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 作者:一剑山河

字体:[ ]

 
    文案:
    展逸云是个单机RPG游戏迷,也是个深度智障粉。
    三天三夜苦战X公司新作之后,在通关的一瞬间,他穿越了,而且穿越成了……
    展逸云:……
    男神今天摸我的力度太棒总觉得哪里不对怎么破在线等急!
    ——↑文案废,带扫雷↓——
    1.温柔痴情攻x爷们儿受
    2.感谢基友空纵酒的封面么么啪
    3.作者三观问题,本文不会出现黑化,小三,出轨,误会,换攻,NP等元素。
    4.攻是剑修,他的剑就是他的道,刚开始的时候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守自己的道。和爱情无关。其实我就是想说不是恋物癖各位别想多谢谢。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逸云,段水泽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魔剑 
    
    D市郊区一栋快要拆迁的“危楼”四楼靠左边儿的房间里,一台电脑在一室一厅的卧室里发出微弱的光亮作为光源,年纪约莫二十上下的青年双眼发直的盯着电脑,屏住呼吸控制着键盘选着频幕上小人发动攻击。
    苦战三天总算是打到最后一关了,最终boss过去游戏就通了。
    要说没激动那是假的,却也还是有点儿美中不足,就是现在打的这个boss他挺喜欢的,而且相对来说,比起杀了boss,他倒更希望最后输的人是主角。
    只是主角终归是主角,苦战三天的辛苦也不是白费的。眼看boss血量越来越少,最后一个攻击发出,boss身形一闪,算是分出胜负了。
    展逸云扫了一眼游戏后面的完结动画,boss手中被定为最强力量的长剑从正中断裂,男主的天剑正中他胸口,鲜血横流之下两人四目相对皆是无言。
    直到boss断了气,主角抽出长剑,和伴着他的两个妹子一同离开的时候,才长叹出声——
    “人剑合一,说到底就是个梦啊……”
    后面男女主的温馨日常展逸云不想再看下去了,伸手过去把电源按了一下强行关机。起身活动了几下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导致有些酸涩的身子,撇嘴嘀咕了一句“傻逼”之后,展逸云便朝着床的方向倒下睡觉去了。
    作为一个X公司单机仙侠RPG系列的狂热脑残粉,他一直都是这样每出一部新的就立刻买来玩儿,只是玩儿了这么多款,没有一款的结局是这么糟心的。
    最后那个魔尊boss叫段水泽,成魔之前是个铸剑师。
    人都说十年一剑,结果他是用一辈子的心血只铸了那么一把剑。却不曾想,这把剑出炉之后,冲天的魔气便将它定位在了魔剑之中。
    一个修道之人手中出了魔剑,这是莫大的屈辱,本该当众毁剑,段水泽却带着他的剑一起堕入魔道,誓要人剑同在。最后却挡不住剑带来的戾气,不但成了魔尊,还大杀四方,落得个人剑皆毁的结局,也不知该说是遂了愿,还是可悲了。
    展逸云翻了个身,有点儿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在梦里,他看到段水泽一脸温柔的看着他,薄唇张了又合,似是在说什么,又太过缥缈,话到耳边反而听不清了。
    在说什么?
    说他那把断了的剑吗?
    展逸云又翻了翻身子,却猛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做出一点儿动作,就连动动手指都无法做到。惊吓之后便是立刻睁开双眼,只是这不睁不要紧,看清周围之后他几乎整个魂儿都飞出九霄了——
    周围的烈火像是要烧化他一般层层将他围在当中,一股刺鼻又不知怎么形容的气味充斥着周身,几乎要熏得他昏厥过去。想动动不了,想跑跑不了。慌张几秒之后,展逸云猛地发现,好像这烈火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对他造成分毫伤害,甚至连该有的热意都感觉不到丝毫。
    原来还是在做梦啊?
    这就放心了。
    展逸云淡定的重新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他就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在烈火外高声喊道——
    “启炉,取剑。”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展逸云就像是被施了咒一般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
    慌忙的睁开刚刚闭上的眼睛,只是瞬间,便对上了一双黑的有些深邃的眸子。四目相接,那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只是不等他说什么,周围等着看剑的人们已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唏嘘——
    “是魔剑啊……”
    “早就说了这剑锻的太久要出事儿,他非不听,啧……”
    “天辰大弟子也不过如此,这出了魔剑我倒是想看看他怎么收场。”
    “大师兄他……”
    身边乱七八糟的声音越来越多,人群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展逸云却仿佛是被人施了咒一般,耳边一切无法扰他分毫,满心满眼只剩下那一双深邃而细长的眸。
    此时此刻他基本上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了,毕竟刚刚玩完的游戏里最有名的场面,想忘掉好像也没那么容易。
    只是惊慌大不过心底的紧张,不是紧张现在这情况究竟是做梦还是穿越,而是紧张这个熟悉的场景下,握着魔剑的这人接下来的选择——
    毁了我,你可以卷土重来。
    带上我,你必将万劫不复。
    呼吸早已不知在何时屏住,展逸云近乎疯狂的盯着段水泽的脸。在周围嘈杂声响到最大的时候,段水泽突然开口。
    属于成年男子的低沉声音从口中传出,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清——
    “我锻出来的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看得上就好。”
    “魔剑?魔剑又如何。”段水泽说着,单手将长剑握紧,转身面向铸剑池下的人群,剑眉紧皱,凤眼中也不再似刚刚看脸时那般温柔,带着毫不掩饰寒意继续说道:“这剑,我定不会毁了他。若是不服,上来与我一战便是。”
    “我若不死,看谁敢断我的剑?”
    展逸云不是个姑娘,却也在听到这句疑似表白的话后心跳怔了一瞬。
    当初玩儿游戏的时候看到段水泽说这段话,还觉得这未免太过中二,现在换了个角度来看,心底除了那份不知何来的代入感极强的感激,便只剩下身临其境后浓浓的激动和热血。
    你爱剑如命,我又怎会负你一片真心?
    越想越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燃起来了。如果此时此刻能有所动作,哪怕只是说句话,他都一定会跟着段水泽一起告诉下面那群围观党,他们会不离不弃的。
    丝毫没有觉得这种表白式誓言有什么问题,展逸云只顾着一个劲儿激动的后果就是原本发散着淡淡魔气的紫黑色长剑,在段水泽话音落下的瞬间,猛然朝四面迸发出强劲到惊人的浑厚魔气。
    只片刻,周围乌压压的凑热闹人群已倒了大半。就连原本誓要护剑周全的段水泽,看到这一幕时,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多了丝震惊。
    “泽儿,你别执迷不悟。”
    一个苍老的声音猛然传入脑中,打断了展逸云已经狂奔到征服世界的脑洞。奔流的魔气霎时间收回剑中。段水泽转身,天辰派掌门何然在他身侧不远处手持长剑定定的看着他。
    老头须发皆白,就算是在一群老不死的修真者里也算得上是年纪颇大的了。只是和年纪不太相符的是他一身仙风道骨的神态,还有不怒自威的气质。也不虚这修真界第一派掌门之名。
    段水泽和他对视半秒,便将魔剑向后贴于臂上,低头行礼开口叫道:“师父。”
    何然轻“嗯”一声,便直奔主题的说道:“那剑是不祥之兆,毁了它,再锻一把也……”
    “师父。”不待他说完,段水泽便开了口:“您说过,对于一个铸剑师而言,剑在人在,剑毁人亡。这把剑我锻了三百年,就算是魔剑,他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剑了。”
    何然长叹一声:“你该明白,你拿着这剑,我是不会让你离了这天辰山的。”
    段水泽微微颔首,却抬手将长剑横于胸前:“弟子不孝,但是这剑,我不会放手的。”
    他这么说了,何然也不再劝阻,只是将自己手中闪着寒光的长剑也立了起来,看向段水泽的眸中五味杂陈,最后沉淀片刻,只剩下了决绝。
    “你选的路,为师自知是劝不住的。”何然说:“只是不管是输是赢,以后你便好自为之吧。”
    “是,师父。”
    段水泽轻声应着。
    只是在这最后一声“师父”出口之后,他非但没有应战,反而提着魔剑转身便朝山下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展逸云知道剧情,对他这突然的临阵脱逃也没什么太多惊讶,只是原本已打算拼尽全力拦住大弟子的何然是愣在了当场。
    这一愣不要紧,想再去追上缩地而行的段水泽就实在是太难了。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被魔气震晕过去的之外,都在唏嘘着等待师徒反目的好戏,这戏没开始一边儿就跑了,任谁也没及时反应过来在第一时间追出去。
    眼看着几瞬之后段水泽便没了踪影,何然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高声对在场众人说道:“即日起,将段水泽逐出天辰门下,他即是甘愿遁入魔道,各位道友下次若是见着,不用给老夫面子……”
    说着,何然深呼吸几下,像是努力下定了决心一般,才吐出最后卡在口中的那几个字——
    “格杀勿论。”
    
    第2章 剑灵 
    
    话分两头,段水泽带着他那把剑只身离开天辰山后,不眠不休又毫无目的的向前跑了一天一夜,才在一片密林中停了下来。
    在他逃跑的这段时间里,展逸云睡醒了发呆,呆够了继续睡,在这么循环了四五次之后,也总算是接受了自己真的变成了之前打的那游戏里那把魔剑的事实。
    说来其实还是有点儿大梦未醒的错觉。除了睁眼闭眼之外,既不能动又不能言语。所有的一切只剩下听觉触觉和思想,就算是穿越,这也太苦逼了点儿吧?
    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维持这种状态多久,最后展逸云也懒得再继续想下去了。
    反正不管想多久,就凭他这个智商,估计怎么也不会想通的,那还何必要强迫自己呢?
    段水泽跑的速度很快,若是一直盯着周围看,便会有种晕车的吐感,所以在展逸云看开之后,就算是发呆,他唯一能投入目光的地方就只剩下段水泽的脸了。
    不得不说,原本在游戏立绘里就帅的人合不拢腿的脸在现实中看起来好像更多了那么些味道。
    展逸云自娱自乐般的想着,是不是应该庆幸点儿,至少自己的主人还是个百看不腻的帅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