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世之炮灰反派复仇记+番外 作者:llandu

字体:[ ]

 
文案:
 
     九个小故事,九个炮灰OR反派重生的故事。
 
内容标签:重生 快穿 女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一世(上)
 
  葛氏午觉醒来,只觉得口干舌燥。
  她喊了两声,才有个丫鬟畏畏缩缩地走进来,给她上了一盏茶。
  葛氏没吭声,喝了两口,也不起,呆愣愣地靠在床上。
  她丈夫季平在外面养了个女人,那女人生了个儿子,两天前这事闹了出来,季平便要接那女人和幼子进府。
  葛氏懦弱了一辈子,这次死活不肯同意,因为那女人是个从良了的名妓,京城里多少男人曾是她的入幕之宾。这样的女人进了家,岂不是让整个博安侯府成了京城的笑话!
  而她还正在帮着唯一的儿子季行相看儿媳妇呢,这事一出,哪里会有好姑娘愿意嫁进来?
  可是季平铁了心,他牛脾气上来,就是老太太都不敢多说什么。
  或者说,老太太根本也不想多说什么。
  想到这里,葛氏心里就不停冷笑。
  她懦弱胆小,但是好在曾经跟着母亲管过三年家,嫁进博安侯府后就当了当家太太,战战兢兢二十年,生儿育女孝顺婆婆,不敢说有功,至少也不曾有过。
  可是谁让季平不是老太太的亲儿子呢,等到季衍的妻子一入门,这管家之权就顺利成章地到了侯府世子妃的手上。
  怨不得老太太坐看他们院子里生事也不管。想到这,葛氏只觉得喘不过气,心里恨得不行。
  她还记得,那个林秋朗进门没几日,就一副为她好的表情劝她,说不过是个妾,不过是个庶子,没必要为这闹得家宅不宁,夫妻离心。还不如先把人接进来,把事压下去,其他的再徐徐图之。
  呵,说得真轻巧,把季衍身边守得水泼不进,连个通房都没有,成亲三年没有生子,老太太也愣是没有吱过一声。而她呢,刚刚有孕就贤惠地给丈夫纳了妾,还要被人骂管不住自己的男人。
  一开始,葛氏是不怨林秋朗的,她只是羡慕,怎么林秋朗能碰到季衍,自己却只能碰到季平。
  只是后来,老太太死后,季平在朝中惹怒了丞相,季行的妻子娘家出事连累了他的前程。当时林秋朗无子,葛氏好心好意地去劝她给季衍纳妾,说大不了去母留子。
  然后,她的歹毒一下子就传遍了侯府,甚至传到了外面。
  再然后,就是博安侯府分家。
  季平分得的那份产业,为了四处打点让丞相高抬贵手放过自己,卖了大半。季行好不容易考的举人功名也没了,在家整日打骂妻子于氏,妻子受不得辱上吊了。林秋朗怂恿人状告了季行,季行去了一趟牢里,再回来人也废了。
  倒是那个庶子,越来越聪慧懂事,让季平越来越看重,那个女人也跟着水涨船高,最后把自己逼得在院子里日日念经不再管任何事。
  这时候,葛氏才开始了恨。
  一笔写不出两个季,为什么季衍那么狠心,就是看着季平和季行栽跟头不肯帮忙?于氏娘家出事,就是林秋朗的手帕交仄城刘家害的,林秋朗对于氏有愧,不去找始作俑者刘家,却来寻自己的晦气!
  季行只打过于氏一次,就被葛氏打发去了庄子,半个月都没回来。于氏之所以上吊,大半原因都是因为娘家惨遭灭门,除了嫁出来的她外,无一幸免。
  反正,刘家是有苦衷的,林秋朗是有苦衷的,连于氏也是有苦衷的,错都是他们一家子的,他们就该拿下半辈子去偿还。
  儿子盛年而亡,是压垮了葛氏的最后一根稻草。葛氏学着于氏一样上吊自尽,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到了十年前。
  这一年,林秋朗十四,季衍十七,再过半年,他们就要定亲了。
  葛氏垂下眼,心思转了几下,便抹了把脸,让人去叫季平。
  季平不情愿地来了,听说葛氏愿意让那个女人和庶子进门,不由愣了。
  “我有个远房的姑母,膝下无子无女,也怪可怜的。不如老爷把她记在我姑母名下吧。”
  季平犹豫了下:“徜哥儿呢?”
  “怎么,老爷还想把他记在我名下?”葛氏冷了脸,“老爷不是很看重他吗,不如自己亲自抚养,更抬了他的身价!”
  季平瞪了葛氏一会,才点点头走了。
  三天后,新姨娘进了门,葛氏喝了她的茶,就把人塞到了季平书房旁的小院子里,眼不见为净了。
  料理完了院子里的事,葛氏就去了老太太屋里,提起了林秋朗。
  “比行哥小一岁,长相不消说,品行也好。上次府里赏花宴,您是见到过的。”
  此时的林秋朗还没有入老太太的眼,若是葛氏没记错的话,林秋朗的外祖母还一心想让外孙女嫁回来,已经派了人去林家提亲了。
  只是丛家不过是地方上的一个清贵人家,哪里能和博安侯府比呢?就是以后曾经去林秋朗家里提亲,爱慕林秋朗的那些男人加起来,也都比不上身份高贵、深得帝宠的京城第一美男子季衍。
  林秋朗想办法婉拒了两位媒人,斗倒了继母掌管了林家后,就和季衍定了亲,三个月后带着大半个林家的家产进了博安侯府,在老太太的帮助下夺了自己的权。
  葛氏可怜兮兮讲了半天,才说动了老太太请人去替季行向林秋朗提亲。她知道林秋朗必定会想办法回绝了,但是这也彻底断了林秋朗进博安侯府的可能。
  别说他们现在没分家,就是日后分家了,也没有同姓两兄弟去求娶一家女的。
  那边听说媒人已经上了门,这边葛氏就喜气洋洋地和身边的人夸起了林秋朗,说自己劳累多年,娶了媳妇后终于可以轻松一下,等着抱孙子了。
  林家的婉拒让葛氏又成了京里的笑话,葛氏“又羞又气”,干脆躲去了陪嫁庄子,一直到年前才回来。一直在葛家书院读书的季行也回来了,葛氏搂着儿子哭了好半天,心想着这辈子再不会让儿子受那些委屈了。
  仔细想想,当初她会给儿子聘了于氏,季衍也没少出力,哼,这个仇她会慢慢报。
  老太太也得知了宝贝孙子对林秋朗的心意,对葛氏更加不满。管家大权又重新被收到她的手里,她劝说季衍早点成亲,为博安侯府娶一位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年后老太太大病了一次,上辈子因为这一病,本来身份不够当世子妃的林秋朗进了侯府。这辈子因为这一病,季衍被迫答应娶妻,放弃了林秋朗。
  林秋朗斗倒了继母后,得知季衍同刘家幼女定亲的消息,满心酸楚下,同陈尚书的嫡长子,刚刚中了探花的陈子期成了亲。
  陈子期是葛氏所知的林秋朗的那些爱慕者中,只比季衍失色半分的存在。
  
 
  ☆、第一世(下)
 
  三年后,林秋朗无子,陈家要给陈子期纳妾,林秋朗和陈子期大吵了一架,回了娘家。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林秋朗也同样和季衍因为同样一件事大吵了一架,回了娘家,然后碰到了神医妙手李一珍,李一珍治好了林秋朗的宫寒之症,同时也爱上了林秋朗。
  林秋朗回到博安侯府后,季衍和她还因为李一珍冷战过一段时间,后来林秋朗有孕,他们俩就和好了。
  没几年皇上病重,是林秋朗举荐了李一珍治好了皇上,让博安侯府越发地炙手可热起来。
  只可惜,这辈子,李一珍被葛氏想办法支去了西北,至少十年内都不会回来了。
  季衍得知林秋朗怒回娘家的消息后,在书房里默默地坐了一晚。
  世子妃不知丈夫为何如此低落,忐忑地去寻了老太太说话。老太太只说季衍可能是为朝上的事情发愁,哄得世子妃去小厨房亲手做了补品,送去了书房慰问季衍。
  葛氏扶着儿媳堇氏的手,一脸含笑地同世子妃打了招呼。
  “有了身孕就小心些,这些东西让下人去送就好了,何必劳烦世子妃呢。”葛氏道。
  “太医说我现在月份大了,还是要多动动,不然到时候不好生。”世子妃柔声道,“多谢婶娘关心了。”
  葛氏便笑笑,带着堇氏走了。
  两个月后世子妃早产生下一子,孩子的哭声弱得和小鸡仔一样。林秋朗和陈家的争执贯穿了世子妃的整个孕期,季衍一心都扑在了林秋朗身上,对着世子妃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世子妃的心情阴云密布了九个月,生下的孩子自然也跟着瘦弱起来。
  而陈子期也带着林秋朗外放了,为了妻子他几乎与陈家翻脸。
  又一年后,老太太去世,博安侯府分家。
  季平得罪了丞相,被迫回家养老。曾经意气风发的那人一颓废起来,老得飞快。年幼的儿子又调皮捣蛋,更让他力不从心起来。
  当年季平是告老后才开始抚养幼子,一心把健壮活泼的儿子往武将的路子培养,幼子的好动正中了他的下怀。可是如今他是一开始就亲自抚养的幼子,本意是往读书人的方向教养,几年下去已经磨掉了他所有的耐心。曾经的聪明伶俐,变成了顽劣不堪。
  如今家里,基本就是靠着堇氏的嫁妆吃饭。葛氏对堇氏几乎和待亲生女儿一样,堇氏一开始还觉得自己嫁过来没几年夫家竟败落了,哀怨了半天,也只能认命了。
  季行一开始还把自己当大少爷般,闹着要纳妾要银子,葛氏眼睛都没眨一下,把人捆了扔到柴房里,喂了半个月的小米粥,季行老实了。
  季家的院子被隔成两道,那边是季平、姨娘和庶子,另一边则是葛氏、堇氏和季行。
  季行依然是举人,虽然被爹连累得出仕无望,却也可以凭着葛、堇两家的人脉重新开始。而季平呢,再没有在家里横行的本钱,老老实实在家里教起了越来越让人不省心的幼子。
  葛氏看着儿子、儿媳和孙子,觉得人生再完满不过了。
  她自然不会忘记,继续打探林秋朗和季衍的消息。
  林秋朗成亲十年无所出,陈子期的几个兄弟女儿不少,但是儿子都只有一个,自然不可能过继给他。
  而陈子期选择过继的主要原因,也只是因为林秋朗不肯他纳妾收通房,或者说,不肯他去沾别的女人一下。所以陈家的那些妯娌们,一个个嫉妒林秋朗的独宠,也笑话她的独宠,一个不下蛋的母鸡,有什么自傲的本钱?所以就算是陈家的男人们同意了,女人们也不会同意。
  凭什么林秋朗自己生不出来,也不许男人纳妾,就要夺了她们这些谨守妇道的女人的孩子?
  陈家鸡飞狗跳了半年多,以陈子期纳了一个通房告一段落。
  林秋朗想着要回娘家,可是她的娘家,早就在出嫁没多久,就被她自己亲手斗倒了。继母、父亲相继病死,异母的弟弟妹妹们恨她入骨,林家已经没了,林秋朗就算回,也只能回丛家了。
  然后丛家曾经为长子求娶林秋朗的事情又被翻了出来,林秋朗也就只能死了和离的心。
  那个叫做石榴的通房在陈家的期盼下生下了陈子期的长女,陈家老太太失望之余,又给陈子期添了个通房翡翠。
  这两个通房先后有孕,又先后产子。石榴这一胎终于生了个儿子,翡翠则生了一个女儿。
  陈子期觉得自己又了两女一子,终于可以不再受家里人逼迫。他花了五年时间才终于挽回了林秋朗,林秋朗从陪嫁庄子搬回了陈家。
  而就在此时,陈家发现,石榴生的儿女和她这个生母一样木讷笨拙,五岁了三字经都背不利索,完全不似陈子期年少聪慧。翡翠的女儿倒是机灵,可再机灵也只是个女孩子。
  陈家都说,林秋朗不肯让陈子期纳门贵妾怕日后不好拿捏,所以陈家才只能从丫鬟里面挑选,还特意捡的安分平庸的挑。可偏偏孩子随娘,林秋朗这样是断了陈家长房子弟出仕的可能了。
  陈家再次要求陈子期纳妾,而且明说是要纳个知书达理的贵妾。
  陈子期和林秋朗之间的矛盾再次爆发了,而这次,季衍忍不住插手了。
  然后,世子妃无意间发现了季衍书房里,珍藏了近二十年的林秋朗的自画像,以及林秋朗闺阁中的几首诗,几张山水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