有了力量抵抗。
  周未弯下腰收拾好了东西,拎起来往外走,走了几步后顿了下,回头看到那个人正不断的舔着手指缝及衣服上的米渣,周未叹了口气。
  今天他之所以给这个人两块玉米面饼,是希望他能够从日本人的手里逃过一命。
  因为昨天他无意间听到了守卫之间的对话。
  内容是,陆军中将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中国的一句古话:邪辟昏乱,则视其祸!
  他认为这个男人在这个非常时期出现的诡异状态,将预示着日本帝国的一场祸事,需要尽快除掉,以绝后患。
  于是他下了死命令,要支队在山里秘密除掉这个变异男人返回基地。
  时间大概便是今天中午,所以周未几顿没吃饭,省下的粮食全都留给了他,算是留给那个男人最后一丝希望,即使那个人那么的诡异,周未也不希望他轻易的死在日本人的手里,让日本人得逞
  周未慢慢的提着粥桶往洞外走,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个小小的私念,竟然一夜间断送了这里所有人的性命,甚至包括他自己……
  
  日军小支队约有二百五十多人,在山里驻扎落脚的地方当地人叫做落阳谷,是一处很大的四周有岩壁挡风的山凹,唯一出山的路,要经过一条河,日军住进来后,当日便伐木打桩,临时支起一座简单的只允许两个人并肩通过的木桥。
  而且谷口每日轮班有专人把守,谷内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日军到头来必是自食恶果。
  周未喂食的时间是中午一时左右,二时有三个病理技术人员进洞察看,不多时,便有日军技员带着白口罩,手里拿着电筒及手术刀和一针筒药剂走了进去。
  周未紧张的心怦怦直跳,他想象着那个男人会像野兽一样发狂窜出的场面,目光四处找着可以快速掩藏自己身体的地方,并慢慢朝那处挪移。
  约十分钟后,三位技术人员及带白口罩手拿针筒的日本人走了出来,对守卫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洞里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周未突然间有点心慌,难道是自己估计错误?那男人发狂的原因其实并不是食物充足?
  果然,不远处的守卫说了一句:“妈的!终于死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明天就能回基地了……”
  真的死了?就这么死了?周未有些不相信,他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往洞里走,刚走近没几步,突然被一个日军守卫一脚踹倒,肋骨卡在石头上疼的厉害,那个日本人说:“八嘎鸭鲁,混蛋,中国人无能,没见过死人吗?放心,回基地前,你也会是他这个模样,八嘎,哈哈哈……”见到周未的倒在地上的姿势,附近几个守卫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周未头撞在石头上,顿时星星的,他坐倒在地上,伸手往后摸了一把,黏乎乎的全是血,周未耳朵边听着日本人猖狂的笑声,他咬紧牙根,从没有杀过人的他,那一刻,心底也起了杀念,真想拿起长刀,一刀捅死他们!而不是这样坐在这里等死。
  做完了工,天已入夜,月光被乌云遮掩,显得有些诡异。
  夜里除去山谷的风声及日军喝醉酒的呼噜声,再无他响。
  周未回到草屋后,用布沾着水把头上的血迹擦了擦,想起那个男人的尸体还在洞内,他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脱了鞋躺下,翻来覆去睡不着。
  黎明前,他正躺在那儿迷糊,突然被外面一阵很奇怪的声响给惊醒。
  像是铁柱被锯齿来回的拉,咯子咯子的,听了让人心痒痒。
  不久后,这个声音停了,接是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悚……
  然后传来铁锅被撞倒的咣当声,及很多人的脚步声,日本小分队的队长大声的喊着日语夹带着中文:“八嘎鸭鲁,快捉住他,都不许跑,抓住怪物大日本帝国有奖赏……”
  接着是一连串的枪声及惨叫声。
  周未住的是草屋,有几颗子弹射了进来,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吓的他躲藏在木门边,门缝里透出很多火光,拉开门缝一看,外面火势渐猛有向草屋袭来之势。
  见草屋快烧起来了,周未顾不得别的,只能一憋住一口气冲出屋子。
  跑出去没几步便被一摊黏腻的液体给滑倒,血溅了一身,周未惊魂未定,他借着火光胆颤的看过去,突然吓的呆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