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ABO]教主大人带球跑 作者:温水煮莲子

字体:[ ]

 
文案:
 
     教主大人为了渣攻学了十八般武艺,医术武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研制出了生子丹,可是渣攻不懂珍惜,所以教主大人果断带着球跑了。 
 
   所以,这就是一个邪教教主踢了炮灰攻穿越ABO世界不小心勾搭到了军医皇储攻一起研究如何生孩子的故事。
 
   菊洁党自带避雷针o(╯□╰)o 
 
    莲子有乖乖存稿哦,每天定时更新,小天使们可以安心包养(*^__^*) 嘻嘻……
 
    每章末尾的莲子小剧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感谢收藏的小伙伴们(づ ̄3 ̄)づ╭?~收到评论就有双更掉落哦
 
CP:亚斯X慕月溟   诺伍德X陆狄   杰森X莉琪
 
内容标签:生子 强强 古穿今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月溟,亚斯 ┃ 配角:陈子皓,杰森,爱琳,莉琪,诺伍德,陆狄以及一切起了名字的 ┃ 其它:穿越,生子,ABO,强强,互宠,HE
 
 
  ☆、生死崖上生与死
 
  “慕月溟,今日便是你这魔头的忌日!”
  “魔头,今日定让你血债血偿。”
  漆黑的夜空被点点火把照的通亮,只见一年轻男子被众人逼至悬崖边,崖风凛冽,袍子被吹的呼啦呼啦直作响。男子似乎受了伤,一手用长剑支撑着身体,左手护住小腹,身子不住颤抖,已是强弩之末。
  “慕月溟,不要一错再错。” 清冽的男音引起了慕月溟的注意,狼狈的脸上写满了恨意、自嘲、难以置信,却独独没有惧怕之意。居然连月溟两字都不愿意喊了吗,现在都直呼慕月溟了,呵!
  “陈子皓!”字字珠玑,慕月溟一字一字吐出这个名字,似乎蕴含了无数情意,辨不清是爱亦或者恨。“月溟自问待你不薄,你在陈家因庶子出身不受宠爱、甚至被扔到偏僻的庄子里,如果没有玄月教相助你以为仅凭你一人之力可以入主陈家?!呵呵!”似是一口气说了太多,扯到了伤口,慕月溟顿了顿又继续说,眼睛直直地只看着陈子皓一人,“你因灭了江南十二怪盗而闻名,可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全身而退,诺不是我及时带人赶到,早就没有你这道貌岸然之人了吧!”
  众人被慕月溟的话一惊,齐齐看向陈子皓,像是征询方才的话是真是假。
  “众前辈莫要听着魔头胡说,我与这魔头从来都只是刀剑相见。”陈子皓说的甚是气愤,连紧握着剑的手都轻微颤抖,一脸正义。
  呵呵,真是个伪君子啊,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这人。诺不是自己一心一意扑在这伪君子身上,玄月教百年基业怎会毁在自己受伤,教众千百名弟子又怎么惨死刀下,就连自己也被逼至玄月教后山生死崖,慕月溟似是嘲笑般的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这一笑甚是凄凉,忽然抬起头面向众人,看向陈子皓的眉眼甚是暧昧,“陈少侠下面的剑的确锋利,不然怎么令我一男子珠胎暗结呢,恩?”媚眼如丝,惊艳全场,少林来的大师直呼阿弥陀佛。
  众人回过神这才发现慕月溟的小腹微微凸起,和其匀称有力的身型格格不入,这在习武之人身上可不是常见之事,更何况这慕月溟的身手刚在也有所领略,并不是宵小之辈徒有虚名,且在场众人大多经历江湖风雨,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哪有几个,瞬间就明白了慕月溟所指何事,就算有几个未出阁的女侠也在一旁师姐前辈的细语相告中羞红了脸。
  就在众人纷纷接头接耳之时,一绿衫女子用剑指着慕月溟,“你这妖人,死到临头还满口胡言!铸剑陈家家主怎么可能和这妖人勾结,众位叔叔伯伯莫要和他废话,为武林除害才是至关紧要的大事。”虽然曾经在陈家见过眼前的少年,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清白已经给了陈子皓,绿衫女子不得不挺身而出,为陈子皓辩白。
  “哟,这不是武林盟主家的张大小姐么,怎么,承了这陈少侠的玉露如何不见动静呢”,凤眼瞄了瞄绿衫女子的小腹,接着戏谑地笑道,“该不会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吧!”
  “你!你!你!”绿衫女子像是被道破了好事,连说三个你字,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一张脸因羞愤涨红,眼神似是要将慕月溟生吞活剥了一般。
  慕月溟看着渐渐逼近的众人,然后抚着小腹眼神温柔,“宝宝,你可真是个灾星,未出世就要和生父永久,不过”,扫过眼前众人,仿佛要记住每一个人的模样一般,“有这么多人下地狱陪我们父子俩,宝宝下去一定不会寂寞哦。”说完便转身跳下漆黑的生死崖。
  失去意识之前,慕月溟隐约听到爆炸声、悲鸣、怒骂、巨石滚落的声音,谁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自己地盘埋了大量的火药吧,呵呵,不过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嘶”,慕月溟自嘲的看着自己一身狼狈,以前在玄月教,虽说不上穿金戴银,也是清爽舒适,不过,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玄月教已不复存在了。然而,慕月溟却笑了,当初自己在生死崖上埋了大量的火药,就算那群人武功再高,也终究要换成一堆焦炭,祭奠玄月教众人。没有了那道貌岸然之人,没有了教中兄弟,连自小陪伴的星月剑都在坠崖时遗失,但起码还活着不是,至少自己还有宝宝不是,也不算是一无所有。
  稍稍将自己打理了一番,慕月溟想起了历代教主练功密室中铭刻的话,“生死崖上生与死,生死崖下死亦生”,死亦生吗?细细打量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难道玄月教先人早就料到今日之事,才早早留下这句话吗?不过谁有能想到他慕月溟跳下这深不见底的生死崖还能活着呢。
  然而在密林中探寻了一日,即便是为了逆天生子、遍读医书研制出生子丹的慕月溟也不禁迷惑起来,这密林中瘴气遍布,但是许多植被、昆虫、动物都不是自己所熟知的,疑惑的看着看向掩藏在云雾中生死崖,即使生死崖有千尺深,这崖上崖下尽是这般天差地别吗?然而,此时的慕月溟却还不知崖上崖下不止千尺,而是两个世界的距离。
  
 
  ☆、凶悍的Omega
 
  “亚斯上校,队长从迷雾林救回一个Omega,情况不是太好,麻烦您过去看一下。”
  “好,我马上就过去。”虽然奇怪为何在渺无人烟的迷雾林为何会有Omega这样脆弱的生物出现,但还是赶往医疗室。
  杰森看着走在前面的alpha,眼中满是敬佩。亚斯上校作为他们饕餮军团的军医受到将士们的尊重,可是三年前上校刚空降军团时受到了众人的不满,没有军功便拥有上校军衔,一想便知又是不知道中央星哪个世家的二世祖过来抢军功、混日子的,而且一个alpha居然不上阵杀敌,居然做起来Omega、bate的工作,真让人看不起。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一无是处的‘二世祖’居然可以跟着他们穿越一个个异兽群居的密林、沙漠,打败了一批批凶残的宇宙海盗,三年中,从未见亚斯抱怨什么,就连军职也还是三年前的上校。而且,一次任务中亚斯所展现出的异能完全不输于饕餮军团团长诺伍德,自此军团内对亚斯无人不服,再加上亚斯杰出的医术,敬佩之意愈浓。
  虽然听说救回那个Omega情况不太好,可当亚斯看到眼前满是血污的人也着实一惊,身上只裹着破破烂烂的床单一样的破布,肋骨断了3根,左臂骨折耷拉在小腹上,身上多处擦伤,后背的被异兽撕裂的伤口深可见骨,而且除了新伤口,身上疤痕遍布,也不知道这个Omega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也多亏杰森他们巡逻小队及时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宝……宝宝”虚弱不堪Omega干裂苍白的双唇里吐出的几个字眼让在场的医护人员顿时紧张了起来。亚斯看着那人左臂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忍不住眯了眯眼,小心检查起来,结果发现这个Omega居然已经怀孕3个月左右了!
  三个小时后,亚斯走出了手术室,擦了擦头上的薄汗。里面的Omega已经脱离了危险,虽然动了胎气,但是腹部却被保护的很好,除了一些轻微的擦伤,比起身上其他伤口,好了不止一星半点。想起那人骨折的左手,真是勇敢又机智的Omega啊。还是先去找杰森他们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比较好,毕竟这个Omega来历不明不是!
  “上校!”杰森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看到亚斯出来,连忙行了军礼,但又忍不住朝手术室方向张望。
  “里面的Omega已经脱离危险,只是需要静养。”看出杰森眼中的担忧,亚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把你们遇到这个Omega的情况具体和我说一下。”
  “是,上校!”听说里面的人已无大碍杰森舒了一口气,和亚斯解释起今天的情况来,“早上和队长去迷雾林东边巡逻时发现林子有动静,结果看到他和一只2阶塔路兽厮打在一起。我们赶到的时候那只塔路兽已经被他打死了。” 杰森回想起早上的场面也觉得神奇,印象中柔柔弱弱的Omega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和战斗力!
  “2阶塔路兽?”亚斯不禁思索揣摩,塔路兽在异兽中体型较小,但是速度极快,虽然只有1阶异兽的攻击力,但是因为具有相当于5岁孩童的智力颇难对付,所以才算做2阶异兽。这种2阶小兽对于alpha来说压根不在话下,军团中身体强度较高受过训练的bate要驯服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Omega……亚斯下意识地往还在昏睡中的人看去,嘴角微微翘起,轻声低语“越来越有趣了”。
  “是基地附近在能源星上干活的工人吗?”基地所在的能源星上有很多工人,有的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也有的是被流放到这里的。能源星上资源匮乏,条件恶劣,一般人都是不愿意来的。
  “不像,工人们都知道能源星上危机四伏,都不会乱跑的。”杰森肯定的说。
  发现杰森还呆站着便让他回去休息顺便把今早的情况做个报告,谁也不知道在这荒无人烟的边缘星球突然出现个“暴力、强大”的Omega代表了什么不是。
  
 
  ☆、欢迎来到ABO世界
 
  待慕月溟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身上也换上了奇怪的衣物,如果不是陌生的环境,周生温暖的触觉恍惚觉得自己还在玄月教中,没有被背叛,也没有跳下生死崖。
  对了,生死崖!跳下生死崖的几天内,慕月溟一直在林子里转悠,对陌生的动植物处处小心,只吃有小兽食用过的野果,只是还是着了道,毕竟小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必定少不了肉食动物的埋伏。想起攻击自己的哪只像豺一样的野兽,慕月溟饶有心惊,诺是以前这种小兽慕月溟自然不放在眼里,可如今丢了顺手的兵器、又在被所谓的武林正道追杀弄得自己一身伤,肚子里还揣了个小肉球,手脚受限怎么也施展不开,不过好在最后胜利的应该是自己吧。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抚摸小腹,轻谓:还好宝宝没事。
  环顾陌生的房间,慕月溟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国度,不同于教中的梨花木架子床,修长的拇指轻轻在床沿上滑动,只感觉到了兵器的冰冷,身旁的各式白箱子上闪烁着不同于花灯的彩光,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活泼的女生拉回了慕月溟的思绪,才发现屋子中多了一个十五六岁穿着暴露的白衣女子,穿什么衣服本就是自己的事,但要是让那些武林正道看到又要说有伤风化之类的了,想起那些人慕月溟在心中冷笑一声,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不过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慕月溟并没有立刻回复,只是看来这白衣女子是个爱说话的,立刻自问自答了起来。
  “一定是联邦那群混蛋,说什么Omega和alpha、bate都是平等的之类的话,结果一点也不知道怜惜”,明明Omega这么脆弱、稀少,虽然眼前这个Omega瘦不拉几一点也不好,但是虐待什么的简直太过分了!心里愤愤不平的爱琳继续宽慰眼前的Omega,“你别害怕,这里是帝国,不会有alpha欺负你的。”给慕月溟做手术是爱琳也在一旁打下手,想起这个Omega身上深深浅浅,新老不一的伤害,就觉得心疼。而且看着慕月溟长长的黑发,爱琳不禁吐槽联邦人的恶趣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