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穿之魔尊巨星 作者:沈鹤衣(下)

字体:[ ]

 第60章
    
    陆循回家换了一套衣服,带上了药膳,因为陆小毛闲着没事干,非要跟着陆循去医院见见星启的总裁,陆循无奈之下只好让他跟着。
    陆循走到病房的门口停下,老袁站在门口一脸尴尬,里面病房里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还没有等陆循开口,病房门打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个摇曳生姿的女人。
    男人一脸怒容,看到门口的陆循停顿了一下,目光凌厉的打量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永绍,发这么大火干嘛,阿淮他受了伤心情不好,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里。”那女人紧紧跟在中年男人的后面劝解,一副温和的样子。
    “袁叔,好好照顾阿淮。”病房走出的男人是陆循见过一次的江怀谦,江临淮仍然一副精英的样子,看到陆循的时候迟疑了片刻,眼底闪过一丝阴沉。
    他站在门口叮嘱了袁叔半天才离去。
    陆循猜测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应该是江临淮的父亲,因为他们的面容有几分相似,袁叔在他身边叹息了一声,看到陆小毛:“这位是?”
    “这是我同学。”
    陆循走进病房,看到江临淮躺靠在病床上,一言不发望着窗外,脸色有些发白。
    “江总。”介于陆小毛在边上,陆循只能喊他江总。
    江临淮:“……”
    他转过头,看到陆循面色柔和起来,看到陆循身后站着一个身材瘦小穿着简单白T的黑发男生。
    “他是谁?”
    “他是陆小毛,是我小学同学,他是造型师季加的徒弟,我今天拍定妆照碰上他的。”
    “哦。”江临淮神色稍缓。
    陆小毛在后面不满意自己的称呼,纠正道:“我是陆懋,懋是森林的林中间加个矛盾的矛,下面带个心。”
    江临淮没有提刚刚发生的事情,陆循也没有问,江临淮是个固执又别扭的人,他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人能逼得了他,在这点上陆循的脾气跟他差不多,总有一天,江临淮会主动告诉自己,他并不急于一时。
    陆小毛是个话唠,加上袁叔这几天被江临淮和陆循两个闷葫芦憋坏了,见陆小毛长得乖巧说话又实在,觉得这比他儿子可爱多了,顿时心中生出几分好感,两个人聊得很和谐,沉闷的病房一下子欢快起来,连江临淮都露出笑意来。
    俞鸣金拎着一袋零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陆小毛也是一愣:“这位小朋友谁啊,袁叔,别告诉这是你私生子啊。”
    袁叔:“……”
    陆小毛又不厌其烦地把自己的名字拆了一遍。
    俞鸣金忍不住笑道:“你妈好有水平,怎么给你起了个这么难写的名字,你考试的时候估计人家已经做完一页题目了,你才刚写好名字!”
    陆小毛:“……”
    袁叔看着俞鸣金的零食问道:“俞总,你带这么零食来干嘛,我们少爷又不能吃。”
    俞鸣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掏出一个iPad,开了一包零食:“这不是给他吃的,我来陪病人,他看着我吃就行了。”
    江临淮:“……”
    十分钟后,俞鸣金被江临淮赶出了房间,跟在他后面的还有陆小毛,陆循托俞鸣金送他回去。
    “小猫,你是季加那个老变态的关门弟子?不是吧,我看你长得不变态啊。”俞鸣金看了一眼边上的陆小毛,这少年长得唇红齿白,瘦弱清新,虽然看着有点娘气,但是却没有跟那些审美高于他们这些凡人的男化妆师一样,皮肤很白,没有抹过任何的化妆品。
    “是懋,我师父不是老变态,我也不是他关门弟子,我只是一个学徒。”陆小毛一个人对着陌生人还是有些紧张的,更何况他听说过俞鸣金的大名,俞鸣金可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啊,让他亲自送自己回家也说不过去。
    “俞总,我自己打车就行了,您别送了。”陆小毛对俞鸣金道。
    “小猫你怎么这么见外呢,虽然你师父是个变态,但是我是不会嫌弃你的。”
    陆小毛:“……”
    “上车。”俞鸣金果断道,“别怕小猫,我不是大灰狼,吃不了你。”
    ……
    俞鸣金跟陆小毛走后,老袁原本想让陆循回去休息自己陪护,陆循让他回去休息自己陪着就好,老袁哪里会放心硬要守在病房;他感冒还没有好,吃了感冒药之后,但还不到十点就昏昏欲睡哈气连天,最后被江临淮赶回家睡觉。
    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时钟指向了十点,门外走廊过道也一下子安静下来,江临淮把书合上,感觉心跳有些加速,他看着陆循:“要睡了吗,叫护士加一张床——陆循,你要干嘛。”
    “睡觉啊。”陆循一脸理所当然,把外套和鞋子脱了依着江临淮躺在了病床上。
    “这床太小了,还是让护士加一张床吧。”陆循温热的身体靠着自己,江临淮感觉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麻烦。”陆循突然伸手揽着江临淮,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别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
    江临淮感觉一股电流从陆循放在他腰背上的手臂传来,让他心跳加速脸颊燥热起来。
    他假装不经意艰难地转了一个身,给陆循留了一个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
    “江临淮。”陆循突然开口,“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陆循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但是江临淮生死未知的那几天他却尝了一番活了两世从未尝过的滋味,他突然就明白了,江临淮在他心中与别人是不一样的,知道江临淮的童年发生的事情,他感到震惊的同时,更多得是心疼,抑或是带着一丝同情和怜悯。
    他仿佛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流离失所举目无亲,这么多年过去陆循虽然刻意去忽视那一段记忆,但是他心底却一直有一个不可触及的深渊,如果有一个人能带他走出牢笼,或许他就不会死,但是他遇到了孔敛,在陆循没有弄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前杀了自己。
    但是如果自己没有死,就不会认识江临淮,陆循又觉得无比庆幸,活了两辈子,不想再去遮掩自己的感情,虽然他跟江临淮说自己不清楚能跟他走到哪一步,但他心中明白江临淮对自己的重要性,他就决计不会放手,也绝对不会容许江临淮喜欢上别人!
    他要霸占江临淮的一切,让他这辈子都离不开自己!
    江临淮心中还在忐忑纠结陆循是不是一时心软同情他才会答应跟他试试,正想着怎么把陆循绑在自己的身边,却没想到自己已经被魔尊大大标记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陆循吻了吻江临淮露出的脖颈,低声道:“睡吧。”
    江临淮睁着眼睛,胸口传来一阵悸动的感觉。
    ……
    一夜无梦,江临淮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稳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陆循已经不在病房了,老袁说他去片场拍戏了,等下午拍完戏再过来。
    吃了早饭换了药没多久,护士带着两个警察进来了。
    江临淮微微皱眉,看了老袁一眼,老袁马上站起来道:“警察同志,什么事啊。”
    年长一点的警察温和地笑道:“我们是绍城市警察局的,就是来找江总录个口供,江总好些了吗?”
    江临淮微微颔首:“多谢关心。”
    “那就好,疑犯朱兵刚刚醒过来,他那边情况不是特别好,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他有精神病,抓我的时候犯病了,正常的时候记不得自己犯病干的事情。”江临淮说出实情。
    警官皱眉:“这可难办了,现在他除了承认自己绑架了你这件事情外,对伤你的事情都不承认。”
    江临淮心中倒是不着急,既然江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他也不用担心后续的事情了;江永绍可是最怕丢了面子,自己的儿子被儿子绑架完又被老子绑架,这事说出去他还怕丢了自己的脸。
    警官接着说:“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伤人不负刑事责任,朱兵只要咬着这一条,法院就不能判他杀人未遂的罪。”
    老袁在一旁激动道:“什么精神病,他差点就把我家少爷害死了!我看他是假装的!警察同志你们可要好好查,不能让这么个人渣败类逍遥法外。”
    “他也逍遥不了。”一旁的小警察嘀咕道,“现在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估计一辈子都没法走路了。”
    “你说什么?”江临淮心中一惊。
    小警察挠挠头:“那天我们赶到现场,发现他呼吸微弱,胸骨断了两根,双臂关节有被卸过的痕迹,昏迷了两天两夜才醒过来,一醒过来就整个人精神很不正常,说自己什么都记得了。他腰部以下都没知觉了,医生查出他腰椎神经受损,但是却查不到什么受损的原因,他表示自己当了二十年的医生,还没有见过这么邪门的事情……”
    江临淮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一瞬间他已经猜到是谁下的手了。
   
    第61章
    
    警官眸中闪过一丝锐利,他严肃道:“朱兵对你做了犯法的事情自然有法律惩罚他,任何人都不能凌驾法律之上代替法律惩罚那些犯法的人,我会尽量帮你证明朱兵伤害你的时候处于刑事责任能力时间,江总,你被救前一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跟我说说吗?”
    警官停顿了片刻:“当时在场的除了你和朱兵之外还有一个学生,他现在在哪?”
    老袁马上在边上道:“那是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他现在去片场了。”
    “当时是他通知我们警方,说他发现了海鲜车,后来又找到了你,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临淮抬起头看着那个警官:“警官,我也很想知道是谁伤了朱兵,但是我那时已经昏迷了,不知道朱兵是怎么受的伤,不过后来我听陆循说他碰到朱兵的时候对方已经这样了。”
    警官意闻言味深长地地看了江临淮一眼:“江总,如果你知情不报可是犯了包庇罪啊……”
    “陆循只是一个学生,他能找到我靠得是他的坚持和运气,警官难道你在怀疑他,他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一个人瘫痪?”江临淮面色如常地看着他:“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不会有什么隐瞒,我很累,半个小时后我需要休息。”
    警官没有办法,只好旁敲侧击问了半天,除了朱兵对江临淮做的事情之外,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半个小时后,警官带着小警察走出病房。
    小警察疑惑地问他头儿:“头儿,你相信朱兵变成这样是那个小孩下得手吗,医生说朱兵胸骨骨折不是被外物砸伤的,是被什么外力震断的,难道那个小孩是不世出的武林高手,这不是武侠片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