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欢喜佛 作者:九真

字体:[ ]

 
风格:男男  穿越  高H  正剧  高H  暗黑
 
简介:
一个黑社会老大被情人背叛死在对手手上,重生在一个古代双性人身上……然后身心被虐来虐去的故事……
必须提醒的是此文NP,CP不定,从头肉到尾……剧情逻辑什么的就不用想太多了。
纯发泄文。
双性,产乳,生子,NP,总受,父子+兄弟……基本上都有了,慎入吧。 
    
    第一卷:背叛
    第1章
    
    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浑身都疼,四肢似是被紧紧束缚,一呼一吸之间倍感困难。
    纵然没有完全清醒,隐约之间赵毅也知道自己被捆绑关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并且身体有点摇晃,他想,极有可能陈四那伙人把自己打昏之后捆起来塞进了后车箱里。
    这回真是阴沟里翻船,赵毅真没想到许茵这个女人会背叛他,这女人跟了他足有十三年,在赵毅众多情人中,不仅是待得最久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给他生下孩子的女人。
    赵毅十九岁混黑社会起,许茵就跟在身旁,不说与他出生入死,也算是患难与共,如今他混得风声水起,虽不是中华区一霸,好歹与另外两位老大平起平坐不相伯仲,除却一纸婚书,赵毅待她早与妻子无异,社交会客都带着她,根本没让她吃过多少苦头,甚至很多事情也不曾瞒她,他自认待她问心无愧,实在想不出她背叛的理由。
    可偏偏,许茵背叛他了,在他与陈四交涉的最紧要关头,从后头拿出一把枪一枪打在他肩膀上,也把他打懵了。
    回头那一瞬间,她面无表情。
    事情发展的太突然,他带的人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让陈四的人给擒下。
    他倒在地上,捂着肩膀上的枪伤,尽量冷静地看着朝他走过来的陈四,而这个黑道界的后起之秀早已撕去在他面前故作的尊敬,一脚把他的脑袋踩在脚下,笑嘻嘻地告诉他:“你一定想不到,我足足让你戴了七年的绿帽子,你也一定想不到,你的小儿子其实——是我的种!”
    赵毅浑然一震,竭力抬眼去看仍握着枪站在一边的许茵,他不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样的眼神,只知道许茵握枪的双手发抖,脸色惨白。
    又或者是他的眼神激怒了陈四,他狠骂一声现在看你还怎么狂怎么傲之后,连连在他身上踢了几脚,后又似乎觉得这样有失自己的风度,挥一挥手,招来手下继续朝他身上招呼。
    赵毅就这么生生被打昏过去。
    浑浑噩噩之间,摇晃的感觉终于停下来了,又过一阵,似乎听到有开锁的声音,紧接着,密不透风的狭窄空间终于让人由外打开,刺眼的光芒令赵毅不由得闭上眼睛。
    一只微凉的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他把脸抬起,赵毅努力睁开眼,此人背着光,一时间竟看不出眼前这人的样貌。
    他的脸被迫抬起,很快又向左右偏了一下,这种打量的方式,让赵毅感觉自己就像是正在预估待售的商品,没多久,捏着他下巴的人说道:“就是他吗?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这时便有另一道略带猥琐的男声讨好一般地响起:“爷,人长得是不怎样,可他身藏宝器,像他们这类人,即便是倾国之姿也是万万换不来的。”
    “哦。”捏他的人终于松了手,但这声音听着不咸不淡,似乎并未如何放在心上,“既然是身藏宝器的,那便让爷开开眼界吧。”
    “是是是!”
    男人离开没多久,便有人把赵毅整个抱出来,也在这时,清醒了些许的赵毅才知道他之前料想错误,他不是被藏在后车箱里,而是让人捆绑了四肢塞进了一个大木箱子里了!
    这怎么回事?
    还未来得及看清四周古色古香的摆设,赵毅就让人安摆在了屋中的一个八仙桌上,头朝外,下身朝里,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正懒懒地斜靠在太师椅上,他正是之前捏住赵毅下巴打量的人。
    赵毅的下身被摆向朝他这边,不等赵毅有所思考,就有人解开了捆住他双腿的绳子,可紧接而来的动作不是让他松一口气反而更是一惊,他只觉下身一凉,裤子竟是被解下来了,整个下身就这么裸露在人前,赵毅下意识要闭腿,可站在他左右的人却眼明手快地握住他的脚踝把他的双脚用力往反方向一拉,本该隐避于人前的重要部位就这么赤裸裸地袒露出来。
    赵毅自然是拼命挣扎,可他不仅双手以及上身被绳子所缚,且全身酸痛无力,哪里敌得过站在左右高大威猛的人,他们只需空出一只手往他肩膀上那么一按,就让他所有挣扎化为无用功,再无力可施。
    而坐在太师椅上一直显得百无聊赖的男子在看到赵毅被迫袒露出来的下身之后,黑色的眼睛终于闪过些许光亮。
    “果然是雌雄双体之身。”
    男人颇有兴致地感慨了一句。
    什么玩意儿!
    男人一字一句说得清楚,赵毅却觉得自己半个字也理解不了。
    直至男人微凉的手毫手阻碍的摸向赵毅的下身,赵毅才真正察觉到了问题,手指触到敏感部位的触感,令他头皮整个都要炸开。
    这怎么可能!
    整整活了三十二年,没有谁比赵毅更清楚自己的身体,令男人都羡慕嫉妒恨的威猛男根下面即是平整的会阴,会阴再下去一点,自是五谷轮回排出地。会阴处因为隐藏至深的缘故,皮肤与敏感度较之其他地方更为细致与脆弱,让女人用口做的时候,为讨好自己,她们或多或少都会用舌头或者手指舔弄这个地方,的确也令他得到非同一般的快感,对此的感觉赵毅也算是熟知一二。
    而今日,男人探指一触,赵毅就知道不对了!
    那本该平整的,不该有其他东西的地方,竟然传来让他全然陌生的战栗感觉,就像那里似乎有个小小的容器,本该紧紧闭阖的小门在男人指尖上下滑动之下微微开启,紧接着这根手指不待主人同意,半分不客气地直接登门而入,一下子就把小半个指节探入那个本不该存在的*口中。
    赵毅过分惊悸之下欲抬头察看,却让人死死压住脸颊侧向一边,只能看见压他的人青灰色的衣摆。
    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退出手指,用拇指与无名食分开两片肥厚适中的肉门,完整露出这娇艳欲滴的花*,似笑非笑道:“这地方倒比女人的小。”
    年近四十的猥琐男人摩挲双手在年轻男子耳边讨好一般笑语:“小是小些,可那把男人命根紧紧咬住的那销魂感觉,一般女子可是绝对没有的。”
    男子微微挑眉,笑道:“看你说得这般,意思是,你玩过?”男子说着又松开手,懒懒地把手指挪了点位置,轻轻拈起花朵一般娇艳的*口上方的肉蒂,修得圆润光洁的指甲稍用力这么一拧,眼前这具瘦弱且略显苍白的身躯就猛然剧烈的震了一下,随后露在他眼前的细白双腿就裹上了薄薄那么一层水色,被压制得无法动弹的胸膛起伏得也更厉害了。
    “不不不不不!”
    听闻他此言,猥琐男人吓得连连摇头摆手,脸上也随之蒙上一层薄汗,却没有心思擦拭,只低头解释道:“爷,小的可都是听说的,像这等珍贵宝器,哪是小人这种人能亵玩的,况且爷是何等身份,那种千人骑万人枕的污秽之物小人怎敢给您进献。这回小人献上的人,全全然然是清白之身,小的把人弄来之前,他与家人在山里过着隐世之居,再是纯真清白不过。”
    “既是如此,你又是如何寻得此人?”
    “嘿嘿。”听他口气,已是没有怪罪,猥琐男人终松一口气,擦一头汗,道,“谁家生孩子不寻接生婆,哪个孩子出生时什么情况是接生婆不知道的。小的一接到爷的吩咐,就从各地接生婆那入手。寻了快半年,才终在一偏远小村得到消息,据这村中被买通的接生婆所言,十三年前她的确接生过一例,后这人家怕这事传出去送她不少东西让她守口,再不久,这家人觉得心有不安怕泄露,这才举家搬进山中,过着隐世一般的生活。”
    男人勾唇笑笑,不置一辞,朝一边的手下递了个眼色,便有人拿来一小盒东西,打开一看,是白白的软膏,猥琐男人一看便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立刻会心一笑,退后小半步。
    男人手指沾了软膏一点点抹上那娇艳的肉*,从里到外细心涂遍,待伸指一探,没有之前探入时的干涩难进,这才缓缓而入,直至修长的手指没入约半指,抵上某一层脆弱的阻碍,轻挑数下,确认无误后,这才满意地退出。
    接过手下递来的手帕仔细擦拭手指,微垂着眼眸的男人只说了一个字:“赏。”
    猥琐男人一听,立刻激动万分的伏地跪拜:“小人谢爷的赏赐!”
    
    第2章
    
    赵毅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在被人带下去净身时,解去四肢的束缚,他不是没想过挣扎逃跑,可不知他现在这具身躯之前遭遇过什么,全身疼痛不说,一身骨头就跟让人卸去一般,竟是无力动弹。
    所谓净身,自然与一般的洗澡不同,全身只是让三个丫环模样的人大略清洗过一遍,随后他被按在一张长椅子上,背沾着冰凉的椅子,下身腾空岔开,没有半点遮掩地露在人前。也在这时,赵毅才能看见自己的下身,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可现在赤身露体,他一眼就能望见自己平坦却单薄的白皙胸膛,以及胯间那固然稚嫩娇小却不容忽视的子孙根。
    那么,刚才那男人手指探入的地方……那个位置……
    一个念头在赵毅脑海中炸开,忽如其来的挣扎几乎让按着他的两名丫环险些松开手,可惜他现在力气实在太小,很快他又给压制回去,并且害怕他又忽然挣动,她们还加派了两个人手,两个按着他的手臂,两个压着他的大腿竭力分开。
    又有一个丫环手捧着鼓鼓囊囊的羊皮水袋过来,出水口是上窄下宽壶嘴一样的铜管,较一般的水袋细长,约有两根长。只见这名丫环往铜管处细细抹上一层油脂后便朝赵毅这处走来。
    一见这阵仗,在这方面也算是见识多广的赵毅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他玩过——应该说真正的赵毅玩过,不过都是他玩别人,有男有女,当然男人多一点,毕竟玩男人能用的只有一个地方,说起来浣肠还是一种情趣,玩得好可以增添不少乐趣,可惜眼下这种情况,赵毅是半分心情也没有了。
    果然如他所料,这名丫环用两指稍稍分开他的后*,便把涂了油脂的壶嘴缓缓插了进去,长长的铜管没入大半之后,不待赵毅完全消化变异物插入的不适感,便开始挤压倾倒水袋中的液体。
    艹他娘的!
    液体瞬间在自己的肠道内汹涌侵略的感觉让赵毅几欲抓狂。
    不甘心地又开始挣扎,其结果自然是白费力气,不得不认命的赵毅只能想尽办法思考些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他在想这个是什么地方,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难不成他死了,然后灵魂又穿越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可他娘的他到底穿进的是一个怎样的身体?虽然他不是没见过别人玩人妖,当时还颇为好玩的和这人开玩笑说玩人妖到底什么滋味,但这种重口味赵毅到底没什么兴趣尝试,可眼下,老天爷不让他玩了,直接让他成人妖了!
    赵毅忍不住又在心底爆了句粗口,既便是转移注意力也没用了,小腹涨得快要爆炸了,这帮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再往里面塞进液,他就准备升天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