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男神要从娃娃抓起 作者:竹雨禅月

字体:[ ]

 
 
文案
前世,白弼爱上男神,只可惜男神光芒万丈,遥不可及。然而一场意外让他回到了十年前,十年前,菊花还是朵花,杯具还只是用来刷牙,而男神……
还是个孤儿。
于是白弼果断的将小男神给抱回了家,好好养成,好好培养,用尽所有的努力只愿给他一个幸福的家,和一个光明的未来。
今生,他要带着重获幸福的小男神,一路走向巅峰人生!
前世他是他的男神,今生他是他的男人。这是一个小粉丝重生回十年前,把小男神带回家里好好养成,并一路金手指带他重新成为巨星,谱写辉煌的故事。
 
12岁时,清曜说:白弼,如果你想离开我,那我不会走。
17岁时,清曜说:白弼,如果你想离开我,我会报复你。
20岁时:清曜说:白弼,如果你想离开我,我会疯,也一定会杀了你。
 
前期命苦培养感情,后期金手指横扫娱乐圈。清冷攻变占有欲强明星攻,努力粪斗受变呆萌经纪人受。1V1 HE 后期撒糖不要命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曜,白弼 ┃ 配角:各种前进方向上的路人 ┃ 其它:重生养成,年下,甜文欢脱
 
 
  ☆、第一章
 
楔子
    “清——清——清——”
    排场极大的体育馆内,伴随着灯红酒绿和闪烁的霓虹灯,就算是方圆千百米外都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呐喊与欢呼。五颜六色的旗子,洒满着荧光粉的牌子,在体育馆门口汇成了一道河流。
    那大门口贴着的硕大海报上清丽而妖艳的男子正勾着嘴角微笑,仿佛在宣告这场演唱会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那般。
    “快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身穿正装的男子被疯狂的粉丝狼狈地推倒在地,然而忙着维持秩序的保安无暇顾及他。男子只能拍了拍不昂贵的西装自己站了起来。怀抱着花束与手幅,男子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检票口门口,递出了自己实名门票。
    “白弼是吧?快进去快进去,不要挡在这里。真是的,人怎么这么多……”
    白弼连忙点点头,握着一等座的票三步作两步地跑进了内场。
    虽然外面很乱,外场也不安静,但是内场明显就好了许多。每个人都矜持着自己的身份坐在了位置上,却在不小心瞥见后台惊鸿一面的清而发出了巨大的呼声。白弼握着自己的一等票挤过了人潮,来到了第一排。
    看了看第一排的位置,白弼有些疑惑地看到了第一排全部都满了。再仔细一看,竟是有人坐在了他位置上,拿着手幅疯狂地叫喊。本以为那个女生只是坐一下,没想到等了十几分钟,她还是没有离开这个位子。
    白弼才懂了,这个女生占了他的位子。
    不知道她是怎么混到这里的,但是白弼不打算让位。他不过是一个小职员,父母很早就已离婚,母亲伴上大款后便偷偷的出走,留下白弼一人。而父亲的严厉,让跟着他的虚荣的妹妹常常哭闹着来找白弼讨零花钱,白弼除了对付自己,还要每个月提供妹妹大把的开销。这次的演唱会,他花费了上万的钱,吃了许久的馒头,才省下了这笔一等座,怎么可能轻易让人?
    “你、你好……”白弼定了定神开口道,“这是我的座位……”
    “你的座位?”那女生停止了欢呼,转过头看了看他。在看到他的模样后冷哼一声,“一副穷酸样,还坐得起一等座?”
    白弼气结,又无法和她打起嘴炮,只得一边翻找自己的背包一边说道,“我给你看我的票。”
    然而翻找了许久,都没有看到自己的票,白弼有些心慌意乱。刚才他没有找到一等座的位置,逛了一会儿,难不成是那个时候丢了?他的手还没有从包里伸出,那个女生就摇了摇手中的票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座位好不好?”
    她手里的票,正是白弼不小心丢掉的那张。看来是被她捡去了。
    “这是我的!我可以证明是我的身份!”
    “身份?”那女生指着票上残缺的一角,“不好意思啊,这名字被我给撕了,不过票在谁的手里,就是谁的吧?大叔,你别再跟我抢了哦。”
    “你——”从小安分守己的白弼何尝跟人吵过?但又无法离开自己的座位,只得站了好一会儿。那女生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坐下来,还炫耀似得给他晃了晃手里的票。
    白弼紧紧握着拳头,母亲欺负他的弱小,妹妹欺负他的软弱,上司欺负他的安分,如今连一个外人也……这样的生活,如果没有他最爱的清的支撑,他是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每天回家即使再苦再累,只要能看到清的笑容,他就一切没有了负担。清歌舞全能,是演员又是歌手还是模特,能耍的了帅能卖的了萌,短短出道几年,就红遍了亚洲,粉丝都在为了他疯狂。他也不列外,从第一次见到清的那瞬间起,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给了他。
    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无法用语言衡量,所以这次的演唱会他用尽了所有的积蓄,只希望能和男神近一点。没有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情……这种事……
    “你好,请你过来一下好吗?”
    正紧握拳头的白弼困惑地转过头,见到一个保安对他招收示意。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还是跟着保安走了,走到了后台,他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想要靠近的那个人。
    清。
    是清!
    白弼的喉咙发不出声音来,但是面前那个穿着昂贵的西装,面容白皙,身材纤细的男子正是他最爱的清!
    清上挑的桃花眼风情万种,清西装下的身材修长有力。清的红唇轻轻张起,对他说道,“你是白弼?”
    “是……”白弼呆呆地答道。
    “刚才我在监控看到你的票丢了,”清勾起嘴角,“又看到你在那儿被人抢了位置。不介意的话,你就坐在后台吧。”
    清在对我说话?这是梦吗?是梦,还是现实?那样完美的清在近距离更加完美了,是他最爱的清吗?
    “那你就坐在这里吧,我先去台上‘巡视’一下。”清对他笑笑,“不过我总觉得你很眼熟,我们有在哪里见过吗?”
    有啊!白弼在心中大声喊道,三年前的滨海,你还没有出道,我在你的旁边看了你好久!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已经无法自拔了……
    见白弼没有任何反应,清摇了摇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说完他便起身走了出去。在他走出去的那瞬间,白弼猛地站起来,用尽自己的力气抓住了他,就像抓住梦里唯一的星芒。
    “清……!!!”
    在他呼喊出来的同时,成千上万的粉丝看到了他。疯狂的粉丝如同潮水一样涌上了舞台,白弼觉得自己被撞得窒息,刚才还紧紧握着的清的衣角已经不见了。他感受到了成千上万的脚从他身上跨过,他很痛,很痛。
    周围的噪杂声,警卫的呐喊声,以及清拨开人群向他飞快走来的脚步声,都在白弼的世界慢慢模糊。他觉得他很快就要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唯一的西装被踩得皱巴巴的,他手上的收服被踩得看不清字,但是他感受到了清的目光,只对他一个人的目光。
    白弼干涸的喉咙说不出任何话来,他只是伸出了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疼他,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清。他近近地看着清的眼,缓缓地对着空气吐出了话来。
    你还记得多年前的海边吗,你还记得你身旁的我吗?
    我想你不记得了,但是若有一个机会回到过去,我一定紧紧抓住你,不放手——
    一、
    周日的上午,本应该与平静地与窗外和谐的鸟叫声一般美好,一声声吵闹声却打破了这个宁静。
    60来平米的房子里,吵闹声显得格外空旷。床上的少年轻轻翻了个身子,清秀的眉头微微皱起,紧闭的眼睛也晃缓缓睁开。
    “是谁……为什么这么吵?”白弼揉了揉眼睛,缓缓地坐了起来,本来迷糊地思绪在看到周边的模样猛地清醒过来。窄小的房间,虽然有些阴暗,但是也被他整理地干干净净,一个小木桌,上头是几本学校的课本,地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足球,正是这个年纪的少年用来打发时间的玩具。
    “这里……这里是……”白弼愣愣地看了看周围,这里,不就是十年前的家吗?!十年后的他自己虽然也住在这个老社区的老房子,但是有把这里好好装修装修,而此时正是最简陋的时期。这个时候他才高三,桌上的课本正是高三的课本,17岁的少年虽然吃得不好,但是经过运动,也没有那么瘦弱。
    白弼一溜烟地跑下床,掀开桌上皱皱的日历,虽然日历被他涂得花花绿绿,但是也能看得出日期,正是十年前!他记得当时自己因为踩踏事件不省人事,难道是重生回了十年前?!
    白弼惊讶之余又有些激动,他没死,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回到了十年前!白弼正想看看这充满回忆的房间,简易的房门就被“砰”地打开。白弼有些受惊地转过头,看到他母亲冲了进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才刚刚起来?快去餐桌上,我有事情要说。”女人的声音有些刺耳,白弼微微低下头,把紧握的双手背在后面。本来的不真实的激动在女人的喊叫声中慢慢平复了下来。
    白弼来到了桌前,一个小女孩已经坐在了桌旁。那是前世将他剥削干净的妹妹,白霞。此时的白霞还不过是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可是那任性的嘟囔在白弼的耳中却变成了烦躁的噪音,于是白弼不像往常一样逗逗她,而是径直坐在了桌旁。
    白父有些尴尬地叙述了要和白母离婚的事情。尴尬而结巴的话语却唤醒了白弼的记忆。原来这个时点,正是母亲嫌弃这一穷二白的生活,要离婚的时候啊。
    “小弼,你跟着妈妈,小霞,你就跟着爸爸吧。”
    把白弼的沉思错当做无法置信的沉默,白母在五年中第一次柔声地打破这沉重的气氛,看向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白霞什么都不懂,只是吃着这么多年来很少买给她的昂贵的冰淇淋。白弼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摇了摇,“不,我谁也不跟。”
    “小、小弼……你在说什么?”白母提高的声音诧异道。
    母亲之所以会想要他,是因为男孩子不需要她看护,不是个小拖油瓶,这在前世他就领悟过了。与其这样,不如自己一个人快活,“我想要自己住,以后你们只要定期给我一定的生活费,其他的事情,我会自己打工的。”
    “可是小弼,你要上大学了啊。”白母急忙说道。虽然白弼不跟着她让她暗地欣喜,但是如果她没记错,白弼是今天考大学了吧,这学费可怎么办?
    “我不上大学了。”白弼淡淡道。前世,他上了个二流大学,除了在烧学费外,什么事也没有做成,他从很早以前就喜爱服装设计,可惜永远地背离了这个道路。
    “小弼……”
    白弼的意志很坚定,任白父白母怎么劝,他都不为所动。不是他愿意,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路,为什么还要按着这个道路再走一遍呢?再失败一次?再失败,他或许就没有机会重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